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4日 周三
【曲日光】浅谈诗词的立意
日期:2017-06-0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曲日光
点击:1189

浅谈诗词的立意提到词的本质,流沙河说:“就是画加话”

画——就是把你看到的景物描述出来,呈现给读者一幅画。

话——是通过内心,去解读你所描述的景,让读者体会到你的情绪。

比如柳永的《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开篇一个“对”字,告诉了我们,作者就站在那里不动,把眼睛看到的景象进行概括描述。

然后围绕这个“对”字的景象展开一系列心理活动,把眼睛看到的和心里想到的,写景抒情融入一体。

所以写诗词必先立好意; 炼诗必先炼意,修改诗词必先修改立意。 立意至关重要, 它可以决定一首诗词的存亡绝续,非比一般。

正如张其俊在《诗词炼眼》的“炼意”中指出的:“意高则格高,意深则旨趣远,意雅则情韵超凡脱俗。”

那么,“意”又是什么呢?

意:就是思想,就是诗的主题。

意境:是形象,是生动美,鲜活美,是诗味。

尹俊说:“意乃诗之骨,无骨则不成体态。”

简单说说“骨”:

我们知道名句“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对仗工整,有几何美。

句中“长河”为东西直线,“落日”为圆。“大漠”为平面,“孤烟”南北直线垂直于之。

这是我们从文字上读到几何图像:点、线、面——很形象化。文字的骨络显现而出。

其骨一是精神支撑;一是画面脉络支撑。所以,诗的本质是“画”加“话”。

比如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这就是一幅秋景图,画图中所表现的情绪,就是话。

郑邦利指出“人云诗词有三柱:即情感构成诗之魂,思想构成诗之骨,意象构成诗之象。诗之有情感、有思想、有意象,犹人之有魂、有骨、有貌”。

我个人认为,立意是一首诗的生命线,只有一个好的立意,诗才有生命力、有感染力、有价值,才能得以传播而流传于世。

否则,遣词造句再好,韵律再合,也难出彩。

三、怎样立意?

1、词的立意要“新”。不“新”不“奇”,不能吸引读者。

所谓新就是要有新的立意,历来诗论者提出的立意标准和要求很多:

袁枚说:以出新意,去陈言为第一着。

李树喜指出:意重在出新,同样事物和题材的作品,新意往往就是亮点。

尹贤指出:写诗要注意避熟趋新。求新求真,始终是一切艺术不懈追求的目标之一。

这里的熟 就是我们说的熟语。注意避熟。

下面我们看陆游的《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陆游的这首咏物词,托物言志,赞叹为人的坚贞品格和高尚情操。隐喻在恶劣的环境中孤芳自赏,不同流合污和至死不变的坚贞的爱国之情。

——这是宋代诗人的情怀

新中国,1961年毛泽东读陆游咏梅词,反其意而用之。也写了一首《卜算子·咏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毛泽东的这首诗,通过对梅花的赞美,表现了革命家坚贞不屈、英勇顽强的革命精神和谦逊的态度,以及大公无私的高尚品质。

体现了以解放全人类为最大幸福的宽广胸怀。

由此可以,同样的题材,因为时代不同,对生活有了新的理解和新的感受,反映出的是新的时代精神。

我们的生活不同于古代生活,我们的思想感情也不同于古代人的思想感情,只要我们反映现实生活、抒发个人的真实情感,就不会与古人雷同。

立意要新,是文学艺术的本质所决定的。文学是社会生活在人们头脑中反映的产物。

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前进,我们的时代与唐宋时期相比,已经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我们的作品应该反映新的生活、新的思想和新的激情。

 

2、词的立意要奇

所谓“奇”,就是立意要新奇、神奇、奇趣、奇妙。

苏轼说:诗以奇趣为宗。

奇趣,因其奇,才有趣; 奇与趣相连,趣与味相连, 奇趣即味,味即诗。

一字之奇便可使境界全出。

比如:“红杏枝头春意闹”中的“闹”字,“云破月来花弄影”中的“弄”字,就是奇。

我们可以细细品味,这一字胜千字,出其不意。

再比如洞庭湖君山石碑有诗:

曾于方外见麻姑,闻道君山自古无。

原是昆仑山顶石,海风吹落洞庭湖。

这首诗中的“曾于方外见麻姑”是神话故事,作者把神话说的活灵活现,神奇之极。

且所说的君山“原是昆仑山顶石,是被“海风吹落洞庭湖”的。

一块昆仑山山顶的石头,吹到洞庭湖中竟变成了一座君山,这是奇中之奇。

这虽然不可能,但读者却不认为是荒唐,反倒觉得奇趣无比,喜闻乐见,这就是诗贵新奇的特殊效应。

盛树森《观光衡山大源渡电枢纽》中有云:“渔人欲识诗中句,钓出红鳞问仄平”。

渔人可向红鳞问话,而问的是渔人不懂的诗中之仄平,倒象鱼儿也深谙诗词格律似的,这就是新奇而有趣。

四、立意的“高”和“深”

词中的“高”与“深”是相互包容、互为依存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都很重要。

立意高,一方面是指诗词的思想境界高。

思想境界高,就是具有爱国主义的伟大思想和高尚的情操,及热爱人民,关心群众疾苦的博大襟怀等高贵品质。

如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陆游的《示儿》: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高乃翁。 也是思想境界范畴。

立意高的另一方面是指艺术境界高:

如辛弃疾《采桑子》下半阕

而今识得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就是艺术境界高的一个例子,可谓精彩之至。

这里“欲说”表明不吐不快,“还休”--指他的忧国忧民思想不容说得,最后只好转到天气上面去了。

这首词最妙的就是末句“却道天凉好个秋”,此乃“欲说还休”的最佳注脚。

刚说“欲说还休”,却不直说出原因,而一下却跳到“天凉好个秋”去了,直是“王顾左右而言他”之意,奇特跳跃,出人意表,引人遐思。

辛词构思别致,亦庄亦谐,颇富情趣,使人喜爱,因而更具韵外之致。

这种含蓄,比直接批判南宋偏安小朝廷苟且偷安,不思收复失地的效果,不知好到多少倍,真是妙不可言,是韵味无穷的绝妙好词。

同样是批判南宋小朝廷苟且偷安,李清照的方式就不同了: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作者影射批判了人和事。

一般说来,诗贵含蓄曲折,含蓄曲折乃诗词之大美。

司空图《诗品》说:“不著一字,尽得风流,”就是含蓄耐品。

 “诗作多义解,诗无达诂,其实就是多用暗示、象征手法达到含而不露,这才是诗的最高境界。” ——丁芒说。

如刘禹锡的《乌衣巷》: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平常百姓家。

诗人以燕子之主人的变换,描写了时代变迁,王侯第宅成了普通人的家的住处,以婉曲的构思,表达了那种深沉的历史感与沧桑感,没有一句议论而感慨,含蓄隽永,耐人寻味。

是公认的“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的千古名篇与典范。

再比如李清照《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绿肥红瘦”,就是因誉千古的艺术修辞美的光辉典范。

  “绿、红”以色代叶和花,借代,以形容动物的肥瘦来形容植物。

“绿肥”与“红瘦”也是对偶作对比。

而且种种修辞元素,形成“绿肥红瘦”后便产生质的飞跃,出现崭新的诗意。

不仅如此,它反映出经风历雨中此长彼消事物的运动与变化。

“绿肥红瘦”是对立统一的新鲜、独特的形象,这诗句闪烁着自然辨证法的光辉,这可谓艺术修辞的千古绝唱,真可谓高之又高了。

 

立意要“深”

“深”就是炼意的深度。指含蓄隽永,蕴籍丰厚,艺术高超,精湛,使人回味无穷。

我们写诗填词,就是为了反映社会生活、展示内心世界、陶冶自己的情操、弘扬民族精神、讴歌真善美。

比如杜甫《兵车行》:

边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

这几句描绘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苦难,刻画了妻离子散、田园荒废的惨状。

表达了激昂悲愤的强烈情感,感人至深。

诗词创作,离不开“生活 、意、情、法”。

 “生活”乃诗之源,无源则不成浩海。

“意”乃诗之骨,无骨则不成体态。

“情”乃诗之魂,无魂则是僵尸。

“法”乃诗人抒“情”、写“意”的手段,无法则不成诗。

因此,写诗必须选好材、立新意、抒真情、用活法,才能达到情景交融,意味无穷的境界。 

我国是诗词大国,古往今来诗词名句极多,我们学外国的自由体时,外国也在学习我国的格律诗。

    古典诗词,之所以具有深邃的审美内涵和动人的艺术魅力,主要是因为它能创造出生动的审美意境,而这意境的形成正是由于审美意象组成的。

唐诗宋词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欣赏解读唐宋词,可以陶冶情操、提升人生境界和审美品位,而对于词中的审美意象的解读,可以说是学习唐诗宋词的第一步。

五、填词的意境和意象。

1、意境。

意境就是你情绪产生的环境,也是你抒发思想的境界。

这个意境可能是真实的,也可能虚拟的,只是你临时搭建的一种氛围,也可能是二者融合的或实或虚的一个场景。

意境有了,不见得你就能写下去。为什么呢?

因为意境只是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要有意象。

2、意象。

意象,顾名思义,就是意与象。

就是人和物,就是自然风光,是你可以寄托情感的一种事物。

有了意象,你便可以在你设计的环境里,尽情地去围绕它抒发,或描写、或刻画、或寄寓一种情思、或陈述 一种情绪。

如毛泽东《十六字令》:

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

这里“山”和“天”,既是意境也是意象,从意境看它呈现了战事频仍时期的一个大环境,从意象看它直接表现了“高”、“险”、“远”的内涵,虽未直接刻画却是人人共知的。

词中确切的意象是“马”,词人对马的刻画只有一个“快”字,而围绕着马却连用了三个动作性词语“加 鞭”、“未下鞍”和“惊回首”,共同寄托了词人无所畏惧、傲视天下的宽阔胸怀。

大家可能听说过庄子的言意之辨,所谓,言不尽意,立象以尽意,言是抽象的,是不能够尽意的,而意是要通过具体生动的形象来表达的。

立象以尽意,就是要借助客观外物来表达主观情感。

就是“客观的生活场景和诗人的主观的思想感情相交融,通过审美的创造而以文字表现出来的艺术景象或境界”。

简而言之,意象是渗透了作者主观体验的物象,它构成了唐宋词中的审美意象,是生成词的审美意境的基本元素。

词中的抒情意象,是沟通审美主体与审美客体的桥梁,要体味词中的美妙意境,就要通过对词中审美意象的解读而进入词人所创造的审美意境中。

对古典诗词的赏析,也是从把握词中所营造的审美意象开始的。

使一首词分散的意象形成一个整体的意境,这就需要一条线把这些意象串起来,而贯穿在作品中的作者的感情脉络,往往体现在一个字或几个字。

比如李清照《醉花阴》中的菊花意象: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薄雾、浓云与永昼,

这三个抒情意象,用一个“愁”字连接,客观的景物中融入了作者的主观感情,这是主体的词心与客体的环境相融合生成的一个审美意境。

愁--既把互不相关的三个意象连缀到了一起,又点出了词心,既作者所要在这首词中所要表达的感情基调,是要表现心中的愁思的。

词中的名句:“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人比黄花瘦”是词人的感叹,是心中郁闷的抒发,通过这句叹息,把无形的感情化为有形,写出了她的落寞忧伤与无奈,含不尽之意,却尽在不言之中,让读者强烈地感受到诗人“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离愁。

其实,词所产生的美感是用语言无法穷尽的,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受。

词中的每一句话我们都可以这么来分析,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要把握作品的意境,还要把握作者创作作品时的心境, 要能够领略到作品的审美情感,要从中得到启发。

在我们写作时,要表达什么样的感情,要选取什么样的抒情意象,要营造出什么样的意境,写出来的作品能不能感染人,打动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经典的作品,之所以能够流传,长盛不衰,正是由于作品所营造出的审美意境,能够打动读者的心。

因此,在填词的时候选取合适的抒情意象,是我们创作出由景物、情思和韵味交融而成的动人意境和审美意蕴的必不可少的关键环节。

我们在学习和鉴赏前人的词作时,不仅要学习他们的作品,还要了解他们的人生历程,和他们所处的时代背景,这就是孟子所说的“知人论世”。

在鉴赏作品时,可以感悟到形象来传达作者所要表达的意韵,受到作者高尚人格与高洁品格的熏陶,从而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与文化涵养。

当然,怎么理解这会因学识、修养、个人的审美心胸与审美境界的不同而各不相同,所谓仁者见仁、智都见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见解。

【编者按】
上一篇:【赵春阳】赤壁之战
下一篇:【姜游游】后宫:贤心妒肠的传奇皇后独孤伽罗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3164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