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9月25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作品研讨
【白小易】好好纠结
日期:2015-05-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白小易
点击:2908

【白小易简介】

    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他的第一篇作品是在1981年由沈阳的《芒种》推出的。多年来,他在小说领域,特别是微型小说领域取得了一定的影响和成就。提起微型小说则人们立刻会想到沈阳的白小易。白小易的一些脍炙人口的小说已进入当代文学名著之林。如《客厅里的爆炸》曾被国内包括《小说选刊》、《小说月报》、《读者》及《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内的数百种书刊转载,并入选美国莱顿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六十篇优秀短小说》、英国麦克米兰出版公司出版的《中国小说选》。该作品还被中外许多教育部门确定为文学辅导教材,如王蒙、刘心武主编的《课外语文》,日本东京女子大学文学教材,美国McDougal littell出版公司的高中文学教材《20世纪世界文学》。白小易从1981年读大学期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他的作品以格调清新明快、思想健康深刻而很快引人注目。白小易在中国微型小说的发展史上具有特殊的贡献。许多人是看了他的小说后才喜欢上微型小说这个文体的。他的《白小易微型小说100篇》在读者中获得了巨大的反响。被许多文学爱好者的视为珍藏本,赢得了纯文学领域数量上令人眼热的读者。

    白小易已出版的作品(集),分别是1990年由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的微型小说集《温情脉脉》、1992年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微型小说集《白小易微型小说100篇》、2002年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痴情指数》、2009年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微型小说集《轻描淡写》。2010年由江苏凤凰出版社出版的微型小说集《你还是小豆豆》。2011年由辽宁少儿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冯仲云传奇》。2012年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微型小说集《客厅里的爆炸》。

获得的主要奖项有:

 1985年小说《客厅里的爆炸》获中国青年报及中国文联千字小说一等奖,该作品还获得1985年度辽宁省政府奖和1985年度沈阳市政府奖;

1987年小说《正常》获得《小说界》举办的“全国微型小说大奖赛”三等奖;

 1988年小说《意外》获得《小小说选刊》、《青春》联合举办的“全国小小说联合征文大奖赛”二等奖;

1993年小说《好戏》获得“萌芽文学奖”;

1996年个人作品集《白小易微型小说100篇》获得中国微型小说学会颁发“春兰·微型小说个人作品集评奖”最佳作品奖;

1998年小说《想望》获得全国“新华杯”微型小说大奖赛头奖;

小说《神交》获得《小小说选刊》两年一度优秀作品奖;

1999年小说《魔鬼超市》获得首届“辽宁文学奖·短篇小说奖”;

2000年获得“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称号;

2 0 0 0年还获得“沈阳市德艺双馨文艺家”称号和“沈阳市百位文艺名家”称号;

2 0 0 1年获得中国作家协会颁发的“小小说星座”称号。

2 0 0 5年小说《流浪汉的公园》获得《微型小说选刊》读者最喜爱奖。

                                                                                                                     

 

 

白小易作品研讨会纪要

 

出席白小易作品研讨会的领导和嘉宾:

      原省作协党组书记、主席刘兆林,原沈阳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白长鸿,原省作协副主席孙春平,省作协副主席高海涛,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席马秋芬,沈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初国卿,沈阳日报文化专刊主任齐世明,省作协创研部副主任张颖,省作协辽宁作家网主编李黎,著名作家皮皮、原野、李伟,沈阳日报记者、编辑蓝恩发、于勤。

 

     主持人马秋芬的发言:小易打来电话,邀我为他的作品研讨会作主持者。他开这么个研讨会让我主持,就只交待这两句话,多一句也没有。我接到书,一看竟都是过去出的那几本老作品,那他为什么要在现在开研讨会?我就一个人在家猜,猜猜也似乎明白了几分,小易一定是想让大家激励他自己呢,他可能是想写新东西了。一直以来,小易言语太少,他的心思你是得费劲猜的,他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安静寡言的人,那时他两只大眼睛是会帮助他说话的。现在年长了几岁,人深沉了许多,眼睛也不随便跟你活泛,许多东西藏在心底。但对艺术他是有想法的人。

     小易的才华是有目共睹的。上个世纪他以他的微型小说一千多字的《客厅里的爆炸》,一下就引爆了文坛。它被公认是中国当代微型小说甚至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的经典之作,影响了一大批作家的写作和读者的阅读。小易微型小说的精彩,并不仅止这一篇,他的小小说精品不少,《白小易微型小说100篇》里有不少都是上乘之作。它们艺术上有一个共同特点:短小精悍,言简意赅,针砭时弊一针见血,而且在叙述上不露声色,留有艺术空白,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小易有这一篇《客厅里的爆炸》,便奠定了他在中国当代微型小说史上的地位。可以说它达到的高度是很难突破的。说白小易在中国微型小说的发展史上具有特殊的贡献,一点都不过份。小易后来不知为什么与微型小说拉开了距离,尝试创作了一些中短篇小说,甚至也出版过小长篇,虽然也还说得过去,但我以为,都没有达到他微型小说所创造的那种艺术高度。我们这个会,小易将咱们省内近年来非常活跃的知名作家,春平、原野、皮皮、海涛、张颖、国卿、李伟、世明都请到了,大家也都是好朋友,今天我们就像是一次会诊,帮助小易总结一下创作的得与失,使他再一次才情焕发,在创作上不断超越自己,愿君更上一层楼吧。

 

     刘兆林的发言:白小易是我省认真坚守纯文学写作的作家之一。小易的作品最具特色的是他的微型小说。小说不以长短论英雄,越短越难写。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微型小说是非常符合当代人的审美需求的。小易的《客厅里的爆炸》是当代名篇,其震撼效果,对于这么短小的篇幅来说,是出人意料的。我和小易的交往很早,上世纪八十年代就经常在一起谈小说写作。小易的特点是善于在人们司空见惯的日常生活中发现微妙的东西。能够敏锐地发掘出人的劣根性,仿佛拿着放大镜在看人心。这是需要有独到的眼光和深刻的思想才能做到的。他的小说篇幅虽短,却写得沉着冷静。游刃有余。我希望小易在微型小说领域继续开掘、探索,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才华,营造个性色彩。据此,在中国小说界独竖一帜,获得更大的影响力。

     李伟的发言:在当今俗文化泛滥的情况下,省作协创研部和沈阳市文联能为白小易这样一位纯文学作家召开研讨会,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小易的作品我基本上都看过。小易这个人容易给人留下第一印象是非常自我、非常内敛、非常封闭,但是时间长了之后,你会发现小易在一起相处感到非常轻松愉快,会发现小易是一个内心充满热情的人。看他的作品也会感到内容很开放——既精致又开放。小易的文学语言非常地道,读起来玲珑剔透。表面上平平淡淡,却越读越有味道。他的作品涉猎比较广泛,从人性、人伦到人的劣根性等等层面都有涵盖。小易还是个结构圣手。这一点从他最新出版的集子上就清晰地显现了出来:第一篇一声“爆炸”(《客厅里的爆炸》),到最后“《美好的结局》”,编排非常精到。希望小易今后作品的题材能更广阔一些。

      张颖的发言:我的作品研讨会也刚刚开过,我知道对一个作家来说,开自己的作品研讨会心情是很复杂的,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小易的作品,无论长篇、中篇、短篇,我基本上都读过。我也做过他多年的责任编辑。小易的小说有一个特点,他从不掩饰自己作为叙述者的身份。他小说的男主人公,无论以第一或第三人称出现,总能让人想到与作者本人的关系。主人公的身份也大都直接以编辑、作家身份出现。这些人物甚至在不同的作品间贯穿。这种人物和作家的重叠,令人可以感觉到白小易对自己身份的自信、自爱甚至带点儿自恋。这是他的优势题材,但我觉得如果能以更多类型的人物视角出现,或许会打开一片更广阔的天地。另外一点,作家要保持自己的创作激情。写得少了,不一定是江郎才尽,可能就是缺乏激情。一个作家,必须要求自己不断有新作品。不为思想性不足或不够完美而停笔。我觉得激情比写作技巧、比作品的意义更重要。不管怎么样,写出来就有意义。

 

       孙春平的发言:刚刚从河南回来,开了一个小小说笔会。白小易没去参加,但到会的人都在打听白小易的情况。这说明了小易在小小说领域的影响力。小易的小小说非常善于留白,他的小小说的停顿总是恰到好处,使作品的表现力无限放大,真正做到了以少胜多。白小易以他的创作实践,为小小说创作积累了很多经验。但这次小易特别希望我多谈谈他的长篇,我就说说我看《痴情指数》的感受。这部小长篇写得环环相扣、引人入胜,拿着放不开,几乎一口气就可读下去。它完全符合我关于长篇小说的理想标准。故事写得好看,人物清晰,很有思想性。但作品的结构有些单一,显得作品不够丰满。如果能用网状结构铺展开,最终的结果会更好。建议小易在写作中要继续扩大视野,变换更多的角色。不妨多出去走一走,比如找个地方挂着锻炼,对日后的写作会大有益处的。

      原野的发言:我觉得,小易的那些小说就是写早了!那时候也没有鲁迅文学奖什么的,挺可惜的。但二十多年过去,这些作品看起来仍然那么好,这就相当不容易了。我过去非常钦佩,现在钦佩白小易的一点,就是他的小说文学性特别强。他不为其他任何东西牺牲文学性。他的许多小说让人看一遍就能记很多年。他的小说里有一个“核儿”,是情节之上的东西。他的小说比一般人小小说的高明之处在于他不是简单地制造意料之外的“包袱”。他能用独特的方式吸引住读者,然后在你等着他抖包袱时,他悄悄地闪了,把你一个人傻呆呆留在那儿思考。白小易的小说特别擅长把握节奏,可以说到了优雅的程度。他的作品表现的往往是人类共同的某些特点,超越时代、种族、身份等等,触及人的心灵。白小易的为人也令人敬佩,不招摇、不大惊小怪。他的问题是写得太少。不要要求自己每一篇都是精品。好的坏的写出来才知道。

       白长鸿的发言:小易是我们沈阳的作家,也是很早就在国内外有一定影响力的作家。咱们给小易开这个会,实际上也是帮助小易找一条突破的路。我刚刚看了小易的长篇《痴情指数》,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是平时感到小易不太爱说话,而他这部作品三分之二是人物对话。书中的人物侃侃而谈,话语之中充满高层次知识分子的机锋、雅趣,颇有禅宗意味。叙述结构上,显得比较单一。好处是让读者集中关注两个男女主人公的主线故事,留下比较深的印象。缺点是读后有中篇拉长的感觉,结构太紧,显得视野不够宽广。有时宕开一笔,效果反而更好。另外作品的时代背景还不够强烈,虽然涉及了炒股这类时尚元素,但对当代整体社会的反映感觉不够明晰。小易这次特别请我谈他的长篇,可见他今后是想在这方面有所发展。我觉得他的小小说不能丢,那是他的特点,他的领域。要继续好好经营。

       高海涛的发言:小易的小说很好读,分析却挺难。刚刚看了白小易的《轻描淡写》,从内容上看,写得主要是我们北方大都市生活。从情境上分析,小易是敏感的权威,是表现尴尬的权威。他的作品充满中国式的“微妙”。比如《客厅里的爆炸》、《送别》……这种故事是西方人所不能想象的。小易的作品透着智慧、诗意和寓言性,有种不经意的美。他的小说显示出对生活或者是赞赏,或者是批评,或者是忧伤,或者是思考的态度。他所讲述的一些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爱情故事,现在看来十分美好、健康,显得特别珍贵。所以我觉得小易不仅是中国式敏感的权威,也是在道德滑坡的现代语境中张扬浪漫精神的艺术家。当然,小易的有些小说的主题看起来可以商榷、推敲。比如《都是小说惹的祸》、《滑坡》等,显得不是很有意义。有些人物的典型性不足,比如《沱沱河》……还有轻和重的把握问题,也是有改进空间的。

      皮皮的发言:作家的特点决定作品的特点,白小易的特点就是爱脸红——我也没说什么呀,他就脸红了。所以他的小说也是这么的敏感、细腻。跟白小易交流首先产生的感觉是:白小易是个知道自己的人。他对微型小说的执迷源自他特有的那种慢悠悠的自信。他毫不担心短短一千字本身的局限。他自信他与人类,他与世界,他与读者——所有构成二者间的蕴涵,一千字尽够表达了。他甚至不担心他平淡无奇的生活会影响他小说世界的纷繁。当他把这些小说呈现给读者时,他知道他已经把他一直缺乏变化的生活捣碎成了养料,滋润在他愈发活跃的想象里。他最终赢得了纯文学领域数量上令人眼热的读者。所以,他可以说:“我的生活里没有任何轰轰烈烈与可歌可泣,所有的无非是些眉来眼去而已。”白小易似乎并不认为这会对他的创作构成什么麻烦。但是这个爱脸红的特点,也决定了他会经常对生活采取一种迂回的态度。写一段就停一段,缺乏坚持的韧劲儿。希望他尽快喘好第二口气,早日实现他自己所说的“东山再起”。

初国卿的发言:今天这个研讨会是我参加的多少次研讨会中感觉最好的。大家都非常地真诚,说得都是真话。小易是一个出名很早的作家,二十岁就出名了。成名早是幸运的,让很多年龄比他大的人都成了他的读者。说到“东山再起”,如何实现东山再起?我觉得在当今这个“小众时代”,不要再扩充领地,而是要采取收缩的战略,紧紧抓住属于你的那部分“小众”。既然你的微型小说写得那么好,就不必轻易再去涉猎诸如长篇小说等等其它文学品种。你本是一个精致的人,写的小说又这么精致,继续用你高质量的微型小说留住并吸引更多的“粉丝”,就是了不起的成就了。还可以写一批题材更集中的微型小说,相信影响力会更大。

      李黎的发言:先说个小插曲——来的路上,我坐公共汽车。在车上翻看白小易的这本《轻描淡写》。身后两个十八九岁女孩儿也跟着看,后来就问我这本书的名字,因为她们看到的那一篇曾经在教材里看过。由此可见白小易的影响力。我也觉得小易应该继续经营好自己的短小说。如果要对白小易提点要求的话,我想说:读白小易的小说,有一种恒温的感觉,虽然很舒服,但缺少一些热的或者冷的刺激。希望小易今后的作品能够给读者经常变换一下温度。

 

       白小易的总结:感谢辽沈文坛这么多的大腕莅临在下的研讨会。感谢主办单位及领导把如此宝贵的资源用在了我身上。我的研讨会至少有一个特点,这是一个在作者低潮期举办的研讨会。对自己刻薄一点,可以说是在吃老本;对自己好一点,可以说自己内心还有永不熄灭的艺术之火,至少说明自己还有勇气面对现实和困境。也就是说,我对这个研讨会的期望值很高。而这个会完全达到了我所能期待的那种最好的效果。刚才听了各位领导和文友的教诲,受益匪浅,深受触动。我做了录音和笔录,自己会对这些点评和建议反复聆听瞻敬,慢慢领会各位的真知灼见。然后会永久珍藏,并不断以其激励自己。

我一向以为,作为职业,小说家是这个世上最好的职业之一;作为娱乐,写小说也是比较健康的游戏。对于文学的觉悟,我应该不算低了吧?但有两件事扼制了我的文学发展:一是抗干扰能力太差,二是懒惰。前者是遇到事情的状态,后者闲着没事的情况——也就是说,不管有事没事,我都很难进入写作状态。这可真就要了命了。要实现我内心至高无上的理想,就需要时时处处与自己作斗争。这样的生活,用流行的话说叫“纠结”。从纠结了30年的历史看,没法指望余下的日子就不纠结了。那就拜托好好纠结吧。我还有一个感觉,我们什么时候写了什么,除了自身的因素外,还有一个神秘的外力在起作用。这外力还极其强大,真的好像就是上帝借你的口或笔捎给世人的。

 

 

 

 

【编者按】
上一篇:【赵凯】对心灵归属的深情忧虑
下一篇:【李轻松】文字世界的丰饶和华美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6/1/20 13:03:13
我在盛京文学网组建了三个社团,希望老师能给我挂个名誉社长,死也心甘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68984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