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7日 周六
同窗是缘,相聚是情
日期:2017-11-1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姜文元
点击:376

题记:不论是多情的诗句,漂亮的文章,
       还是闲暇的欢乐,什么都不能代替无比亲密的友谊。
                                         ——(俄)普希金
 
1
苍山秀水的望滨山乡,是我们人亲地熟的故乡;松林掩映,红房排排的望滨中学,是我们同窗4年的母校。1977年7月2日,望滨中学80余名73级学生毕业了。我们像一群离巢出飞的鸟儿,带着青涩,带着憧憬,带着茫然,飞向广阔天地,飞向大千世界。
同窗是缘,人因缘而拥有在一起的时光。一晃毕业分别40年,东西南北,亲爱的同学,你还好吗?当年的一群黄毛丫头和毛头小子,经历了40年的沧桑岁月,如今都已垂垂老矣。同学们想望再一次相聚。
丁酉鸡年端午节,由当年的一班班长郝建辉牵头,“望滨中学77届同学毕业40周年联谊会”组委会,在望滨街道办事处王永全办公室召开第一次会议。会议在对组委会成员的分工上,充分考虑到各自的专长:一级播音员赵华汉担任主持人;具有专业摄影水平的王宏雷负责照相;军校财会专业毕业的于宏伟,再当一把于会计;我为本次活动写一篇散文……与此同时,大家对联谊会的形式、内容和地点进行了商议和敲定。就此,向同学们吹响了集结号。组委会秘书长才智慧,秀外慧中,才思纵横,由她执笔的邀约通知,字字珠玑、回肠荡气,使人越发感觉到同学情谊的那份厚重与绵长——
同窗4载,温馨如昨,容颜常驻心头;青葱岁月,依稀如梦,梦中有你有我。
自1977年夏季一别,40年来我们天各一方。可是,无论你是在故里,还是远在他乡;无论你多么闲暇,或者何等繁忙……我们的同窗之情从未改变!
也许,你把这一切都冰封收藏,悄悄期待着有朝一日能欢聚一堂,我,我们又何尝不和你一样,多少次梦里相聚,多少次心驰神往。今天,让我们再次相约,约你去往事里走走,看看久违的面孔,听听久违的声音,说说离别的衷肠。
……
这样难得的相聚,会因为你的缺席而黯然失色,见不到你,会令同学们黯然神伤。来吧,亲爱的同学,你我都暂时抛开尘世的喧嚣,放下手头的繁忙,从四面八方相聚在我们的家乡。大家的回忆里不能没有你的影子,同学的故事怎能少了你的分享!
激情的呼唤,得到“望滨中学七七届同学群”里的同学的积极响应。为联络不在群里的各地同学,家住望滨的丁素莲、于春汉和曾子沟的赵益清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
 2
7月8日、9日,是组委会确定的聚会日。
8日早晨,王宏雷起早从市内开车赶到新城子,我和姜文志、关国昌、闫贵德、赵宝仁、何景春、丁淑君、祝普侠等家住新城子的同学,分乘王宏雷、杨延和郭恩宇的车,前往21公里外的望滨社区。按照组委会的日程安排,从各地赶来的同学们,9点在望滨社区东门会合。
下面,我得说说望滨了。“望滨”名字的由来和起村,还跟皇太极有瓜葛。清初,皇太极率兵曾驻扎此地。拔寨后,竟忘掉了部分清兵。形成村落后,得名“忘兵屯”,后演变为“望滨屯”。
上世纪70年代,我们上中学时,望滨屯坐落在东大洋山南麓的蒲河河谷里,蒲河穿屯而过。彼时,是人民公社下的大队、生产队体制,叫望滨大队。望滨大队是个大屯落,有7个生产队,500多户人家,是新城子区东部山乡望滨公社所在地,有供销社,有饭店,有理发铺子,还有卫生院、邮电所、兽医站、农机站等。“文化大革命”中,沈阳市在这里还曾设立过“红山区”。总之,在我们的心目中,望滨是这个世界上最热闹的地方。
现在的望滨社区,位于原望滨大队正北1.5公里处,当时是望滨大队第四、第五生产队的农田小碾子和富裕地。2006年9月,望滨屯被整体动迁;2009年初回迁现址,华丽转身为望滨社区,一个漂亮整洁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望滨社区占地90亩,北接石人山南麓,南临107省道,社区方方正正,15栋造型美观的高楼矗立其中,和谐地生活着320户居民。
我们从新城子出发时因等人耽搁了些时间,所乘车抵达望滨社区东门时,已经是9点10分。此时,大门外的长廊前,许多先到的同学正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谈笑风生。下了车,我赶忙奔过去,自报姓名和每个人握手问候。时光磨人,老了同学们的青春容颜。在同他们握手时,佟静、于学江当年的容貌依稀可见,我一眼便认了出来;赵忠华和我是儿女亲家;赵忠奎是我的干兄弟(他母亲是我的干妈);赵忠杰和我同村,是从小玩大的发小,他们自不必说;张胜智、郎玉绵和闫玉才,我只叫出了他们的姓,说出了他们家在哪个村,名字却一时想不起来了。当他们报出自己的名字时,我激动地说道:“好熟悉的名字!”而尹洪伦、张丽英和李凤华,毕业后我们就再没见过面,我有片刻没能认出。问出姓名后,我高声说:“想起来了!”。
大门外,充满了友谊和深情,相见恨晚的热烈氛围笼罩着同学们。见人来得差不多了,组委会人员招呼大家到望滨文体活动中心前边通道的阶梯上去照集体合影,并给每个人发条红纱巾。“发红纱巾带回家送老伴?”立马有男同学问。答曰:“等会儿照相用。”我心中纳闷,男人戴纱巾,包头上?那不成了阿拉伯老爷们儿了嘛!在通道的台阶上,同学们紧紧地挨在一起,这时,有女同学大声说:“同学们,把红纱巾拿出来,像红领巾一样系在脖子上。”“这个主意妙!”我心里不由赞叹。王红雷在前边用三角架支好相机,指挥大家调整好站位。同学们齐声高喊:“一、二、三,茄子!”激动而自豪地进入了那难忘的镜头。
在我写这篇文章时,王宏雷已将这张和另外一张在望滨中学照的集体合影(后面还要提到),发到了群里。应点赞妙用红纱巾的创意者,男女每人脖子上系着一条大红纱巾,使合影照片收到了意外的视觉效果:红纱巾酷肖红领巾,让一群曾经同学的暮年男女,仿佛回到了少年;红纱巾,使这一群老人光彩闪耀,重新绽露出青春的活力;红纱巾,宛若一抹红霞,映衬着他们夕阳般的靓丽、温馨和从容。
照完集体合影,同学们乘车前往望滨中学校址参观,重访故地。
 3
本节,首先讲讲我的母校——望滨中学。望滨中学成立于1969年5月6日。与一般乡村中学不同的是,望滨中学不在公社街(东北方言“gaī”)上,而在望滨西南方蒲河南岸四周不着村的静谧山野中,距公社街上1.3公里。上世纪60年代末,中苏交恶,导致两国发生了珍宝岛等地的边界之战。当时,全国总动员,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东北许多大工厂迁往“三线”,重点城市向外疏散人口。起初,望滨中学便是为沈阳二中搬迁城外所建。学校建在一个岗子阳面平缓的坡地上,整个校园清一色红瓦红砖房。布局上,岗子顶部为一偌大的操场;西侧下边为教学区;西、北两面紧挨松林;南侧下边是停车场和食堂;东南方的山坡上是教师住宅、学生宿舍和学校小工厂;东侧远处是一驻军炮连。不知何缘故,学校建成后,沈阳二中并未按计划搬迁,就此成立了望滨中学。1973年3月至1977年7月,我们在校学习。2000年暑期,望滨中学被撤并,以后改建成为沈阳市中小学德育基地。校园至今保存完好。
这是对思念已久的故地重游,老同学们来到昔日校园里,各个表情兴奋,心情激动。趁着刚下车,人未走散,先照集体合影。拍摄地点,选定在操场南侧下方停车场西北角的小花坛前。同学们再次系上“红领巾”,蹲站成三排紧紧地挨在一起。面对前面的镜头,大家再次齐声高喊:“一、二、三,茄子!”王宏雷瞬间按动了快门,留下了第二张“相聚2017”的珍贵合影。
照完集体合影,正当人们又忙着小范围合影留念的时候,我拉上于春汉和赵文举到校园各处去转转。难得来一次,我要好好看看母校。从哈尔滨风尘仆仆赶来参加聚会的赵桂贤,也有同样的想法,和另外一名女同学同我们一起去转悠。走在昔日校园中,40年前的中学时光,恍如昨日,一切都让人感觉是那么亲切。因为有人管理,校园里非常整洁,但每趟房子门前成行的京桃树和一墩墩花灌木却不见了。记得那时每到春天,操场周围和红房子间桃花怒放,整个校园像是个大花园,到处弥散着花香。经过辨认,我们找到了当年老师备课的办公房和师生集会的礼堂。望着老师办公房,一位位教过我的老师的面容浮现在脑际。面对礼堂,我们忆起了当年在里边观看学校文艺演出和毕业典礼上校长发给我们镰刀草帽的情景。
每到一处,赵桂贤都忙着用手机拍视频,看得出,老同学是位重情念旧之人。最让我们几个人失望的是,来之前最想看看的校园最北边并排两趟原来的教室却不见了。记得,右边一趟西侧把头两间,是我们念书时一班和二班的教室。眼前取而代之的,是并排两趟粉墙红色彩钢顶的平房。我本打算在教室前照张相,为日后留个深刻念想,看来只能留下遗憾了。但随后我惊喜地发现,当年并排两趟教室中间的过道前边,3棵碗口粗的柳树依然健在,如今都已长成一人抱不过来的老柳树。又见三柳,顿生感慨:光阴暗中催树老,更催人老啊!显然,树比人禁老,老柳树们更加枝繁叶茂。人,心老才算老,好在,我们心不随人老。
我们在原来的学校教学区内转了个遍,当回到之前集体合影的地方时,同学们都在等我们上车呢。
下一站,聚会地荷园山庄。
 4
荷园山庄,位于与望滨接壤的抚顺市高湾经济技术开发区友爱村西山。山庄坐西朝东,背靠郁郁苍苍的松林,面向庄田沃野中的友爱村,南面是偌大的果园,为山庄加园林风格,环境幽静,景色优美。
车队驶进山庄,同学们下了车,径直来到荷园宴会厅。随后,被组委会人员男女搭配地安排在小舞台下边靠前的4桌落座。大厅内,正面和两侧墙上,悬挂着黄字红衬的“望滨中学七七届同学毕业40周年联谊会”会标和一条条横幅;棚上吊着、墙上粘着五颜六色的气球、各种造型的铝膜铝箔彩色气球,把联谊会场布置装饰得充满了喜庆欢快的气氛。 就在各桌同学们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言欢聊叙的时候,我踯躅地当间儿,把目光投向横幅上的文字:“惜别时恰同学少年,相逢间如兄弟姐妹”、“忆同窗往昔多少事,再相聚今日笑谈中”……我欣赏着,激动着,并用手机拍了下来。随即,我问郝建辉:“这些都是谁措的辞?”郝建辉:“王成军的杰作。”“语语拨动人的心弦啊,好!”我由衷地赞叹道。小舞台上方横梁上悬挂的一幅喷绘上的话语,尤为撼我心灵,动我情怀:“你好老同学……重拾美好回忆,共叙同学情谊。那山、那水、那座桥;那草、那树、那条路;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望滨我们爱你!”是呀,叫我们怎能不爱你呢?在那片群山的一条条皱折中,在蒲河流经的河谷里,坐落着望滨屯、三家子、古砬子、章子沟、四家子、曾子沟、阎家窝棚、张家窝棚……这些美丽的山村一起构成了这方美丽的山乡——望滨公社。望滨,你是我们共同的亲爱故乡,是我们心中的同一首歌。
走笔至此,我必须用一段“画外音”替同学们感谢一下这些老同学和我的战友:为购买红纱巾和布置装饰会场的物件,才智慧和王成军费了不少心思;为布置装饰会场,郝建辉、于宏伟、王成军和王永全,7日便来到山庄,王成军和于宏伟一直忙碌到午夜;杨延筹购买水果、瓜子和饮料等,同样付出了不少辛苦。联谊会开得圆满成功,他们功不可没。
11点光景,伴着《同一首歌》的优美乐曲,主持人赵华汉以其播音员的深厚功底,朗诵了一首自己改编的诗《同一首歌》作为开场白。当朗诵到“终于迎来今天这欢聚时刻”时,他宣布:“联谊会现在开始,请当年的班长郝建辉致辞。”
班长的讲话,让我们更感到同窗之缘的珍贵。他说:“我们都拥有一个珍贵的名词——同学!大家在茫茫人海中,没早一步,也没晚一步,刚好相遇,是机会更是缘分,大家一起学习,一起生活,值得终身留念。我们同窗是缘,今天相聚更是情……”
班长的讲话,让我们感慨万千。他说:“年来岁往,40度春风秋雨,大家都在为生活、为更好地生活打拼着,为家国为子女无私地奉献了所有,我们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班长致辞到最后,提高声音说:“祝同学们身体健康!阖家幸福!生活轻松、精彩、充盈!”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每一次相逢和笑脸都彼此铭刻……”班长致辞后,按照活动安排,全体同学齐聚小舞台前,注视大屏幕合唱《同一首歌》。这支歌无疑成了联谊会的主题歌。担任领唱的赵桂玲和杨延,当年便是班上的文艺骨干,他俩的领唱声情并茂,相得益彰;同学们的合唱,也是整齐投入,深情优美的歌声将联谊会推向高潮。
合唱毕,同学们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各桌的组委会成员,给每位同学的杯中倒满酒。这时,郝建辉端着酒杯走到台前当央,高声说:“同学们,我提议,请大家共同举杯,为毕业40年后的欢聚,为友谊,干杯!”
“干杯!干杯!”在各桌一片回应之声中,午宴开席。
午宴,很快把联谊会推向又一个高潮。久别重逢千杯少。同桌同学间的轮流提酒;当年两个班的班长一同到各桌敬酒;桌与桌同学间的交替互敬;一些男同学劝酒亮开了大嗓门;有的桌群起“干杯”的欢呼;外加小舞台上的同学们即兴演唱,厅内气氛由活跃到热烈。大家在酒桌上,畅饮畅言,谈天说地,欢声笑语。这尤让那些40年间失去联系,互相已经生疏了的同学们变得顿时不再生疏。从海口远道而来的张桂珍,与我同桌邻座。我们的话题多与海南有关。因为我和老伴儿也在海南买了房子,准备每年去那里过冬养生。我到4号桌敬酒,在跟祝秀华唠嗑中,我问:“谁是白玉杰?”桌对面的白玉杰,马上回答:“我是。”“眼拙,没认出来!”我忙解释说,“虽然没认出你,但你的名字我记住了。我们班的女生里,有两人的名字起得好,一个是你(我一直以为她的名字是‘白玉洁’),一个是才智慧。”“谢谢老同学,一直记着我。”白玉杰微笑着道。
整个午宴间,所有的同学都沉浸在那友谊、欢乐之中。
午宴结束后,是大家自由活动时间。爱打麻将的同学,在客房中展开了麻将大战;有些人则选择在房间里休息;还有些人与久违的同学在花树扶疏的山庄中闲步、拍照。于是乎,在郝建辉后来制作的相册中,才有了“姐妹花”(丁素莲、谭丽华、王秀玲、张桂珍),才有了“我们的班长”(闫凤琴和郝建辉),才有了“好兄弟”(高明辉和赵向华)等等“献给永久的回忆”的那些照片。
向晚时分,晚餐在荷园的知遇亭开饭,晚餐安排:山庄特色烤全羊。
荷园,是荷园山庄的点睛之笔,更是精华所在,由荷花池中部的同心亭和位于其四面四角的凉亭群组成。各凉亭分别为:东北角“兰亭”、东面“知遇亭”、东南角“棋苑”、南面“书苑”、西南角“画苑”、西面“感恩亭”、西北角“竹亭”和北面“梅亭”。同心亭与兰亭、棋苑和感恩亭之间有木桥相通。荷花池中覆满了硕大翠绿的荷叶,荷叶间初荷才露尖尖角。整个荷园建筑,风格古朴,美观大方。
晚餐开始之前,组委会对各桌人员进行了重新组合。同学们围坐在凉亭里,相聚的温馨,习习的晚风和周遭松林、果园盈眸的绿色,在如此氛围中细嚼慢品烤羊,亲切畅叙,好不惬意。同桌的崔秀梅和崔秀芝,我上中学时,就知道她俩是望滨的,此时,通过话语往来,我了解到她俩还是叔伯姐妹。坐在我对面的孙雅荣,她和王洪江是同学中少有的一对同学夫妻,念书时,我跟王洪江就是好朋友。在晚餐进行到一个阶段时,王洪江赶来了,他因事没有参加前边的活动。在我俩喝酒叙谈间,我问孙雅荣一句:“你知道我跟洪江中学时的故事吗?”“知道,他帮你采蘑菇。”她爽声应说。那咱,中学对面的南山,一到夏秋季节林中蘑菇特别多,我每天上学都挎个筐,午休时,王洪江总是陪我一同去采蘑菇。于今,我们都老了,但情谊不会衰老。
晚餐当中,热心勤快的丁素莲、赵桂贤,总是不忘给3个桌的同学服务,切西瓜、上饮料等,让大家在相聚的喜兴中,又感受到一份温情。
晚餐结束后,同学们又乘兴来到演歌房唱歌,每个人都争相用歌声来抒发内心的情感,烘托相聚的时光,直至深夜。大家在一起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5
次日,同学们在荷园山庄吃过早餐,驱车回到望滨社区东门。分手的时刻到了,“相见时难别亦难”真是道出了此时此地的亲身感受。深情的相拥和亲切的握手是告别,什么时候再相聚?疑问在心中,希望是不要太久,一切在默默无语中,在目光中,在挥手中。
别了,亲爱的同学。带着回味,大家又各自忙碌各自的去了,相聚的那景、那情会凝成长久的记忆。让相聚的快乐永远伴随我们来日的生活,我们更期盼同学友谊会有新的续曲……
 

【编者按】情真意切,别具一格。【沈北风编辑:景艳玲】
上一篇:美丽的锡伯族村寨——腰长河
下一篇:故乡的名字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302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