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20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文学
谁主沉浮大东北
日期:2017-04-1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大源
点击:997

第十四集:瞒天过海

1)四平通往长春与沈阳公路上,日外。

“东野”以四个师的兵力,大张旗鼓向长春与沈阳进军。大部队浩浩荡荡川流不息向不同方向推进。

 

2)公路沿线,夜幕降临。夜外。

“东野”指战员在夜色掩护下,快速集结到附近火车沿线上,又神不知鬼不觉上了闷罐车,秘密地返回四平。

 

3)四平,日外。

还是“东野”这四个师,周而复始,连续四五天昼出夜返,以不同番号出现在长春与沈阳的公路上。更有明显标志,东野司令部向沈阳开进。同时开放各级电台,收发电报,下达作战任务。

 

4)沈阳国民党剿总司令部,日内。

卫立煌被共军的举动着实惊出一身冷汗,于是便撒开情报网,他要搞清共军的真实目的。

 

5)哈尔滨公安局,257电台秘密驻地,日内。

257电台周围除汪、陈二位部长外,还有治安处侦察科长张汉斌,以及电迅专家于保合、李在德夫妇和左骞,情报专家金兰珠、李闯夫妇。257电台在我严密监控下,开始向长春站发出我方设计好的假情报。很快,长春站回电,对257谍报组大加赞扬,并指示立刻将东野司令部这位作战参谋姓名、年龄报上来。于是257组电台复电,作战参谋王展玉,31岁。该参谋最近有一份重要军事情报准备透漏给我方,作为加入国军谍报组织、弃暗投明的晋见礼。长春站对此深信不疑,立刻回电加封这位参谋王展玉为少校谍报员。并又嘱,提供军事情报作用大,随时都可晋升。

 

6)沈阳东北剿总司令部,日内。

随着电台接收到257组发来的最新情报,长春站马上把这份急电发往东北剿总情报处。老奸巨猾的卫立煌还是不肯相信这份情报的准确性。于是派出飞机空中侦察、地面特务情报组织网,进行立体式侦察活动。反馈的情报与257情报组提供的完全一样,共军主力正向长春与沈阳挺进。这下卫立煌不再怀疑,立刻下令,长春、沈阳作好防御准备,以抗拒共军攻城。

 

7)1948年9月10日,尊照东野司令部的紧急命令,繁重而艰巨的军运开始了。这次军运要将几十万大军以及所属的粮秣、军火、汽油、被服、医药等军运物资,及时地、安全地源源不断地全部送到前线去。何等艰巨?如此大规模行动的保密工作更是难上加难。又要上防敌机扫射轰炸和敌特捣乱与破坏。与此同时,不可预见的气候突变,随时都会发生。

 

8)与此同时,“东野”开始隐蔽下达部队行动命令。所有行动命令,由司令部派参谋人员直接到有关部队口头传达,秘密组织实施。攻锦部队路过村屯,要严格控制,不准村民离村,以防走漏消息。无线电台全部佯动,师以上无线电台在部队行动后一周内,仍留原驻地,照常和“野司”电台保持联络。在部队开进过程中,除在锦、沈附近活动的部队外,一段时间内,实行静默,暂不和“野司”联系。

 

9)就在沈阳、长春东线国军主力忙于抢修城市防御工事之际,东野大军留下部分兵力继续围困长春外,以六个纵队、三个独立师、一个骑兵师和炮兵纵队主力,采取夜行晓宿办法,沿西线长途奔袭,包围锦州及北宁线上各点。以四个纵队及一个骑兵师位于锦州以北的新民县西北监视沈阳之敌。以一个纵队在开原地区准备阻击长春之敌突围。

 

10)沈阳东北剿总司令部,日内。

卫立煌感到“东野”主力好象不在进攻沈阳,而向辽西进发。

卫立煌(站在沙盘前,目光停留在辽西走廊咽喉之地锦州上):难道共军敢离开后方上千里孤军深入,林彪不会这么用兵,太冒险了,一旦切断补给线,几路东西并进,后果不可想象。

这时参谋本部呈上一份电文,卫立煌用眼一扫:共军已攻克河北昌黎、北戴河与辽宁绥中、兴城。

卫立煌:难道共军另有所图?

这时长春站又转发257组发来的情报,共军进攻昌黎、北戴河,意在配合华北战区。

卫立煌(长长出了口气,用手捋了一下八字胡):这到符合林彪稳重的战法。

 

11)一九四八年九月十一日,义县。

义县位于锦州北部,是国民党锦州北大门,为此国军在此部置重兵把守。我军欲攻锦,必先扫清锦州外围之敌。

炮兵纵队司令员朱瑞这天夜里与随从丽亚、炮兵顾问,丽亚丈夫克垃夫钦斯基紧随部队驻扎义县外围。丽亚不知在哪弄到几个罐头和一瓶果酒。

阵地上条件有限,丽亚将罐头打开,果酒分别倒了三个行军饮水搪瓷缸内。

丽亚(看着丈夫陪同朱瑞将军进了临时小帐篷,便起身打着招呼):朱司令,看看我给您准备了啥好吃的?

朱瑞:哈哈,丽亚,听克垃夫钦斯基介绍了,难为你了,这样环境下,还能搞到如此丰盛的酒宴。不错不错!

丽亚:朱司令快坐下。明天就要攻打义县,这几样宝贝是我在一家食杂铺里买来的。今天是克拉夫生日,为此,请朱司令一起庆贺一下。

朱瑞端起酒缸:好啊,可惜我没带礼物,以后一定补上。来,祝克垃夫生日快乐!预祝明天攻打义县大捷!

十二日,我军向义县城国军发起攻击。

我军炮兵将大炮近乎近距平射,猛烈炮火很快摧毁义县坚固的城墙。我军趁机越过被毁的城墙,向义县城内冲去。

一直在观察前沿阵地火炮轰城的炮兵司令员朱瑞将军,此时对火炮平射摧毁城墙的巨大威力兴奋异常。于是与克垃夫钦斯基及警卫排一道前往查看。

大家正在沿路进发,突然一声巨烈爆炸,就在朱司令和克垃夫斯基中间炸响。这位经过长征的我军高级将领,不幸踏上敌人在路边埋的地雷。丽亚丈夫也同时遇难。噩耗震惊“东总”,传到西柏坡。中共中央毛主席万分悲痛,从此严令高级将领不得近距交战区域。

丽亚从攻克义县巨大喜庆中,突遭两位最亲近人不幸遇难的巨大悲痛打击,这天上地下的冰火烹煎,使这位如弱柳般女子再也无法直起腰来,她悲痛欲绝,几近自杀随故人而去。

 

12)1948年10月2日清晨,双城火车站。

东总司令部全班人马乘火车离开双城。奉命驾驶这列特殊军列是杜龙和父亲杜大哥父子二人。

 

13)哈尔滨,铁路线上,日外。

列车刚进哈尔滨,金兰珠与李闯便出现在军列旁。

金兰珠:小杜, 马上去通知103首长, 有重要情报汇报。

小杜飞奔到103首长车箱后,立刻返回。

杜龙:报告金队长,103首长请您二位上车汇报。

 

14)车箱内,日内。

刘亚楼:金、李二位队长,一定有突发情况?

金兰珠:首长猜对了,刚刚在道里江边发现国民党特务潜伏电台,目前尚不清敌特是否掌握东总专列动向。为安全、保密、迷惑敌人,汪、陈二位部长建议专列可暂往东南方向拉林站进发,以此麻痹敌人,从拉林掉头北返。

刘亚楼:你们情报工作做得周密,建议很好,我们会采纳的。

 

15)火车头正副驾驶坐位上,日内。

小杜和父亲又一次拉响汽笛,军列开始启动。火车进入拉林站后,突然掉头往北,过了三棵树江桥,经江北转向滨州,经昴昴溪南下,于第二日凌晨秘密行驶到郑家屯以西。

 

16)郑家屯,凌晨。

经一昼夜长途奔驰的专列刚刚停下喘口气。东总所属机关人马也准备稍事休息一下,开始造饭解饥。

突然间听到东部上空传来阵阵飞机轰鸣声。参谋长刘亚楼立刻下令全体人员火速下车分散隐蔽。大家刚刚各自隐蔽完,火车又向前开去。随后东面上空出现一驾敌侦察飞机,只见这驾飞机沿铁路线空中飞行一段后,绕了一圈向东飞去。

刘亚楼(望着敌机远去,长出一口气):敌人也许嗅到一些味道,或许历行公事回去报个平安?101,我们继续前进?

林彪:不,一方面大家需要吃饭,可以分散到附近村屯,也好观察一下敌情。

 

17)东总临时指挥部,日内。

吃过早饭后,林彪嘱秘书小谭给中央军委发个电报,汇报我军南下及前线指挥部进展情况。

谭云鹤(不久小谭拿着一份电文,急匆匆跑到指挥部内):林总,中央军委发来的急电,敌人从葫芦岛登陆,目前集结了四个师。

林彪(接过电报迅速扫了一眼,他最担心的事发生了,脸色变得发白):准备了一桌酒席却来了两桌人,这仗如何打?

 

18)102、103临时住处,日内。

刘亚楼:林总最担心就是傅作义从海上增援锦州。如果这股势力与廖耀湘西进兵团夹击增援范汉杰,我方兵力明显不足,整个战局对我方很不利。

罗荣桓:是呀,谁听到这一消息都会压力很大。

这时秘书谭云鹤拿着电报稿进来:这是101首长让我起草的电文,请二位首长审批。

刘亚楼接过电文稿看了看,习惯性在后面画个圈后递给罗荣桓,罗荣桓看完后也圈了个圈递给了小谭。谭秘书急匆匆将电文送到机要处。

 

19)林总临时住处,日内。

第二天一大早,刘亚楼急急找到谭秘书,随后罗荣桓也匆匆闯了进来。

刘亚楼:小谭,昨天电报发出去了?

罗荣桓:这封电报不能发!

谭云鹤:你们二位是怎么了,你们可都在上面画圈圈了?

这时林彪也从他屋里出来。

罗荣桓:林总,昨天夜里反复想,葫芦岛登陆敌四个师兵力,这确实对我攻锦部队造成很大威胁,可我七十万大军已浩浩荡荡开到各自预定战区,中央军委也是下了决战的命令。面对困难我们可以想办法吗!

刘亚楼:林总,重大战略决策轻易不可改变呀!

林彪:小谭,你去查一下,如果电报没发,那就执行原作战计划。

 

20)机要处,日内。

谭云鹤:小王,昨天给中央军委那份电报发了没有?

小王:谭大秘书,那是绝密加急电报,机要处一刻也不会耽误,恐怕现在中央军委机要局早已将电文译完呈在毛主席面前了。

 

21)林彪住处,日内。

谭云鹤(急匆匆跑了回来):电报昨天已经发出去了。

林彪(林总与罗、刘面面相视,僵持足有两分钟,最后还是林总打破沉默):那就再发一封电报,说明前一封作费。

罗荣桓:直接发电,攻锦计划不变。

林彪:也好,那你就起草电文吧。

罗荣桓:还是林总起草为好。

林彪:我们三位意见一致,你就起草吧。

罗荣桓(接过谭秘书递过来的纸笔):那好,我就起草。

小谭接过几位首长签发的电文,匆匆赶去机要处。

攻锦大军仍按原部暑继续向锦州开进。东总专列亦于深夜继续南下。

 

22)一九四八年十月五日晚上,牤牛屯。

这天晚上五六点钟,阴沉的天气下着小雨。位于锦州西北二十公里有处,牤牛屯。天虽然刚刚夜幕降临,但村民们依晰可见从朝阳方向开来一队人马,有汽车,有马匹。只见队伍穿的都是整齐的八路军服装,个个精神抖擞,纪律严明。其中有几位当官的,被荷枪实弹警卫人员簇拥着进了村子。老百姓交头接耳猜测着,说这几位当官的都是很大的官。但只是猜测,究竟官有多大他们也不知。

村民们猜的不错,这些人中官职都很高,可谁也没想到这些人是“东野”的核心,那几位被卫兵簇拥着的当官的,正是前线指挥首脑林彪、罗荣桓、刘亚楼。

“东野”将攻锦前线指挥机关选在牤牛屯,是基于以下方面考虑:

首先牤牛屯位于锦州西北二十公里,我军主攻方向是锦州正北,这个位置既避开主火力区,又便于指挥机关指挥作战。第二,此处交通便利,通往朝阳、阜新方向,沙石路况不错,有利我方能够及时撤退。第三,牤牛屯四面环山,国民党空军难以实施轰炸。另外射程最远的火炮只有十八公里射程。翠岩山如一道天然屏障。特别是牤牛屯以西、以北都被我军所控制。

 

23)锦州前线指挥所,日外。

这是座五间正房。院里有碾房,大门口有门房。正房东屋是作战室,是东野指挥机关的核心作战室,是林总使用的。

东野指挥机关休息了一天一夜。

 

24)帽儿山,日外。

人称帽儿山是锦州的眼睛,瞭望塔,登上山顶,放眼望去,整个锦州城尽收眼底。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在警卫人员保卫下,登上帽儿山顶。10月8日上午,又叫来几个纵队首长,大家一起观查锦州地形地物。最后研究制定攻锦的具体方案。

 

25)鹰嘴洞,夜内。

马喜山最后一处秘密匪窝。想要进入此处,必先经过鹰嘴岩下一处深不可测的老龙潭。此处林木植被茂密,狼虫虎豹出没无常,因此这里人烟稀少,在加膺嘴洞传说是狐仙洞,洞深,并有东南西三处洞口,非常隐蔽。想到达此洞必经十多里灌木丛林,再经崎岖难行山林路后,方能到达老龙潭。到了老龙潭后要喊土匪黑话,潭对岸才会划过一条独木舟将人接过。狡猾的马喜山被东北民主联军清剿后,几处老窝均已被端掉,剩下残余势力便龟缩在鹰嘴洞内,凡活动都转入地下秘密进行。

这天夜里,膺嘴洞内来了一位神秘人物。

探子报告:马司令,山下宁古塔来人了,是三道亮子曹掌柜,说有重要情报。

马喜山:曹金山曹掌柜,他亲自来鹰嘴洞一定有要事,快快请进!

一袋烟工服,探子便把曹掌柜领进洞来。

马喜山喜笑颜开:曹掌柜,这大老远你亲自跑来可不易,肯定有要事?

曹金山:现如今被共产党害的倾家荡产,我不亲自出马上哪找个托己靠近的人?

马喜山:曹掌柜,山里条件差,连口热茶也没有,那就坐下快说实事吧。

曹金山:马司令不用客套,兵荒马乱一切从简。前天我在三道亮子家中,眼线从宁古塔来报,说他家里的在邻居家中听到,报号“假小子”就在他家道南住。

马喜山:“假小子”,她杀了我五十多弟兄,那其中有我心上人三姨太,把这骚娘们心肝挖出来下酒吃了都不解恨。

曹金山:要不我亲自跑来报信。我通过眼线多方打听,她男人不在家,刚生养完小孩几个月,身边人员都他妈当了共军,现如今就有一位女人陪伴。

马喜山:这是个好机会,曹掌柜,我看这样,现如今可动用你身边潜伏下来的人员,你带领这些熟面孔,一不会引起街坊四邻注意,二也好见机下手。我带领几位弟兄走山道,在江西岸接应你们,记住,一定活捉这娘们,给三姨太和弟兄们报仇!

 

26)古城宁安牡丹江西北岸,日外。

马喜山率领五六个土匪昼夜兼程,骑马从南湖头走山路赶到龙头山下,在牡丹江边找到曹金山事先约定地点埋伏下来。

 

27)宁安城北一户僻静小院,日内。

关丽华今天准备去集市上买点生活用品,她帮“假小子”安顿完后,便骑上那匹黑锻子快马赶集去了。

杨三妮把孩子喂完奶水后,便放进小摇车里。这时院里关丽华养的那条猎狗狂叫不止。“假小子”警惕地从枕头下摸出双枪,顺窗户小玻璃框往外一看,有人已翻过墙头跳进院里。“假小子第一反应马上把熟睡的孩子抱起,迅速打开柜门把孩子放进。随后躲在门后,只等土匪靠近。

狡猾的土匪并没直接进门,而是都躲在碾盘后喊话。

曹金山推了推身边男人:向屋里喊话,尽量不动武。

男子压低嗓门:三妮,我是邻居老李,李贵才,我家里你嫂子也在此,我们是来告诉你一件要紧事。

杨三妮:那就大大方方敲门进院,为何偷偷摸摸翻墙进院,跟作贼一样?

李贵才:我是怕你家那女人和她那条狗不是。

杨三妮听到怕狗,这才意识到关姐那条猎狗开始狂叫不止,现在却鸦雀无声,她好生纳闷?此时杨三妮已高度警觉起来,她顺后门转入房东小仓房内,从小窗户破纸洞往辗盘一看,发现五六个陌生人蹲在辗盘下面,手里都拿着家伙。李贵才俩口在前面喊话。事实已证明,这是一伙土匪。现如今她一对七,显然是凶多吉少。凭借自身功夫,从后院翻越板障子突围不成问题,可孩子怎么办?这伙土匪一定会搜出藏在柜里的孩子。不行,我和他们拼了。杨三妮瞄向辗盘下土匪一扣扳机,嘟嘟嘟……一梭子弹射向敌人。土匪大叫着让“假小子”放下枪枝,不要抵抗。但回应的是一颗颗仇恨的子弹。双方互射一阵后,扬三妮右臂和大腿中弹,子弹打光后,李贵才俩口和曹金山三人闯进仓房,把杨三妮抬上事先停在大门外马车上,便向江岸驶去。

 

28)集市上,日外。

关丽华正在集市上买些杂物,这时她的猎狗不知怎么跑到集市上,对关丽华狂叫。

关丽华很好奇,这狗从来没象今天这样。

关丽华:难道家里出事了?

关丽华马上来到马前,飞身上马。猎狗这时才向北狂奔而去。关丽华骑马紧随其后。

 

29)杨三妮家中,日内。

妹妹不见了,室内一切凌乱不堪。突然听到柜子里传出孩子哭声,关丽华马上打开柜门,将孩子抱起。她担心孩子,马上把孩子揣进长袍里,用腰带梱住,大步跨出门外。

 

30)院里有血迹,关丽华让猎狗闻了闻地上的血迹,又拍拍猎狗恼门,只见猎狗顺着地上留下的血迹,向北跑去。关丽华飞身上马紧随其后。

 

31)江边上,日外。

关丽华(骑马赶到江边后,发现一条小船正离开岸边向江北岸靠去。她跳下马,双枪对着小船下方就是一梭子,同时向小船喊到):三妮妹妹,你在船上吗,我怕伤到你?

小船上传来杨三妮声音:丽华姐,孩子在柜里,我不能活着被马匪捉到,不要管我,快扔手雷,杀了这伙土匪!

关丽华(下意识触碰到三妮送给她那颗日本造的手雷,是,决不能让土匪折磨她!):三妮妹妹,孩子在我身上!

一梭子弹从小船上射来,一颗子弹从关丽华左大腿穿过,关丽华应声倒地,她下意识侧倒下身子,使怀中婴儿免受损伤。关丽华咬了咬牙,泪水已模糊她双眼,她顺手从腰后摸出三妮给她的那颗日本造的手雷,奋力往江边石头上爬去,当她将手雷往石头上一磕,随后向江心那条小船抛去。一声巨响,小船在爆炸声中只是被波浪摇晃东倒西歪,关丽华的双枪子弹打光了,最后只有望江兴叹,眼巴巴看着土匪上岸,抬着杨三妮隐退深山密林中。

这时佟大夫带着几名亲信赶到。

佟大夫:关同志,你负伤了?大家快帮帮忙,李老弟,你快去江叉子老刘家借个推车使使。李老四应声向江边那户人家跑去。

佟大夫把关丽华怀中婴儿抱出,又扶她坐起,又吩咐人抱好孩子,他把长衫撕下几条布带,迅速给关丽华大腿伤口扎住。

李老四这时也把车子推来,大家忙把关丽华抬上车。

李老四:关姐、佟大夫,我刚才去老刘家借车,刘叔告诉我,刚才他亲眼看到李贵才两口子帮土匪来着,随后顺江边往东绕着赶毛驴车回去。

佟大夫:看来李贵才与马匪是同伙的。

关丽华:此事不要惊动他,免得打草惊蛇。佟大夫,你派一位大同盟队员赶快去牡丹江军区报信,将这里发生情况让其转达给哈尔滨金兰珠和左骞。

佟大夫:我看就让老四去吧,年青腿脚快。

李老四:那我去找谁?

佟大夫:你去军区找你佟哥,让他带你去找李司令。

关丽华:你代我口信,虽说大部队都上前线去了,让李司令无论如何也要派人来解救杨三妮。李老弟会骑马使枪吗?

李老四:当过大同盟会员,样样行。

关丽华:那好,你骑上我这匹“黑缎子”,带上一支枪,就剩三发子弹,路上多加小心。

李老四答应后,飞身上马,顺江边飞驰而去。

 

32)哈尔滨,东北局社会部,日内。

杜大哥与儿子杜龙奉命驾驶列车返回北满哈尔滨,顺路把丽亚和他丈夫遗体运回哈尔滨。

金兰珠和李闯、左骞刚听完丽亚介绍完朱瑞和她丈夫不幸殉难后,巨大悲痛还没缓过劲来,又接到杨三妮不幸遭马匪绑架。面对失去亲人的丽亚和三妮被土匪劫持,金兰珠抱着丽亚,李闯抱着左骞,四人放声痛哭。

陈龙(陈龙只好劝着大家):大家节哀吧,目前最紧迫是营救左秘书爱人要紧,丽亚丈夫后事我们负责处理。兰珠和李闯陪伴左骞回宁安。让小杜开我车送你们回东满。

 

33)古城宁安,左骞家中夜内。

虽说关丽华受伤还在佟大夫医治中,但李贵才两口已被严密监视着,只是他们还蒙在鼓里,等晚上牡丹江军区派来一个班的战斗小队后,才将李贵才两口抓起。随后从哈尔滨赶回的金兰珠等一行人马也到了。于是突审李贵才两口就在左骞家中进行。

金兰珠:李贵才,说吧,你二人伙同马喜山匪帮绑架杨三妮毋庸置疑,仅凭此罪足可定你们个通匪劫持革命者之罪,不过看你们表现,如能提供马匪现在隐居秘密窝点,你们会戴罪立功,并可减轻罪责。

李贵才:军爷,我们哪敢通匪?更不知马匪下落?我们俩口正在大街上忙活往毛驴车装东西,突然有人用家伙着我们为他们拉人往江边运,我们哪敢不从。

左骞:吗地,不说实话,老子现在就毙了你信不信?

左骞说着就将枪顶在李贵才脑门上。

李贵才媳妇(这时吓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孩子他爹,实话实说了吧。

李贵才:妈拉个巴子,老娘们家家,你是吓糊涂了吧,我说的可都是实情。

左骞冲李贵才脚前就是一枪,子弹溅起的泥块飞溅在李贵才两口身上。李贵才媳妇吓的大哭,并哆哆嗦嗦从怀中掏出一根小金条来。

李贵才:军爷,事已至此,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们本来跟马匪不熟,是三道亮子曹掌柜找到我们,给了这金条,于是就帮了坏人忙。

金兰珠:小杜开车,马上抓捕曹掌柜。

 

34)牡丹江西北岸,三道亮子村,夜内。

杜龙开着吉普车,车上有金兰珠、李闯,外加熟悉曹掌柜的佟大夫及两名战士。小车飞奔到三道亮子后,大家又得涉水过江才能到达江北岸三道亮子村。

大家在佟大夫引领下,很快便找到曹掌柜大院。

佟大夫敲门喊话:曹掌柜在家吗?我是宁安佟大夫,我是来取上次订的那批药材。

院内狗叫人声嘈杂,不一会有人来开门,两名战士迅速冲进院内,随后金兰珠、李闯也冲进曹掌柜正堂内。

曹掌柜手向后腰摸去,被李闯先发按住,并掏出一把手枪来。

金兰珠:曹掌柜,跟我们走一趟吧。

 

35)宁安左骞家,夜内。

金兰珠和李闯商议,军区临时调来的骑兵班组成的追剿小分队,在金李带领下连夜奔袭鹰嘴洞。

 

36)南湖头,原一营营部住地,夜内。

杜龙开着吉普车拉着曹掌柜,在两名战士严密监控下,尾随骑兵小分队连夜赶到南湖头原一营老址。经合议大家暂时休息,待天亮后开始进剿马匪密穴——鹰嘴洞。

为了更加周密追剿马匪,金兰珠和李闯及左骞利用这短暂休息时间开始对曹匪进行突审。

金兰珠:曹掌柜,你想清楚,虽然你罪不可赦,但与马匪不同,只要你有立功表现,如实交待,我们会宽大处理。

曹金山:金首领放心,我曹某一时糊涂帮了马喜山绑架你们人。想到达鹰嘴洞,必经老龙潭。老龙潭深不可测,往来只一独木舟并有专人把守。

左骞:鹰嘴洞究竟有多少土匪?他们为何绑架杨三妮?

曹金山:有多少人我不清楚,估么着也不会太多,让你们清剿几次后,哪还有多少人。至于马喜山为何抓杨三妮?这秃疮头虱子——明摆着。他马喜山是何等人物,想当年被老高丽欺服,得势后便对高丽进行报复。让高丽娘们一桶一桶顶水加满一火车头用水,这种事情哪至一两次。何况杨三妮打死他弟兄无数,更甚者杀了他的姨太太。我听他撂下狠话,说非杀了杨三妮为他姨太太复仇,挖了心肝就酒喝。看来杨三妮是凶多吉少了。

左骞:兰珠、李闯,要不咱现在就上山?

曹金山:这黑灯瞎火地,别说是深山老林子,就是一般山路深一脚浅一脚也不好走,哪怕是天萌萌亮,多少也能看到路眼不是。

李闯:我们长途奔袭,人困马乏,都需要休息一下,天一见亮,立刻进山。

 

37)鹰嘴洞,夜内。

其实马喜山挟持杨三妮绕过一段山路后,经三道亮子,曹金山又给备了一辆马车,这伙土匪趁夜色快马加鞭往南湖头鹰嘴洞摸去。为避开路上麻烦,他们选了湖西通往敦化这条古商道,虽说绕远崎岖难行,但比起湖东那条路安全可靠。于是凭借路熟拔山涉水,等到了鹰嘴洞已是后半夜。

马喜山:为了这么个娘们,折腾老子他妈大半夜,要不挖她心肝就酒喝以解心头之恨,老子早就一枪揭了她天灵盖,省他妈多少麻烦。老八,好好看管着,别让她流血,别没等到天亮成个死倒,老子他妈吃不到活蹦乱跳的新鲜心肝了。

老八:马司令放心,路上我已给她止血包了伤口,要不然还能停到现在?

马喜山:那好,天一亮,我们就挖这娘们心肝就酒喝。

杨三妮身负两处枪伤,疼痛自不必说,现在虽说还活着,但她已报定一死。让她牵挂的就是孩子,她与左骞留下的孩子。她思前想后,于是昏昏沉沉竟然睡过去了。她梦中左骞使双枪上山营救她来了,两把二十响横扫马匪,枪声如暴豆一般。她惊醒过来,只听有人大叫,共军来了!马司令,打还是彻?

马喜山(一手揉搓着眼睛,一手提着匣子枪):妈拉个巴子,共军成了顺风耳、千里眼,他们不该找到此处?老八,赶紧把这个娘们吊起来,等不到共军攻进洞来我先挖了她的心肝!

 

38)老龙潭,清晨。

当天亮后,追剿马匪小分队已到了老龙潭边上,大家最先看到就是马匪留下的马车。曹金山按吩咐向潭对岸喊黑话,对答后有人划着小舟向曹掌柜驶来,等小舟一靠近,曹掌柜首先跳上木舟并奋力向对岸划去。

隐蔽在树林后的金兰珠、李闯一看不对,立刻举枪向独木舟上的曹掌柜齐射。对岸两名土匪也开枪还击,小分队长短枪一起开火,不到五分钟,包括曹金山在内四名土匪全部被击毙。李闯亲自下水游到独木舟后,把两名土匪尸体扔进潭里,划着小舟把大家分批运到对岸。

 

39)鹰嘴洞,日内。

金兰珠、李闯、左骞与小分队战士们临近鹰嘴洞只是受到微弱抵抗便攻进洞里,大家赶忙把吊在崖壁上奄奄一息的杨三妮解救下来,看样子人已经不行了,左骞抱着妻子大叫着。

金兰珠(在审问唯一俘虏,一个年龄不大的小喽啰):说吧,马喜山逃到哪里去了?

小喽啰:长官饶命,本来马司令是要挖了她心肝,一看来不急了,就把她伤口绷带解开,让她流血而死。让我们几个喽啰顶着,他带老八从西口逃走了,说是奔敦化去长春投靠郑长官。

李闯:马喜山这条老狐狸,又让他逃脱了。

更不幸是杨三妮流血过多,临终也未和左骞说上一句话,

 

40)宁安左骞家,日外。

扬三妮的灵棚就设在窗前,大家都来悼唁送别。

就在大家忙里忙外时,丽亚风尘仆仆赶到,她见到左骞后便抱住他痛哭流涕。

丽亚(随后又到灵棚前,向杨三妮深深鞠躬致哀):三妮姐,你一路走好,你的孩子就是我丽亚的孩子,我会替你照顾好老左和孩子,这是我真心话。

丽亚的告白,着实让大家吃惊不小。

李闯:我看她俩重归于好道是一件好事,双方都有个照应,孩子也有娘了。

金兰珠:等把三妮后事办完,就给她们俩张罗一下。

左骞:兰珠、李闯,咱们朋友一场,经历过多少血雨腥风,有多少亲人都成为战争的牺牲品,丽亚丈夫虽为苏联红军战士,却为中国而献身,值得我们敬仰!请放心,我会替他照顾好丽亚。

金兰珠:丽亚,老左态度已很明确,革命年代,破除陈规陋习,新事新办,这样我们小宝又有娘了!

 

41)锦州前线牤牛屯,东总临时指挥所,日内。

一座安静的院落,院中东北式的辗盘憨态可掬地稳稳坐在院子一侧。正房内,东总三位高级指挥员齐聚指挥所内。

政务秘书小谭领进一位四纵领导进屋。

刘亚楼(起身迎上前握住来人手):说曹操,曹操到,莫政委,我们这正在谈塔山呢。

莫文骅(先向东总首长敬礼):报告首长,四纵政委莫文骅奉命前来接受任务!

坐在一旁的罗荣桓起身与莫文华握手。

林彪(站在地图前的林总抬抬手示意莫政委坐下):刚才我们几位正在谈蒋军东进兵团对我攻锦的压力。现在我们不防来研究一下塔山。塔山不过是锦州湾的一处小鱼村,百十户人家,山海之间也就十几公里,位于锦州锦西之间,距锦不足三十公里,东临锦州湾,西接白台山。关里通往关外两条动脉穿村而过。这里是距敌于锦州之外唯一门户。中央军委明确指出,要消灭东北蒋军,必须从辽西开刀,封闭入关通道,使敌人逃不出东北。要夺取辽西,必须拿下锦州,而要拿下锦州又必须把近在咫尺的锦西、葫芦岛援敌堵住。因此,能否把敌阻于塔山以南,就成了锦州能否攻克的关健。回去告诉程子华司令员,攻锦成败在塔山。拿不下锦州中央军委要我的脑袋,守不住塔山要你们脑袋!

室内气氛顿时紧张起来,罗荣桓:老莫呵,回去向大家言明,我们会派最好的前线指挥员和坚实的后备力量支援你们,并有充足弹药优先配备给你们。

刘亚楼:回去组织指挥员实地考查,重点构筑防御工事,布防炮火阵地。

莫文骅(脸色铁青,豁然立起):请首长放心,我们坚决守住塔山阵地,决不放过一个敌人!一直坚持到锦州解放!

林彪(林总走到莫文骅跟前,紧紧握住他的双手):莫政委,千斤重担就靠你们了!

莫文骅一个敬礼,随后离开前指,前往塔山前线阵地。

 

42)塔山前线阻击阵地,阴雨。

担任塔山地区阻击战任务是我军四纵、十一纵和热河独立四师、六师和炮兵旅,由第二兵团司令员程子华统一指挥。

接到命令后,各部迅速向塔山、虹螺岘山和白台山及打鱼岛、高桥集结,并开始构筑工事。邻近的地方广大人民群众热烈支前,运粮、土石、木材。司令员程子华、政委莫文骅及警卫参谋人员与各师团领导不顾前沿阵地秋雨连绵,实地考察,认真研究各阵地防守兵力配备情况,并鼓舞广大指战员,誓死守住塔山一线阵地。打好塔山阻击战,让塔山成为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

 

43)十月六日葫芦岛茨山第五十四军部,日内。

蒋乘“重庆号”巡洋舰登上葫芦岛,并召集葫芦岛、锦西驻军团以上将校军官会议。

蒋介石:此次共军攻锦,最多七个纵队,等于我们七个师的兵力。我们沈阳出五个军十二个师组成西进兵团;从华北调来两个军,烟台来一个,葫芦岛的第五十四军,共四个军十一个师组成东进兵团。九个军东西对打,夹击东北军主力与锦州城下,决一死战。

蒋介石(喝了口水,目光扫视了一下会场):目前与共军决战,关系到东北国军五十万人的生命,这一切都由你们负责了,你们要有杀身成仁的决心与共匪决战!

现命五十四军军长阙汉骞率部队正面向塔山进攻;命海军第三舰队炮击塔山,协同五十四军行动。

罗奇监督总长,你亲自督战,攻不下塔山军法从事!

锦西、葫芦岛方向驰援锦州的东进兵团。

蒋军由锦西、葫芦岛方向向塔山先后推进的是九十二军二十一师、六十二军和三十九军两个师,五十四军和暂编六二师,独立九十五师,共十一个师。蒋介石点将东进兵团由侯镜如担任总指挥,但候未到之前,由阙汉骞临时指挥现有的国军慌忙发起进攻。

 

44)锦州前指,林彪作战指挥所,日内。

林彪在室内来回踱着步子,按理说塔山一线部置东野主力四纵和熟悉辽西环境的十一纵,总指挥又是足智多谋、敢打硬仗的第二兵团司令员程子华统一指挥,最好的政工领导莫文骅担任政委,应该万无一失。可是八比十一,国共双方十多万部队在辽西走廊最狭窄的地带上展开拚杀,战况何等惨烈、瞬息万变。

林彪:谭秘书,快去把情报处长苏静叫来。

不一会苏静赶到。

林彪:苏处长,你带一部电台和参谋,迅速前往塔山前线,不参与指挥,只搜集战况,不定时向我汇报。

苏静:是,林总,一定完成任务。

苏静走后,林彪又对谭秘书说:给一纵发电,让他们迅速抢占高桥阵地,筑工事,并做好增援塔山四纵的准备。

小谭走后,林彪恼海中突然闪出一个名字,胡奇才,新开岭战役全歼敌一个王牌师。

 

45)塔山后方阵地,日外。

四纵副司令员胡奇才在纵队部九股屯接到林彪发来的电令:“令四纵副司令胡奇才到塔山一线协助十二师指挥作战,每天向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发四次电报告当日敌情、我情、人员伤亡和弹药消耗情况。要用最好的连队守住阵地。”

从九股屯到塔山前线有十多里地,其间国民党军队已开始向我塔山阵地开始炮击。胡奇才怀揣着东总电报,带着一名参谋、一位警卫员在炮弹呼啸中隐蔽、卧倒、跳跃前进,一刻也不停留向塔山前进!

【编者按】东北战场的紧张局势,敌我情况分析,我军在战局下的日常生活在作者笔下,让人仿佛置身其境。欣赏。期待精彩下文!【烟雨编辑:虞美人】
上一篇:金婚的遗憾(微电影剧本)
下一篇:不该凋谢的花朵(微电影剧本)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39955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