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2日 周一
【李忆峰】悲欣交集之后 ——浅析话剧《驴得水》
日期:2017-04-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忆峰
点击:1376

今天探讨的是和话剧《驴得水》的相关话题。

主要从三个方面做交流探讨,

一是向大家简单介绍话剧《驴得水》这部话剧剧情故事,剧目的创作团队、演出信息等,

第二,简单分析话剧《驴得水》的艺术特点,从我个人的认识角度,给话剧《驴得水》做剧目类型上的定义——话剧《驴得水》是喜剧还是悲剧。

第三,交流话剧《驴得水》和电影《驴得水》的相同和差异之处。

今天交流的题目是《悲欣交集之后——浅析话剧《驴得水》》

“悲欣交集”这句话是弘一法师,李叔同写的,是他在临终前三天留下的遗迹。

我用这句话做话剧《驴得水》观后感的题目,有两层意思,

一是看完话剧《驴得水》既有悲哀,也有欣喜,

但更多的是哀伤。

为什么更多的是哀伤?稍后和文友们一起探讨。

先来介绍话剧《驴得水》。

群里的朋友有看过话剧《驴得水》,或者看过根据话剧《驴得水》改编的电影《驴得水》,可以回忆一下剧情。

话剧《驴得水》,是由京城民营剧团至乐汇舞台剧和哲腾文化共同出品,编剧是周申,刘露。

任素汐

我看的那一版话剧《驴得水》基本是这个班底。是在沈阳的鑫荷剧场看的,当时就感觉很震撼,很有力,很新颖。记得剧目观后就写了剧评:

让人捧腹大笑的剧不一定就是喜剧,也可能是滑稽戏;

让人泪流满面的剧不一定就是悲剧,也可能是正剧。

如何给小剧场话剧《驴得水》做戏剧类型上的定义,是一件很困难事。

笔者觉得,它是带着喜剧外形的大悲剧。

为什么说话剧《驴得水》是一部悲剧?

文友都知道,《驴得水》打出的广告宣传是这样的:

海报上表明的是剧目类型是现实主义的荒诞派 喜剧,

这张海报,更是表明:爆笑喜剧。

海报的人物造型也是喜剧风格的:

为什么我把这台话剧定义为悲剧。

关于悲剧,很多美学家都做过定义,

最著名的大家耳熟能详、开口就能说出的是那句:

悲剧就是把美的东西(有价值的东西)撕碎了(毁灭了)给你看。

戏剧美学学者程朝翔、傅正明在《悲剧:秋天的神话》一书的代译者前言中说:

“悲剧的本质在于客观现实中的矛盾冲突,在于新生力量在崛起过程中所必然遭受到的暂时性的失败或毁灭。”

今天我们按上述这个悲剧观点,来简要分析《驴得水》的悲剧性。

先来说说剧情大意,看过话剧或者电影的文友做个回忆,没有看过剧目的文友简单了解下。

简单说,话剧《驴得水》讲了一个助学的故事。

谁助学?在什么地方助学?结果怎样?

《驴得水》讲了过去年代的一个助学故事。

那是北京还叫北平。

北平来的知识分子,怀着改变中国农民“贫愚弱私,让四万万同胞摆脱贫穷落后”的理想,来到某偏远缺水山区,自建“三民”小学,为当地贫困儿童教课。

剧中主要人物有:

校长:孙恒海;

教导主任 裴魁山,

会计兼数学老师张一曼,教师中唯一的女性;

自然科学老师 周铁男,铁匠(注:电影里这个人物是铜匠),

校长的女儿孙佳佳,

李大洋,教育部特派员,

老婆,铁匠老婆,

罗斯,美国人,慈善家,

话剧《驴得水》舞台上的场景很少(电影中场景多一些):

有三民小学教室;教室外空地;小学后院。

故事开始之前,有一段前史。就是小学当地缺水,助学的教师们吃水很困难只能雇一头毛驴去远处运水。

为解决经费匮乏问题,教师们用一头叫“驴得水”的驴冒充一位老师,向政府领空饷,用来支付雇运水毛驴的费用,同时用来维持助学教师们的生存和教学。

当然这里面也有猫腻:教师们本人也在挪用这笔冒名工资,比如,女教师张一曼用这笔空饷来买衣服,奎山的假牙费、铁男的理发费、校长的眼睛养护费都这这笔空饷中支付……

恋爱中的男女教师

操场打球,铁男和佳佳

助学生活原本是一潭还算沉静的一潭湖水,却被一封电报打破了平静——老师们得到消息,国民政府教育部特派员要来学校视察。

一颗石子投进湖中,荡起涟漪,形成一个旋转舞台,让各色人等在舞台上充分表演,真实的人性得到充分暴露。剧情由此展开。

首先,三民小学孙校长他们必须圆谎,就是小学真的有这个叫吕得水的老师,以应付特派员调查领空饷问题。

他们需要找一个人冒充吕得水老师。

当地人少,时间来不及,特派员明天就到,实在找不出人来顶替吕得水老师。

急中生智,他们看见了来学校修理驴棚子锁头的铁匠,(电影里是修理电铃)这个铁匠是当地人,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让他扮演教英语的驴得水老师,蒙骗特派员。

中间站立着是铁匠。

电影铁匠的造型。

铁匠外形和英语老师“吕得水”相去甚远,他怎么能扮演吕得水?

剧情给观众设置一个悬念,吸引观众看下去。

细节不再赘述,在威利诱之下,铁匠同意冒充吕得水老师,表现居然还不错,最初蒙骗成功。

铁匠戴上眼镜,扮演的吕得水老师。

一个细节很有趣,就是铁匠说了一大段家乡方言,特派员根本没听懂,以为是流利的英语,被蒙蔽过去。

大家暗自庆幸,以为说谎成功,事情就此了解。

没想到,这时剧情出现一个小突转。

特派员说,他要找一个“优秀的愿意扎根农村的基层教育家”,这样能得到一笔外国人给学校的赞助款。

这笔赞助款数额很大,校长他们为得到慈善家罗斯先生的赞助,心血来潮,要把这出戏继续演下去,让铁匠再多扮演一天吕得水老师。

铁匠不同意,他想今天装完了,拿钱就走。

可是众人不想让铁匠走。为了在延续一天,众人不惜自毁形象:

魁山献出了自己爱恋着的一曼,要一曼“堕落”,和铁匠勾搭在一起,留住铁匠;

张一曼严厉拒绝。

这时,原本“正直”的孙校长甚至也说出不顾廉耻的话:

“做大事,就要不拘小节。”……

此时,为了一笔赞助款, 众生相本相暴露,十分复杂。

不管怎样,铁匠同意再演一天戏。

于是,大额赞助费终于到手,众人皆大欢喜。

剧照中间是慈善家抱着皮箱,皮箱里是奖励给优秀助学老师的赞助款。

然而,圆谎远没结束。这时剧情的重要突转出现了,

又一封电报把剧情引向高潮——罗斯先生亲自来山区,要来看望甘于奉献的“吕得水老师”。

罗斯是美国人,而扮演“吕得水”老师的铁匠必须讲地道的英语才能过关,可是铁匠只会说三两句英语。怎么办?

剧情突变、极致考验到来之前,剧本设计了铁匠和老婆打架的一场戏。

这场戏看似轻松搞笑,却是为下面几场戏做重要铺垫。

铁匠老婆来学校,要查出和铁匠“搞**”的女人……

铁匠老婆  很剽悍的样子

铁匠老婆听说,小学里有人和铁匠鬼混,要来捉奸。

铁匠老婆(前,女)来学校捉奸。

铁匠老婆来学校胡闹,会对“接收”赞助款造成麻烦,必须把铁匠老婆撵走。

为了把铁匠老婆哄走,迎接马上到校的慈善家,避免事情败露,众人再次扮演邪恶角色:

魁山要一曼承认,她和铁匠在一起;

校长说:“学校的生死存亡就靠你了……”

为顾全大局,一曼只能承认自己和铁匠有“事”,

还要违心说出伤害铁匠的话:“他在我这儿就是个牲口。”

特派员为掩盖自己截留赞助费的“罪行”,一起欺骗慈善家罗斯,也给一曼施加压力……

老师们(知识分子的化身)的真实心理暴露之后,这时的铁匠也卸下憨厚老道的面罩,他要“公报私仇”,利用自己必须“被使用”的身份,居然要学校开除一曼;因为他心里清楚,自己在张一曼心目中的形象就是一个被利用的角色,尽管铁匠在内心深处暗恋着女教师张一曼。

铁匠和张一曼

张一曼不接受这样的结局,她拒绝周围人给她的安排,

这时,一直温和文雅的以长辈自居的校长居然打了一曼一巴掌……

此时的张一曼,看透了世态炎凉,“哀莫大于心死”,她在众人面前,自己打自己,一下两下……

巴掌打在一曼的脸上,也打在每位观众的心里。

男教师铁男想说明真相,特派员更是匪相毕露,向急于说明真相的铁男开枪;

生死面前,铁男放下做人的自尊,屈辱地承认:“我真的知道我错了。”……

校长被铁匠胁迫,剪去张一曼的一头秀发

特派员和教师同流合污,继续演戏骗取赞助款。

特派员发怒

特派员是胸无点墨、道貌岸然却身居高位,他去调查教师“吕得水”表面上只是例行公事,其本质上却是利用权利和教育制度的空子来谋取私利。

接下来,他们继续用别的谎言来掩盖最初的谎言——让吕得水老师(铁匠)去“死”,来应付已经到校的必须和铁匠有语言交流的罗斯先生的语言关。

“吕得水”老师死了,没法和罗氏罗斯先生语言交流。

罗斯说,要是吕得水老师死掉了,当事人不在了,这一百万美金资助就带回美国,除非铁匠有直系亲属,可以把资助留给家属。

这时,人们又不得不装扮铁匠的各类亲人,场面疯狂,铁匠被忽死忽生,备受折磨,而被他们厌恶的一曼要被迫冒充驴得水的妻子。

这时一曼不在现场,他们居然要孙校长女儿佳佳来顶替铁匠的新娘子,和铁匠结婚。

而在金钱诱惑下,铁匠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已经死亡”的现实,居然死而复活……还要结婚……

孙校长欲阻止女儿佳佳和铁匠成亲,特派员便诬陷孙校长“疯了”,甚至用枪威胁,迫佳佳和铁匠在罗斯面前结婚……

就在婚礼举行之际,铁匠的老婆闯进婚礼场面,大打出手,人群纷纷逃跑……故事结尾,一场闹剧随着罗斯先生带着美元回国结束……

(电影剧照)

张一曼被疯了,躲在椅子底下不敢出来。

此时的佳佳提着行李箱要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去追求新生活,就在这时,幕后一声枪响,一曼开枪自杀……

剧终。

观剧现场,笑声不断,但在笑声之后,也有深深的思考。在荒诞幽默的形式下,《驴得水》讲了一个圆谎的故事。纵观全剧完整的剧情,悲剧色彩浓重,所以,《驴得水》是一幕悲剧。

首先,话剧《驴得水》具有鲜明的悲剧情景。

现代存在主义哲学创始人克尔凯郭尔在《古老的悲剧主题在现代的反映》中提出,“在现代悲剧中,情境和性格是主要因素。”

《驴得水》的悲剧情境在于展示一个圆谎故事的悲剧过程。

撒谎容易圆谎难。从心理学上讲,圆谎过程始终伴随焦虑紧张恐惧,是一种痛苦。一个谎言的开始,要用无数个谎言去结束这个谎言,这也是圆谎的悲剧性之一。

《吕得水》剧情中,为应付特派员检查,老师们要用铁匠冒充英语老师来结束第一个“确实有驴得水老师”的谎言;

面对慈善家到访,这个谎言还要用更大的谎言来结束,那就是铁匠必须死亡避免语言交流。

而在金钱诱惑下,铁匠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已经死亡”的现实,居然死而复活……

整个圆谎过程展示出人性复杂真实的另一面,就是丑陋的邪恶的那部分,让人不禁深思:特定情境中的人性究竟是什么样的?

《驴得水》人物的悲剧性格更深刻地体现在悲剧人格上。人们贪婪残忍,成为彼此的地狱。

剧作家萨特的哲理剧《禁闭》中有一句台词,“他人即地狱。”意思是说:当一个人面临排斥、伤害、压抑时,他人就是他的地狱;当一个人强行实现自己的意志、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时,他也可能成为他人的地狱。

《驴得水》中的大多数人面对各自利益,撕去伪装,互相出卖,不惜放弃人格道义,都成为别人的地狱。

这里不能不提及迪伦马特的话剧《贵妇还乡》。

富孀克莱尔回到家乡破败的居伦城,提出投资的要求是:全民投票处死年轻时曾经抛弃她的伊尔。金钱面前,良知被吞噬,所有人都赞成用伊尔的生命换取10亿美元的赞助,甚至包括伊尔最亲的妻子和孩子……所有的人成了伊尔的地狱,居伦城成了伊尔的坟墓。

《驴得水》营造出来的悲剧情境和《贵妇还乡》大同小异。

 

其次:话剧《驴得水》有发人深思的悲剧结局。

戏剧理论认为:悲剧主要是以剧中主人公与现实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及其悲惨的结局,构成基本内容。以悲惨的结局,来揭示生活中的罪恶,从而激起观众的悲愤及崇敬,达到提高思想情操的目的。

《驴得水》的悲剧性结局,不仅仅在于结尾处出现这样一个情节:人们似乎都疯了,却又都在判定谁疯了;

也不仅仅在于,随着最后一声枪响,一个人死了——死亡不是人生中各种悲剧性的终极的源泉,但是,死亡是悲剧,是残酷。一声枪响,一个曾经美好的真实的独特的生命,在被精神错乱之后,终结了。

这一声枪响击碎了人心,也揭示了寓意深刻的戏剧主题——悲剧性的结尾还在于,一个不应该死的人死了——一曼是圆谎过程中最大的受害者,她是弱者,她为了整体利益,被迫献出自己的身体乃至尊严,可最终是死在那些“干净”的人手里——悲剧的结尾还在于大幕拉上时,舞台上人与人之间的重新认识、深刻认识,也包括台下观众对舞台人物的悲剧性认识。

有人说,人性的恶就像人体里的癌细胞,不去刺激它,它蛰伏着。直到人老死,也许它都不发作。

但是,一旦有了引发癌细胞的导火索,它就暴露出来,置人死地。

原本三民小学的老师和铁匠他们都是好人,要是特派员不来检查,空饷被继续领着,授课继续着,驴得水继续每天为大家担水,年轻人的爱情有序发展,或许终成正果,铁匠和老婆依旧质朴地恩爱…… 

剧中的导火索,表面上看是特派员的突然检查,其实是特定悲剧性情境中故事的必然发展,因为人性悲剧的爆发和社会环境有着密切的直接的关系。

 

第三,话剧《驴得水》中悲剧性的人物关系。

《驴得水》剧中的人物关系,在特定的悲剧情景中,没有停滞不动,始终一步步向结局发展,发生着惊心动魄的变化。

为了得到赞助费,恋人由爱恋变为仇视,充满无情背叛。魁山出卖一曼,让她去做娼妇;铁男同意天使般纯洁的佳佳成为村民铁匠的老婆……校长要求一曼顾全大局自我戕害……背叛、侮辱、欺骗、利用,甚至是枪杀——特派员手里的枪,对准了铁男,对准了校长。最后,这把枪被一曼用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人物关系悲剧性的变化,是人性的悲剧,是社会的悲剧。

其实,每一个人是加害者,何尝又不是受害者。

剧中唯一温暖的关系是佳佳和毛驴驴得水,直到最后结束,佳佳没有被金钱打败,最终坚守一份善美。

佳佳是作者塑造的一个理想人物,是沉重灰暗故事中的一抹亮色,她和毛驴驴得水之间的感情催人泪下。

 

第四,《驴得水》剧名的悖论性。

常理来说,中国人喜好根据姓氏特征起名。

若姓于,便起和水相关的字,如“于(鱼)得水”、“于(鱼)会泳”;

若姓牛,则和草有联系,叫“牛得草”为妥帖。

故此感觉《驴得水》剧名存悖论元素。驴叫“得水”也可,但和“牛得草”、“于得水”相比,通顺性差。

悖论是一种导致矛盾的命题,是纠结,是痛苦。所以觉得“驴得水”名字本身含悲剧意味。

综上所述,《驴得水》全剧从本质上展示了“客观现实中的矛盾冲突”,在荒诞外壳下演绎出来厚重的悲剧意识,很有震撼力。“对于整个现代人类社会而言,悲剧意识也无疑是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它能促使人类避免沉溺于物质生活和感官麻醉之中不能自拔,并且自觉地反抗生存环境中一切扭曲人类精神的因素,从而奋力争取全人类的彻底解放。”

程朝翔、傅正明关于悲剧意识的阐述,亦是《驴得水》送给观众的精神财富。

看看上面的海报,观众会发现海报的一行字:

“讲个笑话,你可别哭。”,也是悖论,也是悲剧的定义。

所以,我个人认为,话剧《驴得水》是一部带着喜剧外壳的悲剧作品。

为什么制作方在宣传的时候,刻意强调是喜剧,可能是要迎合观众的欣赏心理。好像现在的观众都喜欢看喜剧,而且必须是爆笑喜剧,对悲剧不感兴趣。

看《驴得水》可谓悲喜交加。

笑了——为戏剧舞台上呈现这样一部有分量、有思考、有担当的剧目为感到欣喜,

哭了——为剧中人物的悲情遭遇,特别是对张一曼的同情,等等

痛了——为剧种揭露出来的真实人性感到悲哀……

当然,不可回避的是,剧中有些引发笑声的喜剧桥段还停留在搞笑上,但这小小的瑕疵不能掩盖整部剧的思想光芒。

不管是喜剧,还是悲剧,亦或是悲喜剧,总而言之,它是一部好剧。

就像网友给电影《驴得水》的点评:它用喜剧的手法包裹了一个非常严肃的内核。整部剧从社会背景的交代、多种极具代表性人物性格的选择、设置,到荒诞的故事的发生,以及人物推动情节顺理成章的发展,所讲的故事就是一个社会现状和复杂人性的浓缩和生动性演绎,充满了隐喻和夸张的戏剧性,批判和讽刺得很**,很辛辣。

无论是话剧还是电影,《驴得水》这部剧都值得一看。

 

【编者按】
上一篇:【赵春阳】奸雄曹操
下一篇:【高海涛】浅谈阅读与写作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1909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