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5月25日 周五
【郭帅】落不由己:超级元老杜迁与宋万
日期:2017-05-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郭帅
点击:823

《诗经·小雅·采芑》中有云:“方叔元老,克壮其犹。”《毛传》注释到:“元,大也。五官之长,出於诸侯,曰天子之老。”另,古罗马曾有元老院,大概相当于现代西方政治体系中的上院或者参议院。五代十国时期,冯道一生曾侍奉五朝、八姓、十三帝,前后为官四十多年,拜相二十余年,而且官越做越大、爵越封越高,上耀祖宗、下荫子弟,人称其为“官场不倒翁”,是那个时代的“元老级人物”。

梁山的发展不是一日一夕之功,大致经历了三个时代:王伦的草创时代、晁盖的发展时代与宋江的鼎盛衰落时代。摸着天杜迁与云里金刚宋万经历了梁山上的三大时代,是梁山上名副其实的元老级人物。在此,将其二人称其为“千万级元老”,因为二人名字中有一“迁”一“万”。

据宋代无名氏作《宣和遗事》记载:杜千曾持宋江的介绍信入伙,追随宋江横行齐魏,在最初的三十六人名单中。在中国古代小说中,“杜千”与“宋万”犹如“王朝”与“马汉”、“张龙”与“赵虎”、“董超”与“薛霸”是相对应的符号式人物。之所以弃“杜千”而用“杜迁”,大概是由于施耐庵老爷子在塑造梁山好汉人物时考虑到一“千”字一“万”字过于平凡、流于俗套,不足以与好汉行为相称。“迁”与“千”虽是同音,但是意境深远。《说文解字》中迁,登也;《尔雅》中迁,徙也;《广雅》迁中,移也。在《宣和遗事》中,杜千的绰号是“摸着云”,在《水浒传》中名字变成了杜迁、绰号变成了“摸着天”。宋万在《水浒传》中绰号是“云里金刚”。杜迁的“云”字被宋万“偷”了去。大概是如若杜迁继续沿用“摸着云”,则与新塑造的人物宋万“云里金刚”中的“云”字犯重。“摸着天”与“云里金刚”意思基本相同,大概是形容个子之高。据此,可以推断,宋万是由杜迁演绎出来的新人物。其二人性格、地位、命运在小说中基本上是一致的,也可以验证这一点。另外,不知什么缘故,《宣和遗事》中位列三十六人的杜千演变为杜迁之后,最终从天罡三十六人里滑落了出来。与其一同滑落出来的还有病尉迟孙立。这是一个值得玩味的谜题。

梁山几经风雨,山寨也曾二度易主。网络歌手崔子格在《卜卦》中曾唱到:“那年仲夏,你背上行囊离开家;古道旁,我欲语泪先下。田里庄稼,收获了一茬又一茬;而我们何时发芽。”梁山三番五次扩招,收获了“一茬又一茬”的好汉。新的好汉来之后,二人的地位一路下滑,但是,这二人始终留在梁山,不曾背离组织。令人痛心的是,这样忠心耿耿的人物,在梁山上的日子犹如“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这二人在梁山上的地位在一次又一次的调整中犹如物理学中自由落体一般急剧坠落。

四面高山,三关雄壮,团团围定;中间里镜面也似一片平地,可方三五百丈。王伦时代的梁山,在后周皇室后裔柴进的资助下,草创了,隆兴了,初具规模了,在江湖上有一定的号召力了。金圣叹曾评:“夫柴进之于水泊,其犹青萍之末矣。”柴进是梁山的名誉董事长,王伦是梁山的董事长兼总经理。王伦曾对林冲说:“我却是个不及第的秀才,因鸟气合著杜迁来这里落草。” 王伦与杜迁是梁山上最早的落草者,此时二人的地位大概平等,凡事二人商量着来。随后,宋万来了,之后是朱贵。再之后,林冲在朱贵的引领下上了梁山,见到“中间交椅上坐著一个好汉,正是白衣秀士王伦;左边交椅上坐著摸著天杜迁;右边交椅坐著云里金刚宋万”。此时的梁山是王伦、杜迁与宋万“三驾马车”时期。唯一在权力体系之外的是朱贵。平心而论,朱贵是地煞组中形象塑造得相对丰满的人物,让其在始终在边缘徘徊,大排名时在第九十二位,有点儿委屈。林冲来到了梁山,打破了这里的权力平衡。这为之后林冲弑杀王伦、晁盖取王伦而代之埋下了种子与伏笔。

在王伦时代的梁山政治体系下,王伦居首,杜迁、宋万相伴左右,之后是林冲,最后是朱贵。在这其中,杜迁与宋万是王伦的绝对心腹,朱贵是边缘人物。杜迁、宋万位列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之前,实属王伦“小人之心”之作。王伦如若“有心”再黑点儿,绝对可以将朱贵置于林冲之前。

当王伦欲以“小寨粮食缺少,屋宇不整,人力寡薄,恐日后误了足下”为由想要拒绝林冲上山之时,朱贵见了便谏道:“哥哥在上,莫怪小弟多言。山寨中粮食虽少,近村远镇可以去借;山场水泊,木植广有,便要盖千间房屋却也无妨。这位是柴大官人力举荐来的人,如何教他别处去?抑且柴大官人自来与山上有恩,日后得知不纳此人,须不好看。这位又是有本事的人,他必然来出气力。”朱贵是边缘人士,敢于提出主张、维护林冲。更何况,杜迁与宋万乎?杜迁与宋万在王伦时代,最突出的表现莫过于王伦婉拒林冲上山将其礼送出山时与朱贵达成统一战线主张留下林冲时的积极表现。杜迁道:“山寨中那争他一个。哥哥若不收留,柴大官人知道时见怪。显的我们忘恩背义;日前多曾亏了他,今日荐个人来,便恁推却,发付他去!”宋万也劝道:“柴大官人面上,可容他在这里做个头领,也好。不然,见得我们无义气,使江湖上好汉见笑。”杜迁、宋万二人武艺平常,能在林冲最困难之时,作为王伦的心腹不附和主子,这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与此同时,这也表明在王伦时期,杜迁、宋万在梁山之上具有一定的话语权,可以与寨主平等对话,提出不同意见,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此时,也是梁山发展史上最具民主政治氛围最浓厚的时代。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这是白胜在黄泥冈上的唱词,道出了当时社会贫富两极分化、阶层严重对立。晁盖、吴用、公孙胜等人在黄泥冈上成功抢劫了青面兽杨志押运的生辰纲。在白胜事发之后,晁盖等人仓皇之中投奔了梁山上的王伦。

在智多星吴用的暗地挑唆之下,林冲再也压抑不住胸中的那一腔怨火,手刃了王伦。此时此刻,林冲的举动吓得那杜迁、宋万、朱贵都跪下,说道:“愿随哥哥执鞭坠蹬!”杜迁、宋万等人原本是王伦的核心力量,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转变,见风使舵,未作任何实质性抵抗。在力量对比严重失衡的情况下,杜迁、宋万等武艺一般之人纵使有心也是无力回天。晁盖、吴用、公孙胜等人鸠占鹊巢,标志着梁上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晁盖时代。在晁盖时代初期的政治体系下,晁盖居首,吴用、公孙胜紧随其后,之后是林冲,再次是刘唐、阮小二、阮小五与阮小七,而后是杜迁与宋万,最后是朱贵。这一次,由于晁盖等人的出现,梁上的位置排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林冲依然是第四名,但这次是其正常合理的位置。杜迁与宋万的位置则大幅下降了,原来的正数第二三名,变成了倒数二三名。杜迁、宋万在梁山晁盖时代排名第九、第十。王伦时代“三驾马车”中“两驾”杜迁与宋万沦为了角色人物,在梁山上不再具有话语权。属于杜迁与宋万的那个时代如长江之水奔流到海一去不复返了。

在晁盖后期,郓城小吏及时雨宋江采用掺沙子的方式,在梁山上安插了大量的人,而且在上山之后定下了排名规矩:“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住上坐,新到头头去右边客位上坐。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杜迁与宋万在梁山之后的活动中基本上进一步沉沦,大多是随大流出现。

杜迁与宋万追随梁山南征北战、东征西讨,鲜有突显出现,但是有一次活动需要着重提出。在托塔天王晁盖为其山寨之主地位做最后一次努力出征曾头市时,他带了林冲、呼延灼、徐宁、穆弘、张横、杨雄、石秀、孙立、黄信、燕顺、邓飞、欧鹏、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白胜、杜迁、宋万二十员头领。这些人中,呼延灼、徐宁等人心中的明主是宋江,不认可晁盖;属于晁盖的或者同情晁盖的有林冲、刘唐、阮氏三兄弟、白胜、杜迁与宋万。晁盖将其带上,视为可以倚靠之人。此时,纵使杜迁与宋万本领低下,也得拉出来了。晁盖在曾头市中箭,只有三阮、刘唐、白胜五个头领死并将去,救得晁盖上马,杀出村中来。不久,晁盖就此驾鹤西去,离开了经营多年的梁山。在晁盖初期及晁盖与宋江“两头政治”时期,杜迁与宋万沦为了边缘人物,其重要性甚至比不上之前的边缘人物朱贵了。

在一番暗地里的腥风血雨之后,梁山不可避免地进入了宋江时代。在宋江、卢俊义、吴用、公孙胜等人的合谋下,梁山举行了一次隆重的忠义堂石碣受天文仪式,梁山所有人的位次最终有了定数。石碣背面书写着地魔星云里金刚宋万、地妖星摸著天杜迁。杜迁、宋万在梁山宋江时代排名定格在第八十三位、第八十二位。不知何故,在之前的座次中,杜迁始终在宋万之前;在最后一次排名中,名落宋万之后。在随后的工作安排中,摸著天杜迁与云里金刚宋万担当步军将校,也算是对其最大的认可了。

北宋诗人王安石爆曾作诗《元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新春佳节来临之际,世人总会用新桃把旧符换下来。在梁山上的领导人更迭之日,必将迎来的是人事的大调整。在王伦时代,二人是王伦的心腹,接近核心层,与王伦共同组成了“三驾马车”,在梁上有发言权。在晁盖初中期,二人是王伦遗留下来的产物,且武艺平常,逐步沦为边缘人物,必然不会受重用。在晁盖后期,伴随着宋江势力的一步步崛起,二人印上了鲜明的晁盖色彩。在宋江时期,二人与刘唐、阮氏三兄弟等人是晁盖的遗老遗少。刘唐与三阮这等天罡级人物尚被打压,更何况杜迁与宋万这等地煞级人物。纵使杜迁与宋万有心与晁盖系决裂,宋江也是不会收纳的。最主要原因在于使用价值太低了。君不见,吴用弃晁盖转投宋江之后,成为了宋江的军师。离开了吴用,宋江玩不转;离开了杜迁与宋万,宋江照样玩得风生水起。吴用在梁山之上几乎是无可替代的。这就是差别,这就是根本原因。

杜迁与宋万经历了梁山的三个时代,是梁山兴衰荣辱的见证者。二人在梁山的地位一降再降,最后在地煞落座了。杜迁与王伦是并列第一上梁山之人,而且是征方腊时梁山牺牲的最后一人。宋万是上梁山第三人,在征方腊时与焦挺、陶宗旺是最早牺牲的一批。宋江感慨道:“想起宋万这人,虽然不曾立得奇功,当初梁山泊开荆之时,多亏此人。今日作泉下之客!”宋万获此殊荣,着实不易。难道这是二人位置发生逆转的终极原因?或者是由于宋万也姓宋,是宋江的本家?杜迁与宋万在梁山宋江时代基本上毫无个性可言了,彻底沦为了符号式的人物。二人追随宋江远征方腊,将尸骨留在了烟雨江南。

从最初的举足轻重到其后的若有若无到最后的百无聊赖,一切是“落”不由己。“我们是来坐滑梯的”,这兴许是对杜迁、宋万二人最好的注解。

【编者按】
上一篇:【姜游游】后宫:贤心妒肠的传奇皇后独孤伽罗
下一篇:【赵春阳】奸雄曹操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27566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