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7月24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文学
中奖之后
日期:2017-03-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靳军
点击:474

[剧情简介]:球子原名王立本,大学毕业,因为有口吃的毛病,就业屡屡受挫,灰心丧气的他回乡务农,姐夫让他当技术员,工作干得很出色。不过,近两年他爱上了赌博,开始改变了他的人生。球子替姐夫买了张彩票居然中了奖,邀请狐朋狗友一起吃饭,赌博。姐夫知道后非常生气,痛斥他一顿,要回了属于自己那份儿。球子不思悔改,晚上约了几个朋友继续赌博。姐夫要回钱后,去了小学,愿意出资助学。校长十分感动,请姐夫于长山吃饭,答应让球子到学校教音乐。于长山十分高兴,回家途中遇见了警车。原来有人被警察带走了,于长山只能望天长叹,希望妻弟能有个美好的将来……

   被带走的不是球子,而是另有其人,

     

   [主要人物]:

   球子(原名王立本,大学毕业,口痴,寄居在姐夫家,游手好闲。)

   王丹丹(超市业主,球子恋人,年轻漂亮。)

   于长山(球子姐夫,村主任,热情开朗,乐于助人。)

   王美兰(球子姐,温柔贤慧,勤俭持家。)

   郝义(村民,家里有货车,小商贩,为人热情)

   二正(球子发小,爱赌)

   二正妻子(年轻美貌,水杏杨花。)

   丁三(绰号三哥,混混,在当地小有名气)

   柱子(光棍儿,整天和三哥混一起。)

   狗子(农民,娘娘腔,爱凑热闹。)

   校长(热情忠厚)

       

   镜头一

   场景:丹丹超市门口

   气氛:日外

 

   (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停在丹丹超市门口)

   (一伙人正在丹丹超市门口玩扑克)

   (一个头戴墨镜,身穿西服,手拄文明棍的年轻人下了车,迈着方步,特别神气。)

   (两个男人从车上下来,都戴着墨镜,一左一右搀着,派头十足)

   狗子:吗耶,这是要演上海滩吧!

   二正媳妇:哇塞,好帅哦,这是谁呀,爱死个人哦!

   二正:臭不要脸地,看见好老爷们你就走不动道呀!

   二正媳妇: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损色!

   (院子里一阵狂笑)

   球子:(摘下墨镜)乡,乡亲们,还认,认得我吗?

   二正媳妇:哎妈呀,球子呀,咋地,发财了?有啥要求没,嫂子免费服务!

   二正:滚一边去,球子呀,两个月不见变化这么大吗?(上前套近乎)

   (两个保镖赶紧拦着)

   狗子:这是在学小沈阳吧,逗死我了,哈哈哈……

   二正媳妇:瞧瞧,你不好使吧,也不掏出镜子照照自己,现在球子是咱村的款爷了!(上前套近乎)

   (两个保镖赶紧拦着)

   球子:干,干啥,女的不用拦。

   柱子:(摘下墨镜)你也没说女的不让拦呀!

   (二正媳妇上去就亲了球子一下,二正赶忙把媳妇拽回来)

   (球子来到狗子跟前,用手端起了狗子的下巴)

   球子:还,还笑,笑话我,我不?

   (丁三和柱子撸胳膊网袖子,做出要打架的气势)

   狗子:不,不敢了!(吓得尿裤子了)

   (院子里一阵狂笑)

   球子:告诉大家,我中奖了,中了大奖,今后看谁敢看不起我!

   (院子里一片掌声)

     

   镜头二

   场景;于长山家门口

  

   气氛:晨外

   (于长山家新盖的四间瓦房,镀银大门。)

   ( 门口停了辆捷达轿车,于长山拎着包要上车。)

   球子:姐夫,干啥去?

   于长山:噢,我去乡里开个会,一会儿你进城顺便给我买张彩票,我开会很晚才能回来。告诉你啊,你姐给你拿买草苫子的钱可别乱花啊!

   球子:放,放心吧,姐夫,我一定给你办,妥,妥妥地!

   (于长山的轿车刚走,郝义开着货车停下,把头探出车窗)

   郝义:球子哥,我去城里进货,有啥吩咐没?

   球子:有,有啊?有几,几家大棚草,草……

   郝义:草苫子吧?

   球子:啊,对,坏了,让我,我,我……

   郝义:让你买来对吧,哈哈哈,快上车吧,我进的货不多,正好,好,捎回来。

   球子:你小子,学,学,学我,找打是不?

   郝义:哈哈,快上车吧,一会黄瓜菜都凉了。

     

   镜头三

   场景:村口河边

   气氛:黄昏外

 

   (球子抱着吉他在河边弹唱)

   球子:(唱)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

   草丛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村口上球子的吉他还在断断续续唱个不停

   等待着就业等待着进城等待着理想的实现

   姐夫家里面什么都有就是口袋里没有半分钱

   拼命三郎和麻将党到底谁会抢到那支宝剑

   我痴情的那个女孩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

   嘴里的零食手里的漫画心里初恋的童年

   总是要等到睡觉前才知道做人只差了一点点

   总是要等到没钱后才知道人生没交上满意的答卷

   一寸光阴一寸金姐夫说过寸金难买寸光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拖延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太阳总下到山的那一边

   没有人能够告诉我村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

   多少平日记忆总是一个人面对着天空发呆

   就这么落魄就这么幻想这么孤单的思念

   阳光下蜻蜓飞过来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

   水彩蜡笔和万花筒画不出天边那一条彩虹

   什么时候才能像有钱赚的同学有张成熟与长大的脸

   盼望着进城盼望着挣钱盼望理想的实现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盼望理想的实现

   (二正从远处走过来,拍了下他的肩膀)

   二正:哥们,又在这伤感呢?我就知道你准在这儿,哥几个都等你呢,走,麻二圈去?

   球子:(斜了一眼二正)不去了,我戒赌了!

   二正:别介呀,三缺一,都等你呢!

   球子:我这兜比脸,脸都干净,不,不去了!

   二正:没钱没事,我有啊,你打个欠条就行。

   球子:这不,不太,太好吧!

   二正:走吧,我的亲爹哎!(硬把球子从地上拽起来,搂着球子肩膀向村里走去)

  

   镜头四  

   场景:村路上  

   气氛:晨外

 

   (球子光着膀子,穿着三角裤衩走在路上,脚步很急)

   (狗子在路上遛狗,迎面走过来)

   狗子:呦,这不是大技术员吗?啧啧啧,哎妈呀,挺新潮啊,刚从游泳池出来?不能啊,头发没湿呀!要参加选美?

   球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滚一边去!

   (狗子伸开双臂就不让球子过去)

   狗子:快来看呀,快来看呀,特大新闻,技术员大早上玩裸体,太好玩了!

   (许多人走出来看热闹,妇女们有的直捂脸)

   (王丹丹打开超市门,看见裸体的球子,咬牙又把门关上了)

   (球子气往上冲,一拳把狗子打倒。)

   狗子:不好啦,村长小舅子打人啦!

   球子和狗子打在一起,村民们过来拉架。)

   (于长山急冲冲跑过来,上来就给球子两个耳光)

   于长山: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小舅子,真是丢人现眼!

   球子:(哭腔)那能怪,怪我吗,谁让他嘲笑我了的?

   于长山:怪人家笑话你呀,你瞅瞅,你这出,光个腚,又去耍钱了吧?

   球子:(哭腔)没光腚,这不穿着呢吗?

   于长山:你还有脸哭啊,快跟我回家吧!

  

   镜头五  

   场景:于长山家  

   气氛:晨内

 

   (于长山在前面走,球子哭啼啼地在后面跟着,两人进了家门。)

   (王美兰扎着围裙,正在烧火做饭)

   王美兰:哟,这咋地了,遇到劫匪了,咋光着腚造回来了呢?

   球子:(哭腔)姐呀,姐夫他打我!

   于长山:啥劫匪呀,又去赌了呗,输个精光回来了!

   王美兰:该,该打你,你咋就不让姐省省心哎!

   于长山:我看啊,你这个技术员也别当了,你说你还能干点啥?我们花钱供你上大学容易吗?

   王美兰:不怪你姐夫打你,正事不干,天天去赌,当个技术员多好的事啊,村民多信任你啊?

   球子:好啥好啊,我的理想是当明星,我要唱歌!

   于长山:你这就成明星了,明天十里八村就知道这事了,你让我这脸往哪搁?(抽自己嘴巴)

   王美兰:他爹,你干啥呢,气归气,他不当技术员更没活干了!

   球子:你们烦我是吧,我走还不行吗?

   王美兰:你上哪走呀,就这出还走呀,回屋呆着去!

  

   镜头六  

   场景:于长山家

   气氛:日内

 

   (王丹丹气呼呼地来到于家)

   王丹丹:王立本呢?给我出来!

   王美兰:丹丹来了呀,这啥事呀,谁惹你生气了,啥事跟嫂子说说。

   王丹丹:我找王立本,我们俩这桩婚事吹了!

   王美兰:可不能乱说,丹丹呀,我们家立本哪点对你不好了,啊?你想穿啥给你买啥,我看他做梦都喊你的名字呢!

   王丹丹:好有啥用啊?大早上光着身子在村里晃荡,多丢人啊,我的脸都替他臊得慌。再说了,我们俩将来过日子,他老这么赌还有个好?

   王美兰:丹丹呀,你消消气,嫂子劝劝他,保证今后他不赌了!

   王丹丹:狗能改掉吃屎吗?嫂子你别拦着,我一定和他说清楚!

   (王丹丹走进球子屋里,球子蒙着大被不起来,王丹丹上去就把被掀开了)

   (球子赶忙又把被拽回来)

   球子:吃枪,枪,枪药了呀,都春,春光外泄了!

   王丹丹:你还怕春光外泄呀,别装处男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不嫌磕碜呢!

   球子:嘿嘿,你,你咋,咋知道的呢?

   王丹丹:我又不是瞎子,又不是聋子,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告诉你,王立本,咱俩到此结束,彩礼钱一分都不少你的,拜拜!(摔门而出)

   球子:你不就是看我没钱吗?等我有钱了还看不上你呢!

        

   镜头七  

   场景:村口河边

   气氛:黄昏外

 

   (球子抱着吉他在河边弹唱)  

   情悠悠,爱悠悠,

   几多悲欢几多愁。

   漫漫人生路,处处有关口,

   你也走,他也走,

   弯了腰,白了头。

   多少爱和恨都付水东流。

   情悠悠,爱悠悠,

   几多悲欢几多愁。

   美人不常在,人生能多久?

   你忍受,他忍受,

   心在哭,泪在流。

   一天又一天球子没盼头。

   (镜头闪入球子和王丹丹坐在河边甜蜜的情景,两个人拉着手,相依坐着)

   球子:丹丹,我没出息,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在村里当这个破技术员。

   王丹丹:球子哥,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喜欢你,这样挺好啊,带领村民发家致富,我永远挺你!

   球子:你真好,等我们有了孩子,我一定让他走出去,进音乐学院,当明星!

   王丹丹:说啥呢,人家还没说嫁给你呢!

   球子:那还不是早晚的事?(抱着王丹丹亲吻)  

   (闪回,球子抱了个空,仰天长叹)

     

   镜头八  

   场景:于长山家  

   气氛:晨内

  

   (王美兰扎着围裙来到球子房间,发现球子不在屋里。)

   王美兰:长山啊,快来看,立本去哪了?

   于长山:(漫不经心的走进五屋里)管他呢,走了省心,一天除了赌就是偷!

   王美兰:话不能这么说呀,咋说他也是我兄弟呀,我爹妈死的早,可是我一手把他带大的呀!

   于长山:他感恩了吗?还不是天天来气你?

   王美兰:告诉你,别说没用的啊,赶紧去找找吧!  

   【镜头快进】

   于长山在村里找球子,群众都说没看见。

  

   镜头九

   场景:彩票站

   气氛:晨内

 

   (球子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彩票站,嘴里叼着烟,很悠闲的样子。)

   ( 一进门,球子掏出彩票,抖了两下)  

   球子:老板呐,给看,看看,我买那快乐十二,中,中没?

   老板:(拿着彩票一一查对,然后一脸严肃地说)“恭喜你,没中上!”

   球子:(一下子面色失常)真他妈晦气,最近手风一直不顺,本来想碰碰运气,看来老天真的不开眼啊!(转身要往外走)

   老板:回来吧,刚才逗你玩儿呢,中啦,中啦,中二万元钱呢!哈哈,看把你吓的,这个月算你有三个人中奖了!

   球子:(十分激动,握住彩票站老板的手说)“大,大哥呀,不带这么玩地,这把我吓,吓的!我这嗓子眼儿细,要嗓子眼儿粗,心都能蹦出来!”

   老板:哈哈,是我不好兄弟,以后可要常来光顾啊!

   球子:那是必,必须地!

   老板:(从验钞机里提出二万元钱交给球子)这是你的,哈哈,回家让老婆、孩子跟着乐呵,乐呵!

   球子:说啥呢?我还没老婆,孩儿呢!我是一人在外,全家不饿,老板,回,回见!

   球子:(揣起钱一摇三晃的走出门口,口中哼哼唧唧)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真高兴我是真兴高,二万块大票揣进我的腰,揣进我的腰……     

  

   镜头十  

   场景:于长山家   

   气氛:夜内

 

   (于长山坐在炕沿边洗脚,王美兰在看电视)  

   王美兰:妈呀,中啦!

   于长山:干啥呀,一惊一乍的?

   王美兰:咱买的彩票中奖了,号码全对,还是立本给你买的呢!

   于长山:呵呵,真的假的?谢谢上帝呦,我都买了一年彩票了,可下子中上了!

   王美兰:老公,中奖了你得陪我进趟城。

   于长山:进程干啥去?

   王美兰:给我买身貂呗?

   于长山:买貂?你可拉倒吧,那是城里有钱人穿的,咱都是刨大地的,穿啥不行啊!

   王美兰:你呀,都土掉渣了,我就不兴浪漫一把?

   于长山:咱家不缺吃,不少穿的,还浪漫,你浪漫了我可不放心。

   王美兰:还怕我跑了不成?

   于长山:那可没准!

   王美兰:哎呀,对了,光顾高兴了,我得把彩票找着。(下地翻箱子)没错呀,就放这里了,咋没了呢?

   于长山:你确定放抽屉里了吗?

   王美兰:(焦急状)没错呀,咋就不见了呢?

   于长山:不会是被立本拿走了吧?

   王美兰:哎呀,我咋就没想到呢,长山啊,明天你一定要把他找回来,这一晃都出去两个月了,再有个三长两短的,咋对得起我死去的爹妈呦!

于长山:他轻手利脚的能咋样?我是怕他把中奖的钱都败喽!

  

   镜头十一

   场景:彩票站门口

   气氛:晨外

 

   柱子:(迎面走过来)啥事啊,球子哥,今天这么高兴!

   球子上去一拍柱子肩膀:哎哟,亲亲,哥们中奖了,走,咱去庆,庆祝一下!

   柱子:不行,我还有事呢!

   球子急了:咋地?不给面子是不是,别扯没,没用的,走,走得了!

   拽着柱子就走。

   柱子:我这事儿还没办呢!

  

   镜头十二  

   场景:彩票站  

   气氛:日内

  

   (于长山着急的走进来)  

   彩票站老板:呦,这不是于村长吗,又来买彩票来了?

   于长山:钱老板,我上期买的彩票是不是中奖了?

   彩票站:中奖,没有啊?

   于长山:是这么回事,上期彩票是我小舅子买的,他来过没有?

   彩票站老板:他长的什么样啊?

   于长山:个子不高,挺胖的,说话还结巴。

   彩票站老板:哦哦,他刚把钱取走,走了有一阵了,原来他是您小舅子呀!

   (于长山急冲冲走了出去)

   彩票站老板:哎哎,于村长,这期的还没买呢!

     

   镜头十三

   场景:酒楼包间

   气氛:日内

 

   (球子拉着柱子进了酒楼包间,二个人坐下。)

   球子:柱子,把咱那帮哥们都呼来,今儿个我请客!

   柱子:好嘞!(拿着手机打电话。)

   (哥们们陆续到来,球子摆出派头)  

   球子:我说哥几个,今儿个约大伙儿来happy一下,谁他妈也不许装熊,吃完咱再推几把,今儿个就是他妈高兴!

   三哥:你小子今天咋这么硬气呢?抢银行了?

   球子:三哥真,真逗,抢银行我还能坐这儿?

   柱子:三哥,这小子今天交狗屎运了,买彩票中奖啦!

   三哥:好事,好事啊!那球子哥,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哈哈哈……

   球子:哥几个点菜吧!(冲包厢外喊)服务员,茶!

   (进来一位女服务员,穿着有些土,站那儿查数:)1,2,3,4……

   球子:你,干,干啥呢?我说倒茶!

   女服务员:哦,8,7,6,5……

   (全桌人哈哈大笑)

   球子:老板娘,过来!

   老板娘走进包厢:哥几个有何吩咐?

   球子:哎,您在哪儿寻么这么个笨丫头,你们这儿有茶水没?

   老板娘:大哥,您别生气,她今天新来的,不懂事,您多担待。

   (回头瞪了女服务员一眼:)傻愣着干嘛?嗯?

   女服务员忙取来茶壶,给几个人倒了水。几个人点了菜后,老板娘和服务员走了出去。

   球子陪这帮哥们闲聊,就听见大堂里喊:谁的肝,谁的肝呀?

   饭店里鸦雀无声,都拔脖往出看,没一个人应答。

   女服务员有些着急:到底谁的肝呀,这心又是谁的?

   柱子探出身子:我们的肝!

   三哥一磓柱子:你傻,傻呀!(冲大堂里)喊啥喊呀,心肝宝贝儿,在这儿呢!

   服务员一头雾水的把一盘炒牛肝和一盘炒鸡心端了进来。

   整个酒店哄堂大笑。

   过了一会儿,大堂里又喊:谁的肠子,谁的肠子?

   柱子:这算没救了!探出头去:我们的肠子,小妹妹!

   整个酒店又一阵哄堂大笑,服务员红着脸把一盘炒肥肠端了进来。

   球子:我们的王八汤好没?

   服务员:哦,大哥真对不起,王八熬着呢,总共有六个王八蛋,你们八个人也没法分呀!

   整个酒店又是一阵狂笑。

   球子:得,得,得,六个王八蛋给对门那桌吧,那桌正好六个王八蛋!

   对门那桌一听就火了,一个壮汉探出头来:你他妈说谁是王八蛋呢?

   球子走出来:说你呢,咋,咋地!

   壮汉一听更火子:你他妈再说一遍!

   三哥也从屋出来,指着壮汉:你他妈找K呀!

   壮汉忙满脸堆笑:三哥在这儿啊,误会,误会,我们是王八蛋,走回屋去。

   球子冲大堂里喊:王八好没呀?

   厨师应了一声:好啦!

   (酒店里人都笑喷了。)

   菜上全了,八个混混调侃着,吃得酒足饭饱。

   球子:服务员,买单!

   女服务员走进来:大哥,一共二百五。

   球子:他妈的,二百五不,不好听,给你二,二百四吧!

   服务员:不行啊大哥,二百五就二百五!

   球子:今天我算栽你手了,得,给你,二百五!

   酒店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镜头十四:

   场景:平房后屋单间

   气氛:日内

     

   球子:三哥,今儿个咱换个样吧,玩斗,斗鸡!

   三哥:怕你呀,玩啥都行!

   球子:哥们今儿个有,有钱了,咱嗑把大的中,中不?

   三哥:他奶奶的,还来劲了,多大哥都陪着。

   柱子:我,我不玩了,我抱三哥腰。

   三哥:孬种,看哥咋赢的啊,完蛋玩意儿。

   (柱子发牌,几个人玩了起来。)

   三哥把牌抓在手中,一张一张碾,喜笑颜开:豹子五!

   球子:(手哆嗦着一张一张碾,口里喃喃自语。碾开最后一张,眼睛一亮)豹子Q,我赢了!

   (大伙伸脖子一看,真是三个Q。)

   三哥:这小子交桃花运了?真他妈邪性!

   球子亲了一下牌,唱道:姑娘姑娘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

   柱子:别臭美了,玩完这仨姑娘全归你,搂被窝亲去吧,哈哈……

   (几个回合下来,球子赢了一大堆钱,球子还让柱子发牌)

   三哥:今儿个不玩了,邪性!

   柱子:他妈的,以为能赢呢,没玩就输八百,真他妈冤!

   三哥:下回你抱球子腰吧,他腰粗!  

   球子:哎,三哥,我王立本在屯子里那是溴大了,这回三哥你得帮我提提气,震震他们!

   三哥:咋震呀?

   球子:你们俩过来,我告诉你们。

   (柱子和三哥凑过去,三个人嘀咕一阵)

        

   镜头十五

   场景:丹丹超市

   气氛:日内

  

   (球子大摇大摆的走进超市,柱子和三哥一左一右跟着。)

   球子:去去去,你俩跟着干啥呀?

   柱子:我们保护你呗?

   球子:(挤眉弄眼)用你们保,保护啥呀,咋那么卡,卡愣子呢,出去,出去!

   (两个人不情愿的走出去)

   王丹丹:呦,这是从哪里来的大老板呀?

   球子:我刚,刚从深圳那边回,回来来啦,来,来看看你啦!

   王丹丹:切,你咋不说从家里呆不下回来呢?

   球子:那叫加里福,褔尼亚,不是家,家里呆,呆不下。

   王丹丹:没工夫和你贫,有事没事,没事快走,别耽误我生意。

   球子:把,把你,你们店最贵的烟给我拿,拿,拿两条。

   王丹丹:(爱理不理地)没有!

   球子:没有?柜台上摆着的,那,那是骨灰盒呀!

   王丹丹:对啊,给你准备的!

   球子:唉我去……(眼睛一瞪。)

   王丹丹:咋地,来横的啊,姑奶奶我可不怕你!

   球子:不敢,不敢,(一拍腰包)哥哥今儿个有,有钱啦!丹,哥一会儿带你潇洒去!

   王丹丹:(一指门外的哈巴狗)喏,你还是带它潇洒去吧,呵呵……

   球子:别气我,我跟它玩,玩啥,打死吃,吃肉还行!

   王丹丹:你敢!你不有钱了吗?把帐先清了吧!(把帐单往柜台上一放。)

   球子:别开玩笑了,算帐找我姐要,要去!

   王丹丹:想耍赖呀,不清帐你就别想走!

   球子:留我过夜呀,那我求,求之不得呢!

   王丹丹:别满嘴喷粪,找打是不?

   球子:怕了你了,行,我结,结还不成吗,多,多少钱?

   王丹丹:(拿出计算机一算)一共一千八百五。

   球子:啥?那么多呀!

   王丹丹:(把帐本一推)自己看,你咋说也是个大学生。你买的东西都吃狗肚子里去了吧?

   球子:得,得,哥哥不差,差钱。(掏出一个小包,里面乱七八糟的一堆零票子):自己查去,剩下是我的。

   王丹丹:我的妈,你抢银行去啦!(一张一张查起来。)

   球子:丹,你再留五百,给你买衣服穿!

   王丹丹:哎吗吔,哥哥你太帅了,我好好喜欢你哦!(扭着腰发嗲。)

   球子:(异常兴奋)是嘛,丹,我也好喜欢你,你哦。走,上哥家去!

   王丹丹:干嘛?

   球子:咱们再,再续前缘,跟哥接着处!

   王丹丹:处你奶奶个卷儿,快拿东西走人!

   球子:(挠着后脑勺)这咋还风一阵雨一阵的呢?

     

   镜头十六

   场景:村路上

   气氛:日外

 

   于长山从城里回来,碰到狗子蔫头耷脑往前走。

   于长山:狗子,咋地啦,垂头丧气的?

   狗子:没咋地,刚才让狗咬了,没,没事!

   于长山:严重不严重啊,到卫生所看看去呗?  

   狗子:没事,我这不挺好的吗?哎,对了,你小舅子回来了。  

   于长山:球子?他在哪?

   狗子:在小卖店嘚瑟呢,现在发财了,哎妈呀,可神了!

   于长山:坏了,二万元呀,要泡汤喽!

   狗子:哎妈呀,啥两万元呀,把村长急这样?

   于长山:我摊上这么个小舅子,倒了大霉了!

   狗子:叔说得是,这小子学坏了,村长快去吧,在小卖店呢!

  

   镜头十七

   场景:村路上

   气氛:日外

 

   (球子拎着东西,柱子和三哥陪着往家走。)

   于长山:(远远看见)站住!这俩月你跑哪儿迋去了?

   球子:摘掉墨镜,我哪儿也没去啊,(一指烟)我这不买点东西孝敬你和我姐吗?

   于长山:这家伙,知道的说你是我小舅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大呢!

   球子:看,看您说的!(和柱子,三哥商量)你们先回,回去吧,改,改天请你们喝,喝……

   于长山:喝个屁,以后少跟这些不三不四的人勾搭。

   :哎,你咋骂人呢,谁不三不四呀,我丁三跺一跺脚,县城都晃三晃。

   柱子:对,和我们三哥作对的人,死路一条。

   球子:三哥,你俩快走吧。(挤眉弄眼,塞给三哥一沓钱)

   (丁三和柱子神气的大摇大摆而去)

   于长山:我听人说你中奖了,钱呢?

   球子:谁说的,没那回事!

   于长山:没中奖这烟搁啥买的?快,把钱给我,不然,一会儿都给输没了?

   球子:姐夫,说点儿好听的中不?总输,输的,我就没赢,赢的时候?

   于长山:你呀你呀,好好一个大学生,现在象个啥?工作不认真,好吃懒做,除了赌就是偷,我咋有你这样的小舅子哟。

   球子:那你和我姐离婚呗,不就没我这小舅子了吗!

   于长山:别扯没用的,把钱给我!

   球子:给就给呗,急啥眼啊!从兜里掏出一万元。

   于长山:还有!

   球子:一共中两万,我也不能白跑腿呀,再说了,奖券可是我买的。

   于长山:得,得,你好自为知吧,拿着钱气乎乎的走了!

   球子:还看,看不起我,我一定整个响,响动让你们看看。

     

   镜头十八

   场景:校长家

   气氛:黄昏馁

 

   于长山和校长在村里小吃部吃饭。

   校长:主任啊,我替孩子们谢谢你了。有了这八万元资金,孩子们就可以学电脑了,太感谢你了!

   于长山:校长客气了,孩子是祖国的希望。现在是科技时代,咱可不能让孩子们落后呀!

   校长:主任说的是,你是百姓的好官呀!

   于长山:如果一个民族把演艺界明星捧得比天还高,那么它是不堪一击的。记得中国有句诗吧?“暖风熏得游人醉,只把杭州当汴州”!一个连科学家、哲学家、作家和自己的中医事业、文化事业都不重视的国家。即使航母再多,兵力再强,也形同虚设,不堪一击!

   校长:精僻!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是这个理儿!

   于长山:先前我只筹集了七万元,正巧,我小舅子中奖的一万元让我要来了。

   校长:他中奖了?好事儿呀!

   于长山:唉哟,他中奖了赌得更有劲儿了,天天不着调,还学会了离家出走,我这脸让他丢尽了!

   校长:好好一个大学生,竟弄成这样,时代的悲哀呀!

   于长山:现在的年轻人,受不得挫折,一击便倒下了。苦活,累活不爱干,让他当个技术员,刚开始干得挺好,可这小子学会了赌博,对象也黄了,真要命!

   校长:不如这样吧,让他到学校当老师吧,兴许能改过来!

   于长山:这主意不错!让我咋谢你呢?

   校长:谢啥谢,都在酒里呢,干!

   于长山:干!

     

   镜头十九

   场景:于长山家

   气氛:日内

 

   球子拎两条烟哭丧着脸进了屋。

   王美兰:(正在哄小儿子喜儿吃饭,一抬头看见球子)这俩月你跑哪去了,还有脸回来?

   球子:这话说的,我都想不,不回来了,好不容易中了两,两万元奖,让他要去一半!我都怀疑,你们是我亲,亲人吗?

   王美兰:中奖的钱呢?

   球子:这不让我姐夫要去一万吗,真倒霉!

   王美兰:你姐夫要去一万,剩下那一万呢?

   球子:干,干哈呀,雁过拔毛呀!

王美兰:放姐这儿,我给你存着。

   球子:不滴,我都是成年人了,不用你们管我。

   王美兰:你还是成年人,成年人就除了偷就是赌啊,竟给我们添麻烦,不是这家丢鸡,就是那家丢鸭。也奇了怪了,都不找你要,都跑我这儿要钱来。

   球子:呵呵,那是姐姐人缘儿好,爱联络人儿!

   王美兰:屁话,你穷个叮当响,要也没钱啊,算我倒霉啦!立本啊,你可长点心吧,都奔三十的人了,连个对象都没有,我都替你臊得慌!

   球子:干嘛呀,干嘛呀!一进门就听你一,一,一顿数落。(从兜里掏出一包小食品),我给大外甥买的。

   王美兰:这才叫太阳打西边出来呢,得了,快吃饭吧,吃完回你屋眯着去!

   球子:在你们眼里呀,我就永远高大不起来啦!对了,我姐夫干啥去了?

   王美兰:去学校捐款去了!

   球子:捐款?坏了,我那一万元……

   王美兰:(夹个饺子塞他嘴里)快堵上吧,臭!

   球子闷着头吃饭。  

  

   镜头二十

   场景:村路上

   气氛:黄昏外

 

   (球子从姐姐家出来,觉得特没意思。慢悠悠的溜达,欣赏着夕阳下的景色,偶尔遇见去广场溜弯的人群,死气白咧地跟人打招呼,回敬他的却是一个个白眼儿。)  

   球子:咋整的呢?见到我跟看见温神似的,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闪入球子作报告时的情景。)

     

   镜头二十一  

   场景:村部  

   气氛:日外

 

   (村部大院聚满了乡亲们,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

   于长山:(走上主席台,扯了扯衣襟,大声喊道)大家静一静,今天把大家招呼来,有个好消息要向大家宣布。)

   狗子:村长,啥好消息,整的神神秘秘地!

   于长山:就你小子事多,乡政府给咱们批了一部分资金,让咱村建大棚,种蔬菜,今后啊咱们村就有了致富产业了!  

   (下面一片掌声)

   于长山:我还给大家找了一个技术员,这个技术员大家都认识,是有思想,有文化,在乡里文化站实习了两个月,受到了乡长的大加赞赏!

   狗子:哎妈呀,这么厉害呀,到底是谁呀?

   二正媳妇:是帅哥还是靓妹呀?要是帅哥就好啦!

   二正:是帅哥你还想嫁一回咋地?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下面一片笑声)  

   于长山:这个人不是别人,是我的小舅子王立本,大家有请王立本讲话!

   (下面一片掌声)

   球子:(很紧张,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改革春风吹,吹,吹进门,中国人民抖,抖,抖精神。村里齐心扣,扣,扣大棚,致富快,快,快车为人民,好!(自己鼓掌)

   狗子:哎妈呀,这咋像赵本山演的小品呢?  

   (下面一片笑声)

   球子:这么说话太费,费,费劲,我唱,唱着说吧。

   二正媳妇:那帅哥就唱着说吧,大家呱唧呱唧!

   (下面一片掌声)

   (球子找来一个吉他,弹唱起来,用澎湖湾调)

   球子:(唱)

   暖风吹进咱乡村,

   百姓笑缤纷,

   号召大家扣大棚,

   富裕了咱乡亲。

   科学技术第一位,

   一定要记心间。

   在咱政府的支持下,

   咱们携手向前进。

   姐夫就是咱村长,

   把我来呼唤,

   带领大家勤劳致富,

   把黄土变成金。

   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

   共享快乐时光。

   直到大家发家致富,

   别忘了我献爱心。

   种蔬菜哎,

   种蔬菜,

   我们一起种蔬菜,

   挥洒我们奋斗的汗水

   施肥、浇水、搞嫁接,乐坏了平凡的老父亲。

   狗子:哎妈呀,太有才了!  

   (下面一片掌声)

   郝义:我也宣布个事啊,大家种蔬菜,我管运输,大家看看咋样?

   于长山:好,我代乡亲们谢谢你了,郝义大哥!

   (下面又是一片掌声)

  

   镜头二十二  

   场景:村路上

   气氛:黄昏外

  

   (闪回,球子不觉鼻子一酸,滚下泪珠儿来。)

   柱子:(迎面走过来)三哥让我找你呢,快走,咋还哭了?小损样儿吧哈哈……

   球子:我不想玩了,我想干,干点正事。

   柱子:得了吧,和我还装呢,你知道三哥可不是好惹的!

     

   镜头二十三

   场景:二正家

   气氛:黄昏内

  

   (室内放着一张麻将机,三哥,二正,二正妻,孙良正在打麻将。)

   (孙良打了一张一万,二正妻把牌一摊)  

   二正妻:(大叫一声)飘啦!青一色,两套大哥大,三家闭门,哈哈……(跳开椅子,伸开双臂在屋内转圈。)飘啦,飘啦……

   (三个人伸脖子一看,无奈的摇了摇头。)

   (球子和柱子进来,见此情景,十分诧异。)

   球子:哟嗬,这是干,干啥呢?打麻将还带跳,跳大神的,新鲜!

   二正:球子哥来啦,你弟妹是高兴的,给我们仨整个封顶!

   球子:弟妹这么厉害哪!

   二正妻:那当然了,他们仨都是我手下败将。

   孙良:你跑这儿干啥来了?走,哪凉快哪呆着去!

   球子:行啊,村治保带头打麻将,这事要让我姐夫知道……

   二正:和为贵,和为贵,球子哥,过来替我玩会,今天点子老背了。

   孙良:(勉强笑了笑)坐吧,兄弟,这也叫丰富农村文化生活嘛!

   三哥:治保说得对,纯属娱乐!

   球子:嗯,玩麻将不,不算赌博,全国人民都,都在玩嘛!(清了清嗓子)修长城,码长城,长城风情万里行。包罗万象趣味儿多,益智健脑入门庭。男女老少齐上阵,风云变幻战雨浓。农村生活新变化,长城占据人心灵。消烦解闷看风景,乐此不疲喜盈盈,那个喜盈盈!

   (几个人忙鼓掌)好!

   二正妻:咱哥真有才,不愧是大学生啊!

   球子:才都烧,烧火了,你们打,打多大的呢?

   二正:二毛五带抻直的。

   球子:太,太小了,咱打一,一元的吧!

   三哥:得瑟!怕你呀,来,抓牌!

   (几个人玩了起来)  

   (镜头快进)球子和二正妻屡屡点炮,三哥和孙良喜出望外。

   二正妻:球子哥,今晚上咱哥俩一个背!

   球子:中啊,那二正兄弟睡哪儿?

   二正妻:哪跟哪儿啊?

   球子:你不说的,咱哥俩一个被吗?

   三哥:这人,心邪耳朵也邪。

   (哈哈哈…屋里笑成一团。)

   (突然院外有嗽叭声)

   柱子:不好,警察来了,从后门就跑了。

   三哥:这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

   二正:快,赶紧收拾,这可咋整啊!

   (屋里乱成一团)

   民警冲进来:都别动!我们是县刑警队的,都跟我们走一趟吧!

     

   镜头二十四

   场景:村路上

   气氛:夜外

 

   校长陪于长山在村路上聊着,发现村里停着警车,忙走过去。

   民警正押着球子上车。

   球子:姐夫,你可得救我呀,我知道错了。

   于长山恨恨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你好好反省吧!

   球子挣扎着:姐夫,我改,一定改,快救我,我呀!

     

   镜头二十五  

   场景;于长山家  

   气氛:晨外

 

   球子:姐夫,救我,救我!

   (王美兰正在厨房做饭,听见喊声走了进来,球子正在说胡话。)

   王美兰:(捅了捅球子)醒醒,咋地了?

   球子:(睁开眼睛)姐,我梦见我们几个玩,玩麻将被,被警察抓走,走了。

   王美兰:要是真抓走就好了,看你还长不长记性。

   球子:我知道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赌了。

   王美兰:鬼才信你呢!

   球子:别,别小看人,我,我一会就让你知,知道,知道。

   王美兰:不给我惹祸就阿弥陀佛喽!

   球子:姐夫呢?

   王美兰:昨晚上丁三在屯里赌博,被警车抓走了,二正两口子也被抓走了,说是丁三还有前科,你姐夫被叫去协助调查了,现在还没回来。

   球子:哎妈呀,我,我做梦这,这么灵吗?

   王美兰:你做啥梦了?

     

   镜头二十六  

   场景:村部大院  

   气氛:日外

 

   (院里停着一台汽车,用帆布围着,村民都在看热闹)

   (郝义和球子摆了一个书摊)

   球子:乡,乡亲们,我球子改,改,改过自新了,我买,买,买……

   郝义:还是我来说吧,球子兄弟用中奖的钱为大家买了科学致富的书籍,免费赠送,一家一套。

   (村民们往上涌)

   郝义:大家都别挤呀,家家都有份。

     

   镜头二十七

   场景:丹丹超市

   气氛:日内,外

  

   (王丹丹正在收拾货物,狗子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狗子:好事,好事呀!

   王丹丹:啥好事呀,看把你急那样。

   狗子:给我拿瓶可乐我就告诉你。

   丹丹:我看你就够可乐的,大白天说话没头没尾的。

   狗子:小心眼劲儿,你咋那么抠呢!

   王丹丹:快说得了,给你可乐!(随手拿一瓶可乐扔给狗子)

   狗子:(打开盖,喝了一口)球子,就是你对象变了。

   王丹丹:变成妖精了,再说了,我俩都黄了,他现在和我没有一毛钱关系。

   狗子:哎妈呀,和你沟通真费劲,不是变妖精了,是变好了!

   王丹丹:他能变好,鬼才信呢!

   狗子:真事,狗子在给村民发书呢,都是那科技致富的书,这会村民都往村部跑呢。

   王丹丹:真的假的?

   狗子:哎妈呀,我骗你干啥,真有意思。

   王丹丹:那咱也看看去,我这就锁门。

     

   镜头二十八  

   场景:村部大院  

   气氛:日外

  

   王丹丹和狗子急急忙忙跑来,分开拥挤的人群)

   球子:你,你咋来了呢。

   王丹丹:我不行来呀,啥样吧!

   (王丹丹和狗子也帮忙给村民分书)

     

   镜头二十九

   场景:村头河边

   气氛:黄昏外

  

   (球子背着吉他和王丹丹牵着手在河边行走)

   王丹丹:球子哥,真没想到你变化会这么快。

   球子:快吗?我自己也不,不知道,是一个梦改,改变了我。

   王丹丹:什么梦这么厉害?

   球子:有好梦也有坏梦,我一直想当个歌唱家,可我长相不好还磕巴,难啊!

   王丹丹:球子哥,我支持你,只要你不赌博,我就跟你一辈子。

   球子:哥戒赌了,赌博让,让我抬,抬不起头来,多,多丢人啊!

   王丹丹:你能想通太好了,其实我就欣赏你的才气,你赌博把我气坏了,所以才和你分手的。我老爸就是因为赌博和吸毒进去的,我都恨死赌博了!

   球子:我,我知道,你,你命,命挺苦的。我再赌,赌,就,就,就……

   王丹丹:就怎么样?

   球子:就把我手剁了喂狗。

   王丹丹:(赶忙捂住球子的嘴)不许胡说,(两只眼睛死盯着球子)你为我唱首歌吧。

   (两个人坐在河边,球子抱着吉他弹唱起来)  

   球子:(唱)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在梦里在梦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梦里梦里见过你

   甜蜜笑得多甜蜜

   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在心里在心里喜欢你

   我的丹丹她最美丽

   我只喜欢你

   啊~~喜欢你

  

   在梦里在梦里见过你

   球子让你受了委屈

   我道声对不起

   啊~~对不起

   梦里梦里见过你

   甜蜜笑得多甜蜜

   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

   在心里在心里喜欢你

   我的丹丹她最美丽

   我就喜欢你

   啊~~喜欢你

   (王丹丹晃动身子,拍着合拍)

     

   镜头三十  

   场景:学校班级  

   气氛:日外

 

   (球子拿着教科书走进教室,学生们起立欢,齐声说老师好,校长也跟随走了进来)

   校长:给同学们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学校新来的音乐老师王老师,大家掌声欢迎!

   (教室一片掌声)

   校长:王老师为我们出资助学,用他中奖的一万元钱给我们买了电脑,大家说,王老师伟大不呀?

   (学生们异口同声说伟大,球子觉得脸上直发烧,举止不太自然)

   校长:好了,现在王老师开始讲课吧?

   (校长走出了教师)

   球子:(整了整衣襟)同,同学们好,我,我叫王,王,王立本,以后,就叫我王,王,王……

   (教师里一片笑声)

     

   镜头三十一  

   场景:礼堂  

   气氛:日内

 

   (婚礼现场非常火爆,球子和王丹丹正在举行婚礼)(婚礼进行到双方交换定情信物,然后两个人激吻在一起)

   (这时从外面进来两个警察,人们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们。警察走到球子面前)

   警察:你就是王立本吧?

   球子:我是啊?

   警察:跟我们走一趟吧,你涉嫌一起集团盗窃。

   球子:啥?我,我没,没,没盗窃呀?

   王丹丹: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警察:没错,就是他,他的团伙丁三全都招认了,还想抵赖?(警察迅速的给球子戴上了手铐)

   王丹丹:我们,我们在举行婚礼,这叫啥事呀?

   警察: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跟我们走一趟吧!(往外带球子)

   (王丹丹在后面哭喊着,礼堂乱成一团)

   球子:姐夫,姐夫救我,救我,救我!

     

   镜头三十二  

   场景:于长山家

   气氛:夜内

 

   (于长山大喊大叫,王美兰赶忙把他推醒)

   王美兰:你咋了,老公呀?

   于长山:做了个噩梦,我梦见球子被警察抓起来了。

   王美兰:你咋不做点好梦呢,我兄弟如今改好了,快睡吧,啊?

   于长山:上次我去协助调查,球子确实和他们有过来往,我担心,担心……

   王美兰:瞎担心啥呀,睡你的觉得了!

     

   镜头三十三:  

   场景:丹丹超市  

   气氛:日内

  

   (球子帮王丹丹整理货物,王美兰急匆匆跑进来)

   球子:姐,你咋,咋来了呢?

   王美兰:快跟姐回家,家里来客人了!

   王丹丹:姐,啥客人呀,把你急这样?

   王美兰:县城里来个人说他是酒吧老板,找了立本有些日子了,说是让立本做主唱。

   王丹丹:你啥时又和酒吧老板勾搭上了?

   球子:我,我不离家出,出走两,两个月嘛,不挣,挣钱我拿啥去,去赌啊?

   王丹丹:啥?(掐球子耳朵)你还想赌啊?

   球子:我,改,改了。

   王美兰:人家等回话呢!

   王丹丹:这咋办呀,立本当上音乐教师了?

   球子:你说呢?

     

   【完】

【编者按】有点微电影意味的剧本,内容丰富,情节曲折,有看点。审核通过荐阅了,谢谢赐稿蓝魂社团。问好作者!【蓝魂编辑:邵国阳】
上一篇:要钱(微电影剧本)
下一篇:小品《短信风波》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41051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