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9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鉴赏
大路朝天——守望在草木人间(组诗)
日期:2018-03-0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刘浩涌
点击:956

 

 

 

作者简介:

大路朝天,原名刘浩涌,籍贯河北邢台,1972年生于辽宁朝阳,蒙古族。

作品选入《纪念大连市解放60周年文艺作品选》、《纪念建国60周年辽宁文学大系》、《新世纪辽宁诗典》、《21世纪中国最佳诗歌》、《中国最佳诗歌》、《中国年度优秀诗歌》等选本。

2004年创办大路诗歌论坛。2007年入选大连市十位有影响的文艺人物。2009年诗集《写到舒服为止》获辽宁文学奖。

 

守望在草木人间(组诗)

 

我们都是北方有四季的人

 

迎春花吹响了回暖的号角

看吧  泥泞的日子已经抵近

喜讯将会如约而至

噩耗也会突如其来

看吧  手捧花束的人内心有一片白雪

她赶赴小剧场的约会

去看那熟稔的生老病死爱恨情仇

从庸常的日子里走出

她眼中充满了光亮

 

 

 

1

性格鲜明的北方人

心里都有一个冬天

背景是雪

底版是雪

 

这个季节如何狂风暴雪

也不会有人打伞

 

2

在野外冻死的人

常会脱光了衣服

像婴儿回归了胞衣

 

3

只有血才能和它对应

血是隐秘的河流

它是无可捉摸的气息

是从冷里长出的热爱

 

让我想起母亲  外祖母

让每人想起各自的原点

 

4

它不是**刀片

它是暗器

化在眼睛里

化在心里

 

在南方

不可治愈

隐隐地疼

 

5

它的上面永远是阴霾

再上面永远是阳光

 

它最大地发挥主观的成分

 

6

雨是分行的文字

它只能是狂草

让山舞银蛇让原驰蜡象

奔向地平线的外面

 

它不是雨丝的隔栅

它有无限的疆域

 

7

它让红色触目惊心

它掩盖刀枪和逃遁的足迹

它让棱角变得柔和

 

覆盖在死亡之上的银狐大氅

坚持和平和温情

 

8

它和黑色不可调和不可混淆

但只有它们才能形成我们的眼睛和太极

 

截然分明是我们设计出的安全线

相克相生是运转着的世界

 

9

留白

 

在崇山东路看见这样一个女人

 

用围巾缠着脸

呼出的热气

让额前的头发都结了白霜

她的自行车和别人撞在一起

两个人从雪地上爬起来

什么也没说

走的时候

互相摆了摆手

我觉得她还在围巾里笑了

 

麻雀

 

一只麻雀

在街心花园的松树上

跳来

跳去

跳一下

就有雪

簌簌地落下

 

它飞到地上

一动不动

就像雪地上落了一个松果

可它又突然飞走

让雪地重新变成了一片空白

 

辽河之夜

 

流淌着天干地支

流淌着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流淌着金银铜铁锡

流淌着官话和方言

…….

 

河堤上

枯荣着狗尾草莎草芦苇小蓟

站立着观望日升月落的獾和野兔

听惯了喜歌和哀乐

树丛里

鸣叫着喜鹊乌鸦麻雀戴胜鸟

……

 

现在

2017的跨年之夜

夜幕浩渺

高悬一轮亘古的圆月

一群诗人走过新桥和古渡

在沙滩上

点燃了篝火

燃放起烟火

歌之舞之

 

不知静水流深的河神

是否透过冰封的河面

看见了听见了

这用心的祈祷

生命的欢愉

 

当雪开始落下

 

当雪开始落下

我说

等春天的时候

我们这一段好时光

会变成一支芦苇

钻出残雪

绿在化冻的堤岸上

 

蛰伏的大河

会毛细血管一样从细微地裂开

到轰然崩开

恣情成野马冲撞的春水

 

那时候

整个的辽河平原都绿了

我们这一支芦苇

会消隐在春风里

但为了望得更远一点儿

它必须努力长高一节

 

野营

 

被月亮和冰封的大河照亮的

是一匹黑马

它站在荒废的渡口

沙滩上木船的旁边

踢踏着

鼻息化成了雾气

剪影被镶了一圈儿银边

 

它的主人在林中宿营

前半夜传来歌声  诗  碰撞的酒瓶

后半夜飘来了乌云

天地间开满了雪花

那匹黑马失去了光亮

一个儿童丢失了它的银铃

 

其实这只是一个穿越的隐喻

当宿醉醒来我们钻出帐篷

那辆黑色的吉普车

像一只白熊

蹲伏在辽河的岸边

 

雪人

 

再也没有童年那场快乐的大雪

在走不回去的村庄那头

我的雪人早就在河边化了

只有胡萝卜还在记忆里红着

草帽还在天上飞

 

女儿

等爸爸的头发都白了

也会多像一个雪人

你嬉笑着捏捏鼻子拽拽耳朵

我的心就化了

 

紫花地丁

 

路旁的园子里

盛开着一片紫花地丁

它们每一朵都太小看不清

连成了一块花毯子就有让人亲近的冲动

 

肯定很多人跨过了矮矮的篱笆

甚至把草地踩出了一条小径

 

秋天去园子里买苹果

紫花地丁的季节过去了

闻着满园子的果香

我们还把脚步放得很轻

 

我走过白杨落叶的小径

从出生我就熟悉了这小径

它嫩绿它青翠它金黄周而复始四季分明

它脱去盛装躯体灰白露出很多的眼睛

看麦田和棉花地

看乌云的城堡

看雪野中新添了几点墨黑的坟茔

 

儿时我背着柳条筐

把落叶收回家中作燃料过冬

现在它们自由地翻飞簌簌地落下

每一片都是意犹未尽的心情

“我的血脉

连着这里每一茎青草

每一棵树

每一条河流”

更多的时候

分不清自己是一片叶子还是一棵树

我的毛发、皮屑、指甲、泪水、爱情

何尝不是在一路遗落

把青春、热情、美梦以至最后自己这停下的钟摆

都投进生命的炉膛

也不知骨灰能否让人类理想的通天塔增高一纳米

还是伊始就该伏在大地上

闭上嘴巴

听风听雨听虫鸣

 

满怀着欣喜、澄澈、沉痛

在这同一条小径

从草原走到白雪

从夕阳走进黎明

从暮年走回儿童

【编者按】【网站执行副主编:曹瑞丽】
上一篇:名家走廊||作家要“守住自己” ——与散文家素素的对话
下一篇:李皓——亲人和万物(组诗)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915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