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6月22日 周五
蝶变凤,哥妹传奇(中篇自传体小说)(古莲)(一)
日期:2017-04-1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代世峰
点击:430

(一)产房惊变

哇哇———随着两声婴儿长长的悦耳似歌谣的啼哭,一个鲜活的生命来到了人间。打破了医院走廊宁静的同时,也带来了令人们对未来无尽遐想和空前热闹欢乐的喜庆气氛。

然而,当一个姑娘急匆匆赶来,脚步停在产房门外的时候,隐隐约约从半开的门缝隙传出两个人的对话,怎么会这样?快来看,畸形儿!苦命的孩子,这辈子有罪遭了!听说他爸妈是姨表轧亲,怪不得!唉,造孽啊……她闻言,猛然拉开门闯进去。女护士刚把怀抱着的婴儿放到车内,襁褓被哭闹的小家伙踢蹬开,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护士欲重新包裹,她不由分说,冲上前将人推到一边。另一个护士发现,但阻拦已来不及。哎,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你是谁?咱是他姨行吧?见她脸色难看,也就不再言语,知趣地退了出去。她近乎发疯了,扑到婴儿车前。那上面挂着家属名字的牌子,再一看,男婴儿红朴朴的脸蛋,嘴唇朝上还有一道开口,往下看踢动的两条粉嘟嘟嫩腿却不一样长,且均向内弯曲。她惊呆了,下意识叫着姐姐,忽然脑袋嗡嗡响,顿觉天旋地转,不由自主倒下……

初春时节,万物竞发,孕育生机。天空飘洒雨点,淅淅沥沥,地面湿润。

逶迤而出山村的一列四辆双套马车,披红挂绿,色彩鲜艳,格外夺目。

为首的两辆还扎有花轿,高拱的顶棚前别支绸布大红花,被雨水洗涤得更加一尘不染,清新诱人。后面的两辆马车上除了拉着人,就是嫁妆和被褥,高高罗放着,因为下雨,被塑料遮盖起来了。与此同时,从很远的另一个村落有一群人朝这个方向开拔。邻近那个屯子死了人,鸣锣开道,喇叭声声,并且断断续续爆响二踢脚。幡旗猎猎,旌楼幢幢,暗红棺材蒙着龙头罩金光闪闪,黑纱白花,纸扎物件,一应俱全。两伙人在中途的山坳前不期而遇。围观乡亲骤然多了起来,尽管雨淋淋也都打伞或披着塑料,凑近看热闹。结婚的是老严家,嫁女儿的是老翟家。两家按照当地习俗,亲上轧亲,有血缘关系。早些年,老百姓并不觉得奇怪,认为理所当然。而感兴趣的却是红白喜事撞运,百年不遇的特例。做为女方娘家人送亲,妹妹向春,伴娘翠翠,还有向春的表哥天宇,姑姑,姑父,以及本家叔伯婶婶大妈等目睹了场景。首先,抬着的棺材放在两条长凳子上,摆设供桌祭品。乐曲也几番由 哀怨喜庆音调,根据情节转换。新郎新娘出轿,媒婆、伴娘、伴郎服侍打伞提纱,趋前跪拜叩头,敬献素花。出殡的管事替东家回赏红包,然后奏乐,待新人们致谢礼毕归轿,撤了供桌,抬起棺材分列路两旁,恭送婚车通过……

这件事即使过了历年历月,也久为庄户人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好歹都有微词,究竟是福是祸,也又都拿捏不准,真正的生活中旦夕祸福,可以说是瞬息万变,并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谁都笃定美好幸福规划自己的目标。所以,向春和天宇这对热恋青年,也就在潜移默化中更加顺理成章,更加肆无忌惮地紧锣密鼓进行到底。他们的那种亲密关系,是在很早的幼童时代就已经建立起来了,根扎得很深,顽固如同老鸦岭上的岩石,一般力量难以动摇。

(未完待续)

【编者按】文章开头便引人入胜,产房惊变生出畸形儿,而究其原因竟然是姨表亲联姻所致。作者又采用倒叙的手段,将场景切换到从前,一一交代出场任务,红白丧事一起至今是当地人的谈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美丽编辑:李娟】
上一篇:蝶变凤,哥妹传奇(中篇自传体小说)(古莲)(二)
下一篇:蝶变凤,哥妹传奇(中篇自传体小说)(古莲)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3945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