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2日 周四
【李忆锋】在“反叛”中有创造性地继承 ——小剧场京剧《大宅门》戏曲艺术表征浅谈
日期:2018-01-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忆锋
点击:596

以北京京剧院为班底演出的小剧场京剧《大宅门》日前在全国巡演,获得广泛好评。十几年前热播的电视剧《大宅门》制作精良,深入人心,成为久演不衰的影视剧经典剧目。该剧时空跨度很大,人物角色众多,故事浩瀚,情节繁杂。小剧场京剧《大宅门》把电视剧《大宅门》以京剧艺术形式搬上戏曲舞台,改编是否成功、在戏曲艺术上有哪些特征,本文拟作粗浅探讨。
 
一、主题的继承与“反叛”,呈现宅门的另种寓意
 
电视剧《大宅门》讲述了医药世家百草厅老号经历清末、民国、军阀混战、解放等时期的浮沉变化,反映同仁堂家族随着国家、民族的历史而发展变化的过程,是中国百年老字号"百草厅"药铺的兴衰史以及医药世家白府三代人的恩怨家族史。在三十多集近百万文字、几十个人物形象、百余个场景中择取适合戏曲艺术表现、适合小剧场演出的人物、故事、情节、场景来,对改编者来说确实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小剧场京剧《大宅门》选取了几十集电视剧大宅门当中哪段故事、哪条主线来改编、并且成功地搬上戏曲舞台的呢?
先来看看小剧场京剧大宅门的故事简介:“本剧截取电视连续剧《大宅门》1906年前后时间段,讲述济南府花魁杨九红因缘结识京城百草厅少爷白景琦,一见钟情而自赎跟随,虽直面不公,终难进大宅门的人生惨遇。”一目了然:小剧场京剧《大宅门》主要是讲一个爱情故事,也就是电视剧大宅门男主人公白景琦和另一位主要人物之一的女性角色杨九红的爱情故事。
 
故事详细情节是:“晚清光绪年,“百草堂”白家时逢内忧外患,七少爷白景琦被迫离京远走济南,他凭借驴胶生意在当地名声大噪,在人生得意时遇上青楼花魁——杨九红。杨九红感念白景琦劫官车、下大狱的英勇之举,自愿赎身为妾。白景琦堂姐白玉芬亦为九红挚情所感,默许了二人婚事。此时白家二老爷病逝,白景琦得信后返回京城老家。灵堂之上获知二老爷死因。白家三老爷白颖宇意欲分家,以便分得家产,与白景琦之母白文氏、白景琦当堂冲撞。就在这时,杨九红抱幼女怀身孕来到白家宅门前,与白家家人见面。白文氏不许杨九红这样身份的女人进白家宅门,杨九红白文氏针锋相对,却门前受辱,女儿被夺走。杨九红怒而冲出白家宅门,离开白家。白文氏告诫白景琦留下杨九红腹中之子,并命其将九红追回。白景琦追至车站,却违背母命放走杨九红。白景琦与杨九红一段孽缘,就此终了。相对之间,再见亦难。”
 
看过电视剧《大宅门》的观众都了解剧情:《大宅门》全剧主要是讲二奶奶白文氏和儿子白景琦经营白家老号百草厅的家族和事业的兴衰史,改编后的剧目应该遵循这条主线。该剧导演李卓群也表示:我改编的初稿也是把白景琦奉为核心。对此,一心想将自己这部心血之作改编为京剧的电视剧原著编剧郭宝昌并未表示同意。他向李卓群建议,从杨九红——这位唯一没走进却一直在走近大宅门的女性切入点。郭宝昌称认为:“这个戏对我们来说就是创新的机遇。我们不能把电视剧作为障碍和条框,京剧有其自己特殊的表演手段,我们要在京剧版的呈现中,让所有人都看到新的七爷,新的杨九红,新的二奶奶。”于是,小剧场京剧《大宅门》在改编时,做了主题上的“反叛”,即展现宅门的另一面。
 
其实大宅门一词含义很丰富,既有豪门大宅、富商巨贾的意思,也有门第等级之意,是社会阶层领域中地位的显示。宅门即豪门,底层人物难以进入。还有亲事中讲究的门当户对之意,所谓大门大宅,小门小户。除此之外还有所谓“正统、清白”之意。宅门“清白高尚”,不允许三教九流的社会底层闲杂人入门。由电视剧《大宅门》改编的小剧场京剧,主要描写白景琦和杨九红的爱情故事,主要取义大宅门的门第、门户以及清白与低俗对立的含义。第一场,杨九红寻找白景琦,抱着孩子来到白家大宅,引起白家人的骚动。
 
白文氏: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府上还有您这么一位?从哪儿来的?
杨九红:是玉芬堂姐她......
白文氏:我问景琦呢。
白景琦:是从济南府堂姐家。
白文氏:之前呢?
白景琦:妈,九红已然脱籍从良了,您就别再往前问了......
白文氏:说!
白景琦:畅春园。(静场)
白颖宇:(得意)怎么样二嫂!我没瞎说吧!您就再破一破宅门的规矩,认下这个窑子里出来的儿媳妇吧!
白文氏:我说老三,你这是幸灾乐祸看热闹来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娶妻纳妾是我们二房的事儿,破不破规矩用不着你们三房多嘴!
白颖宇:恐怕又要破规矩喽。
白景琦:妈,九红她也是清白人家的闺女!
白文氏:要为她破规矩?
白景琦:这规矩是人定的,也是人破的。
白文氏:那赶明儿这窑姐儿是不是还要当家呢。
杨九红:老夫人,我已经赎身从良了。
白文氏:赎了身,也是赎身的窑姐儿;从了良,还是从良的窑姐儿!
杨九红:(唱)一声窑姐儿碎肝肠,
枉负我珠胎新喜,母女思念,满腔热望,
她竟全不似心中的慈高堂。
老夫人,
九红卑贱亦自爱,
赎身自嫁事俊强。
 
对于出身烟花巷的杨九红来说,她的“混沌”身世是进不了白家这样“清白”的高门大户人家的,自然要受到二奶奶等人的拒绝。小剧场京剧《大宅门》以白、杨二人的爱情故事贯穿全剧,选取大宅门的另外一种含义,在原著多个主题中,选取爱情主题,并不脱离原著。这样的主题选择,是戏曲艺术的需要,是多重主题的戏曲化呈现,是可以接受的。电视剧主题歌歌词中前两句“由来一声笑,情开两扇门”中的“情”字,也包含爱情这一重要主题。这里所说的主题的“反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对和背叛,而是以另一种方式呈现的成功继承,就是以戏曲艺术形式出现的符合戏曲审美韵味的京剧《大宅门》。而主题集中精炼是戏曲艺术的特征之一,在这一点上,小剧场京剧《大宅门》的改编是成功的。
 
二、其他方面鲜明的戏曲艺术美学特征
 
小剧场京剧《大宅门》在改编过程中,除却在主题上具有鲜明的戏曲特征之外,在其他方面也呈现出丰富的戏曲艺术传统元素。 
 
一是角色集中、行当齐全的人物设置。
原著电视剧《大宅门》中,人物众多,大大小小将近百余人。改编后的京剧《大宅门》,只选取和爱情主题呈现紧密联系的七位主要人物。:白景琦,杨九红,白文氏 ,白玉芬,白颖宇,吴掌柜,黄春,以及龙套角色八黑衣人,他们赶装**伙计、提督府兵差、白府家丁。从繁多的电视剧人物中精选出七个主要角色,遵循了戏曲人物设置的规范要求,就是人物设置宁少勿多,以少胜多。只有人物集中,剧情才能集中,免去繁杂的交代,腾出笔墨更好地刻画人物性格。
在极少的七个人物中,行当设置齐全:白景琦为老生,杨九红为花衫(旦),白文氏为老旦,白玉芬为青衣(正旦),白颖宇、吴掌柜为丑,黄春为花旦。行当是戏曲艺术汇总形象类型和程式的统一。小剧场京剧《大宅门》虽然角色少,但行当全,符合戏曲艺术表演规范。
 
二是京剧曲牌音乐贯穿全剧始终
电视剧《大宅门》原著本身有一个鲜明特征,就是具有京腔京韵的艺术风格,剧中音乐有浓厚的京剧味道。小剧场京剧《大宅门》将原著中有京剧特色的音乐保留下来,使用了很多京剧曲牌做贯穿音乐,比如《戏台》、《纸风车》、《迎春》、《踏雪》、《危机四伏》等。
剧本(音乐版)选摘如下:
 
1,【观众入场音乐“世家”。
2,吴永发:(吟)钱财过手云烟,富贵自有天数。
伙计甲:哟,同盛当铺!
伙计乙:吴掌柜!您好!
吴永发:几位小哥儿辛苦啦。
伙计甲:不辛苦!
吴永发:伺候着呢
伙计乙:哎!招呼着——                                (以上部分为“戏台”行弦)
 
还有很多段落的音乐,均是京剧曲牌。这里不一一列举。
戏曲艺术特点是程式,这种程式化不仅仅体现在表演的程式化,还表现在戏曲音乐的程式化,即戏曲音乐程式性。小剧场京剧《大宅门》使用京剧曲牌,在音乐方面具有十分规范的戏曲程式化,树立了自身鲜明的戏曲性形象。
 
三是表演的戏曲程式化特征
中国戏曲另一个艺术特征,是表演的程式性,如关门、上马、坐船、舞枪等,都有一套固定的程式。小剧场京剧《大宅门》可以使用了这些表演程式。剧中白景琪是一个智勇双全的角色,用文武老生来扮。看看他的出场场面。
    剧本如下:
【白景琦整装完毕,背身。纱幕启,众黑衣恭请。
白景琦:(内)七爷来也——
 
这一句“七爷来也”,就像《定军山》里黄忠的叫板,脆、爽,一下就能抓住观众,让观众立刻明了:这演的是京剧。白景琦多处的短打武生的身段,如甩辫子的动作很戏曲化。祭拜灵堂时的叩头和唱段,有传统戏“见娘”的影子和经典唱段“哭灵牌”的余韵。甚至二奶奶的出场,都似乎借用了现代京剧《红灯记》里面李奶奶的劲头……等等。
 
四是鲜明的戏曲语言特征
 
戏曲语言有三个特点:一是讲究声调,讲究韵律。二是重视节奏;三是精确有意境。唱词要唱人物内心,除了通过唱腔的形式唱出之外,还有念白。小剧场京剧《大宅门》做到了在对话、念白方面对戏曲传统的承续。来看看京剧《大宅门》中念白段落:
 
白颖宇:家门遭变雪上霜,乾坤倒转理难张。我,白颖宇,白家三老爷,白文氏的叔弟,白景琦的三叔。话说景琦这小活土匪自从被他妈一气之下赶出家门,几年的功夫他还真出息了。可他这前脚一走,后脚家里头内忧外患是接连不断。就说我那二嫂,仗着我爸爸临终时一句话,霸道了这个家,女人当家能有好么?我头一个不服。要我那二哥也背,我不就是扣了点药材细料,想要回白家的秘方,我又没冲他,一气之下走了,现而今这府里上上下下都说二哥是被我给气死的,景琦知道了,能饶得了我吗?一封家书把他唤回,以他那混不吝的脾气,少不了又是一场麻烦。别来这套,我呀,以攻为守,见机行事。哟,听这动静像是回来了。
 
“雪上霜——理难张……”,抑扬顿挫,节奏鲜明,这是有韵律的经过加工提炼的艺术语言,不是生活语言的照搬,更有令人心旷神怡的戏曲语言的美感。
根据电视剧《大宅门》改编的小剧场京剧《大宅门》在其他方面,比如戏曲情节与结构、人物性格、场景设计等,也都呈现出厚重的戏曲艺术的特征。
 
戏剧学者付谨教授在提及改编艺术时主张,“以创造性改编接续文脉”,小剧场京剧《大宅门》做到了这一点。改编艺术的魅力在于再创造。现在出现在观众眼前的,不是电视剧《大宅门》,不是小说《大宅门》,不是话剧《大宅门》,是戏曲《大宅门》。如果京剧《大宅门》不是戏曲,只是电视剧在剧场内舞台上的再现,也就失去了改编的意义,失去了剧目重现的艺术价值。总而言之,改编自电视剧《大宅门》的小剧场京剧《大宅门》,浓缩了中国戏曲的美学特征,具有鲜明的传统戏曲艺术的特征和独特魅力,是一次成功的具有创造性的改编。

【编者按】
上一篇:【赵春阳】长坂坡故事的进化
下一篇:【赵春阳】一张图读懂三国大势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396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