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17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鉴赏
【韩春燕】诗歌作品展
日期:2017-03-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韩春燕
点击:1019

 

韩春燕,女 ,博士、博士后,教授,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文学理论与批评委员会委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辽宁省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当代作家评论》杂志主编。主要从事乡土文学和现当代作家作品研究,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和省社科基金项目等二十多项,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出版专著3部,获奖若干。1980年代开始发表诗歌和小说。

 

《作 品 选》

 

十二月的辽西 

 

也许,前生我是那棵

攀爬在古城墙上的牵牛,用无数双小手抚摸过

日月的流晖,晨钟暮鼓间

看惯了雀落莺飞

草木枯荣

才能在十二月的辽西也停不下来

让黑白分明的山野,到处延展着

我疯长的触角

把一片片贫瘠的日子硬是抚摸出了

荒凉的暖意

     

十二月的辽西,被阳光静静地照拂着

那软的炊烟,硬的坚冰,

空旷的原野,以及斑驳的雪

皆在太阳下沉醉

此刻,天安地宁,仿佛时间终止

可我却分明听见万物灵魂

的歌唱,在清肃的冬日

那歌声也长满触角,攀援着每一星尘埃

开出鲜艳的花儿来

      

十二月的辽西,我在山野间行走

去看望大地上

我前世的姐妹兄弟

在一眼田鼠洞前驻足,在一棵老橡树下

与鸟们对视

任淘气的野兔蹦蹦跳跳乍惊

还喜,一年最后的日子里

我轻抚着洗尽铅华的草木

象返乡的孩子

在一铺大大的土炕上,与亲人们

述说着各自的秘密

 

路上,由低到高的抒情 (组诗)

 

蒙古草原

 

一路都是草,长草和短草,黄草

和绿草

但草的样子,我们早已遗忘

草原,永远是草和草站在一起的模样

 

其实草原上还有花

草原上的花兀自开落,没人知道它们的心事,以及

命运

风吹草低,生命暗涌的草原

野花的日子并不寂寞

婀娜对日,摇曳向月,它们的风情

无花可比

 

行在碧连天的草原,你会觉得你

比草还要矮小

不需要马头琴声,只要一阵微风拂过

草尖和心头微颤

闭上眼睛,你已抵达

天堂

 

如果还有一匹马,一匹被称作蒙古的马

于呼啸的风中

驶过

你在长调般辽远的草原上

会听见,历史所有的日升和

日落

 

当然还有石头,这些草原珍稀的事物

它们是真正的歌者

坚硬的沉默就是它们的歌唱

大大小小的敖包

看不见的神灵起起落落

 

一切都在向上,沿着草尖,沿着风

攀爬

草原的高度就是歌声的高度

歌声里

今天落下的种子,明天就会发芽

 

 

砧子山

 

与湖遥对,在一片草原

你突兀地证明着

沧海桑田

 

找不到一条上山的路

岩浆仿佛依然滚烫

一群羊小心地沿着峭壁探寻

岁月的绿草

 

火山灰,岩浆团,起起落落的鸽子

层层叠叠的历史

一座草原上的火山

生死未卜

 

敖包,古墓,模糊的岩画

在克什克腾草原

你和达里诺尔,试图以凸凹的方式

告诉人们

怎样一个秘密?

 

乌利亚斯泰

 

乌利亚斯泰

以杨树命名的一座镇,还有远处的一座山

在途中等着我

那些轰鸣的雷声,以及绿草中的野花

悠闲的马

预演很久的致辞

在一个黄昏来临

 

乌利亚斯泰

杨树般的汉子,我们就这样相遇

寂静的怀抱里,我听得见你激动的心跳

归巢的鸽子,还有蝙蝠

那些黑夜之神

欢喜地起落

 

山顶的风声是古老的,我看得见它的锈色

没有夕阳的黄昏

敖包的经幡翩然作响

我知道我只是个过客

乌利亚斯泰!

你绿浪般起伏的呢喃

怎不让我心醉?

 

 

哈伦·阿尔山

 

我马不停蹄地奔向你——

这场青翠的盛宴,哈伦·阿尔山

象一段梦中的姻缘,野花,蝴蝶,麦地,滚烫的泉水,以及

夜色中明灭的灯火

我们在暗夜集结,向白天出发,白桦树

以一种闪烁的方式示我

可梦境之外的一切,我已无从记起

 

草原和森林携手,我知道

我走在梦的边缘,这高低不平的梦里

兴安岭的风穿过我的身体,

呼啸作响,我突然想唱

用五音不全的歌喉,加入你的合声,如

一棵草,一朵花,一段站立或倒下的木头

 

然而,当我看那条

名叫哈拉哈的河水流过

看到那弯曲的河道,故事般起承转合

忽然就忆起了一场纷扬的大雪,歌声,

和火光中

一匹马走失的背影

有谁看得见前世的雪落,就必能听到

来世的花开

如今,我已站在所有故事的开头

 

在阿尔山的清凉的梦里

我满怀心事地走着

你不言

我亦无语

 

临江一梦

 

或许只因你欠我一个梦

我千万里奔来,就为在你这里留住一宿

那个夜晚,大兴安岭的小兽都已安睡,

我沿着额尔古纳的蜿蜒,

逶迤着走向你

 

那个靛青的夜里

月亮在一片雾岚之上

我的到来惊醒了一村的生灵

狗们合着哗哗的流水声低吠

而几株向日葵则不知所措地寻找着方向

 

饮着额尔古纳的河水,血管里流着异族的血

化外的临江村

你有着怎样的绝世容颜?

木刻楞的夜晚,月色汹涌

宽大的草席上,我

酣然入眠

 

几声蹄音敲打着梦境

野花和草木哗啦啦生长

年轻的女萨满舞动于树下,背后是浩浩汤汤的流水

彩色的衣裙让鲜花逊色,铃铛的脆响使鸟儿噤声

可为何她的脸上布满愁云

难道不幸就要降临?

一只驯鹿举着繁复的角凝视着远方

它的眼角分明有泪

 

我还看到了她的族人,那些衣衫褴褛,

却目光明亮的人

他们围坐在林中

白桦树众多的眼睛

正不合时宜地传递着风情

 

梦外,一声熟悉的轻唤响起

合着花草的芬芳和黎明的雾气

以及,厨房里俄式早餐的叮当声

但我已无法睁眼

 

 

博克图之夜

 

旅途上,这是一个岔路,或者,意外

的章节

当大兴安岭的夜晚

降临,草地织出白色的轻纱

我们就像迷路的船,进退

失据

 

博克图收留了我们,在夜色中我们穿行于街头,寻找

一盏为我们亮起的灯

而并不知,博克图

它到底是谁

 

寒凉的夜晚,明灭的灯火

仿佛不小心进入了一个

聊斋故事

或许,还有一点模糊的期待

希望在这林区小镇

会有一段小小的艳遇隐秘盛开

 

一夜无事,博克图的黎明来得很早,

几条狗在街上寻找食物

一群鸟在屋檐上梳理羽毛

可能还有几节弃用的车厢被遗落在

生锈的铁轨上

可我们一直到走

也没看清博克图它到底是什么模样

 

 

拉萨印象

 

拉萨,我该怎么写你呢?

一踏上高原,我的眼睛,就在你瀑布般的阳光里,

获得了光明,我看到

你的秘密,纵横交错

就好象一小块糌粑,通往着无数青稞的

前世  今生

 

我踩着神灵的脚印,走过那些明亮

或幽暗的街道

看那些俯下身去的人,携带起一路风尘

听那些真真假假的传说

敲打生锈的骨头

 

几只飞鸟盘旋在庙宇的上空

一个僧人静静地坐在十字街头

我看见一只蜘蛛勉力地织网,一条小虫在草尖上颤动着羽翼

一切生命都沿着自己的路奔赴着

拉萨,你这莲蕊里的城池

黑夜最短,白昼最长

 

生命是多么不寻常!

藤蔓沿着阳光攀爬,草木顺着风儿向上

振翅高飞的不仅是蜻蜓、鸟儿和雄鹰

还有心

我的心行在布达拉宫的上空

对高处的渴望,让我阅尽低处的

风景

 

拉萨的红尘之外,正上演着轮回的盛典

听遍野的诵经声,象密集的锣鼓

催得时间老去,灵魂花开

千里万里

为了刹那的机缘

我快马加鞭

走了  一生

 

拉萨的时间

 

拉萨的时间在时间之外,在拉萨的阳光下驻足

一刻,也许

就是三生

 

拉萨的时间是佛的时间,是神的时间,也是大唐公主

思乡的时间,

拉萨的时间是所有的时间,

 

拉萨的时间缠缠绕绕

拉萨的每一星尘埃里,都袅娜着

时间的烟火

 

拉萨的时间,是布达拉宫的风声,是罗布林卡的青苔,

是大昭寺密密麻麻的人群和脚印

是风马旗下,一只蝼蚁的朝

或者暮

 

拉萨的时间是白色的,云朵的白,雪山的白,

阳光和月光的白

以及诵经人口中氤氲出的白,

拉萨的时间是一匹迎风起舞的哈达

漂净了  人世间

一切   红尘

 

拉萨的时间是彩色的,绿松石一样的绿,

青稞一样的生机,火焰一样的红,格桑花一样的美丽

喇嘛们将时间披在身上,走向

轮回

 

拉萨有河,汤汤远去

逝者如斯,并不是拉萨的时间

拉萨的时间是折叠的

在拉萨回环往复的时间里

总有一些迷路的灵魂

 

拉萨的时间是一朵花

白色的,它开在彼岸

红色的,它开在忘川

 

拉萨河

 

没有谁能猜透一条河的心事,哪怕飞鸟

哪怕风

拉萨河上空的云比云要白,拉萨河畔的树比树要绿

拉萨河里的阳光如一场暴雨

神灵贴着水面

缓缓前行

 

拉萨河,是谁第一眼见了你

便深深爱上

从此,世间就有了拉萨河

有了一座名为拉萨的城池

以及

一城的  传奇

生命是一小段波澜——

哪怕你平铺直叙

格桑花开过会落,青稞麦绿了会黄

没有谁的故事是讲不完的——

但拉萨河的水却总在流着

 

拉萨河上,有佛走过,有神走过

有大大小小的灵魂走过

他们沿着河水走向故事的另一端

而拉萨河的岸边,山依然靛青

拉萨河的上面

天仍旧湛蓝

 

爱与恨都纹路清晰

千年万年

都不过是一丝慢板的歌吟

在拉萨河的月光下

惟有

满地的繁华与废墟

 

无法说出时间的轻重

拉萨河的每颗水滴都沉甸甸的

那些细小的片断隐身于波光水色

是谁

在高原层层叠叠的岁月里

守着一河的秘密

 

 

玛吉阿米的正午时光

 

多么心碎

在正午茁壮的光线中

想起那个名字

 

八廓街

土黄色的一湾时光里

那个叫仓央嘉措的男人,缓步行来

他走过的地方

莲花  纷纷盛开

 

这样的时刻

最适合想像尘世的爱情

每个女子都有玛吉阿米的岁月

都憧憬过遭遇一个男人,然后

一爱  倾城

 

仓央嘉措,一个披满锦绣的名字

他的光华照亮的不仅是太阳出生的地方

还有人世间  

一切女子的痴情

 

谁想到,这个风华绝代的僧人

却有着世间最苦的灵魂

多情未必损梵行

爱  即是慈悲,即是最大的修行

 

可是

仓央嘉措,他并不属于人间

情生万物

硬是把一个庙宇里的神明

生成一缕红尘最美的佛音

 

一段流言中

飞蛾扑火的爱情

成就了西藏故事最柔软的部分

在玛吉阿米正午的时光里

仓央嘉措,依旧是个深情的少年

 

没有谁的一生如此迷离

我更愿意,那个结局

是青海湖畔风雪夜的出走

似乎,只有这样,

这段不朽的传说才真正

成为传奇

 

有谁知道

活佛的故事如何就添了红颜

四百年纷扬的想像

错解了一个喇嘛

却妖娆了他脚下这块高原

 

玛吉阿米的正午最适合遐想

粗大的阳光里,你不知身在何处

而窗外  红尘 正一浪

高过一浪

 

【编者按】【网站执行副主编:于雅欣】
上一篇:【张竹青】诗歌作品展
下一篇:【申平】视频小小说 | 流泪的骆驼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0484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