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郭帅】王伦时代梁山四次排座次
日期:2017-06-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郭帅
点击:1083

在《水浒传》中,梁山犹如一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舞台,历经了三任山寨之主:白衣秀士王伦、托塔天王晁盖与呼保义宋江。王伦是梁山的第一代山寨之主,在最终的大排名中,其既未进天罡,也未入地煞。晁盖是梁山的第二代山寨之主,也是既未进天罡,也未入地煞,只是在忠义堂上供着。呼保义宋江是梁山的第三代山寨之主,最终位列天罡,而且是天罡组天魁星第一位:梁山泊总兵都头领。王伦时代是梁山发展史上的初期。

绰号“白衣秀士”的王伦是梁山第一任山寨之主。根据水浒学者何心的考证,《水浒传》中王伦这个人物形象与宋仁宗庆历年间的虎翼卒王伦有关,编者施耐庵“不管年代先后,也把他扯进了梁山泊去了”。《宋史﹒仁宗本纪》有云:“庆历三年五月,虎翼卒王伦叛于沂州。七月乙酉,获王伦。”另,在时人欧阳修的《论沂州军贼王伦事宜札子》中有关于王伦事迹更为详细的描述:“臣近闻沂州军贼王伦等杀却忠佐朱进,打劫沂、密、海、扬、泗、楚等州,邀呼官吏,公取器甲,横行淮海,如履无人。比至高邮军,已及二三百人,皆面刺天降圣捷指挥字号,其王伦仍衣黄衫。据其所为,岂是常贼?”此外,在《续资治通鉴长编》《东都事略》《三朝北盟会编》等典籍中也有关于王伦事迹的记载。有理由相信,《水浒传》中的王伦大概是借用了宋仁宗时期的虎翼卒王伦的名字,同时将其时间后移到了八十年之后的宋徽宗时期,“黄衫”王伦演变成了白衣秀士王伦。

在王伦的苦心孤诣经营之下,梁山初步具备了与当地官府周旋甚至对抗的能力。在第十五回《吴学究说三阮撞筹,公孙胜应七星聚义》故事中,阮氏三兄弟之一的短命二郎阮小五曾向吴学究(军师吴用)介绍过王伦治下的梁山。阮小五道:“如今那官司,一处处动掸便害百姓。但一声下乡村来,倒先把好百姓家养的猪羊鸡鹅,尽都吃了,又要盘缠打发他。如今也好,教这伙人奈何,那捕盗官司的人,那里敢下乡村来。若是那上司官员差他们缉捕人来,都吓得屎尿齐流,怎敢正眼儿看他!”王伦时代的梁山让朝廷捕盗官司的人“屎尿齐流”,逐渐成为了好汉们向往的“圣地”。阮氏三兄弟阮小二、阮小五与阮小七异常羡慕王伦治下的梁山“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缎,成瓮吃酒,大块吃肉”的日子,渴望着有朝一日可以加盟梁山,只是听说王伦“心地狭窄,安不得人”而作罢了。王伦时代小本经营的梁山为之后的晁盖时代与宋江时代奠定了初步的基础。

王伦时代梁山第一次排座次

江湖之中,好汉聚义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议定座次。尽管王伦时代在小说中犹如昙花一现,但是,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经历了多达四次的小范围排座次。

王伦动问了一回,蓦然寻思道: “我却是个不及第的秀才,因鸟气合著杜迁来这里落草,续后宋万来,聚集这许多人马伴当。我又没十分本事 ,杜迁,宋万武艺也只平常。如今不争添了这个人,他是京师禁军教头,必然好武艺。倘著被他识破我们手段,他须占强,我们如何迎敌?⋯⋯不若只是一怪,推却事故,发付他下山去便了,免致后患。⋯⋯只是柴进面上却不好看,忘了日前之恩。⋯⋯如今也顾他不得!” 

——第十一回《朱贵水亭施号箭,林冲雪夜上梁山》

王伦时代梁山的第一次与第二次小规模排座次是通过王伦的心理活动“因鸟气合著杜迁来这里落草,续后宋万来”反映出来的。

王伦时代梁山的第一次小规模排座次参与者唯有二人:王伦与杜迁。这二人一文一武:王伦绰号“白衣秀士”,是不第的秀才,主梁山长远规划与发展;杜迁绰号“摸着天”,人高马大,主梁山时下的“打劫”业务。二人背景有所差别,而且由于杜迁“武艺也只平常”,在二人权力体制中,王伦居首,杜迁其次。此时,二人在梁山上的地位基本上是平等的,或多或少有点“合伙”的意味。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王伦时代的梁山在形成初期即有挥之不去的“柴进因素”隐藏在其中。林冲风雪山神庙之后,柴进曾修书一封举荐林冲上梁山,对林冲谈道:“三位好汉亦与我交厚,尝寄书缄来。”林冲上山时,杜迁也曾在王伦、宋万、朱贵与林冲面前直言:“柴大官人自来与山上有恩。”

王伦与杜迁的梁山与后周皇室后裔小旋风柴进存在着“秘密通道”。更能体现这种关系的是第十一回《朱贵水亭施号箭,林冲雪夜上梁山》中的一小段补叙:“原来王伦当初不得第之时,与杜迁投奔柴进,多得柴进留在庄子上住了几时,临起身又赍发盘缠银两,因此有恩。”这段补叙文字基本上体现了王伦与杜迁曾经的关系及当时二人的地位。当初,二人投奔柴进之时,“不第之人”王伦是主要角色,“平民”杜迁是次要人物。王伦与杜迁二人这种关系相对稳定,从投奔柴进到走上梁山一直延续到王伦为林冲所火并。可悲的是,当林冲火并王伦之时,始终追随王伦的杜迁只是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不曾救下王伦,随即说道:“愿随哥哥执鞭坠蹬!”

王伦时代梁山第次排座次

王伦动问了一回,蓦然寻思道: “我却是个不及第的秀才,因鸟气合著杜迁来这里落草,续后宋万来,聚集这许多人马伴当。我又没十分本事 ,杜迁,宋万武艺也只平常。如今不争添了这个人,他是京师禁军教头,必然好武艺。倘著被他识破我们手段,他须占强,我们如何迎敌?⋯⋯不若只是一怪,推却事故,发付他下山去便了,免致后患。⋯⋯只是柴进面上却不好看,忘了日前之恩。⋯⋯如今也顾他不得!” 

——第十一回《朱贵水亭施号箭,林冲雪夜上梁山》

王伦时代梁山的第二次小规模排座次是伴随着绰号“云里金刚”的好汉宋万的加入而发生的。王伦在林冲上梁山时曾蓦然寻思道:“我却是个不及第的秀才,因鸟气合著杜迁来这里落草,续后宋万来,聚集这许多人马伴当。”这三人在梁山上的排座次顺序是王伦、杜迁与宋万。由此可知,三人在梁山排座次时基本上遵循了先来后到原则。续后上梁山的宋万理所当然地排在了最先上山的王伦与杜迁二人之后。先来后到是这三人排座次时的显性因素。

“杜迁、宋万武艺也只平常”是三人排座次时的隐性因素,也是最根本的原因。杜迁绰号“摸着天”,宋万绰号“云里金刚”。这二人的绰号寓意不约而同指向“人高马大”。事实上,宋万这个角色是由杜迁演化分裂而来的。《宣和遗事》中曾提及“杜千”,《水浒传》中杜迁是由“杜千”演化而来。《水浒传》中的宋万是由杜迁“分裂”而生成的人物。杜迁与宋万二人以组合的形式出现在梁山第一任山寨之主王伦的身边。通过文本细读,读者可以发现,杜迁与宋万二人同是平民出身,经常作为组合出现,“杜不离宋,宋不离杜”,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作为梁山大军滚滚洪流中的一员参与“活动”。杜迁与宋万在《水浒传》中不曾有过“惊艳”的行为,令人有所印象的行为也不曾有。南征方腊时,宋万与没面目焦挺、九尾龟陶宗旺,倒在了润州城下,是梁山第一批“牺牲”的好汉;杜迁险道神郁保四、母夜叉孙二娘、出林龙邹渊、催命判官李立、金钱豹子汤隆、铁臂膊蔡福、短命二郎阮小五倒在了胜利的前夜。

王伦与杜迁、宋万三人组成了梁山上的“三驾马车”。在三驾马车体系里,王伦是绝对的核心,杜迁与宋万二人犹如左膀右臂,不需要有独立的思想与见解,只需要不折不扣地执行王伦的决策即可。无论从物理学上,抑或是从数学上,还是从政治学上、社会学上来分析,三驾马车体系大概是最为稳定而且是效率颇高的体系。

王伦时代梁山第次排座次

王伦时代梁山的第三次小规模排座次是伴随着绰号“旱地忽律”的好汉朱贵的加入而发生的。朱贵,山东沂州沂水县人氏,江湖人称“旱地忽律”。沂水县是《水浒传》中梁山好汉的重要输出地。朱贵的弟弟笑面虎朱富、朱富的师父青眼虎李云与大名鼎鼎的黑旋风李逵,再加上朱贵,总计四人,俨然可以单独成立梁山上的沂水县小派系。

朱贵引着林冲来到聚义厅上,中间交椅上坐着王伦,左边交椅上坐着杜迁,右边交椅上坐着宋万。朱贵、林冲向前声喏了。林冲立在朱贵侧边。朱贵便道:“这位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姓林,名冲,绰号豹子头。因被高太尉陷害,剌配沧州。那里又被火烧了大军草料场。争奈杀死三人,逃走在柴大官人家,好生相敬,因此特写书来,举荐入伙。”林冲怀中取书递上。王伦接来拆开看了,便请林冲来坐第四位交椅,朱贵坐了第五位;一面叫小喽啰取酒来,把了三巡,动问:“柴大官人近日无恙?”林冲答道:“每日只在郊外猎较乐情。”

           ——第十一回《朱贵水亭施号箭,林冲雪夜上梁山》

朱贵在梁山上的座次可以通过其引荐林冲上山时的故事情节体现出来。彼时的聚义厅上,“中间交椅上坐着王伦,左边交椅上坐着杜迁,右边交椅上坐着宋万。”与此同时,朱贵与林冲在聚义厅中站着。王伦、杜迁与宋万是梁山的核心层,朱贵是三人之下的头领。

朱贵的加入对于王伦时代的梁山而言是锦上添花。在梁山之下的酒店,朱贵“专一探听往来客商经过”,不曾引起王伦、杜迁与宋万三驾马车体系的变动。朱贵如同宋万上山之后不曾引起梁山格局的革命性变化。

在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原因在于朱贵的能力有限。在《水浒传》中,朱贵基本上是梁山山脚下李家道口酒店“代言人”、外加“响箭”发射者与梁山好汉“引渡人”。以王伦为核心的三驾马车体系将朱贵安排如是:“山寨里教小弟在此间开酒店为名,专一探听往来客商经过。但有财帛者,便去山寨里报知。但是孤单客人到此,无财帛的放他过去;有财帛的来到这里,轻则蒙汗药麻翻,重则登时结果,将精肉片为羓子,肥肉煎油点灯。”通过朱贵对林冲的这段陈述,可以推知朱贵在梁山上的职务与地位:其一,朱贵的主业是在梁山山下“开酒店”;其二,朱贵的主要任务是“探听往来客商经过”的信息;其三,朱贵基本上毫无决策权,重大事情需要向王伦、杜迁与宋万三人请示。

本事低微的朱贵对王伦的安排毫无异议。而且,林冲初上梁山时,王伦曾让初来乍到的林冲坐朱贵曾经的座次第四位,朱贵下滑一位坐第五位。总体上而言,王伦、杜迁、宋万与朱贵四人的排座次遵循了先来后到原则,同时体现了“本事”的因素。宋万与朱贵二人的陆续到来引起了新的排座次。但是,新的排座次只是在王伦、杜迁“二人转”体制下的小修小补,是有益的补充,不曾冲击王伦在梁山上的核心地位。

王伦时代梁山第次排座次

王伦时代梁山的第四次小规模排座次与之前三次截然不同,掀起了轩然大波,最终导致了王伦的殒命,退出了梁山的历史舞台。

次日早起来,又置酒与杨志送行。吃了早饭,众头领叫一个小喽啰把昨夜担儿挑了,一齐都送下山。来到路口,与杨志作别。叫小喽啰渡河,送出大路。众人相别了,自回山寨。王伦自此方才肯教林冲坐第四位,朱贵坐第五位。从此,五个好汉在梁山泊打家劫舍,不在话下。

——第十二回《梁山泊林冲落草,汴京城杨志卖刀》

第四次小规模排座次是由豹子头林冲的上山而引起的。这与宋万、朱贵上山之后引起的排座次有相似之处。但是,这次小规模排座次的过程一波三折。

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风雪山神庙标志着其对朝廷失望之极,最终痛定思痛决心与那个曾经令其无限留恋的旧体制彻底决裂。此时的林冲正处在人生不知往何处去的十字路口,彷徨徘徊着。幸运的是,林冲遇到了小旋风柴进。柴进这个皇室后裔为其修书一封,将其推荐到梁山泊王伦处。柴进在林冲面前称王伦为“好汉”、“白衣秀士王伦”,而且收留犯下弥天大罪之人。由此可以推断,王伦基本上应是一文武双全之人;但是,其武功应该是一般水准。此时的梁山在王伦与摸着天杜迁、云里金刚宋万以及旱地忽律朱贵的治理下,聚众打家劫舍,生机勃勃,在江湖上具有相当的影响力。石碣村的阮氏三兄弟阮小二、阮小五与阮小七深刻地感受到了梁山的影响力:不敢在梁山泊打渔。

林冲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梁山之路。林冲上梁山之前信心满满,因其获取了梁山幕后“董事长”小旋风柴进的举荐信。林冲不曾想到,上梁山的路会如此大费周折。须知,梁山是王伦、杜迁与宋万的梁山,但也是柴进的梁山。梁山的创始人王伦与杜迁曾投奔柴进,受过其恩惠,柴进为二人提供了“创业”的“资本”。在某种意义上而言,没有柴进,就没有王伦的梁山。柴进是王伦这座山头的“大股东”。林冲曾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熟谙生存规则,在上山之前遇到朱贵之时即将 “沧州横海郡故友举荐将来” 这柄“尚方宝剑”抛出来。朱贵对柴进极其尊重,未经请示王伦、杜迁与宋万三人,立马安排林冲上山事宜,一刻也不敢怠慢。

林冲在朱贵的引领下来到了梁山聚义厅,只见“中间交椅上坐着王伦,左边交椅上坐着杜迁,右边交椅上坐着宋万”,外加引领林冲上山的朱贵。这是林冲上山时梁山的政治秩序,这也是王伦时代经过三次人事微变更小规模排座次形成的稳定体系。

林冲上山之后由朱贵向王伦、杜迁与宋万“三巨头”引荐:“这位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姓林,名冲,绰号豹子头。因被高太尉陷害,剌配沧州。那里又被火烧了大军草料场。争奈杀死三人,逃走在柴大官人家,好生相敬,因此特写书来,举荐入伙。”朱贵将林冲之前的职务、姓名、绰号、上山缘由等信息向王伦、杜迁与宋万三人做了汇报,更将柴进推荐一事着重提起。林冲趁机将柴进的书信交由王伦。王伦在这个时候不经深思熟虑草率做了决定“请林冲来坐第四位交椅”。原来坐此位置的朱贵顺延坐了第五位交椅。王伦终将为这个草率的决定付出沉重的代价。

王伦与杜迁、宋万、林冲、朱贵等人酒过三巡之后,突然发觉将林冲纳入梁山的做法略微有些不妥。俗语有云:亡羊补牢,犹未为晚。王伦对林冲道:“大官人举荐将教头来敝寨入伙,争奈小寨粮食缺少,屋宇不整,人力寡薄,恐日后误了足下,亦不好看。略有些薄礼,望乞笑留。寻个大寨安身歇马,切勿见怪。”王伦这等礼貌性的仓促做法不曾征求杜迁、宋万与朱贵的意见,而且与之前的说法截然不同,立即引起了杜迁、宋万与朱贵三人的异议。朱贵最先提出不同意见,随后杜迁、宋万二人附和。三驾马车体系中的另外二人一致质疑王伦的做法。这种情形让王伦始料未及,骑虎难下,留也不是,送也不是,继而想出了让林冲纳“投名状”的办法。“投名状”几乎将林冲上绝境。若不是“郁郁不得志”的青年杨志及时出现在梁山山脚下,林冲将被王伦合理地驱逐出梁山。

旱地忽律朱贵水亭施号箭,这一箭着实不一般。这一箭响彻云霄,一箭射出个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林冲的到来打破了梁山昔日的宁静,原有的政治秩序与权力结构面临着潜伏的解构危机。王伦深知其是个“不及第的秀才”、又无“十分本事”,而且杜迁、宋万武艺平常;林冲“必然好武艺”。王伦这种想法不是妄自菲薄,是有自知之明的表现。对王伦而言,林冲犹如烫手的山芋,留也不是,送也不是。柴进是梁山泊的“幕后大股东”,不留无疑是博“董事长”的面子;林冲是客观存在的潜在的威胁者,留则有可能后患无穷。两相权衡之下,王伦决定让林冲纳投名状故意刁难他。正是这一看似滴水不漏的小聪明导致了后患无穷。

期间,王伦又伴随着杨志的出现,王伦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期望路过梁山的青面兽杨志留在梁山泊制衡林冲。为了制约林冲,王伦力主邀请杨志入伙,对梁山进行一次新的重组:左边一带,四把交椅,王伦、杜迁、宋万与朱贵;右边一带,两把交椅,上首杨志,下首林冲。王伦的这种做法让上山相对早的林冲相当的郁闷。可惜的是,杨志的心不在梁山泊,在封妻荫子的体制中。王伦再也阻挡不住林冲上山了,林冲最终留下来了。林冲心中对王伦的怨恨又增加了一重。无奈,彼时杨志的心不在梁山,而是体制内“边庭上一刀一枪博得个封妻荫侯”。最终的结果是,杨志离开梁山继而上开封为重回曾经的体制而努力,林冲幸运地留在了梁山上,位置依然是第四位。王伦与林冲之间的矛盾冲突就此告一段落。但是,也在这一事件中埋下了林冲未来弑主的伏笔。危机时刻有爆发的可能性,只是不知在何年何月何日而已。

梁山的这种政治秩序名声在外,梁山附近碣石村打渔的阮小二也知道梁山的排座次:王伦、杜迁、宋万与朱贵,以及新进上山的林冲。阮小二对吴用道:“那伙强人:为头的是个落第举子,唤做白衣秀士王伦;第二个叫做摸着天杜迁;第三个叫做云里金刚宋万。以下有个旱地忽律朱贵,现在李家道口开酒店,专一探听事情,也不打紧;如今新来一个好汉,是东京禁军教头,甚么豹子头林冲,十分好武艺。……”在阮小二心中,王伦、杜迁、宋万外加朱贵四人“不打紧”,唯有“十分好武艺”的林冲是关键。东京八十万进军交投林冲的到来一点点改变了梁山旧有的政治秩序。

王伦始终无法跳出固有的圈子,敢于打破“三驾马车”体系,将林冲拉入阵营中。王伦这种短视的行为日后林冲火并埋下了伏笔。当王伦为林冲所火并时,杜迁、宋万与朱贵三人为阮小二、阮小五与阮小七阮氏三雄所控制,王伦发出了最后的哀叹:“我的心腹都在那里?”王伦苦心编织的梁山排座次就此轰然结束!

【编者按】
上一篇:【姜游游】末代皇太后隆裕
下一篇:【赵春阳】赤壁之战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7090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