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18日 周三
【曲日光】千古词帝(二)
日期:2018-01-2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曲日光
点击:484

今天我们继续交流千古词帝李煜,大家可能和我一样喜爱他的词。
我认为李后主是五代最有成就的词人,也是中国诗词史上一流的大家。
上次课我们交流了《虞美人》,了解到亡国后的李煜孤寂悲凉的处境和对故国的思恋之情,以及他内心的亡国之恨。
这首千古传诵的《虞美人》词境优美,真正用血泪写出了亡国破家的凄凉和悔恨。
我们知道,李煜感情纯真,因纯情而缺少理性节制,因为纯真注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宋军攻破南唐都城金陵,李煜奉表投降,被俘入宋的他整日以泪洗面。
特别是他的老部下徐铉奉宋太宗之命探视他时,他仍然对这位旧臣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说后悔当初错杀潘佑、李平。这话传到宋太宗那里,为李煜埋下了生命的危机链。
最后,因这首《虞美人》导致宋太宗的愤怒而下毒,这是李煜的死因。
今天再和大家探讨一下亡国前的李煜:
南唐在他的手中走向灭亡,可以说李煜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悲情人物。但他的诗和文均有很高的造诣,特别是他的词,成就最高。
我们了解他的词,大体可分为两类:第一类为被俘之前所写的,主要反映宫廷生活和男女情爱。
因为他是父皇的第六个儿子,上面有几位兄长,他觉得没有他什么事儿吧,就没什么志向,一心向佛,无心政治,所以性格比较单纯直爽。
他大哥李弘冀作为皇太子,疑心很重,先是毒杀了叔父李景遂,为什么要杀叔叔?
因为父皇即位初曾表示要将皇位传给这位弟弟李景遂。
李弘冀杀死叔父后,还睡不踏实,总担心哪一天父皇将皇位传给弟弟李煜,为什么会担心李煜呢?
因为李煜的眼睛有两个瞳孔,在相术里为异相,也就是说不是平常人。强烈的夺位野心让李弘冀也猜忌威胁这个弟弟。
李煜怕哥哥猜忌,远离政事。为了避开祸端,每天除了练书法、绘画、研究韵律外,还喜欢游玩。并给自己取号“钟隐”、 “莲峰居士”等,表明自己志在山水,无意与兄长争位,把心血投入到文学艺术当中。
我们看他早期的两首《渔歌子》: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 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这两首词中构想出一副潇洒闲适的生活图景,语言自然、精炼而又富有表现力,具有较高的概括性。
你看,浪花为了欢迎他卷起了重重雪浪,桃花为了迎接他的到来默默地站成一队。像他这样伴着一壶酒、一根钓鱼竿在世外桃源自由自在的能有几个人呢?
这是词人内心所向,希望过上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
谁能像他这样,驾着一叶扁舟,划着一支长桨,在春风里,时而举起一根丝线,时而放下一只轻钩;面对沙洲上的春花,时而会意地举起酒壶品着美酒,在这万顷水面上,是何等潇洒自在呀。
我们从词句中不难看出作者所写的渔隐生活带有明显的主观情绪,这种情绪是当时受长兄猜忌而避免灾祸的真实心理。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命运的安排让他躲也躲不过去。就在哥哥李弘冀杀死叔父后不到3个月,也暴病而亡。李弘冀死后,父皇真的立李煜为太子了。
两年后,李璟也死,不恤政事的李煜就这样成为了南唐的末代君主。
毛泽东说过:“南唐李后主多才多艺,但不抓政治,终于亡国。”
因为政治也是一门学问,25岁的李煜对政治毫无兴趣,在这方面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就登基即位,可以说是被赶鸭子上架,这就是他的命。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让贝多芬去当总统会是个什么情形?
正是因为李煜早期不参与政治斗争,把精力全部投入文学艺术当中,对词人性格的养成奠定了基础;为自己坚实且超越常人的文学艺术功底的养成,提供了条件。
我们研究词帝,他的亡国前与亡国后绝然不同,可以说前半生是醉生梦死的,后半生是深深的亡国之痛。
他的词,随着时间的改变而变化的。时间的变化,自然带来经历、环境的变化,进而影响人的思想,再影响到词。
我们先看看词帝亡国前的词。
后主刚刚登基时,不思国策,身边有漂亮的皇后和宫女,有豪奢的宴席。
那时候的他只知道享乐,天天在皇宫里吃喝玩乐,作品里也只有美女、美酒、乐器歌女,在他的词里面看不到任何感伤。
比如这首这首《玉楼春》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凤箫吹断水云闲,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我们看上阙:
“晚妆初了明肌雪”:宫女准备晚上歌舞的晚妆已经化完了,皮肤像雪一样的白,非常细腻,一个个都那么明艳照人,预示了歌舞晚宴一定是美妙精彩了。
“春殿嫔娥鱼贯列”:宫殿当中的妃嫔宫娥身着盛装,非常美丽。
“鱼贯列”三字说明宫女人数之众且列队齐整。
 “凤箫吹断水云闲”:宫廷里面养了非常多的伶工,唱着美丽的歌,吹笙、吹箫,音乐竟然让宫廷里的烟雾都散开来了。
“重按霓裳歌遍彻”:音乐演奏完了,开始重新演奏《霓裳羽衣曲》。
《霓裳羽衣曲》是唐代的大曲,《长恨歌》中也提到了这个曲子。
上阙交代歌宴非常华丽奢侈。
再看下阙:
“临风谁更飘香屑”:这么美的音乐,这么美的舞蹈,是谁锦上添花,随着风,撒了很多花瓣?
“醉拍阑干情味切”:好像已经喝醉了酒,在那边拍着栏杆唱歌。
这些都是在写皇宫里面的娱乐生活。
“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宴会结束的时候,李后主吩咐旁边的侍从不要点那红色的蜡烛,因为今天的月光特别好,他想骑马踏着月光回家。
这是一个爱美、会享受的皇帝,也是一个特别有情趣的皇帝。
可见,他就是一个诗人,亡国是注定的。
在李煜早期的作品当中,我们读不到感伤,他也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感伤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这个时期的李煜虽然登基,但感受不到来自生活的压力。国家之间的压力对他来说也太遥远,只顾无忧无虑地寻欢作乐。
可是他喜欢文学,喜欢就去写词让宫女唱,唱的东西常常是艳情的内容。
那时他的词无非是表现宫廷豪华奢侈的生活和男欢女爱。
这时期的词,我们看到他对于整个生命的态度和亡国以后完全不一样。
再比如:《浣溪沙  红日已高三丈透》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
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作为一首少见的仄韵浣溪沙,我认为这首词在描写手法上已经无可挑剔了,这种皇家奢华,也只有李煜才能描写出来。
词中描写了李煜宫廷内昼夜玩耍,歌舞不断,可见他前期的生活是以享乐为主。
我们看上阙:
起拍就渲染场景:太阳升起已有三丈多高了,红日透过帘幕照进了宫内,可见从昨晚就开始的舞乐狂欢还没结束。
金炉--铜制的香炉。
香兽:以炭屑为末,匀和香料制成各种兽形的燃料。
红锦地衣--红色锦缎制成的地毯。地衣,古时铺在地上的纺织品,即地毯。
随步皱--指金锦织成的地衣随人的舞步的移动而打皱。形容舞女舞蹈时红锦地毯随着舞女旋转打皱的情形。
这首词就像一部好莱坞特技大片一样,用豪华的场面震撼读者。
通宵达旦的歌舞,奢丽浮华的器具,放浪不拘的宫廷生活,在词人眼里是那样的和谐自然。
我们再看下阙:
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佳人---当然指美女,这里是眼前起舞的宫女。
舞点--按照音乐的节拍舞完了一支曲调。点,音乐的节拍。
金钗溜--头上的金钗滑落了。
李清照词《点绛唇》就有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句。说的是赵明诚第一次来访的情景。
当时李清照在后花园刚荡完秋千,汗水湿透了衣衫,非常狼狈。加上早上起来晨练,也没梳洗打扮,所以“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
她不想让意中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来不及穿上鞋,只穿着袜子就慌慌张张逃走了,因为太突然,太慌乱,就连头上的金钗掉了,也顾不上拾起来继续跑。
金钗,是古代妇女普遍用的头饰。
李煜的“佳人舞点金钗溜”,写佳人踩着舞点不停地舞着,因为狂欢,头发散了,金钗也掉下来了。
说明歌舞一直未停止,可能是夜以继日的,这正好对应了上片首句的“红日已高三丈透”。
酒恶时拈花蕊嗅:
酒恶--恶读(ě),指喝酒至微醉。这是当时方言。
时拈--常常拈取。花蕊--这里代指花朵。
词人已经是酩酊大醉了,但还没疯够,就以花解酒,还想继续饮宴歌乐。
别殿遥闻箫鼓奏:
别殿:古代帝王所居正殿以外的宫殿。
遥闻:也作“微闻”。
这里的乐器声、歌舞声和喧闹声,传到了别的宫殿。词人自我陶醉在这种场面里,自我欣赏着,还想让天下人都知道他的享乐,分享他的快乐。
这首词语言华丽,上下两片承接自然紧密,浑然一体,场面描写细腻到位,情态表现活灵活现,是我最喜欢的富贵词之一。
难能可贵的是,这首词虽然味道很浓,但李煜并没有把它写俗。这就是功底了。
在李煜之前,词以艳情为主,内容浅薄,即使寄寓一点抱负,也大都用比兴手法,隐而不露。
李煜虽然没有完全脱去花间派习气,但在人物、场景的描写上较花间词人有较大的艺术概括力量,在部分词里也流露出了沉重的哀愁。
而李煜的词多数不加雕饰,直抒胸臆,情真语挚。有评论者认为,李煜之所以能够用真话写真情,这与他纯真的个性是不开的。
李煜前期反映宫廷生活的作品,比如被他迷恋着的两个女人——大小周后。
他的第一任爱妻是大周后,两人非常相爱。
大周后娥皇才貌双全,不仅是知书达礼,也精通音律,而且能歌善舞,特别是善于弹奏琵琶。
按照现在的说法,周娥皇就是个非常有实力的偶像级明星人物。
当时还生活在哥哥李弘冀的阴影中的李煜,一心想在艺术世界中间做出成就,娥皇算是他的知音了。
那时候李煜曾为周娥皇创作多首诗词,表达对其迷恋之情。周娥皇也常弹奏李煜新作的词调,这让李煜在词和音律的创作上更加有动力了。
娥皇经过精心研究,帮助李煜把残缺不全的一部著名的大曲《霓裳羽衣曲》恢复完整,可以说两人情趣相投,感情颇深,李煜登基后就立娥皇为皇后。
在大周后病故的时候,李煜几次投井自杀都未果,可见夫妻感情之深。
从他想殉情这一举动可以看出,李煜真是爱美人不爱江山。
李煜这一时期主要写宫廷生活和男女情爱,题材较窄。
下面的这首《采桑子》就是李煜为悼念亡妻所作。
亭前春逐红英尽,舞态徘徊,细雨霏微,不放双眉时暂开。
绿窗冷静芳音断,香印成灰,可奈情怀,欲睡朦胧入梦来。
落花,随风飞舞,即将无声无息地消逝了。词人在晚春时节缱绻怀人,愁眉不展,百无聊赖的情形,我们一看就知道他沉浸在无尽的悲哀之中。
妻子已故多时,心中的那份思念与哀痛却迟迟不肯放下。
曾经一同携手同游,一起把酒赋诗的地方人去楼空,而今他孤身一人,双眉紧锁,郁郁寡欢。
一个人在窗前守着,十分的冷清寂寞,印香飘渺,渐渐烧成了灰烬。
 “可奈情怀”,一声叹息,表明词人已经难以承受美好事物悄然结束的落寞。
“欲睡朦胧入梦来”,显得百无聊赖,只求与她梦中相见。
李煜是一个非常痴情的人,这首词表达了他怀念大周后的情形。
下面再看看李煜与大周后的妹妹小周后幽会后的一首《菩萨蛮》。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这首词是李煜描写自己与小周后第一次幽会的情景。
刬chǎn同“铲”。不穿鞋子,踩着袜子走路叫“刬袜” 。
上阙:在一个夜色朦胧的晚上,最适合幽会了。
“今宵好向郎边去”一个“好”字点明最佳时刻。
这位女子向情郎这边蹑手蹑脚地走来,可能是怕走路的声音让外人听见吧,干脆把鞋脱了拎在手里,只穿袜子步履轻盈地在开满鲜花的石阶上走到幽会地点。
此刻,让我们想到这位女子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的神情。
下阙写两人在相约地点见面的情景:
一向偎人颤:向他扑了过去,两人依偎时内心仍不停的发颤。
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女子说你可知道我出来见你一次是多么的不容易,你尽情的爱怜我吧。
这首词通过少女的行为动作,把女性的心理描写得淋漓尽致。画面感、叙事感极强。承接了花间词风。有学者评说“有戏曲之感”。
从他们偷偷摸摸地约会,我们可以想到,这时候大周后还没死。
这就是李煜风流多情的一面,后宫有一个美丽的才女皇后,还玩起了偷情游戏。
其实大周后娥皇和李煜非常恩爱,不然娥皇去世李煜怎么会三番五次地想去殉情呢。
大周后生了两个儿子,结婚第十年,一个儿子夭折了,她难过的一病不起。据说小周后进宫看望病中的姐姐,与李煜一见倾心。
小周后容貌美丽,神彩端静,才思也敏捷,后主爱慕她的美貌,就暗中纳为姬妾。据说娥皇发现后,非常难过,妹妹几次来看她,她都面壁而卧,至死不看小周后一眼。
有种说法就是大周后病中发现自己的妹妹和丈夫偷情的事受了刺激,不久故去。
大周后死后三年,小周后被立为国后。
李煜和小周后婚后两情相悦,情深意重,以至于李煜在汴梁城被宋太宗毒死之后,小周后竟殉情而死。
李煜的这首词,极真地描写了幽会的情形,能动人情思,达到了王国维所说“专作情语而绝妙”的境地。
王国维说李煜“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从小过着富贵生活,在一堆女人当中长大,写宫廷豪华奢侈的生活和美女情爱的作品也很自然。
这是李煜亡国前的作品,大都是宫中生活和男女爱情,和亡国后的作品差别很大。

【编者按】【网站安检助理:孟新龙】
上一篇:【曲日光】千古词帝(三)
下一篇:【赵春阳】长坂坡故事的进化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9475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