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2月16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望天
日期:2018-03-03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吴永华
点击:396

几个月前,做了个小小的**,大夫建议我卧床几天,这样一来,我每天就被动地多了一些看书和望天的时间。进入雨季了,天大多是阴阴的,看不出表情,也没有变化,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面瘫脸,不过这不会影响我看天的心情。天没有表情,我可以做鬼脸,天无所谓喜怒,我可以一径地轻笑。

前几年,每逢回家,老妈经常会讲起我幼稚时的桩桩小事,我会带着丰富的表情很认真地听,因为我明白,我之长大,成熟,独立,对老妈来说,固然是一种喜悦,但又未尝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失落,老妈喜欢回忆一些关乎我的往事,以宽慰自己对于已经放飞的儿女的不舍的心,看懂这些,我便需得以我独有的孺慕之情来成全老妈。老妈说,小时候,我便有望天的习惯。我经常坐着小板凳两只胳膊支在膝盖上托着脑袋仰头望天,可以望挺长时间,一动不动。当时她纳闷,这孩子,看什么呢?也不嫌脖子酸。当时老妈没有问我,估计问了也是白问,因为那时我很小,还没有上小学。长大以后回想当时的情景,我料想,彼时与天默默相对的我应该是孤独的吧?即便当时的我根本不知孤独为何物,但是有些意念大概就那么潜移默化地深入骨髓了。

记忆里,那时的天比现在纯净蔚蓝,高远寥廓。每当收割的季节,大人们都在田里忙活着,我非但帮不上忙,反而经常牵绊大人的脚步,父母便让我一边玩去,我就独自坐在地头,时而看大人们干活,时而拿着毽子玩一会,时而还会啃一块饼干,再后来就百无聊赖了,我就东张西望找找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通常没有,在熟悉了周围的单调的环境之后,我大致就是靠望天来消磨时间了。

我时常仰头向上,边走边看,仰着仰着身子就向后弯过去,进而整个人就晕陶陶的,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有时候也会摔疼了,但我也不哭,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继续仰望。辽南半岛秋天的晴空,分外的高致,苍茫,还年幼的我只是漫无目的地仰望,其实一丝一毫也体味不出这充满神秘感的高天的韵致,但却保留了仰望上苍的习惯,让我在长大以后,在闲暇的时候,也能有心情有意趣接近蓝天,观察它,膜拜它,窥探它无比丰富的内在世界,在蓝天宽容而不溺爱的注视下,尝试着净化自己的心灵,以善良去迎合它的柔美,以坦然去融入它的纯粹。

我上初中的时候,哥哥忽然热衷于养鸽子,父母惯着他,不舍得拂逆了他的意思,所以我家的房檐之下便悬挂上了一个个的鸽子笼,鸽子们每天进进出出,飞来飞去,咕咕咕地觅食,小小的脑袋一顿一顿的,扇状的尾巴一耸一耸的,很是活泼,可爱,这些小生灵的存在,丰富了我的课余生活,也灵动了我的天空。放学回家,看鸽子们在空中盘旋,飞起来永远是那种落入圈套一般的路数,整齐划一。偶尔还会看到别的鸟,有的叫不上名字,从远处款款飞来,有那么短暂的一瞬,它很有风度地定定地摊在空中,像一片极尽舒展的灰瓦。更多的鸟,诸如小燕子、小麻雀之类的,它们是闪过天幕的游侠,成为不可规划的剪影,匆匆而来,迅即而去。它们之存在如同流星,当一颗流星匆匆划过天宇,漆黑的天幕为之生动片刻,当群鸟从晴朗的天幕消失,我是否也会少了一种仰望天空的理由?

多年后的某一天,当我再抬头看天时,亮蓝的天空中,飞鸟掠过的痕迹已然找不到,只剩下晃晃悠悠、流流转转的浮云以及浮云流逝时支离破碎的天空。天空之下的我,走过生活的背面,在一方无须凝视的时空里,从此又一次与曾经纯粹的自己错别,我在这里,酣畅淋漓地写尽心中那些冷暖自知的深情,写尽那些语无伦次的爱的忧伤,用一份不渝不悔、单纯简洁的信念,继续堆砌着那些无需回应、不再失望的文字——我有过这样一段爱情,它赠我一场空欢喜,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当我身处其中的时候,它真的很美,美得无以复加。

我知道,即便是白昼,天上的星星也在,只是它们的光芒太微弱,微弱得可以忽略不计,这些光芒照不亮人们的心扉,只够自己冷冷地挂在天上。我在想,有没有哪个时候,我什么都说不出,什么都不想说,那么,在别人看来,这应该便是结束了。如此,容许我慢慢地沿着我选择的路走回自己的世界,关上门,那么,尘世便只不过是门外的喧嚣罢了,任由他们去吧,说我无力也好,说我逃避也罢,其实,那都不是事实,事实是,我只想安静地叹息一下。就如同在我浅浅地笑,但并不表示快乐或者忧伤,我只想证明我安静地存在着。

我想,回忆的魅力,便在于那些曾经刻骨铭心的经历,在历经时光的沉淀之后,回想起来会分外动人,这个时候,即便眼角有泪,我想这些泪珠也是无关悲喜的,它们只合用来见证一段段昨日重现罢了,对与错,爱与怨,功与过,都磨去了尖锐的棱角,都只是一种种经历。我擦去眼角沁出的泪滴,看向窗外。眼前的天空无边无际地延展,空阔,迢远,清澈,庄严。那一片开朗的天幕,正虚静以待,这样的天空,是最令人莫解的,它不可能被征服,总是在高处静观世间的喧嚣躁动,大得叫你一仰起头就感到自己的渺小,大大小小、散散淡淡的云彩是它的思想片段,在我看来,拥有着随意而又闲适的情致的片段才是最美的,无论思想还是感情。千形万状精美的片段伴同空灵的音响,在我眼前流过,还在阳光里洁白耀眼。我忽而想走出沉闷的居室,到一个大得无边的空旷处,呼吸,张望,即便不能梳理清楚绵长的生命里程,但至少可以任一些情绪,升腾、融入天空,浮雕,蔓延,然后在天的高远与平和中化作一片博大的安寂。人只有在天地之间才会多些悟的灵感和做的创意,天的高远、平和以及神秘无限,赋予我们从容淡定的心绪,进而,让情感归于平和,让真知还原朴素。但我明白,这种想法对于现时的我来说,是一种奢望,因为我需要卧床,所以我便不强求,淡淡地注视着浅浅的天蓝色,任思绪飘舞。

那些与流年锦时有关的欢笑或者眼泪,不论岁月把我带往何处,当我回头望时,他们都始终诚恳地站在那里,站成我生命中蓊蓊郁郁的靓丽风景。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记起,心中便充盈着温暖。那些对我们特别好的人,一定是积攒了太久、久到生命无法承受之重的对我们的爱。既是如此,路还很长,故事也一定还会继续,我可以携一颗宠辱不惊的心走过挽留不住的锦瑟年华,像老子曾说过的那样“圣人之道,为而不争”。虽然难免会有纠结的皱眉,但无论如何别随便松手就好,不要怕烦恼,只是别自寻烦恼就好,人生很短,天涯很远,今后的一山一水,一朝一夕,安静地走完。每一颗心,都有一份柔婉善意的情愫,都伫立着一道不忍挥别的风景,永远关联着,人海茫茫,总有一个人知你冷暖,懂你悲欢。惟愿此生清澈明朗,给自己至极的善待,给他人至极的尊重,有能力去做想做的事,去爱想爱的人。

望天,望心,望明日,望天涯。

【编者按】在作者的笔下,望天是一种美好的心灵享受,蓝蓝的晴天,圆圆的月亮,闪闪的星星,陶冶人们的情操,净化人们的心灵。作者又把望天上升到人生的高度,给人以启迪与希望。“望天,望心,望明日,望天涯。”升华了主题。感谢赠稿,感谢走进烟雨社团,期盼更多佳作!【烟雨编辑:立冬】
上一篇:郑州列入八大古都“实至名归”
下一篇:重 要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08720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