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5月28日 周一
【赵春阳】长坂坡故事的进化
日期:2018-01-1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赵春阳
点击:400

摘要:长坂坡故事在正史有迹可循,在平话有所发展,在演义中得以完善。长坂坡故事的进化可以视为三国故事进化的缩影,以管窥豹,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整个三国故事进化的内在动因。

关键词:《三国志》;《三国演义》;长坂坡

长坂坡赵子龙单骑救主是整部《三国演义》中最精彩的几个故事之一,这段故事塑造了虎将赵云、猛将张飞、仁君刘备、烈妇糜夫人等经典形象,在民间影响颇大,各种戏曲曲艺形式都曾对长坂坡故事进行演绎。

按照《三国演义》的情节,长坂坡故事可以细化为四个重要的情节,分别是:刘备用人不疑、糜夫人慷慨赴难、赵云单骑救主、张飞喝退曹兵。下面,我从“大三国”的角度,按照时间顺序,从正史到平话再到演义,分别考查一下这四个情节在的进化过程,希望可以找到三国故事进化的动因。

1 刘备用人不疑

《三国演义》中,长坂坡时糜芳曾造谣赵云造反,引起了刘备的不满,这件事在历史上的确可以找到痕迹。

《三国志·赵云传》:

初,先主之败,有人言云已北去者,先主以手戟擿之曰:“子龙不弃我走也。”顷之,云至。

手戟是一种投掷类武器,《三国志·典韦传》记载典韦曾用手戟掷敌,“所抵无不应手倒者”,足见手戟的杀伤力;“擿”通“掷”。《三国志·赵云传》中没有交代刘备是否掷中造谣者,如果被掷中估计不死也要受伤。虽然长坂坡局势危急,但刘备的处理方式还是有些简单粗暴,与后来《三国演义》中所塑造的仁君形象有很大差异。

《三国志平话》:

于乱军中,皇叔家小不知所在。玄德不语。又行数十里,人告皇叔:“赵云反也。”玄德曰:“如何见得?”皇叔不顾便行。有人再言。皇叔一剑断其马鬃:“只此马鬃为例!”众人不语。

平话舍弃了刘备以戟掷人的设定,取而代之的是用剑斩断马鬃,并警告造谣者说“只此马鬃为例”,这个桥段很可能参考了孙权决计联刘抗曹时的做法:

权拔刀斫前奏案曰:“诸将吏敢复有言当迎操者,与此案同!”

从以戟掷人变成剑断马鬃,刘备变得温柔了很多,距离仁君更近了一步。但剑毕竟还是武器,舞刀弄枪的还不够完美,这为演义留下了进一步完善的空间。

嘉靖本《三国志通俗演义》:

正恓惶嚎啕之时,忽见糜芳面带数箭,跪于马前,口言:“反了常山赵子龙也,投曹去了!”玄德叱之曰:“子龙是吾故人,安肯反也?”张飞曰:“他知我等势穷力尽,反投曹操,以图富贵。此乃常理也,何故不信?”玄德曰:“子龙与吾相从患难之时,他心如铁石,岂以富贵能摇动乎?”糜芳曰:“我亲见他引军投操去了。”玄德曰:“子龙必有事故。再说子龙反者,斩之!”

嘉靖本《三国志通俗演义》中,造谣者设定成了糜芳,这大概是因为糜芳日后反叛,所以作者对他“破罐子破摔”,把不光彩的事儿都按在他身上。演义摒弃了平话中剑断马鬃的设定,让刘备彻底放弃了武器。刘备先是对造谣的糜芳“叱之”,接着慢慢讲道理,最后才警告“再说子龙反者,斩之”,演义里的刘备耐心、讲道理、用人不疑,符合他的仁君形象。这种处理也得到了毛宗岗的认同,在毛本中对这段文字几乎未加改动。

从“以戟掷人”到“剑断马鬃”再到“呵斥警告”,刘备的身上粗暴的基因渐渐被清除,换来的是用人不疑的仁君形象。这种进化的过程是单向的(仁君化刘备),原动力是对“人物性格典型化”的追求。

 

2 糜夫人慷慨赴难

刘备在赤壁之战前有两个夫人:甘夫人和糜夫人。演义中糜夫人为救阿斗投井自尽,但正史上当时与阿斗在一起的是甘夫人,而且甘夫人也并没有死。

《三国志·赵云传》:

及先主为曹公所追於当阳长阪,弃妻子南走,云身抱弱子,即后主也,保护甘夫人,即后主母也,皆得免难。

《三国志·甘夫人传》:

(甘夫人)值曹公军至,追及先主於当阳长阪,于时困偪,弃后及后主,赖赵云保护,得免於难。

两条史料互相印证,证明长坂坡赵云保护甘夫人成功脱险,而对糜夫人并没有提及。其实,糜夫人在《三国志》中只出现过一次,是在《糜竺传》中:

建安元年,吕布乘先主之出拒袁术,袭下邳,虏先主妻子。先主转军广陵海西,竺于是进妹于先主为夫人,奴客二千,金银货币以助军资;于时困匮,赖此复振。

糜夫人在建安元年嫁给刘备,之后便在《三国志》中消失了,长坂坡故事发生在建安十三年,很可能在此之前糜夫人已经去世了,所以我们在长坂坡相关的史料中看不到糜夫人的身影。

《三国志平话》:

后说赵云,单马入曹军中。赵云曰:“战场可远百余里,根寻皇叔家族。”盘桓数遭,猛见甘夫人右手抱其胁,左手抱阿斗。赵云下马,甘妃见赵云,泪不住行下,言:“家族,曹公乱军所杀也。”言:“赵云,你来得恰好!”右胁着箭,手起肠出也。“皇叔年老,尚无立锥之地。我今已死矣!你把阿斗当与皇叔。”夫人言毕,南至墙下,辞了赵云、阿斗,于墙下身死。赵云推倒墙,盖其尸。

平话中也未提及糜夫人,但把甘夫人写死了,这与史实不符。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么处理让情节更加紧张,对读者或听众的吸引力更大。平话的作者是市井说书人,他们的文化水平不高,对历史的考究未必细致。对他们来说,观众是衣食父母,如何让情节更加传奇吸引更多观众才是首要目标,至于是否与史实相符是次要的。

还有一点我们要留意,在平话中甘夫人的死因是“于墙下身死”,即撞墙死,死后赵云推到墙掩盖尸体。这种死法在以叶逢春本为代表的志传本演义故事中得到了延续。

叶逢春本《三国志传》:

赵云三回五次请夫人上马,不肯上马。四边喊声大举,云大喝曰:“如此不听吾言!”糜氏弃阿斗于地上,遂将头撞墙而死。后来子龙不得入太庙,与子胥把门,盖因吓喝主母以致丧命,亦是不忠也。

 叶逢春本演义故事中,死的人从甘夫人换成了糜夫人,甘夫人之前被赵云成功救走。这是一次技术性修正,修改的十分巧妙,既与历史上甘夫人被赵云救出相符,又解决了了历史上糜夫人下落不明的问题,一举两得。

糜夫人的死法延续了平话里的撞墙死,这与嘉靖本存在差异。

嘉靖本《三国志通俗演义》:

赵云三回五次请夫人上马,夫人不肯上马。四边喊声又起,云大喝曰:“如此不听吾言,后军来也!”糜氏听得,弃阿斗于地上,投枯井而死。赵云恐曹军盗尸,推土墙而掩之。后来子龙不得入武臣庙,与子胥把门,盖因吓喝主母,以致丧命,亦是不忠也。

嘉靖本死的也是糜夫人,但是死法变成了投井死,但采用了平话中用土墙掩盖的设定,“墙”这个元素还是出现了,也大概就是进化后残留的遗传基因吧。现在有很多学者认为叶逢春本要早于嘉靖本,从糜夫人的死法看,的确叶逢春本更接近早期的平话,不知道这是否可以算作叶逢春本早于嘉靖本的证据之一。

除了糜夫人的死因,赵云的表现也值得玩味。叶逢春本和嘉靖本都写了赵云向糜夫人“大喝”,这直接导致了糜夫人自杀,而且两个本子都批评赵云“不忠”。但我们都知道,赵云在演义故事中是按照完人的形象来写的,大喝导致糜夫人自杀多多少少有损赵云的形象,为了追求人物形象典型化,在毛本中毛宗岗做了修改。

毛本《三国演义》:

赵云三回五次请夫人上马,夫人只不肯上马。四边喊声又起。云厉声曰:“夫人不听吾言,追军若至,为之奈何?”糜夫人乃弃阿斗于地,翻身投入枯井中而死。……赵云见夫人已死,恐曹军盗尸,便将土墙推倒,掩盖枯井。

毛本中采用了嘉靖本投井死的设定,而且还加了一句赵云“赵云见夫人已死,恐曹军盗尸”,表现出赵云的心细,符合整部三国演义中赵云有勇有谋的形象。叶逢春本和嘉靖本中的“大喝”也变成了较平和的“厉声”,这也是为了保护赵云的儒将形象。至于“不忠”的指责,毛宗岗直接删掉了。就长坂坡的故事来看,相比明代两个本子中的赵云,毛本中的赵云要更加光彩照人。

从赵云成功保护甘夫人到糜夫人慷慨赴难,这种进化史故事传奇性的需求。从赵云“大喝”变成赵云“厉声”,并删除不忠的评价,是对人物形象典型化的需求。此外,从平话的甘夫人死到演义的糜夫人死,进化过程中还存在技术性修正。我们清晰地看到经过漫长的进化,故事一步步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3 赵云单骑救主

演义故事中精彩的赵子龙单骑救主在正史上十分平淡,陈寿只用了一句话就说完了。

《三国志·赵云传》:

及先主为曹公所追於当阳长阪,弃妻子南走,云身抱弱子,即后主也,保护甘夫人,即后主母也,皆得免难。

从《赵云传》的记载来看,历史上赵云救阿斗时是否有一战不得而知。但是,救阿斗想来也不会轻松,因为按照《曹纯传》的记载刘备的两个女儿都被曹操抓获了:

(曹纯)从征荆州,追刘备於长坂,获其二女辎重,收其散卒。

救主在古时候是武将的至高荣誉,这为日后大肆渲染长坂坡时赵云的表现埋下了伏笔。

《三国志平话》:

却说曹操附高处望见,言:“必是刘备手中官员!”使众官捉赵云。为首者关靖拦住,赵云挥刀交马,直冲阵而过,前至桥上,陷了马蹄,君臣头偎地上。背后关靖赶至近,赵云用硬弓,一箭射死关靖。赵云扶起太子,上马,又抱太子南走。至当阳长坂上数里,迎见张飞。

在平话中,赵云救阿斗发生了战斗,甚至有了赵云马落陷坑的设定。但是,整个战斗赵云只射杀了一员曹将关靖,并没有展现出多少武艺。正史中曹军也没有关靖这个人(公孙瓒有个长史叫关靖,但和这个关靖不搭边),关靖是个名副其实的无名小卒。这大概与平话的整体设定有关,平话重点表现的武将是张飞,赵云遇到张飞时被张飞击败,如果把赵云描写的太强可能会喧宾夺主。

嘉靖本《三国志通俗演义》

却说赵云身抱后主在怀中,直透重围,砍倒大旗两面,夺槊三条,前后枪刺剑砍,杀死曹营名将五十余员。

到了演义的故事,赵云杀死的曹将从平话中的一员变成了五十余员,传奇性进一步增加。其实,演义中赵云击败的武将中有名有姓的只有九员,分别是:淳于导、夏侯恩、晏明、马延、张顗、焦触、张南、钟缙、钟绅。“杀死曹营名将五十余员”的说法有些水分。

值得一提的是,在张国良的评话三国《长坂坡》中,赵云击败的曹将数目实打实地为五十四员,而且每一员将都有名有姓,分别为:高览、杨明、朱慈、高平、高槐、晏明、晏腾、张郃、韩明、韩琼、牛贤、曹洪、曹成、曹顺、王雄、王飞、淳于琼、淳于安、淳于普、徐晃、文聘、夏侯恩、夏侯杰、赛猿精、公孙王、辕门十将、护军八骠、胡车儿、刁麟翔、张绣、许褚、张辽、马延、张顗、焦触、张南、钟缙、钟绅。赵云的传奇被进一步夸大。

从正史到平话再到演义,赵云长坂坡杀死的曹将从0变成1,再由1变成50+,这种进化过程是单向递增的,进化的动力是故事传奇化的要求。

 

4 张飞喝退曹兵

张飞独退曹兵这个看似最像虚构的故事在正史上却是真实发生的。

《三国志·张飞传》:

先主闻曹公卒至,弃妻子走,使飞将二十骑拒后。飞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曰:“身是张益德也,可来共决死!”敌皆无敢近者,故遂得免。

正史中的张飞的确曾经一夫当关阻止了曹军的追击,但并没有说曹军的数量,而且“断桥”也是发生在他与曹军对峙前,是张飞自己拆断的,这显然不够传奇。

《三国志平话》:

却说张飞北至当阳长坂。张飞令军卒将五十面旗,北于阜高处一字摆开。二十骑马军正觑南河。曹公三十万军至。“尊重何不躲?”张飞笑曰:“吾不见众军,只见曹操。”众军马一发连声,便叫:“吾乃燕人张翼德,谁敢共吾决死!”叫声如雷贯耳,桥梁皆断。曹军倒退三十余里。

平话中曹军变成了三十万,断桥的原因也变成了张飞“声如雷贯耳”震断的,传奇性进一步增加,但是喝断桥梁有些不符合常理,牺牲了故事的合理性。

嘉靖本《三国志通俗演义》:

飞见操后军阵脚挪动,飞挺怆大叫曰:“战又不战,退又不退!”说声未绝,曹橾身边夏侯霸惊得肝胆碎裂,倒撞于马下。操便回马,诸军众将一齐望西奔走。正是黄口孺子,怎闻霹雳之声;病体樵夫,难听虎豹之吼。弃枪掷地者不计其数。人如潮退,马似山崩,自相踏践者大半逃命而走。……却说张飞见曹操军一拥而退,不敢追赶,速挚回曳尘人马,去其枝柯,来到桥边下马,拆断桥梁,后上马来见玄德。

较之平话,嘉靖本合理了许多,桥梁变成了张飞拆断,但为了保留张飞的震慑力,增加了张飞吓倒夏侯霸的设定。但是,这也有问题,夏侯霸是后三国的人物,这里的夏侯霸是不是后文的夏侯霸?两个夏侯霸重名?或者夏侯霸并没有被吓死后来又出现了?为了避免这种麻烦,毛宗岗做了修正。

毛本《三国演义》:

……喊声未绝,曹操身边夏侯杰惊得肝胆碎裂,倒撞于马下。操便回马而走。

夏侯霸变成了虚构人物夏侯杰,合理性得到了修正。

从张飞拆断桥到喝断桥再回到拆断桥,进化的过程并非是直线,虽然传奇性是很重要,但也要尽量避免与故事合理性产生矛盾,兼顾传奇性与合理性的故事才是读者或听众最欢迎的。

结论:

我们四个故事的进化进程用汇总到一个表,得到:

我们可以借用达尔文的进化论分析三国故事的进化,进化论的模型非常简洁,即:变异是不定向的,自然选择是定向的,会淘汰不良的基因。三国故事的进化史也可以用进化论的模型解释,即:故事变异是不定向的,但读者选择是定向的,会淘汰不良的设定。

三国故事的进化始终朝着两个方向变异,分别是:

·人物的典型化

·故事的传奇化

为了维护刘备仁君的形象,刘备从《三国志》中“以戟掷人”进化为《三国志平话》中“剑断马鬃”再进化为《三国演义》中“呵斥警告”,这是人物典型化的结果。

为了故事更加精彩,赵云单骑救主从《三国志》中没有杀死曹将进化为《三国志平话》中杀死一员曹将再进化为《三国演义》中杀死五十多员曹将,这是故事传奇化的结果。

由于变异是不定向的,所以在进化过程中会产生不良的基因,但是,这种不良的基因会被读者选择淘汰,这套淘汰的原则是:

·技术性修正

·合理性修正

《三国志》中甘夫人被救出,但是《三国志平话》中变成了甘夫人自杀,这种明显与史实矛盾的设定被罗贯中技术性修正,在《三国演义》中变成了糜夫人自杀。

《三国志》中张飞拆断桥,但是《三国志平话》中变成了张飞喝断桥,这种不合理的设定也被罗贯中修正,又变回了拆断桥。

胡小伟先生曾说:“拿《三国志》和《三国演义》作对比的活,不用大学教授,初中毕业就可以了”,的确,当我们查地图时,知道一个起点和一个终点的意义并不大,明白起点到终点每一步怎么走才更有价值。

参考文献:

本书所引《三国志》资料均来自中华书局1996年版的《三国志》

本书所引《三国志平话》资料均来自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的《三国志平话》

本书所引《三国志通俗演义》资料均来自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的《三国志通俗演义》

本书所引《三国演义》资料均来自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的《三国演义》

(辽宁省交通高等专科学校,沈阳 110122)

【编者按】
上一篇:【曲日光】千古词帝(二)
下一篇:【李忆锋】在“反叛”中有创造性地继承 ——小剧场京剧《大宅门》戏曲艺术表征浅谈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28190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