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2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特殊的记忆
日期:2016-12-3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韩伟
点击:410

在今天,不管是在城市还是乡村,人们对“积肥”已经很陌生了,但时光倒转30多年,捡粪却曾是农家的一件大事。

小时候,1978年我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每到冬天,学校便给学生下达上交粪肥的任务。学校按照年级的不同,下达的任务量也不一样,小学一、二年级每人在春季开学前需上交10筐粪,三、四年级要交15筐,五年级要交20筐。这个筐实际就是用柳条编织而成的一个圆篮,在圆篮一侧上方横跨直径有一个用小柳树干弯曲做成的横梁,农村俗称“背筐”。

对于这个数量,交上去是有些难度的,因为那时候家里没有饲养家禽和牲畜,自家就有那么一点自留地,也需要肥料,记得当时生产队不允许家庭养猪,就是养也只许养一头,多了就会被批成什么的典型,而且多养的还要被没收充公。

这样一来,寒假里我的任务除了完成作业外,就是要到外面去捡粪。那时农村的冬天特别寒冷,每天早上在妈妈的催促下写完作业,就趴在窗台上,对着窗玻璃哈气,因为玻璃上结了厚厚一层霜,用哈气把窗户上的霜化开了等着太阳出来。如果遇上晴天,九、十点钟太阳就出来了,于是戴上棉帽子、围脖、手套,不情愿地背着筐,撅着嘴,拿着小铁锹,走出家门到马路上捡粪。

那时粪很少,大地里几乎没有,只有马路上偶尔有马车或猪等牲畜经过,这样路上就会有仨一群、俩一伙的小学生站着,等着过往的牲畜,盼望着牲畜走到自己面前能拉下点粪,每当此时,马粪还冒着热气呢,小伙伴们就会蜂拥而上,迅速地用铁锹将马粪捡到自己的筐里,然后继续向着马路的两端张望,盼望着下一波的牲畜到来。有时候,等半天也不见有牲畜,冻得我们直跺脚,小手冻僵了,手指都伸不直了,但为了捡粪,还要在马路上继续等,捡满一筐直接送到学校的粪场,那里有值班的老师登记班级姓名和数量。

记得有一年,由于自己寒假中生病了,结果开学了,还差一筐没有完成任务,妈妈怕我这个三好学生被老师批评,就在开学那一天,亲自背一筐粪送我去学校,碰巧被校长看到了,那一次,我不但没被批评,反而在开学典礼大会上,被校长点名表扬,这个记忆真是太深刻了!

转眼,我离开乡村进城学习、参加工作近28年了,但难以割舍的还是农村情结,周末或节假日到了总要背着相机(没有做安全工作前),约上三五朋友到农村去走走,追寻一下儿时的足迹,回味一下孩提的甜美生活,享受一下田园的乐趣。此时即使回忆起小时捡粪的场景,就会给人以无限的遐思。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而粪是土地的命根子。庄稼全靠肥当家,当时庄稼主要靠农家肥,地道的庄稼人看到脏臭的粪便就能嗅到五谷的芬芳。

冬天,早晨凛冽的寒风中,总有几个人弯着腰,背着背筐,拿着铁锹,在村口、土路上、田埂上转悠,猪粪、狗屎、甚至鸡屎、鸭屎等都是宝贝,而要在路旁捡到人粪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一个人把屎拉在路边,那人家一定会说是个败家子。

记得有一次生产队里劳动,一个大人突然一溜烟地跑回家去了,惹得大家十分惊奇,以为他家里发生什么事情,等他回到田里后都上前关切地询问,惹得他面红耳赤,原来是内急方便去了,由此大家都笑话他真是一个“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家伙。

还有一个真实的故事,村里的一位非常吝啬的大爷叫严凤楼,严大爷无儿无女。去赶集买菜籽,返回途中内急,舍不得将大便抛弃,就撕下半张包菜籽的油纸,包好与菜籽一起带回,后将其抛在自己的粪坑里,而将菜籽挂在堂屋的梁上。新年开春播种,打开菜籽包却发现是一块大便的干饼子。猜想当时可能是同样的两个纸包弄错了,结果将真的菜籽包抛到粪坑里去了。后来大娘对大爷为此大动肝火,我们才知道如此的笑话。

农村的孩子早当家,小时候我们必须学会的三件事情是:挖菜、割草、放牛(牲口)。而放牛还得做一件事,那就是捡牛粪。起先牛粪主要是用来做肥料的,因此牛粪变得更加金贵,可以折抵劳动工分呢。

时光荏苒,如今自己也过了不惑之年,回忆过去留下的都是美好的记忆。现在给孩子说起过去捡牛粪这样的贫苦却快乐的生活,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竟然还会带着十分羡慕的眼光看着你,看来我们的童年也是幸福的。牛粪是乡下农村的“土特产”。是无须花钱购买的上好有机肥料。在乡村,牛粪并不比牛奶低贱。乡村人,有多少人能像城市人那样每天喝着新鲜的牛奶呢,他们见得最多的是牛拉出的粪便。

在我的记忆中,农村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粪池(现在的农家还有)。粪池是用来沤肥的。一些猪粪或牛粪,有的晒干后,还要倒进池里沤一段时间,才是真正的上等肥。

由于猪不圈养,猪满村到处乱走,到处拉粪,搞得全村臭气熏天,村民一不小心就踩上“地雷”,村长就下令家家户户砌猪舍。猪舍都建有粪池,猪拉下的粪便就用水冲到粪池里,再不用派人村头村尾去捡猪粪了。

80年代初生产队也解散了,田分到了各家各户,牛也分到了各家各户。没分到牛的人家也想方设法购买一两头耕牛来饲养。于是,谁家的牛粪谁家捡。谁家的小孩去放牛,往往都要挑上一只背筐跟着,牛拉粪了,就及时捡进背筐里。有时,牛正走在路上或正在吃草,准备拉粪了,有经验的人,看到牛的屁股一动,尾巴一翘,四腿一张,就急忙趋上去将背筐装在牛屁股下,不偏不倚对个正着,省了用铁锹拾捡的工夫。有的小孩子,由于力气不够,在承接牛粪下落的过程中,抱着背筐的双手开始摇摇欲坠,最终双脚站不牢稳,人连牛粪一齐摔倒,粪便还是撒落在地上,最后还得用铁锹铲起来。放一天的牛,有时牛粪只捡了半背筐,有时却捡了满满一粪筐,重得挑不动,就要叫来大人背回家去(那时农村很少有自行车什么的,就得靠人背)。

小时候的我,生产队解体后,父母用多年的工分换回来一头母牛,依稀记得每天放学回家的首要任务就是去放牛,每次都要挑上背筐而去,有时忘了挑上背筐,就会被父亲大声喝住:“背筐呢?背上!不捡回牛粪,就别想回家!”小小年纪的我,就懂得了牛粪的珍贵。有时在路上或野外见到没人捡的牛粪,就自觉捡进背筐里挑回家。有人怕自家的牛拉在路上或野外的粪便被别人捡走,就折一株树枝插在牛粪上,作个记号,标明这堆牛粪已“名花有主”,路人见了一般都不会再捡了,不然就会被当作“偷”,谁想戴上这样一顶“贼帽”呢?当然,在放牛的时候,小孩子之间争抢牛粪的事还是时有发生的。年纪大的孩子往往喜欢欺负年纪小的孩子,抢走年纪小的孩子的牛粪,年纪小的肯定不服气,要讨回自己的牛粪,相互之间便免不了斗嘴,甚至推推搡搡,最终谁也不让谁,将好好的一摊牛粪鼓捣得稀巴烂才心甘。

小孩子的天性是天真、贪玩,有时还喜欢搞恶作剧。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有时远远见到路面上有一堆黑黑的东西——那是牛粪,还冒着热气呢,粪面上有丝丝烟气缠绕着。于是,便有人想办法弄来鞭炮插在粪便中,点火让“炸弹”爆炸,牛粪四面开花,溅满路面,逃不及的,身上、衣服上也沾满星星点点的牛粪,然而牛粪不像猪粪那样恶臭难闻,牛粪带有一股淡淡的青草味,散发一种新鲜的乡土气息,小孩子谁也不在乎,用小手揩擦干净后,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看看哪里又有新鲜的牛粪,好继续“战斗”……

现在,乡下的大小路都很干净了,也不再有捡粪的孩子或大人了,随着机械化耕种和化肥的普及使用,牲口在农村越来越少,种地也简单化了,农家肥也越来越罕见了----每每想起那些与粪有关的童年趣事,那时的日子虽苦虽累,但其乐无穷,难以忘怀!

【编者按】韩伟的文章总是有一种思乡和怀旧的味道,很耐读,像一截甘蔗,嚼着特别甜。虽然也有心酸时候,但现在想一想,于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那段岁月是值得回忆的,更是一笔财富,你说呢?【匠工文坊编辑:九月梅子】
上一篇:西安泡馍,嘹咋咧
下一篇:特殊的感情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2061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