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5月25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文学
谁主沉浮大东北第十五集:决胜千里
日期:2017-05-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大源
点击:1167

第十五集:决胜千里

1)拂晓塔山。

塔山打鱼山岛阵地凌晨三时半,国民党军趁落潮之际,袭击了我打鱼山岛阵地,袭击了我军前沿阵地几个尚未修好的工事和还没来得及构筑工事的小高地。

天刚亮,四纵司令员吴克华便接到林彪打来的电话。

吴克华(抓起话筒,听到林总的声音:吴、胡,打鱼山岛是怎么搞的?):林总,敌人趁凌晨落潮之际,袭占打鱼山岛阵地。(林彪:一定要把打鱼山岛夺回来。打鱼山岛阵地丢失,四纵防守的西海口和塔山村阵地侧后直接受到威胁,如果敌人从西海口登陆,就可以不经塔山村,并绕过高桥直低锦州外围。所以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回打鱼山岛阵地!):请林总放心,我们已经开始组织反击。

在我军反击中,很快将几个丢失的小高地夺了回来。

经过十、十一日两天敌我双方的猛烈攻击后,十二日敌人隐旗息鼓一天,于是我军趁此机会加固工事,增修了防坦克壕,在前沿埋设了地雷与各种铁丝网。前两日伤亡太大,将十师二十八团调到了塔山以东阵地上。并重新布置了火力网,在塔山堡阵地上约千米宽的正面阵地配置了16挺重机枪,49挺轻机枪,九门六零炮及团属迫击炮,在此空前猛烈火力下,敌人仍采取密集冲锋人海战术,妄图突破我阵地,结果阵地前横尸遍野,堆集如山。

 

2)锦州牤牛屯,前线指挥所,日内。

林彪刚与胡奇才通了电话,他急需的不是后备队,是弹药。

林彪立刻急电哈尔滨东野总部,攻锦前线弹药告急,不惜一切代价火速抢运一列弹药于锦!

 

3)宁安古城左骞家,日内。

左骞爱人杨三妮遭遇不测,大家都很关心,听到信的杜大哥与儿子杜龙在李闯引领下,正准备开车去宁安,谁知又遇上时任松江省主席冯仲云和女儿冯亿罗,听说左骞家中变故非常痛心,于是忆罗也要一同去看望,冯仲云嘱大家路上小心,代他问候左骞。

等小杜开车到达宁安后,先期从镜泊湖赶过来的李世贵、李巧莲也在场。

杜龙:表姐,我们在前线拼死拼活,真羡慕你们在镜泊湖有山有水的生活!只可惜呀,赵德清远在千里之外,这次我还见到他了,表姐是真想他吧?

李巧莲:当着这么多人瞎说个啥,他跟我有啥关系,我想他干啥?表弟,你见到他还给林总当警卫吗?

杜龙:你们大家听听,煮熟的鸭子一一就嘴硬,跟人家没关系还惦记他干啥?

李巧莲(红着脸,低头小声咕哝着):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左骞:小杜呀,快别耍嘴了,你开车去市场买肉买菜去。

冯忆罗拽着巧莲非要一起去。于是丽亚放下孩子,从兜里掏出钱塞进小杜兜里。几个年青人嘻嘻哈哈去市场採购。

李世贵:啥时就是年青人不愁,天大事他们也不放在心上。

金兰珠(帮李闯、左骞下厨):是呀,别说他们十八九岁了,我们这些三十奔四十的人也是心里不存事。

就在大家开席不久,左骞家中电台收到东野后勤部急电,命杜大哥、杜龙火速回哈。

杜大哥:小龙快扒拉几口饭,填饱肚子咱爷俩好赶路,肯定又是出车。

 

 

4)哈尔滨大和旅馆,夜内。

大和旅馆内208房间,东北野战军总部和东北铁路总局首长对执行这次重要运输任务的3005号军列全体成员进行战前动员。

陈云:我军很快就要攻打锦州,因为锦州市内有四道电网,还有几百个大小调堡需要清除障碍。

吕正操:我们这里有三十车炮弹和炸药,现你们在四十八小时把军用列车开到锦州。

高岗:国民党廖耀湘8万军队就要从沈阳窜出来掐断铁路、破坏铁路运输。之前已有多趟军列在途中被炸坏。

吕正操:是呀,如果这趟军列运不上去,攻打锦州就要推迟几个月,后果相当严重。昂昂溪机务段司机长范永,经多方考虑,由你带领3005号列车全体包乘组来完成此项艰巨而光荣地任务,并为你配备技术娴熟的父子司机杜师傅和儿子杜龙。

高岗:范师傅曾经受过战火考验的实战经历,相信你们一定能完成任务。

穆成斌:请首长放心,我们大家会战胜一切困难,一定把弹药送上前线。全体人员起立。

听到号令,范永、杜大哥父子、赵同济、徐成忠、王玉阁、周宪斌、马清海、李财、于金龙、段贵荣、姬亚卿、佟德林、邹天余等十多人唰地一声站起。

穆成斌:我们这次任务重大,受上级党组织任命,我担任这次临时党支部书记。我们这些人除一名是积极分子外,其余全部是经受多年考验的老党员,现在我们集体向党宣誓:人在车在,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把车开上去,必要时,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证列车的安全。

整个房间内,回荡勇士们激昂慷慨的宣誓声。

陈云:你们不是孤军奋战,一路会有部队汽车掩护你们!

 

5)南下的军列十个小时运行近500公里,这段路程在我军控制之下,列车全速前进。九月二十九日五时许,军列低达内蒙古与辽宁交界的阿尔乡车站。此时,前方章古台站和后方的甘旗卡站仍不时传来敌机轰炸声。负责押运的解放军战士和包乘组同志们为躲避敌机扫射轰炸,列车运行到此天已发亮,于是只能在此隐蔽。乘务组全体人员会同车站工作人员将军列分解成十三段隐蔽,杜大哥父子与范永将机车开进一处小山峡谷里,并砍下许多树枝插在机车各部位,远看如同一片小树林。其它十多处车箱也如法炮制,大家七手八脚刚忙完,就有两架敌机低空盘旋,大概敌人在空中更难发现地面上伪装的车箱,转了几圈就飞走了。

前方传来消息,彰武车站被炸得最严重,两台机车被毁,十二条铁路被炸得只剩两条。

 

6)塔山阵地,炮火硝烟弥漫的战场上。

在弹*之地的塔山,国共双方投入十几万大军,国民党更是投入重兵,并以陆海空立体作战强攻塔山。炮弹、炸弹、子弹在狭小的塔山阵地上不分昼夜,穿织飞迸碰撞。阵地上尸横遍野。

面对如此恶战与残酷的战场,东野第二兵团司令员程子华瞪大布满血丝的双眼,紧张地向东总报告部队伤亡情况。

 

7)忙牛屯,东总指挥所,日内。

林彪(抓起电话,认真听取程子华嘶哑紧张的话音):程司令员,我只要塔山,不要伤亡数字,我后面给你准备了十个团的补充和几个队的干部。林彪在话筒中听到程子华回音:我不要部队,要弹药!

林彪放下电话,在室内来回踱着步子。

林彪:亚楼,后方军列行驶到何处?

刘亚楼:据铁路总局汇报,军列正停在内蒙古与辽宁交界的阿尔乡车站隐蔽,为躲避敌机扫射轰炸,只能到夜幕降临才能南下。

林彪: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正军列安全低达目的地。在军列到达之前,发动地方民兵,将他们手中的手榴弹、地雷、子弹贡献出来,告诉广大民兵同志们,守住塔山,拿下锦州城,要什么武器弹药都有。

刘亚楼:放心吧林总,此工作早已按排到位,锦州周边广大民兵和地方干部群众支前热情十分高涨,大家有人出人,有物出物,他们不但献出物资弹药,看到某段阵地全是岩滩,无法挖掘工事,便车拉肩扛泥土到阵地,人民群众这种支前精神另人敬佩啊!

 

8)郑家屯站,傍晚。

军列刚到站,早已等候在此地的齐齐哈尔管理局局长黄锋和秘书李森茂,专为包乘组买的大饼送到车站上,并部置了列车运行方按。

黄锋:同志们,列车再往前运行就真正进入敌机轰炸区域,为了保证列车安全行驶,白天必须待避,只有夜间才可行驶。行驶中不能开灯,还要争取以最快速度把列车开到辽沈前线。你们任务非常艰巨,但也要相信,你们并非孤军奋战,有更多力量为你们保驾护航!

18时40分,军列在夜幕降临时,驶出郑家屯站。军列刚驶出不久,天空突然出现一颗颗小太阳一样的照明弹。于是敌机开始追着军列投弹扫射。在范永、杜大哥父子机动灵活操控下,时而快速冲刺,时而紧急刹车。敌机空投的炸弹不是落在军列前就是抛在车尾后。尽管如此,敌机还是两次俯冲下来对军列进行疯狂扫射。

就在此时,与铁路并行的公路上,突然出现了许多汽车灯光,敌机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大家清楚,这是部队汽车兵为掩护军列而牺牲自己。

经检查,一节车皮上留下20多个弹孔,巧了,这些穿透力极强的航弹,由于角度偏斜,只是穿过车皮一角,有的竟然擦弹而过,真是万幸,这8节车箱弹药和22节榴弹炮弹和火箭炮弹,如被引爆,后果不堪设想。不幸地是机车水箱低位处被击出一个洞孔,车箱水急剧下降。面对如此严重后果,全体包乘组成员心都提到嗓子眼。

范永:杜大哥,怎么办。

杜大哥:范老弟,你快与姚连长、穆书记想办法发动村民挑水补充机车水量。这里就交给我和小龙处理。小龙,快去把电焊机取下来,铅堵堵不了这么大个洞。

杜龙(一边从机车上取下小型电焊机,一边嘟囔道):上哪去接电源?

杜大哥:把我缠的升压器接上列车电源,调到220。

杜龙:生姜还是老的辣呀!

杜大哥:小崽,干工作要干一想着二。把车上那把大油伞给我撑着。

杜龙:我说老爹,这大晴的夜,一个雨点也没有,打把伞干啥?

杜大哥:嫩了不是,这电弧会招引敌机,有把大伞盖着,就强多了。

战士们又纷纷把被子打开将杜大哥围在里面,边角处不时发出刺目的弧光。

此时,陆陆续续就有附近村民挑来担担井水。

杜大哥(摸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用锤子敲了敲焊点):可以上水了!

于是大家将此村仅有三口水井中担来一桶桶水传递到机车上,杜龙在最上方,他将传上来的一桶桶清水注入机车水箱内。看到机车水箱内水位一厘米一厘米在增高,大家忘了叽饿与疲劳。终于水箱内水位又增长到一锹深。

杜龙(见传上来的水由清变浑,由一桶变半桶,于是停下来):怎么回事?

机车下一位连长:村里三口水井全打干了。

军列终于又发出轻快的轰鸣声,此时范永、杜大哥父子虽专注驾驶着军列在黑暗中全速前进,但又不得不考虑机车上这点水位。杜大哥稳稳驾驶机车,一遇下坡就关掉汽门,以此节约用水。经过努力,列车终于在半夜11点多到达新立屯站,此时机车水位几乎近零。

 

9)新立屯车站夜外。

军列全力组织车站为机车加水,由于车站加水设备一再被损坏,加水很慢,大家又组织人力为机车加水。

这时车站开来一辆吉普车,下来一位军人向包乘组传达首长指示,这里是前线区域,非常危险。前方大桥已被敌机炸坏,现正组织抢修。一不能拉汽笛,二不能冒大烟,三不能有大的响动,保证军列的绝对安全。并指示军列马上退回泡子沿车站隐蔽待命。

夜里十点接到命令,列车从泡子沿驶出,连夜越过新立屯站到了站外三公里的桥头。

 

10)桥头,夜外

范永停下机车,和杜大哥亲自跑上桥面检查。看到一位守桥解放军战士。

范永:解放军同志,你认为这抢修的大桥能通过重载的火车吗?

解放军:没问题,听工人们说,绝对安全。

军列小心翼翼通过大桥,于10月2日4时许终于到达西阜新站。正待大家长舒一口气时,李站长跑来传达首长命令,要军列继续前行35公里,通过刚刚修复的一段铁路,将弹药送到清河门站。于是在李站长引导下,军列又行进40分钟,4时46分抵达清河站。

 

11)清河门站,夜外。

军列一停,早已隐蔽在车站附近的20000多解放军战士,冒雨仅用时40分钟卸完弹药和物资。车站上人力车、马车往外运输。

范永从叶师长手中郑重接过收单。

至此,3005军列经过四昼夜奋战,历尽艰险,终于完成任务。

随后,3005包乘组只开单机趁雨敌机无法出动大好时机返回昂昂溪。

 

12)忙牛屯东总前线指挥所,阴雨。

林彪(听到3005军列安全抵达锦州前线,两眼凝视作战地图,塔山,辽西走廊上,山海间最狭窄的地段):塔山将是一道铜墙铁壁。胡奇才不愧一员猛将!

谭秘书,给塔山前线四纵发电:胡、江、潘并十二师全体指战员,你师在友军的配合下,五天来英勇作战,顽强抗击,打退了敌人九十五师、八师、一九八师、一五一师、暂六十二师在海空掩护下的连续猛烈进攻,并大量杀伤敌人,全部歼灭了打鱼山岛之敌,保障了我攻锦部队进行充分准备,因而取得了对锦州的顺利突破。你们这种英勇顽强的防御战是模范的,值得赞扬的,盼你们继续努力,顽强阻击敌人,保证锦州战役的全部胜利和下一次战役造成的有力条件。

送罗、刘签阅。

 

13)塔山阵地,阴雨。

四纵接到东总电文后,立刻口头传达到团、营、连各各阵地上,战士们冒着秋雨和持续地爆炸,猛烈阻击潮水般涌上来的敌群。我炮兵阵地以排炮向敌群射出威力强大的炮弹。蜂拥的敌人被炸的群龙无首,只顾四处逃散。阵地前尸横满目,堆积如山。雨水冲刷着血水流进大海。血腥与海腥混合弥漫血雨腥风阵地上。空前惨烈的塔山阻击战还在延续着。

 

14)长春,金家大车店,日内。

金家大车店虽然外部显得很平常,但各个隐蔽处都设有暗哨,严密监视周围。

金兰珠、李闯夫妇带来一位客人,东野十二兵团副参谋长潘朔瑞将军。

长春第60军守将曾泽生在郭晓锋、张洋、王连长陪同下早已等候在此。

曾泽生(在不知情况下,突然见到老熟人惊讶站了起来,上前几步紧握潘朔瑞双手):没想到啊,没想到,能在此见到同仁,惭愧啊惭愧!

潘朔瑞:说到惭愧我有同感,在辽南要不是虎将胡奇才步步紧,我潘某也许要改写人生,或者死于乱枪之下。老曾啊,该迷途知返了,对老蒋还抱有幻想?

曾泽生:从愚兄个人而言,早已对蒋家不存有半点幻想。论兵力,论武器弹药,论攻势,国军何等锐利,从山海关一路过关斩将,攻无不破,何等威风。兵法言:骄兵必败,可何止是骄兵,远的不说,就说长春守兵还分个三六九等,吃得分个好坏。堂堂几十万王牌军落了个败阵。

金兰珠:早有所耳闻,曾军长早有弃暗投明之举,我们相信您在60军的威信。争取60军起义投诚,***,人民是不会忘记与国家和人民有贡献的有功之臣,您的同僚,现如今兵团潘副参谋长就是最有说服力的人证。

曾泽生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听完金兰珠掷地有声的言词,看了看潘朔瑞,又看了看金兰珠和李闯。

潘朔瑞:曾军长,金、李二位是代表东北局与您对话,可以说他们意思也是林彪的愿望!

曾择生(听到此言,立刻站起):请各位放心,我曾某一定不负众望,争取60军全体投诚!

 

15):塔山阵地上,日外。

为了攻破塔山,蒋介石亲自在海上战舰督战。一排排炮弹反复轰炸塔山阵地。并将杀手锏“赵子龙”敢死团投入前沿阵地上。营长连长端着冲锋枪嗷嗷大叫冲在队伍最前面,后面一排端着机枪、冲锋枪紧随其后。前面倒下,后续又补充上来,下饺子一样打也打不完。

师长江燮元接听林彪亲自打来的电话:守住塔山,胜利就抓住了一半。告诉你,塔山必须守住!拿不下锦州,军委要我的脑袋;守不住塔山,我要你的恼袋!

请林总放心,守不住塔山,提头来见!

江燮元(放下电话,对着手下团营长喊道):我看你们,你们看着我,是死是活咱们在一起,是死是活就在这里,是死是活也要守住阵地。

团、营长见虎将师长两眼冒火,嘴角沁出猩红的血液,各自一言未发,拔腿奔向自己守卫的阵地。

 

16)长春金家大车店,日内。

金国英:实在是拿不出手,没法子,家里只有点高粱米,凑合给大家伙焖顿高粱米饭,做了盆土豆汤。

曾泽生:不错不错,如今在长春能见到粮食,那就是年夜饭了!

李闯:是呀东北的百姓生活依然很清苦,哪家都缺吃少穿。就连铁路大批职工冒着生命为运输物资而忘我工作着,他们没有薪水,报酬只是一点糊口的棒子面和高粱米。平时只是倭瓜土豆汤。

曾泽民(一边吃着高粮米饭,喝着土豆汤):刚才闻到土豆汤香味真是太香了!不管是士兵还是市民,现如今有口饭吃就知足了。这种地狱般生活谁见了心都如刀割一样。

曾军长说着眼圈发红。

江燮元:是呀,我相信,随着锦州被攻破,长春很快会解放,曾军长争取成为解放长春的功臣,不做对不起人民的历史罪人。

曾泽民:锦州被攻破,有这般奇事?

金兰珠:曾军长不知此事不足为奇,就连卫立煌也被蒙在鼓里。我军纵队领导事先也一概不知内情。

曾泽生:攻锦州虽则是着险棋,非大手笔而不能为之。锦州失陷,东北几十万国军将万劫不复。放心吧,我回去就向郑洞国介绍目前的危机局面。

江燮元:有关60军起义之事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17)忙牛屯,东总前线指挥所,日内。

一九四八年十月十四日上午。

林彪:塔山阵地目前战况如何?

刘亚楼:林总,塔山阵地目前依然在我军控制之下,虽说多次被敌方抢占过,但很快又被我方夺了回来,敌人无法越过半步。双方伤亡很大。

林彪(站在地图前):锦州外围清剿如何?

刘亚楼:基本扫除一切障碍。

林彪(沉默了半分钟,随后手臂一挥):开始攻城!

刘亚楼电话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就绪我军炮兵开始对锦州城发起猛烈炮击。

 

18塔山前沿阵地上,日外。

阵地上,我方将士正顽强抵抗候镜如兵团前赴后继的官兵。

突然锦州方向传来轰轰隆隆的炮声,一时间阵地上一片欢呼声。

我军的大炮!我军开始进攻锦州城了!

与此同时,敌人彷佛也削弱了进攻。锦州方向传来的炮声,不但国军士兵感到大势已去,东进兵团司令候镜如也不再鼓动手下,而是想着后路。

下午,随着攻锦的枪炮声渐稀渐远,塔山阵地上几乎听不到枪炮声。

塔山阻击战,一场持续了六昼夜的阻击战,一场国共精锐部队的终极较量,一段大智大勇英雄迭出的演义,一场影响解放战争全局的精典战例。从十月十日开始,到十月十五日胜利结束。

 

19)牤牛屯东总前线指挥所,日内。

扬言与锦州共存亡的东北剿总副司令范汉杰,尽管将夫人也接到锦州城内,以表捍卫誓言之决心,可锦州城危在旦夕之时,却化妆成商人混入老百姓中妄图逃离历史的惩罚,沿途以萝卜地瓜充饥。

当见到对手林彪后,一副败军之相垂手而立。

林彪:范主任请坐下咱们谈谈。

范汉杰:败军之将哪还敢坐。

林彪:坐下坐下,论资历黄埔一期最先升为师长的学长。范主任不防对这场战役谈谈看法。

范汉杰:国军败就败在私利上,我承认卫立煌对我有恩怨,个人恩怨哪能以党国命运相报呐。如果他卫立煌全力以赴援锦,东西对进,局面也许没这么惨。这锦州如一根扁担,一头挑着华北,一头挑着东北,这根扁担断了,东北几十万国军将无路可逃。我不得不佩服学弟千里奔袭锦州城这着险棋,非大手笔不敢为之!

林彪:一年前我们从此一路北退,被杜聿明到松花江以北,险些上大兴安岭打游击,那岂不更险。

范汉杰:老蒋迫于国际马希尔压力,又担心战线拉长兵力分散,结果犯了兵家大忌,至此学弟有了养兵蓄锐之机,从败走四平后不足七万余兵力,两年后翻了十余倍。这就是双方不同之处啊!

 

20)长春金家大车店,日内。

继曾泽生带60军起义后,东野总部派第一兵团解沛然参谋长带周恩来副主席给郑洞国的亲笔信。依然有金兰珠李闯陪同,在金家大车店与前来接洽的谈判代表,新七军副军长史说相见。陪同史说是张洋和郭小锋二位。

寒暄过后,史说从解沛然手中接过周副主席给郑洞国的亲笔信。他小心翼翼展开信件,周副主席那清秀的行书字体跃然醒目:

欣闻曾泽生军长已率部起义,兄亦在考虑中,目前全国胜负之局已定。远者不论,近一个月,济南、锦州相继解放,二十万大军全部覆没,王耀武、范汉杰相继被俘,吴文化、曾泽生相继起义,即足证明人民解放军必将取得全国胜利已无异议。兄今孤处危城,人心士气已背离,蒋介石纵数令兄部突围,但已遭解放军重重包围,何能逃脱。曾军长此次起义,已为兄一为人民立功自赎之门。届此祸福荣辱决于俄顷之际,兄宜回念当年黄埔之革命初衷,毅然重举反帝反封建大旗,率领长春全部守军,宣布反美反蒋,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赞成土地改革,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行列,则我敢保证中国人民及解放军必将依照中国***的宽大政策,不咎既往,欢迎兄起义,并照曾军长及其所同等待遇。时机急迫,顾念旧谊,特电促速下决心。望与我前线萧劲光、萧华两将军进行接洽,不使吴文化、曾泽生两将军专美于前也。

史说(看完周副主席信后):目前军长李鸿正患病卧床,我作为副职号召力有限,恐难服众,如果起义,很可能会发生动乱,引起内部残杀。以愚见还是寄希望于兵团郑司令。

解沛然:也好,此事拜托史军长向郑司令柬言专信。

 

21)新七军军部,日内。

看过史递交上来的周恩来信后,郑依然以孝忠党国为天职,并于1月28日下午亲自来到新七军军部召集师以上将领开会。

郑洞国: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现蒋委员长亲命我兵团突围,我们只有执行命令,别无杂念。怎么,大家为何默不作声?

史说:眼下官兵饿得腿脚浮肿,行军困难,况且途中还有共军拦截,这些情况你是知道的。

邓士富:我们部队不能打了,目前情况下,突围已不可能,建议司令官暂时维持现状,再另图别策吧。

郑洞国(觉得会再开下去也不会有何进展):今天会就开到此,散会。

随后郑一言不发冲出门而去。

留下兵团副参谋长杨友梅、新七军副军长史说、参谋长龙国钧、新三十八师师长陈鸣人。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觉得大势已去,兵团郑司令是指望不上了。于是大家共同商定新七军全军放下武器,向解放军投诚。

 

22)长春银行大楼,日内

郑洞国将长春大势已去情况电告东北剿总杜聿明。随后杜长官回电,言已电请蒋委员长派直升飞机来接郑出去。郑复电,他不想抛下属下,以死效忠党国。

随后兵团部代表参谋处长郭修甲和几位参谋与解放军代表谈判,并提出三个条件:一放下武器后,要保证所有人员生命财产安全;二郑洞国不在报纸和广播电台发表讲话;三对外宣传时,讲郑洞国伤后被俘。

 

23 )忙牛屯,东总前线指挥所,日内。

攻克锦州后,按中央军委意图先迎击候镜如的东进兵团。而林彪则考虑候镜如东进兵团拥有八九个师的兵力,交战后很可能退回葫芦岛逃掉。相比较,廖耀湘西进兵团是蒋的王牌机械化劲旅,这支十几万现代化装备机动性极强的兵团一但逃掉,将失去一次歼灭的绝佳机会。

正在此时,三纵队政委罗舜初来指挥所汇报打义县和锦州的情况。

林彪:罗政委,常听人说你对军事肯钻研,我也是这么看,你是军委老参谋,现在我要出一道题考考你。

罗舜初:在林总面前哪敢说肯钻研。

林彪(站起身走到地图前):蒋介石不甘心我们打锦州,还想夺回锦州,打通关内与关外联系。现在东边是沈阳出动的廖耀湘十几万西进兵团,,现已到黑山被我五纵、十纵顶住了;西边是从葫芦岛登陆的候镜如兵团八九个师,被四纵、十一纵挡在塔山。现在你来回答,我们是迎击的候镜如兵团好呢,还是打西进的廖耀湘好?

罗舜初(听完林彪出的题,罗看了看地图,认真考虑了一会):林总,葫芦岛至锦州一线,地处辽西走廊,山海之间通道比较狭窄,部队多了不易展开,不适合大兵团作战,而锦州以东地域开阔,便于大部队展开,要我选就选择打西进兵团。

林彪(听完后笑了笑):给你三天休整时间,回去等候命令。

 

24)辽西黑山县十纵防区。

10月20日10时,林彪正式向各纵队下达了新的作战任务。

梁兴初十纵带着一纵三师和蒙古骑兵师进至黑山、大虎山一线,组织起坚定的防御,阻止敌人南逃或再占锦州。原在彰武以北的黄永胜六纵,彰武西南的万毅五纵进至黑山东北的厉家窝棚、郑家窝棚、二道岗子一线,切断敌兵团回沈阳的退路。主力李天佑一纵、刘震二纵、韩先楚三纵、邓华七纵、段苏权八纵、詹才芳九纵,六纵十七师及炮纵,则由锦州地区挥师北上,大踏步向辽西急进。总方案是拦住先头,截断后尾,夹击中间,务求全歼廖耀香兵团。

10月21日, 正驻守在黑山县城内的十纵司令员梁兴初、政委周赤萍接到总部命令,立刻召开会议。

梁兴初:我们刚刚接到总部命令,要死守黑山,不能让廖耀湘越过黑山半步。这次防守非同以往,是解放全东北关建一步。守住了黑山,东北敌人就剩下死路一条,守不住黑山我们就是人民的罪人。但我们必须清楚,现在面对的是廖耀湘十万大军。这场硬仗要想打好,不咬牙是不行的。这场仗只准打好,不准打坏!

各师指挥员纷纷表态,坚决完成任务,死守黑山,与阵地共存亡。

当夜十纵各部采取紧急行动,同时奔向指定阵地。

廖耀湘的十多万机械化部队正奉蒋之命向锦州靠拢。在黑山遇到强劲对手梁兴初的十纵。廖耀湘权衡再三,将二流队伍207师3旅为主攻,71军两个师从侧面迂回配合。

10月23日早晨,国军先头部队行至尖山子进入10纵的贺庆积所属阵地。这里仅驻守一个警戒连,双方战至一天,伤亡惨重。

 

10月24日清晨,廖耀湘越过尖山子,调动4个师和5个炮团火力,向黑山、大虎山阵地发起全线进攻。

梁兴初听到贺庆积师长报告,廖耀湘没有从正面进攻黑山阵地,而是集中攻打侧面高家屯阵地。

梁兴初:好狡猾的廖耀湘,这里因工事难修,防御薄弱,只有一个营防守。

梁兴初亲自去28师指挥部。

一时间,双方在高家屯三个高地展开争夺战,小小战场血流成河,残尸遍野。

高家屯失守,贺庆积令全师所有炮火狂轰各高地,敌人还没站稳,便血肉横飞。贺又派两个营把高地夺回。

24日进攻失败,廖耀湘极为愤怒,大骂手下无能。随令169师代替207师,必须拿下黑山。

新六军军长李涛:207师打不下黑山,我们新六军给他打下来看看。

25日清晨6时,贺庆积刚刚打跑了71军,此时又迎来了强劲对手新六军。这支国民党主力队伍,是廖耀湘苦心经营的王牌劲旅。一上午地交战,很多阵地上,贺庆积已没了预备队可上。廖耀湘已将上万发炮弹倾泻在前沿阵地上,其战场惨烈状态不亚于塔山之战。

但十纵依然如一颗钉子一样,死死钉在黑山、大虎山阵地上,廖耀湘十万大军竟无法前进半步。

 

25)廖耀湘临时指挥所,日内。

就在廖耀湘百思不得其解,国军十万精锐竟撼不动小小的黑山防线,随即组织一场更大规模地进攻战。就在此时,参谋送来一份战地缴获文件。

廖耀湘一看电文:你们要坚守到最后,那怕战至一兵一卒,决不让廖兵团前进一步。后续各纵队已接近黑山一带,对廖形成包围之势。

此时廖耀湘惊出一身冷汗,脸色苍白。

廖耀湘(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自然自语道):早按我意图撤往营口,何况时至今日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来人呐!传我命令,全军向营口方向撤退!

 

26)黑山十纵前线指挥所,日内。

此时梁兴初刚刚轻松一点,战场上已听不到炮声。随后接到总部电报,电文言明,据情报,廖耀湘已停止黑山一线进攻,大队人马开始向营口方向移动。你们立刻撤出阵地,参加追击廖兵团行动。

梁兴初(看到此电文,艰苦鏖战几昼夜的梁兴初激动的热泪盈眶,这位后来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三十八军,被彭老总称为万岁军的军长,兴奋异常!):我们胜利了!我们终于完成总部交给我们的阻击任务!传令各师,追歼廖兵团!

 

26)台安驸近,日内。

南逃营口的廖兵团行至台安附近,便遭到猛烈炮火轰击。几位高参谏言,拥有如此重炮者一定是共军主力,看来我们撤往营口之路被堵住了。

乱了方寸的廖耀湘急电卫立煌,得到答复撤回沈阳。

 

27)六纵驻地,黄昏。

六纵司令员黄永胜接到总部电令后,立刻强行军,星夜兼程向指定地点靠山屯进发。

 

28)靠山屯,日外。

第二天中午,到达,并开始抢修构筑工事。

黄昏,总部再次电令6纵,立刻向大虎山前进,切断廖逃往沈阳之路。

接到命令后,黄永胜迅速作出决定,16师为右翼,18师为左翼,兵分两路向南开进。有人提出先给东总回电。

黄永胜(瞪眼怒斥道):回什么电,再架电台,廖耀湘就跑了。

黄永胜挥鞭上马,令全部队一律轻装急进。

 

29)厉家窝铺地区,日外。

6纵以一夜两昼,战士们扔掉所有粮、装,只带枪枝弹药,急行军250华里,创造东野急行军最高记录,终于在厉家窝铺地区堵住了廖兵团。

 

30)牤牛屯,东总前线指挥所,日内。

林彪(在地上来回踱步,不时看看地图和窗外):6纵到底在什么地方,连个信也没有。要让廖耀湘跑了,要严肃处理黄永胜。

刘亚楼:要让敌人跑了,非枪毙黄永胜不可!

林彪不言一声,早早躺下睡觉。

根据我电迅截获敌通电方位,廖兵团依然没逃出新民厉家窝铺。政务秘书谭云鹤急忙将这一情况汇报给刘亚楼,二人又一起来找林彪。刘发现林已就寝,便让小谭进屋向林总汇报。

不一会小谭出来说:林总知之不理,也不言语。要不参谋长进屋问问?

刘亚楼:我进去不如你当秘书方便,你再好好解释一下,千万可不能耽误。

谭云鹤(再次进屋,又开始耐心说):林总,刚才我没细说,现在我再给您说一遍,跟据我军情报电讯截获,廖耀湘兵团依然没逃出新民一带。

林彪(依然躺在床上,过了一会):你记录,立刻给各纵发电,围歼廖耀湘兵团。

10月26日,总部终于接到6纵电报,目前他们已占领厉家窝铺车站,防御工事尚未构筑完毕,敌人已蜂拥而至,战斗打地异常残酷,6纵将不惜一切代价,坚守最后一人也要堵住敌人。

林彪:六纵好样的,做的对!

刘亚楼:黄永胜,做的好,6纵不愧是主力纵队!

 

31)新民桃家窝棚,凌晨。

6纵16师46团途经北宁线时,与敌新三军先头部队遭遇。64团发起猛攻占领桃家窝棚,全歼新三军一个营。

6纵副司令员兼16师师长李作鹏:听枪声,我们遇到敌主力。停止前进,先查明情况。

这时师侦察连捉到一名化装逃跑的敌少将参议。

李作鹏:你说实话,争取立功赎罪。

少将参议:我说实话,廖耀湘在缴获贵方一份电文中发现从锦州围上来的共军后,随放弃黑山一线进攻,令兵团向营口撤退,准备从海上退回关内。途中遭重炮轰击阻拦。廖长官判断一定是遇上共军主力,随请示卫司令,回电退沈阳。

李作鹏:把地图展开,我觉得应从姜家屯设防为好。

少将参议:要让他们不能回沈阳,建议贵军除堵住姜家屯这条路外,还必须堵住半拉门那条路。

李作鹏:你积极配合我方很好,你的建议我们采纳了,我们会给你请功的。命二梯队,立刻抢占半拉门阵地,堵住敌人。

九时许,黄永胜、赖传珠到指挥部听取汇报后,很赞成李作鹏的决心和部署。

黄永胜:打到一兵一卒也不放过廖耀湘兵团。我的指挥位置就在这里,我就准备死在这里。

又是一场空前的惨烈的阻击战。

 

32)牤牛屯,东总前线指挥所,日内。

林彪:令各纵队围歼廖耀湘兵团。

刘亚楼:林总,现在别说廖兵团混乱,我方也都打乱了建制,纵队找不到师,师找不到团,整个辽西上百平方公里几十万人马混在一起厮杀,这命令如何下?

林彪(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沉默了一会):打乱建制,各自为战,边打边向沈阳进军。

刘亚楼:是个好方法,找好去沈阳向导。路上让所有宣传队大张旗鼓宣传,向沈阳进军。一传十,十传百,所有战斗队都会得到向沈阳进军的号令。

 

33)胡家窝棚,凌晨。

早已打乱建制的3纵7师2团3营,听到一位过路老乡说,前面胡家窝棚大瓦房停了很多汽车,并架设很多线路。

三营马上爬上胡家窝棚西山坡,往下一望,七间大瓦房天线林立,断定此处必有大鱼。于是全营集中所有手榴弹,居高临下,猛投下去。剧烈爆炸过后,全营迅速冲下山坡,直导指挥所。在被炸毁的指挥所内废墟中,发现了廖耀湘下达命令的电报电文。

三营长:好家伙,我们捣毁的是廖耀湘的指挥部!赶快给总部发电,廖耀湘指挥部被捣毁,廖耀湘一定就在附近。

营长话音刚落,敌警卫部队便近距与三营激烈交火,敌人使用美式装备喷火器向三营指战员喷着一股股火舌。在这次战斗中,三营几乎全部阵亡。

 

34)新六军22师指挥所,日内。

廖耀湘早早出去视察,侥幸躲过一劫。眼看指挥部被共军炸得七零八落,惊魂未定的廖司令只好逃进新6军22师指挥部内。

廖耀湘(气还没喘匀,便拿起话机):各部快快向新立屯二道岗子集合。

廖耀湘用明语直接呼叫部属,惊得在场所有人员目瞪口呆。

 

35)牤牛屯,东总前线指挥所,日内。

林彪:听,廖耀湘不顾兵家大忌,开始用明语呼唤部属。刘参谋长,那我们就按廖司令所在方位调整人马。

 

36)3纵后勤警卫连,日内。

3纵守备部队刘振华截住一位穿长袍马褂、戴着礼帽的商人。刘振华觉得此人不象商人,便将其带回后勤警卫连。

刘振华:姓名,干什么的?

商人回答:我叫胡庆祥,在沈阳经商。

此时,警卫连炊事员看到此人:你是廖耀湘吗?

商人**头不语。

炊事员:那你认识我吗?

廖耀湘依然不回答。

炊事员 :你就是廖耀湘,我是你原来的炊事员,给你作过饭。

廖耀湘:我要见你们最高首长!

活捉廖耀湘,3纵司令员韩先楚马上赶了过来。

韩先楚(主动伸出手,很客气说):我是3纵司令员韩先楚。

廖耀湘(并没有理睬韩先楚伸过来的手,傲慢地说):你不佩与我谈话,我要见你们最高首长!

 

37)牤牛屯,东总前线指挥所,日外。

东总最高首脑从1948年10月5日进驻此处,历经29天风风雨雨,终于取得辽沈战役胜利。今天,1948年11月2日,林彪带领总部,向大沈阳进军。

 

38)沈阳,东总司令部住地,日内。

总部下达命令,一周内不出操。一个月休整。

随后东总接到中央军委命令,东北野战军开赴关内华北战场。

林彪率领120万大军,浩浩荡荡开进华北战场。

 

39)宁安古城,左骞家,日内。

金兰珠与李闯为安抚左骞,便在此多住了些时日。

东北全境解放,这对为东北解放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功臣忽然有了个共同想法,回老家沈阳看看。

 

40)南下列车上,日内。

金兰珠帖着李闯耳朵小声告诉他,她又有了。

李闯(兴奋跳了起来):我要当爸爸了!

 

全剧终

【编者按】在争夺锦州战斗中,我军军民团结一心,以林彪最高指挥中心日夜密切注视前方战斗情况,以国民党军形成鲜明对比,不合心,闹个人保险。战争最终以我军夺下锦州全民欢呼,李闯当爸爸了一个双重意义的结尾,给小说增添了喜庆。感谢支持烟雨,问好作者【烟雨编辑:虞美人】
上一篇:朝代取名(荒诞小品剧)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27568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