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8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讲评
【李轻松】关于诗歌的几个片段
日期:2015-05-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轻松
点击:2856

关于诗歌的几个片段

 

                                                                                     ——著名诗人、作家:李轻松

 

1.在虚实之间

 

从小我就有一种幻觉,我不在这里,我在远方或远方以远,那个我经历着我以外的我,她从我的身体里游离出去,到达我想象的任何一个空间里。我想,艺术必须要与现实保持应有距离,直面地呈现生活本身已不重要,生活不知比我们笔下的世界精彩多少倍。而是要把现实的生活归结到内心中来,经过处理再重新回到生活,那部分现实才有了意义。

 

我要构建一个现实与虚幻相间的世界。这两个世界看似不相关,其实本质紧紧相连。诗句中的两个我,自我与本我不断地纠缠、对峙、探寻和追问,是人性中的两个极端的对立和统一,一个是现实中被规范的“我”,一个是灵魂里无限自由的“我”,我发现了它们成长的秘密,并在这种发现中得到乐趣。同时,在逐渐地发现二者之间的微妙联系时,也重新建构和认识了自我。

 

2,关于东方神秘主义

 

我喜欢充满着东方式的神秘主义色彩的作品,那最初始的文明曙光照耀过我的心灵,我与这个世界达成的默契不为人知,却令我身心喜悦。它影响到我的文字或者我的内心,让我具有特异的品质。那个伟大的自由精神世界在召唤着我,使我对原欲的理解,对毁灭的激情、对生死的追问、对深渊的眺望更具质感。

 

3,身体的局限与灵魂的自由

                    

我最初的写作沉迷于对身体的探索,我并不认为这是歧途,直到现在,我都坚持认为,一个写作者,如果不能真正打开自己的身体,就无法真正触摸到自己的灵魂。我的身体包括皮肤、肌肉和骨骼,也包括快感与丧失、成长与衰落、融合与对峙。它是我通向自由灵魂的一个途径。

 

我企图展望伟大的自由精神世界。它是那么迷人,并诱我义无反顾地探索与沉迷。那时我几乎不关注心灵之外的东西,我认为那些与诗歌无关。诗歌就是主观的、臆想的,而现实必须要通过心灵的过滤才可以进入诗歌。现在我同时关注心灵之外的世界,当万物生,万物灭,万物的瞬间与永恒,我获得了无限的喜悦与慰藉。而诗歌几乎就是我的触角,微痛、幽闭、易伤,引领我与之达成婚约。无论别人如何评价,那是我珍视的部分,因为那是我生命的底色,它关乎我的灵魂,我无法绕开它而独立存在。

 

 

4,带翅膀的动物

 

我喜欢一切带翅膀的动物,我崇拜飞翔。而我喜欢飞翔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可以俯瞰万物,恰恰相反,是万物默认了我。也许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只沉迷于飞翔本身。我曾在作品里过分地表达过这种飞翔的欲望,它几乎就成为我写作的翅膀,使我超越了俗常的羁绊而到达一种境地。我曾经依赖这种状态而做到旁若无人或旁若无物,它的好处是让我能够专注于自己的内心,无论是曲径幽深还是黑暗覆盖,我都能找到通往心灵的道路。当然我的探险太过执着,也限制了我对更辽阔空间的眺望。所以我现在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视角,尽量地站在最低处,用更加丰富的世界来填充自己的视野,那么我能看见的是通过主观意识重新认识的事物,所以它得到了重生。

 

 

5,时光的链条

 

在巨大的时光链条上,任何一环都是珍贵的。那些飞速地消失着一切,构成了一场烟花的美景。而我的诗所能记录的是,那闪电中心的寂静,那缝隙之间的阳光,是生殖与死亡构成的虚无感。它有时也是生涩的,有着各种各样的枝蔓,在每一个时期每一个环境都呈现出不同的状态。有的时候它是本质,有的时候它是表相,没有什么比它更丰富多姿。时光到底是什么样的光啊?我长久地追问过,却永远得不到回答。其实,写诗要超越的不是自己,而是时间。

 

6,大悲悯

 

狼与羊、人与草都是尺寸相等的。我曾经只同情过羊而憎恨狼,我曾经只同情草而憎恨过羊,那么到底是该憎恨狼还是羊呢?悲悯的意义在于我们不仅要同情弱小,还要同情强者,那才是大悲悯。万物都是有灵的,哪怕是最卑贱的灵魂也能瞬间站在高处。一切都不用去着力宣染,我以前总是习惯用力过猛,结果容易掩盖真相。为每一个精彩的呈现与表达,为每个黄昏、清晨,为那些“神来之笔”,那春天里飘落的灰,那些卑微的生灵而感激,感谢你们活着,哪怕只有一个朝夕。每个物种都是濒危的,我要慎重的诗意,并让我为自己的每一次词语的浪费感到羞愧。万物其实就是善意本身,我已经从中得到了太多,现在该是我回馈的时候了。

 

7,每个汉字都是精灵

 

其实写作越写越难了,诗歌尤其是如此。我再也不敢像年轻时那样纵马狂奔了,因为写到今天,会很畏惧。我畏惧每一个汉字,以及汉字里面的深意,它的博大与精深使我感到渺小。我与汉字达到的默契,几乎就是我的命运,它是有气息有呼吸有温度的,有时我一见到它,就能一下子与之意会,那种不可言传的美妙曾经是那么令我幸福。它就像是我的知己,有时我想找它,它就等在那里,根本就无需挖空心思地挑选。每个汉字都是精灵。

 

8,我要的……

 

我要疏朗的幽野与星空,我要适当的温度与湿度,我要让石头也能开花万物都能飞翔,我要让每个卑微者都能站起来,我要在百转千回之中回到我的空旷之地。在人间,我有一条通道,那里有属于诗歌的光荣,神迹的密所,体内的仙境,对人、对所有人的信仰——

我要写温暖之诗、悲悯之诗、简单之诗,澄澈之诗,寂静之诗,就像我的人生:现在我面容洁净,眼神安详/对一些不能原谅的事都能宽恕/对一些不能赦免的罪,都不再追究。

【编者按】
上一篇:【曲日光】词调及四呼五音(第二十讲)
下一篇:【孟繁华】从容冷峻的叙事 超验无常的人生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5766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