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8日 周日
【李忆锋】在艺术的真实里讴歌母爱的情怀 ——简析评剧《母亲》的艺术特征
日期:2018-02-1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忆锋
点击:824

评剧《母亲》由著名剧作家刘锦云编剧,中国评剧院演出。剧目根据真实的抗战故事创作。

故事发生在北京密云。抗日战争爆发后,村妇邓玉芬与丈夫、儿子一家人平和的生活被颠覆,他们沦落为日本鬼子统治下的亡国奴。为了民族大义,邓玉芬的五个儿子和丈夫毅然参军、援军,支持抗日,不幸全部英勇牺牲,包括邓玉芬怀抱里中的婴儿,也为了掩护乡亲和八路军伤员,被闷死在母亲的怀抱里。一个普通的母亲,为抗战付出了一个家庭,谱写了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篇章。

评剧《母亲》是命题作文,是主旋律戏。“命题作文”或者说“主旋律的戏”不好写。编剧刘锦云介绍创作经历时说:“写《母亲》,是出于兴趣,还是为了完成任务?实话告诉大家,还是兴趣。只是兴趣契合了任务。一说写这个戏,这些母亲、包括我自己的母亲、我奶奶都浮现在眼前,感情的涌动在心里面有一点翻江倒海了,这就不是命题作文了。从一开头“要我写”就真正变成“我要写”了,而且欲罢不能。”

编剧是怎样把生活的真实转换成艺术的真实,在舞台上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栩栩如生又真实可亲的母亲形象呢?用作者自己的话说,就是从人物性格出发,沿着情感线走。

一、 人物情感的艺术性表达

虽然是一部抗日战争题材主题戏,但编剧并没有像其他抗战艺术作品那样,从宏观和正面的角度去叙写战争的残酷,也没有热血沸腾地空喊“口号”,而是通过一位十分平凡的母亲角度,去反映抗日战争的残酷和中国人民对抗战的支持、奉献,真诚地讴歌母爱这样一种人类共同的高尚情怀。

人物原型邓玉芬的家在张家坟,张家坟的村口伫立一座花岗岩的雕像。老太太一个手挎着篮子,一个手拿着一双做好的军鞋,两只眼睛望着远处的山口,好像是等儿子回来。生活的真实激发出作者的创作灵感,促使作者有了《望儿归》这样母爱的情感线路,按照情感的思路去写,有了这样的故事架构:

憨憨山里汉娶来一个长着一双大脚的俊媳妇儿,热烘烘石板炕上生儿养儿。来了万恶的日本鬼子,密云变成人间地狱!乡亲们被鬼子兵赶进了“人圈”,生不如死,年幼女孩小喜鹊被鬼子蹂躏后又惨遭枪杀……乡亲们要投八路去抗日!母亲义无反顾,送子参军,四个儿一同加入了八路军,与凶残鬼子鏖战肉搏,一门虎子血洒疆场,一个儿,两个儿,三个儿,四个儿倒下去……丈夫憨憨老汉,也牺牲在为子弟兵送粮的路上;没来得及起名的襁褓中的小仔儿,闷死在山洞里,掩护了乡亲和八路军伤员……。抗战终于赢得胜利!送走六个亲人的母亲,忍不住热泪飞迸,声声呼唤亲人……

作者介绍说:《母亲》这个戏是写抗日,跟我的心里面要戏,最后是两个字“母爱”。母爱是人性中真实的一部分,爱自己孩子是动物的本能,哪有母亲不爱自己孩子的?在《母亲》剧中,这种爱不是凭空捏造,不是拔高升华,而是有铺垫,有前史,让后来剧情的发展更可信。

首先是母亲对自己孩子的爱,爱自己的四个大儿子,还有襁褓中的小儿子。母亲对这个家的爱,爱自己的丈夫憨憨老汉。在这种常人之爱的基础上,升华出对他人之爱。

母亲对女孩儿喜鹊的爱,是大爱,是对弱者的爱,也是人之常情的爱。逃难中小女孩儿喜鹊成了孤儿,惨遭日本鬼子糟蹋,精神失常,把母亲认作自己的妈妈。母亲含泪去安抚她。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任何一个做母亲的都会这样做。

母亲对八路军小郭的爱,是大爱,也是人之常情的爱,也是母亲对孩子的爱。小郭是八路军,为了救护村民被日本人抓住。对老百姓来说,八路军是抗日的救星,救八路军也是救百姓。所以母亲挺身而出,舍亲子认八路。这样的母亲形象既感人也真实。

一般说来,戏曲向来是用情节讲述故事,通过故事塑造人物,再用人物抒发感情。而《母亲》一剧,是用人物的思想感情带动故事的发展,塑造人物的个性。这种对戏曲舞台艺术反其道而行之的办法,将“母亲”的内心世界做为了剧目的主线,使观众在母亲真实而高尚情感里无形地受到洗涤,受到感动。《母亲》剧中,这种源于生活的艺术的真实,是随着人物性格而发展变化,不是凭空捏造。

二、 创新的戏曲艺术特征

评剧《母亲》在人物设置、情节呈现等诸多方面,打破传统,虚实结合,给同类题材剧本创作提供有益借鉴。

人物设置中最为独特的人物有两个:一个是小喜鹊,一个小仔儿。

小喜鹊的原型是一个被日本鬼子奸污的寡妇,后来导演建议,这个人物设定为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被日本兵糟蹋了,悲剧性更强烈。日本鬼子袭击村子,村民被迫上山逃跑,路上小喜鹊和爹妈失散。村民在地里跑的时候,最怕背红包袱,从远处能看见,白天别背红包袱,容易就暴露给日本人。作者设计让年纪还少不懂逃难的小喜鹊穿个红褂子,被日本兵强奸。被日本兵糟蹋后,小喜鹊见到了这个母亲。精神恍惚中,她以为这个母亲就是她自己的妈妈,对妈妈倾述:

“妈妈我可找到你了,这是你给我做的红褂褂,三把闪亮亮的刺刀挑碎了它,块块窟窿大,条条烂如麻,三个魔鬼青面獠牙,一座座大山强压下,我想投水我想跳崖,可我怎么舍得我的妈妈。”剧本充分利用戏曲艺术的特长,用唱词来交代事件和过程。

“小喜鹊穷家养的娇娇女,白河边无忧无虑度生涯。一年小,二年大,街坊邻里过家家。登上那顶花红轿,穿上我的红褂褂。新郎哥哥拉着我的手,他看我,我看他,两下里羞答答。”

这样一个天真无邪的纯洁的小女孩儿,被日本兵残暴了,精神失常了,被日本兵打死了。紧接着剧情接上母亲和几个儿子掷地有声的三个字:“投八路”。情境结合,自然流畅,真实感人。有了这种感情的激发,才有后面的将士们奋勇参战的真实和全部牺牲的壮烈。

小喜鹊死了,母亲说:“小喜鹊就这样走了,一朵没有开出的小花。”这是撕心裂肺的天空,有了这种东西,所以才有后面的母亲“认子”——把八路军小郭认作自己的儿子,把自己大儿子献出去;才有了山洞里面把小儿子(小仔儿)闷死保护众人。

通过小喜鹊人物设计,把主人公母亲的形象衬托得真实、伟大。母亲的人物性格是这么发展过来的:她一个母亲,她目不识丁,不会讲民族大义,但她有最朴实的最高尚的母爱。

第二个艺术形象独特的人物:小仔儿——小儿子人物形象。

在评剧《母亲》戏里,作者用了民族生生不息的形象隐喻,就是母亲生她的小儿子。这个小儿子本来在襁褓当中就被母亲捂死了,但是后来又让他长大了。

妈妈唱:看小仔当年襁褓中丧命猫一样。

小仔自己唱了一句:几十年也该成了大儿郎。

这样这个人物一直跟下来,才有山洞闷死小仔儿的一场戏。

这个情节是历史上的真实事件,邓玉芬真的把她的小儿子闷死在山洞里。但怎么做艺术的表现?最后舞台呈现是:母亲怀里抱着的形是襁褓,但是让小仔儿的灵魂跟他一起唱,于是有了母子对话:

“你别哭,你别哭,只要你一哭就要地陷天塌。”母亲使劲让小仔儿吃奶,在怀里使劲抱。“你别哭你别哭。”最后小仔说,“妈妈我不哭,我听话,我听话,妈妈我走了。”

母亲用奶水捂住小仔儿的哭声,保护了在山洞里躲避日本兵的村民和八路军伤员的安全。小仔儿被捂死了,他的身体离开了母亲,但他和母亲的血脉联系永远不分开。一条联系他和母亲的红绸子,是他在娘胎里的脐带,也是他死后和母亲的灵魂纽带……

作者虚构了小仔儿这个虚实结合的人物,贯穿剧情始终,因为母亲回忆过往要有一个依托。这个人物还有一个作用:在开场时,让儿子看爹娶娘,这有一点喜剧成分,而且也表现出中国没有被日本侵略之前,老百姓的生活平静祥和。这也是用了意识流的表现形式。通过小仔儿一直活着并且贯穿剧情始终的超现实写作手法,让逝去的人复活,通过灵魂进行对话,无论是宏观的角度,还是细节着眼,人物塑造独特新颖,令人耳目一新。

第三个人物是小郭,一个八路军战士。和小仔儿不同,小郭是一个真实的人物。母亲为了救八路军战士,献出自己的儿子。

剧照:《认子》一场。一边是和自己有血脉联系的亲生儿子,一边是为救老百姓英勇作战的八路军小郭。母亲在两个儿子面前做艰难的抉择。

作者不拘泥小爱,通过“小喜鹊”和“小郭”这两个小角色的塑造,彰显“母亲”的大爱。这通过这种以小见大的写作手法,瞬间塑造出具有伟大人格很普世情怀的母亲人物形象。从情出发,不刻意夸张英雄形象,人物真实接地气,没有高大全式的虚假。这是这部剧成功的主要因素之一。

三, 剧情表现上的独特艺术手法

看过评剧《母亲》的观众都觉得这个剧别致,一部以抗日为主题的戏,在舞台上竟然没有出现一个日本兵。有人提意见说,日本人不出现,就减弱了这个戏的残酷性。看过这部剧会觉得,其实并不是这样。通过艺术化的处理,观众时时感到日本兵存在着,虽然他没有出面。

众所周知,戏剧始终强调戏剧冲突,人物的戏剧矛盾冲突在舞台上的艺术表现,使观众获得观赏性。而在《母亲》中,我们没有看到做为对立面的残忍丑恶的日本侵略者形象出现,可是,我们又时时处处感觉到这些披着人皮的野兽的存在。老百姓被赶到人圈里面不是日本人干得吗?迫母亲她献出她的五个儿子和丈夫不是日本人干的吗?小仔儿被闷死在山洞的时候,洞口外面就是日本人在搜捕……,年幼的小喜鹊就是被日本兵糟蹋的!……就连尚在襁褓之中的小仔儿的死,令人憎恨日本鬼子的暴行。母亲身边所有的悲剧,无不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罪恶的后果。这些杀人的魔鬼虽然没有正面出现,却给我们留下了比出现更加令人憎恨的形象。日本鬼子给中国人民造成的灾难、犯下的罪行,是任何场面都无法表现、诉说出来的,罄竹难书在这里是最准确的表述。

日本侵略者没有出场,但是艺术手法营造出来的氛围已经让人感到紧张到窒息。假如日本兵真的持枪出场,也就失去戏曲的写意特征。编导把全剧的戏剧场面,都给了不屈的中国人民。侵略者,在我们中国的舞台上没有资格出现,这就是编导要告诉观众的想法和愿望。

剧照:铁丝网中,被日本鬼子圈进人圈里老百姓。

四、剧目结构新颖, 叙事凝练

《母亲》的叙事结构非常新颖,分别采取倒叙、插叙方式,同时采用闪回、浪漫、虚拟等艺术手法。邓玉芬既是讲述者,又是故事的主角,她讲述着与老汉成亲的欢天喜地,将孩子送上战场的依依不舍,孩子们牺牲的巨大悲怆……故事简练不拖沓,剧情更集中。比如第一场,唱母亲出嫁。

母亲唱:一双大脚进婆家们。老汉说,“大脚片俺不要,掉头送你回家中。”

母亲历数大脚片的好处,然后“恐吓”丈夫:“仔细端详要不要,不要——姑奶奶大脚把你蹬”。老汉(唱)我要我要——张手臂把俺的小乖乖甜甜蜜蜜抱怀中。

母亲(从老汉怀中挣出,唱)就因为甜甜蜜蜜这一抱啊——抱出了一群虎头虎脑小精灵。

  【四个儿子出现在他们面前。四个儿子挨个报上自己的名字:

永全  永全!

永水  永水!

永合  永合!

永安  永安!

小仔儿  还有我,小仔儿!

这一抱一挣,母亲的婚礼结束了,她的孩子们出生了。“转场”非常快,情节一点都不拖沓。凝练到了极致,剧情好看,手法值得借鉴。

总之,评剧《母亲》一剧中,编导使用平常戏剧不一样的手段,设置了不一样的戏剧场面,将生活的真实和艺术的真实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将一位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母亲形象树立在舞台上,呈现在观众的面前。观众被触动内心,接受并感动于来自于艺术真实的剧情故事和人物形象,给予该剧好评,所以说评剧《母亲》是一部具有鲜明创新特征的成功戏曲之作。

【编者按】【网站安检助理:孟新龙】
上一篇:【赵凯】谁的青春不《芳华》
下一篇:【姜游游】人参果——好东西窥见人性之恶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707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