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21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文学
日期:2017-05-03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熊心可鉴
点击:1023

剧中主要人物:

陈老爹:男,58岁,农民。

陈大娘:女,55岁,农民,陈老爹的妻子。

赵宝:男,30岁,农民,陈老爹的邻居。

荷花:女,29岁,农民,赵宝的妻子。

朵朵:女,4岁,赵宝的女儿。

客串人物:村长,群众。

第一集  夜内

场景:初夏,陈老爹家中。

陈大娘:隔壁赵宝家的女儿,长得乖巧,惹人爱。(稍停一会儿,有些忧伤)长得真像当年我们的女儿,看见朵朵就想到咱离去的闺女,如果健在,跟赵宝一样大,我们都当外公、外婆了。(声音开始悲咽,掉了泪)

陈老爹:(拍拍她的肩,安慰地)闺女都走了许多年了,别老提这些事,弄得我心里难受啊!(停顿一会儿,叹息地)唉!当年不同现在,谁知道出个水痘会要了闺女的命,都怪我们太大意,耽搁了治疗……不说这些了,闺女走了快三十年了。(眼角含着泪)

陈大娘:(擦了擦泪,收敛了一下情绪)我很喜欢朵朵这孩子,看着都觉得亲。

陈老爹:没事就去带带孩子。

陈大娘:(情绪有些激动)赵宝媳妇可是个厉害的主,去年咱家的小黄狗跑到她家院子里咬死了一只鸡,她操起木棍,愣是把咱家的小黄狗打死了,想到这些,气不打一处来。

陈老爹:你们这些婆娘,芝麻大的事都能捅破天,真是服了你们。相互让着点,都是一墙之隔的邻居,打照面的时间长着呢!不早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下地干活。

第二集  日外

场景:第二天,男人们出去干活。两个女人在一墙之隔的自家院里干着活。

朵朵:(娇气地)妈妈,我想去陈奶奶家玩。

荷花:(故意大声嚷嚷)不许去,她家的狗不光吃鸡,还会咬人。

朵朵:(哭哭啼啼)不嘛,我就是要去。

荷花:(怒斥地)我说不许去,就是不许去!

朵朵:(捂着眼睛,嚎啕大哭)

陈大娘:(在院里听了半天,听见朵朵哭声,终于忍不住也大声叫喊)拿孩子撒什么气,你这张嘴比狗更厉害!

荷花:(拿着木棍使劲在院内敲打)嘴厉害没关系,不像有些老母鸡,光吃食,就是不下蛋。(捂着嘴在院里大笑)

陈大娘怒火冲天跑到荷花家院内,两个女人大大出手,鸡飞狗跳,头破血流,朵朵在地上吓得没命地哭。

第三集  夜内

场景:当天夜里,赵宝家中。

赵宝:(生气、埋怨地)你怎么能打陈大娘,太不像话了,没大没小。

荷花:(头上缠着纱布,捂着头,受委屈地)是她先冲到咱家院里动的手,别看她上了年纪,劲还真大,下手真够狠。哎哟——(说完话摸着头叫唤)

赵宝:还不是你嘴臭,骂人毒。陈大娘对咱朵朵怜爱喜欢,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干嘛不依不饶。

荷花:我气不过,去年她家的狗咬死了咱家的一只鸡,一句客气话都没说。

赵宝:你不是把陈大娘家的狗打死了吗?今天你说她什么了?

荷花:(结结巴巴地)我说……我说她是不下蛋的老母鸡。

赵宝:(气愤地抽了她一巴掌,手指着她)你知道什么呀!陈大娘几十年前有个闺女,生病耽搁了治疗,死了。如果还在跟我一样大。你这个女人说话呀,往人家心里捅刀子。(说完话,又扬起了巴掌)

荷花:(一边躲闪,一边哭泣,摸着脸支唔地)我……我哪知道这些,你又没说过这档子事。

赵宝:(叹息地)你真是气死我了,再不管好你这张臭嘴,还有你苦头吃。都是一墙之隔的邻居,以后怎么相处?明天去跟陈大娘赔个礼,道个歉。

荷花:(摸着脸)我不去,要去你去。

赵宝:(用手指戳了一下她的头)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第四集  夜内

场景:同一天的晚上,陈大娘躺在床上,手臂上和脸上贴着创可贴。

陈老爹:(慢条斯理地)你这个老太太和年轻人打架,也不嫌丢人,让村里人笑话。

陈大娘:(埋怨地)这个泼妇,下手真狠,我现在脸上和手臂上都火辣辣的。

陈老爹:早跟你说过,让着点。我们岁数大,肚量要大些。

陈大娘:(满脸怨气)她说话太难听,扎得我心疼。

陈老爹:她说啥话?

陈大娘:(气愤地)说我是不下蛋的老母鸡。

陈老爹:嗨!这个荷花真是长不大的人,亏她还当妈。

第五集  日内

场景:陈老爹家中。

赵宝:(从院子里走到陈老爹家中,诚恳地道歉赔不是)

陈老爹:我家那口子也不对,这件事过去了。

赵宝:(微笑地)还是你二老肚量大,昨天晚上为这件事我还抽了媳妇一巴掌,做事太离谱。

陈老爹:(语重心长地)赵宝,俩口子过日子,别动不动打架,有事好商量。

赵宝:(点着头,感激地)陈老爹,我有一事相求,不知道你肯不肯帮这个忙。

陈老爹:啥事?你说。

赵宝:过些天,我要去外地务工,要一年才回家,又怕我家那个婆娘惹出什么祸端,陈老爹你在家多照应点,拜托你了。

陈老爹:赵宝,你放心去吧,我会关照好你家的。

赵宝:(起身相告)谢谢陈老爹,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第六集  夜内

场景:又过了几个月,某天深夜,赵宝家中传来哭声。

陈老爹:(躺在床上,在屋里听见)老太婆,好像是荷花在哭?

陈大娘:深更半夜,又整什么幺蛾子?

陈老爹:不行,得去看看。赵宝出门交待过我,咱俩去看看吧!

陈大娘:(在床上头一扭)我不去。

陈老爹:(起床穿好衣服,拿着手电筒出了门,叩开荷花家的院门,来到她家中)怎么了?

荷花:(焦急地)快看看朵朵吧,白天好好的,晚上就高烧不止,怎么办呀?

陈老爹:(走到朵朵床前)孩子是出水痘,必须赶快送县医院,总这样高烧下去会出事的。

荷花:这么晚了,哪有车呀?

陈老爹:我去套上驴车,赶快收拾一下。

陈老爹:(回到自己家中,正收拾东西)

陈大娘:(小声地)她家怎么了?

陈老爹:朵朵出水痘,和咱家过去闺女的病是一样的,耽误不得,准备连夜送县医院。

陈大娘:(慌张地)什么?朵朵出水痘,我也要去。(马上从床上起来)

推出一组镜头:漆黑的乡村公路上,陈老爹赶着驴车,陈大娘打着手电,荷花坐在板车上,照看着躺在板车上的朵朵,大家都非常焦急。

画外音:朵朵康复,因为这件事,两家关系稍微得到缓和。

第七集  日外

场景:又过了一个月,陈大娘在院内剥着花生。

朵朵:(高兴地,从外边走到院子里)奶奶,我来陪你玩。

陈大娘:(看见她,高兴地)咱家朵朵陪奶奶玩,好,好,好!(说完话,起身从屋里拿出糖果)

朵朵:(笑眯眯)奶奶,这糖真甜!奶奶对我真好!

陈大娘:(摸着她的头,眼里有些湿润,温和地)咱家朵朵真乖,慢点吃,奶奶家还有许多呢。

荷花:(在自家院子里听见陈大娘说的那些话,想着以前做的事,心里愧疚,在院子里情不自禁地)陈大娘,有空来我家串个门。

陈大娘:(听见她的话,心里咯噔一下,没有搭话)

画外音:又过了些日子,两家人,今天我送吃,明个你送汤。两个女人还是没有在一起相处说话,谁都抹不开面子。

第八集  日外

场景:冬天了,赵宝家院子里。

朵朵:(在院子里使劲地哭)奶奶,爷爷,快来呀!

俩位老人听见朵朵哭喊,慌忙跑到赵宝家院内。

荷花:(满头虚汗,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陈大娘:老头子,赶紧叫上村里的人,把荷花送县医院去,朵朵我来带。

荷花:(强忍着痛,感激地)谢谢大娘。

陈大娘:都啥时候了,还客气。

画外音:荷花得的是急性阑尾炎,几天后出院回家静养,陈大娘又是杀鸡,又是炖汤,两个女人开始了正常来往。

第九集  日内

场景:荷花在家中床上休养。

朵朵:(正在院子里玩耍)妈妈,爷爷和奶奶来看你了。

荷花:老爹,大娘,这些日子我们母女俩给你们添麻烦了,过去都是我不好,希望大娘原谅我。(准备起身鞠躬答谢)

陈大娘:(慈善地,用手摁住她)荷花,大娘脾气也不好,过去的事翻篇儿了。

陈老爹:(乐呵呵地)都说远亲不如近邻,我们俩家不就一墙之隔的邻居嘛,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朵朵:(从院子里走过来,天真地)爷爷,那就把院里的墙拆了,我早上一起来就可以到奶奶家吃糖,不用拐弯走。

大家听着朵朵的话,不知如何应答,气氛有些尬尴。

第十集  日内

场景:快过年了,赵宝务工完了回到家。

荷花:(把一年里发生的一切都详细说了一篇,支唔地)我想……我想……

赵宝:(装傻)你到底想说啥?

朵朵:妈妈,你想干嘛呀?

荷花:(犹豫老半天,没开口)

赵宝:(笑眯眯地)你想把咱家院里的墙拆啰!

荷花:(疑惑地)你咋知道我的心事。

赵宝:(看着朵朵,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微笑地)一到家,咱家的小麻雀就在我耳边叫个不停。

朵朵:(高兴地拍着手)哦!拆墙啰,以后去奶奶家玩再也不用绕墙走喽!

荷花:(用手拧了一下他的胳膊)你称心啊!

赵宝:(在她耳前嘀咕)

朵朵:(撅着小嘴)爸爸,妈妈你们说啥悄悄话呢?

荷花:(摸摸她的小脸蛋,微笑地)不告诉你,免得你这只小麻雀又到处叫。

第十一集  日外

场景:冬天的太阳照在两户人家的院里,大年三十中午,陈老爹老俩口在院子里忙活,村长和乡亲们来了。

村长:(用手做揖,大声笑着)老爹,大娘,今天你家是四喜临门啊!我前来道喜。

陈老爹:(疑惑地)村长,大过年的,可别拿我这个糟老头子说笑。

忽然,院子里的墙倒了,赵宝一家人和许多乡亲们走过来。

陈大娘:你们这是唱的那出呀!好好的,把墙推倒干啥。

村长:(乐呵呵地)还是让赵宝说吧,我和乡亲们做个见证人。

赵宝:(诚恳地,激动地)老爹,大娘,没有你俩老的宽宏大量,荷花和朵朵还真不知道会出啥事,想给你俩一个惊喜,所以没有给你俩商量把墙拆了,从此咱们就是一家人。

荷花:(高兴地大喊,鞠着躬)爸,妈,给你们拜年啦!

朵朵:(活蹦乱跳地)爷爷,奶奶,我也给你拜年啦!

推出一组镜头:俩位老人含着激动地泪水,院子里的人欢呼鼓掌。

群众:(笑着)陈老爹,现在知道是啥四喜么?

村长:(大声地)成为一家人,有了儿子,儿媳。有了孙女。这第四喜嘛,当然是过年啰!

院子里又传出笑声和掌声。

赵宝:爸,妈,我写了一幅春联。

荧屏打出字幕:一墙之隔两户人,两心相通一家亲。喜气盈门。

【编者按】读罢这个小短剧,热泪盈眶。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这话一点不假。从以前的芥蒂到今天的“认亲”,两家人的故事很能说明邻里关系如何相处如何和睦的大道理。一面砖墙好推,一堵心墙难憾。短剧人物形象个性突出,各有长短,虽然剧情矛盾不甚冲突,但通过剧情的变化,环环相扣,引人入胜,“朵朵”这条“红线”引领全剧,自然合理。社团推荐欣赏。【注意】“擢”应为“戳”;“俩老”应该为“二老”;“幺蛾子”错成“妖蛾子”;“逮”应是“得”;“俩家”应为“两家”;“菏花”应该是“荷花”之误。最后的对联也不甚对仗,但无伤剧情。“小分类”不是“民间文学”,移至“影视文学”了。【美丽编辑:盛元】
上一篇:谁主沉浮大东北第十五集:决胜千里
下一篇:金婚的遗憾(微电影剧本)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6856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