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8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1977,我人生的路口
日期:2017-12-1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姜文元
点击:377

题记:任何人的命运,离不开时代背景,却也绝不排出个人努力。
史载,新中国高考制度始于1952年,在1966年“**”中被废除。1977年,经邓小平同意,恢复高考制度。我1977年中学毕业,参加了当年的高考,成为全国570万考生大军中的一员。40载倏忽而逝。不知不觉我初老了,回忆找到我……
1958年早春二月,我落生于沈阳东北部群山中的望滨乡三家子村的一个小院土屋。父母亲都是农民。“**”开始那年,我入村小学上一年级。那时的学制是:小学五年,中学四年。从村小学毕业后,我不愿上中学,又蹲班一年。
我家,哥俩姐俩,个个学习都好,在村里出名。1973年,我升了中学,全年级两个班,80余名学生,我的学习成绩排在前几名。但我们中学的四年间,大部分处在“**”当中,学校没怎么上文化课,大搞开门办学,给我们开设了林果、蔬菜、农机和红医等专业班,还总到学农、学工基地劳动。每年秋收结束后,全公社掀起农业学大寨高潮,我们又会被十天半月地拉去战天斗地修梯田。那时,我们还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龄,虽在浪掷时光,但也着实感觉轻松和快乐着。
我的一哥俩姐皆是有读书积习的人。受他们的影响,我也养成了爱看书的习惯。蹉跎的中学时代,我读遍了家里和能借到的文学书籍。就是从那时起,我爱好上了文学。所以,我在作文方面一直很出众。
1976年10月,“四人帮”倒台,教育拨乱反正走上正轨,我们也开始正常上文化课了。但这时,离我们中学毕业也只有半年多时间了。再学,还能学多少东西?随着1977年的即将到来,我们这拨学生走近了人生的路口。
这时,我眼瞅着前面的人生路口,却感到人生的旅程没有前途。如果说前途,班上的那些非农户同学,毕业后下乡当知青,在农村干上二三年,便可进城安排工作;而我们这些农业户学生,毕业不容选择,大家都是一种命运一条道路一个方向,面临着农村那个广阔的天地,穷尽一生。在当时,大队干部的子女,有些还有招工和推荐上大学的机会。而像我这样的普通农家子弟,你再有能耐、有理想也没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是人民公社下的大队、生产队体制。农民叫社员,都要到生产队参加集体劳动,稼穑艰辛,挣的是工分。这一体制的背后,是贫穷落后的农村,困窘的农家日子和四十几岁就被贫穷榨干巴了的农民。那咱,我们正是爱做梦的年纪,可谁都觉得没梦了。
在1976年与1977年交接期的深冬,1977年度的征兵工作开始了。这次征兵,破天荒地把中学九年级学生纳入到招募范围,而且不占各大队分配名额。对我来说,有此机遇,十分难得。参军,是我一向怀有的愿望。那个年代,农村适龄青年都争着去当兵,将其视为改变人生命运的一条出路。若是在村里,这样的好事根本轮不到我。学校征兵动员会一开过,我就递交了申请书。接着是体检和政审。这期间,我通过在公社打更的同族本家大伯姜永岩,接触上了部队接兵排长,他对我各方面情况都非常满意,应诺只要体检和政审合格,优先要我。最终,我的参军梦破灭在政审不合格上。这是我人生中经受的第一次精神打击。
不久,公社让学校在我们这拨学生中,找一个能写的人,去帮助搞宣传报道。学校选中了我。在公社报道组,我给党凤玉、李宝贵打杂儿,成天忙个不停。来时就说明了是临时帮忙,没有报酬。我干了一段时间后,便觉得没啥意思,心里想,还不如回学校在课堂上学点东西,兴许多咱还有用。这样,我在公社干了不到一个月,便不干了。在公社帮忙这段时间,我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望滨派出所所长高洪俊。后来,在我人生关键时刻,曾得到他倾力襄助。后面,我还要写到他。
转眼,到了我们毕业的日子,一个时代结束了。7月2日上午,望滨中学礼堂里正在隆重举行学生毕业典礼。当我从校长手中接过镰刀和草帽,一想到明天就将成为回乡青年回队干活时,自己顿感“前途何在转茫茫”。
我毕业回队上班,正是夏锄耪三遍地的时候。烈日下,在包米没腰的田间,猫腰低头,两眼盯着锄刃和包米,经心用意抱垄耪着,干上一会儿,人就热得五肌六受,一个劲地冒汗,让你感觉一天是那样的难挨。
还好,我在生产队干了一个来月,就被借调到派出所,帮助整理全公社的户籍底卡。生产队照常给我记工分。借调我的事,是所长高洪俊亲自给三家子大队打电话,指名要的。这是因为,我在公社当报道员时,他看到我字写得好,并了解到我是姜文兴的弟弟。原来,他和我大哥是新城子区首届高中的同班同学。长我15岁的大哥,学习非常好,两次考上大学,最后都因政审等原因而没有去上;“**”中一度被打成“现行***”(后平反)。父亲为他的事,着急上火,担惊受怕,年仅49岁就去世了。我12岁便遭遇丧父失怙之故。高所长对我大哥的境遇非常同情。有次,他对我说:白瞎了你哥的脑瓜。你哥这辈子就这样了,我争取帮帮你。真情的话语,一直温暖着我的人生。
1977年8月底,从上边传出消息,全国将恢复高考制度,这让我的梦想破土而出。有梦想不足以使一个人到达远方,但到达远方的人一定有梦想。10月中旬,正式文件传达后,我决定参加高考。我把自己的想法向高所长说了后,他非常支持,说:你哥脑袋就聪明,你也差不了,好好复习,你一定能考上。并安排我在派出所边帮忙,边复习。当时,我二姐姜秀云正在白清寨沈阳二师上学,她来信让我跟派出所说一下,到那复习一周。我找高所长求假,他二话没说就批准了。在二师期间,二姐请了一位叫陆浩的老师,给我补习数学。记得陆老师是上海人,对我非常好。他拿出很多休息时间耐心地教我,指导我演算习题,非常有针对性。一周的时间非常短,从二师走时,我还是感觉陆老师教给了我很多东西。从二师我还带回一书包二姐给找的政治、历史和地理等复习书。在接下来的全面复习备考中,我越发感到自己脑袋里太空了。复习复习,有时还怨恨起老师和学校来:这4年都教给我们什么了?为什么老是让我们学工、学农和干活?转念又一想,这能怪他们吗?还是抓紧时间努力复习吧!
复习了两个来月时间,冬季的一天,拿着准考证(为了这张准考证,我还交了5角钱的报名费),我终于走进了设在望滨中学我原来教室的考场,去考我的大学与我的人生和命运。4年中大部分被荒废了的中学时光,仅靠两个月的苦学力读,奇迹能出现吗?走进考场前的一刻,我还在希望、怀疑、希望着。这是我第一次迈进高考考场。现在回想起来,有些像我作为人大代表到法院旁听庭审,走进法庭时的感觉:森严、严肃。监考老师中,有一位是我非常熟悉的耿老师,分别才几个月,在我走进考场和考试中,当双方目光相遇时,他都紧绷着脸,像从不认识我似的。在这样的氛围中,我参加了两天的考试。考试分文理,我考的是文科:政治、语文、数学加史地。两天的考试中,每考完一科,我都对自己感到不满意:每科都有不少答不上来的题。考前,我最不看好的数学,考后,感觉题答得比之前我预想的要好;而之前比较看好的语文,结果是,基础知识部分考得很差,作文写得尚可。作文有二题:《在沸腾的日子里》和《谈青年时代》,二题任选其一。我选择了前者。再说史地:考完后,我感觉自己考前的复习,在抓重点上严重跑偏,考得也不好。记得,历史题中有一道大题“袁世凯是怎样窃取辛亥革命胜利果实的?分析辛亥革命失败的原因和历史教训。”我可以说是乱答一气。而地理卷中,有这样一道题:绘出辽宁省以沈阳为中心的铁路干线和铁路干线上主要工业城市分布示意图(注意方位),并标出铁路干线和城市的名称。看了试题我就蒙了。因为复习时我没认真看过地图,而下功夫背的中国和世界地理之最方面的题,试卷中却几乎没有……
我参加的第一次高考,就这样结束了。过后,谁问我考得怎样,我都回答:“说不好”。独自一人时,自己对自己说:考上考不上,不去想它了。
这之后,我随生产队参加了区里组织的冬季西北水利建设大会战。深冬的一天,当我坐马车从石佛寺归来刚进家门,巴望儿子快快回来的母亲,喜不自禁地迎上前对我说,昨天接到公社通知,说你高考成绩进入了体检分数线,让你明天就去区里体检。听到这一消息,我心里立然一片亮光。
第二天,我到区医院参加体检,望滨公社和我一同去体检的,还有张久泰和关景阳。他俩都是望滨中学73届毕业生,跟我二姐是同学。听他俩讲,全公社回乡青年入围体检分数线的,就我们三人。考生体检结束,是填报志愿。本次高考,大学和中专是一张卷。录取方法是:从参加体检的考生中,按考试分数,从高到低,先大学后中专,依次录取。填报志愿时,可同时填报大学和中专。由于我不知道考试分数,在填报志愿时,我随意填报了一所大学和一所中专。大学是辽宁大学地理系,中专是我二姐念书的沈阳第二师范学校。最终的结果在我意料之中:我高考落榜了。而和我一同去体检的,张久泰考取了沈阳二师,关景阳考取了新民师范。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一书载:1977年,全国约有570万青年参加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各大专院校从中仅择优录取了27.3万名学生。上面未显示中专录取人数。后来也有人说,这年的考生体检人数与大学、中专录取人数的比例为三比一。落榜不等于没有收获。首次参加高考,检验了我的实力,增强了我的信心,从中让我看到了希望。命运有时就是这样,在磨难与不顺中给予人一种新的希望。没过多久,我又开始备战1978年的高考。
冬是春之母,1978年春天悄然而至。说实在话,这一年我心里想的不全都是考学,参军仍是我的期求。就年龄而言,这是我最后一年机会。只是上次政审的阴影,一直还罩在我的心头,使我不敢多抱希望。让我大喜过望的是:这曾经破灭了一次的梦想,命运竟然让我在春光里得圆成真——终于,我穿上了那完全是我人生里程碑、分水岭一样的军装。这当中,派出所长高洪俊、三家子大队治保主任代志仁(沈阳矿务局下乡青年)和望滨屯我的干妈陈素荣,都是帮我圆梦的恩人,让我永远感念。
3月11日,从新城子火车站登程,我入伍来到河北迁西基建工程兵第六十一支队,参加滦河潘家口水库建设。参军,只是我实现人生目标的开始。这年,全军已有规定:未经军地院校培养,战士不再直接提干。男儿当自强,我立定决心在部队考学。在繁重的工作之余,我坚持复习文化课。经过一年多辛苦准备,我报名参加了1979年的全国高考。但考试中我就感觉,本年度高考试题较比1977年难多了。结果,我又名落孙山了。“失败往往是黎明前的黑暗”,“坚持是取得胜利的保证”。抓住机遇,9月,我又参加了支队教导队中专班的招生考试,我至今还记得,语文卷作文题目是《家乡喜讯》,我写得非常好。最终,我以优异成绩被录取,圆了自己的考学梦。这正是:学习根苦果甜。
1981年底,我从军校毕业后,入党、提干、带兵,参加了“引滦入唐”工程和南盘江天生桥二级水电站建设。1989年8月,我以武警上尉警衔、政治指导员职务,转业分配到新城子区政府办公室工作。1996年11月,我从区政府办公室工业科长走上领导岗位,先后任尹家乡党委副书记、区乡镇企业管理局副局长、财落镇人民政府镇长和新城子街道党工委书记。现下,我在沈北新区人大常委会工作,任人事代表工作委员会主任。
回眸历史。1977年高考制度的恢复,意味着中国社会恢复了最公正、公平的选拔人才的方式。考学,已成为那个特殊时代年轻人寻求命运改变的最好途径。从此,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方式和追求。是猴子,就给它一棵树;是老虎,就给它一座山。社会本应这样。
 
 
 

【编者按】每个人都有人生路口的转折点,笔者将自己的人生转折点表达得淋漓尽致,令人感动!【沈北风编辑:景艳玲】
上一篇:爱着你,却无法给你更多
下一篇:沈北,开满鲜花的蒲河岸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7/12/31 20:23:28
您好,恭祝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精品文章,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曹瑞丽】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508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