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21日 周五
(赛)药厂往事 二十九
日期:2016-12-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山晓
点击:662

卓钢回到北药后,从严治厂,在生产经营的各个环节上都加大了管理力度,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强力措施,诸如降低采购成本,从吉化、大庆等大型厂家直接进货,减少中间环节;诸如节能降耗,指标分解落实到人,赏罚严明,不讲情面;诸如包干责任制等等,都收到了效果,使VC品种由上年每月亏损1500万元减少到每月亏损700万元,氯霉素、咖啡因、利福平等六个品种由上年每月亏损800万元减少到每月亏损500万元。这样算下来,预计全年亏损1、44亿元,与上年相比,可减亏1、26亿元。减亏1、26亿已经是不小的成绩了。但北药毕竟没有扭亏为盈。这是卓钢的一块心病。如果一直这样亏下去,用不了两年,北药这艘大船就会沉没,他在心里给自己制定的用三年时间扭亏为盈的目标就要落空。他不想以失败告别人生舞台。这不是卓钢的性格。女儿去世不但没有让卓钢退缩,反而变得更加坚强!更加勇敢!女儿去世后,卓钢夜夜难眠,苦苦地思索扭亏为盈的办法。他想,若要北药起死回生的,按部就班工作肯定不行,只有破釜沉舟,以勇士断腕的精神,杀出一条血路……

在北药有一句名言:“成也VC,败也VC。”

卓钢心里十分清楚,VC占据着北药的“半壁江山”,这样的产品结构格局,近期无法打破。因此,VC生产线不活,北药复苏无望,只有死路一条。

北药万吨VC投产以来,国际资本集团联手降价制裁,伍连城、卢一文对此束手无策,又放任管理,致使VC生产线连连亏损,陷入了“停不下、开不起”的尴尬境地。卓钢要打破这种尴尬境地,决心把VC生产线当成北药改革的第一个突破口,把VC生产线搞活!

星期天,卓钢悄悄地走进了VC车间主任办公室,正赶上车间副主任段昕收拾柜里的书籍,准备跳槽。

卓钢把脸面向窗外,若无其事地问:“你们车间马主任呢?”段昕这才看见卓钢,停下手里的活,急忙打招呼:“卓厂长来了,我还没看见。”“我问你们车间马主任呢?”“没来。今天是星期天,生产线上半死不活,用不着马主任来。”卓钢听出了段昕的情绪来,皱起眉头问:“你这是要干什么呀?”段昕垂下头说:“卓厂长,您今天既然看到了,我就实话跟您说吧,我不想在北药干了,到珠海打工去!”

卓钢一惊:“小段,北药对清华出来的人还是高看一眼的。你现在是全厂最大的万吨VC车间副主任,生产技术骨干。厂里一直器重你,提七车间副主任那年,你是全厂最年轻的中层干部,照这样发展下去,你在北药一定前途无量,为什么要走呢?”段昕摊开双手,一脸无奈:

“卓厂长,说心里话,我是不想走啊!北药没有亏待过我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一个堂堂的清华研究生,真想在北药干一番事业。这里有中国第一的万吨VC车间,有我的用武之地。可我……我现在 彻底灰心了!”“为什么灰心?”“卓厂长,您是我的清华前辈,我敬佩您,对您这次回来扭亏为盈抱着极大的希望。尤其是那天您冒着漫天大雪来厂上任,在俱乐部里发表的就职演讲,听得我热血沸腾,泪流满面,真想跟您大干一场,让万吨VC车间扭亏为盈!但现在,我心灰意冷。卓厂长,恕我直言,这次回来,您思想变得保守了,僵化了,也官僚起来了,高高在上,车间工人想见您都见不到。您现在对VC车间的症结根本就不了解……这样下去,北药只能是死路一条!”

卓钢没有想到段昕能这样尖锐,不留情面地对一个厂长讲话。但他喜欢段昕这种性格的年轻人。听完,不但没生气,又接着问:“小段,你认为北药应该怎么办?”段昕回答:“成也VC,败也VC。VC搞活,北药必胜!VC亏损,根本原因有两条。第一,VC没有达到年产万吨的设计能力,产量一直在五千吨左右徘徊。没有规模,就没有效益。现在,我们必须搞增产改造,达到万吨生产能力。我算过,当月产八百吨时,成本会下降25%。如果月产达到千吨,成本会下降37%。第二,是车间体制有问题,必须改革!要模拟三资企业管理,全员下岗,竞争上岗,指标层层分解到每个人头上,进一步降低能耗、物耗,搞包干责任制,开展二十四小时监控管理。这样,车间就不是每月亏损七百万,而是盈利一千万。里外里,一年就是两个亿。从全厂看,氯霉素等六个亏损车间必须停下来。这样每月既可减亏五百万,又可节省原材料采购资金八百万。里外里,一年又是一亿五。有了这三亿五,北药必胜!可遗憾的是,您上任后,还是按部就班地走过去的老路,没有新动作。”

卓钢皱起眉头:“小段,你讲得都对。这些天我也在考虑这些问题。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你现在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就拿VC增产改造说吧,我找设计院的专家到现场看过,专家说,要想增产改造达到万吨规模,还需要原投资百分之十五的资金,也就是一个亿。这对今天的北药来说可是天文数字。现在我们的资金极其匮乏,别说一个亿,就是一千万,我都拿不出来。”

段昕说:“卓厂长,你不能全听专家纸上谈兵。他们没有实际生产经验,就是投资一个亿,运行起来也不一定能达产达标。如果我们车间自己动手,自力更生搞增产改造,有一千万保证能拿下来!”段昕说到这里,把拳头挥动起来。卓钢眼睛突然一亮:“你有这个把握吗?”段昕果断回答:“有!这两年我在工作中已经把15处的不合理设计、47个卡脖子部位熟记在心,并做好了调整改造方案。只要把这62个部位科学合理地调整改造,保证可以达产达标。而且,我们可以不停产,边生产,边调整,边改造,一项一项地搞技术攻关,做到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卓钢拍着段昕的肩膀说:“小段,不用说了。我很快就会做出大动作,你的这些想法会得到实施的。留下来干吧!在北药,你一定大有用武之地!”段昕激动起来:“卓厂长,冲着您这句话,我不走了,跟着您干!”

走出VC车间,卓钢终于下了决心:立即投资一千万进行VC生产线调整改造,停产氯霉素等六个亏损产品,这六个车间的六千二百名职工下岗待业。

星期一上班,卓钢就把杨唯民找来统一思想。卓钢想,只要杨唯民支持他,班子成员的思想就好统一。这样,就可以马上干起来。让卓钢没想到的是,杨唯民首先站出来表示反对。

杨唯民严肃地说:“老卓,你这样做极其危险!厂子连开工资都没钱,你却要拿出一千万搞VC改造,往无底洞里扔,全厂职工能答应吗?现在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局,你却让六千二百名职工下岗,这是和上面唱对台戏,你不怕市委摘你的乌纱帽吗?你刚来时,职工对你寄予多大的希望啊!想卓钢,盼卓钢,卓钢回来有希望!你上任那天,大家顶着大雪自发地组织起来欢迎你,俱乐部里的掌声快把房盖掀翻了,把我都感动得热泪盈眶。可时间刚过三个月,减亏刚刚有些成绩,你却让这些欢迎你拥护你的职工下岗,你这是向他们心窝里捅刀子。亲者痛,仇者快呀!你不怕腹背受敌、身败名裂吗?”

卓钢平静地说:“杨书记,你说的都在理。这些,我反复想过了。我知道,不走这一步,我能得到更多的赞扬和掌声。但是,赞扬和掌声救不了北药啊!我们在减亏,但我们终究不能扭亏为盈啊?这样干下去,今年又要亏损一亿四千多万。这样下去,北药这艘大船用不了两年就会永远沉没了。到那时候,可就是万名职工全部失业,会给社会造成更大的不稳定,后果不堪设想啊!”

杨唯民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现在我们干得够劲了,就差没把命搭上。市委市政府对我们的工作成绩也给予肯定。如果这种干法还不行,那谁也没有办法。我看还是顺其自然,别去踩那个地雷阵。如果这条大船真要沉没,我们俩谁也不跑,和它同归于尽。至于万名职工的生计,那是市委市政府想的事,我们管不了。”

卓钢说:“市委市政府派我们俩来北药,是要我们扭亏为盈,不是让我们与北药一起沉没。”

杨唯民说:“扭亏为盈,那只是周书记的一厢情愿,现在看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就是让周书记来当这个厂长,也不可能扭亏为盈!老卓呀,你这一生受的挫折和不公够多的了,怎么还这样天真幼稚呢?都这个年龄了,你那好冲动的性格就不能改一改吗?”

卓钢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看来我这性格到死那天也改不了。杨书记,我已下定决心,破釜沉舟大干一场,豁出掉脑袋,也要杀出一条血路!什么腹背受敌,什么身败名裂,什么丢掉乌纱帽,我统统都不怕,我一定要让北药好起来!”

杨唯民说:“老卓呀,我以老同学的身份劝你一句,北药是国有企业,又不是你个人的,没有必要那么拼命。想想看,前些年你把北药搞得红红火火又能怎样?一没提拔,二没奖励,三没涨工资。相反,还被免职了,架空了,调走了。这都是市委周书记支持卢一文干的好事。现在人家卢一文捞够本儿了,把企业搞得一塌糊涂,拍拍屁股走人了,来个易地做官,当了医药局局长,却让你回来给姓卢的擦屁股,收拾这个烂摊子。周书记出尔反尔,这不是拿你当大头耍吗?你怎么还这么傻干呢?还去冒这么大风险呢?实话跟你说吧,你不怕丢乌纱帽,我还怕丢乌纱帽呢!我们都该为自己的后路想想,别把事情做得太绝!”

卓钢说:“杨书记,听了你这番肺腑之言,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就是劫持我的古典。他的做法固然不可取,可他的献身精神却让我感动。一个小小的乡镇企业厂长,为了三百名职工的利益,坐牢都不怕,难道我们为了万名职工的利益,连一点风险都不敢承担吗?难道我们这些国有大型企业的领导,胸怀和境界还不如乡镇小企业的一个厂长吗?北药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不再考虑我个人的得失了,我只考虑北药的得失,只要北药能扭亏为盈,就是去坐牢,我也认!”

杨唯民听完这话,怒发冲冠,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瞪着眼睛大声吼道:“卓钢同志!你这种想法是极其错误和危险的!我作为北药集团和北药总厂的党委书记,有责任提醒你,你这是在往火坑里跳!是往死路上走!你不要把广大职工群众对你的信任和爱戴当做凌驾于党委之上的资本!谁的话也听不进去!狂妄自大!异想天开!一意孤行!执迷不悟!不见南墙不死心!如果这样走下去,势必给北药带来一场空前的大动乱!利福平车间爆炸事故的教训已经够深刻的了,说是责任事故,其实是有人捣鬼!偌大的北药,到处都是发酵罐、反应罐,到处都是化工原料、易燃易爆品、有毒有害品,波诡云谲,危机四伏,说爆炸就爆炸,说着火就着火,防不胜防。下岗的六千二百名职工如果有十分之一的人受别有用心的人怂恿,起来闹事,捣乱,找我们的麻烦,那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后果不堪设想!到时候我们哭都找不着调!还有,你被古典劫持这件事,也令人深思。为什么冷雪刚被抓进去,你就被劫?这绝不是孤立事件。有些人已经把你看成眼中钉,肉中刺,置你于死地而后快!试想,如果厂里没有人做内线策应,提供情报,古典那几个人能做得那么从容镇定、分秒不差吗?我们背后有敌人,不能又人为地在正面树敌……”说到这儿,杨唯民突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脸色也难看起来,额头上沁出汗珠,身体摇晃起来。

卓钢急忙扶住杨唯民:“杨书记,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杨唯民推开卓钢,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刚才心口不得劲。现在好点了。你知道,我的心脏不太好,医生一直催我去住院检查,可厂里这个状态,我能去吗?老卓,该说的话我都说了。但你的性格我了解,九头牛都拉不回。如果你还坚持那么做,那好,人各有志,我也不拦你,你一个人干好了。”说完,扭身就走。

卓钢呆呆地望着杨唯民瘦弱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许久没动地方……

夜里,卓钢彻夜未眠,想了很多很多,很久很久,一度想打退堂鼓,干脆按杨唯民的意见办,天塌下来又不要我卓钢一个人去顶,为什么要去冒那个险呢?

清晨,卓钢站在窗前,遥望旭日在东方地平线一跳一跳地升起,仿佛看见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耳畔回响起雄壮的《义通军进行曲》: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他热血沸腾,心潮澎湃,突然改变了想法,心思又回到昨天的老路上去了,并为曾有那种“不作为”的想法感到汗颜和惭愧。北药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现在不干,还等何时?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宁可牺牲一切,也要为北药扭亏为盈杀出一条血路……卓钢决定,早晨上班再去找杨唯民谈。他和杨唯民从上大学相识到今天,几十年时间,对杨唯民太了解了,为人正直厚道,顾全大局,是一个理想的党委书记。他昨天那些话,更多的也是为我着想。如果我真铁了心,他是能够合作的。卓钢相信自己能做通杨唯民的工作。

卓钢早晨上班处理完急件,就去杨唯民办公室。敲门,里面没有反应。党办主任汪春华从隔壁房间走出来说:“卓厂长,杨书记一早来电话说,心脏不好,去市中心医院了。”

卓钢一听杨唯民去了医院,急忙去厂办,让赵平要车,陪他一起去市中心医院看望杨唯民。

卓钢和赵平走进急诊病房时,杨唯民正躺在病床上输液,刷着白漆的支架上挂着两支250毫升的瓶子,一瓶已经滴完,第二瓶刚开始滴入。杨唯民看见卓钢进来,急着想坐起来。卓钢快步走过去,把杨唯民摁了回去,笑着说:“杨书记不用起来。”杨唯民顺势躺下了,勉强笑了笑:“厂里工作这么忙,还来看我,给你们添乱了。”卓钢问:“现在感觉怎么样?”杨唯民说:“用上药,好多了。看来有病还得早治疗啊,挺是挺不过去的。”卓钢附和:“是呀是呀,越挺越重,积重难返啊!”杨唯民说:“老卓呀,我昨晚心脏不好受,一夜没合眼,时不时地就想起你说的那些话,有道理呀,看来是长痛不如短痛,对一个病人也好,对一个企业也好,都是一个道理。”卓钢说:“杨书记,这么大一个企业我一人担不起来呀,又要搞VC改造,又要抓生产经营,又要做六千二百名下岗职工的思想工作……杨书记,在这个时候,我非常需要你的理解、支持和帮助。”杨唯民说:“老卓呀,什么也别说了,看来我是非得和你捆在一起不可了,那就让我们手挽手共同迎接挑战吧。赵主任回去就发通知,下午一点半召开厂党政班子联席会议,研究VC增产改造和亏损车间停产问题。”

下午,厂党政班子联席会议争论得异常激烈。卓钢把自己的打算一讲完,下面几乎都是反对声。

阎志远首先站出来发难,一脸严肃:“我们社会主义国有企业的一个基本任务就是保持社会安定。如果停产六个车间,就要有六千二百人下岗,这不是在人为制造不安定因素吗?卢厂长当时也看到了这六个车间的亏损问题,为什么不停产呢?就是考虑到人人有活干,人人有饭吃,人人都能感受到社会主义国有企业的优越性,感受到共产党的温暖。”

柳亚雄说:“这个月资金回笼不好,工资缺口一千五百万,哪儿还有钱往VC改造上投啊!”

黄之恩说:“VC改造计划是一千万,一到实际干上就不是一千万了。我们厂这两年的几项技改工程都超支,干起来后一个劲地扩充计划,追加投资,这种情况最容易滋生腐败……”

卓钢和杨唯民就一个一个地做说服工作。党政一把手的话毕竟还是有权威和影响力的。最后大家都转变了观点,达成了共识。

卓钢对柳亚雄说:“柳总,我知道资金难。但VC改造工程可是北药的头等大事,你头拱地也得想办法给我搞到一千万。”

柳亚雄说:“卓厂长,您放心,这一千万包在我身上……”

晚上,卢一文、伍连城、柳亚雄、阎志远、韩正东在太阳城牡丹厅又有饭局。卢一文和每个人干了杯,意味深长地说:“卓钢和杨唯民都不懂政治。这是在玩火。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串联一些停产车间的职工,搞卓钢一家伙,明天就动起来,不怕事大,闹得越大越好,看他姓卓的和姓杨的怎么收这个场……”

下午1点10分,北药在厂第二会议室召开全厂中层干部动员大会。会上,卓钢宣布VC增产改造和亏损车间停产方案,杨唯民做思想动员。会议刚开到一半,赵平就被厂办秘书任德威叫出会场。

任德威慌忙地说:“我刚刚接到公安处值班员小狄的电话,说六个亏损车间的工人都罢工了,很多人拥到厂部大楼前,连喊带叫,点名让卓厂长、杨书记出来和他们对话。并说,如果厂里不给他们活路,他们立即上街游行,去市委静坐。”

赵平说:“这可是大事。我们赶快下去看看。”说着,就跟任德威往楼下跑。出了厂部办公楼大门,站在台阶上一看,楼前的操场上已经黑压压地站满了上千名职工。天空布满了乌云,云层压得很低,似乎贴到了上千名职工的头顶。天空下着蒙蒙细雨,还夹杂着雪花。有的职工打着伞,有的职工披着塑料布,大多数职工什么雨具也没拿,任凭雨水和雪花落在脸上、身上。有的职工手里还举着横额标语:“想卓钢,盼卓钢,卓钢回来就下岗”、“我们要工资,不要VC改造”、“谁敢砸我的饭碗,我就砸谁的脑袋”、“卢厂长,我们好想您”……人群中还有一些职工代表模样的人拿着电喇叭进行宣传鼓动,公安处的人正在前面维持秩序。一个职工代表模样的人用电喇叭冲着赵平喊:“赵平,狗腿子!快把你的主人叫出来和我们对话!”下边随即就有很多人跟着起哄。此时,这些车间的主任、书记都在厂第二会议室参加全厂中层干部大会,各车间都是群龙无首,一切都是自发的,局面无人掌控。

赵平感到问题非常严重,转身就往楼上会场跑。卓钢正在讲话。赵平对着卓钢的耳朵小声说了一阵话。卓钢听了,脸色严肃起来,又跟杨唯民交换了一下意见,就宣布休会。中层干部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都愣住了。

卓钢和杨唯民出现在厂部大楼前的台阶上时,李时珍雕像周围已经聚集了三千多职工,情绪也开始激动起来,用电喇叭冲着卓钢高喊:“卓厂长,我们满怀希望把你盼回来,可你翻脸不认人,回来就叫我们下岗,让我们白盼了!”“姓卓的,你凭啥让我们下岗?”“卓厂长,你还给不给我们工人活路了?”“你说一套,做一套,纯粹是个大骗子!”“姓卓的,你要让我下岗,我就天天去你家吃饭……”

这时,赵平找来一只电喇叭,杨唯民接过电喇叭,冲着下面的职工喊:“职工同志们静一下,我和卓厂长愿意和大家面对面地对话沟通,解答大家提出的问题,消除一些误解。”

卓钢接过电喇叭说:“职工同志们,我很高兴有机会和你们对话。刚才有人问我,厂长为啥让我们下岗。说句心里话,我不想让一个职工下岗。这样我会得到更多的赞扬声和掌声。可赞扬声和掌声救不了北药啊!北药现在就像一艘漏水的大船,上面站着一万名职工,它正在慢慢下沉,它已经载不了一万人了。先让一部分人下船,是为了船不继续下沉,是为了修好船,让下船的人都上船,一起前进。如果谁都不下船,大船很快就会沉没,这样,一万名职工的饭碗就都砸了。大家想一想,我们是和沉没的大船同归于尽好呢?还是先下船一部分人,船修好了一同上船共同前进好呢?”

卓钢讲到这儿时,下面有人用电喇叭喊:“姓卓的,这些大道理我们早就明白,当然是后者。问题是,我们发扬风格下船,你们船上的人得救了,我们怎么办?让我们喝西北风啊?”

卓钢说:“这个问题提得好。你们下船了,就是对北药做出了贡献。厂里决不会不管你们。我们刚刚开了会,已经决定,下岗职工一年之内发50%工资,一年以后发基本生活费,生活困难的还会得到困难补助……”

卓钢讲到这儿,下面很多人开始议论起什么,好像自己跑到这里来闹事不应该,有人要走……

突然有人喊:“姓卓的,你别胡说八道好不好?现在上班干活都开不出50%的工资,下岗不干活的还比上班干活的挣得多呀?你这不是骗咱老百姓吗?“

下面马上响起一片起哄声:“姓卓的,你别骗人……”

卓钢说:“我想给大家算一笔账。如果六个车间停产,每月节省原材料采购资金八百万元,节省能源三百万元,减少亏损五百万元,这里里外外就是一千六百万元。这就是下岗职工对厂里做出的贡献。我拿出来其中的三百万就可以保证下岗职工百分之五十的工资。剩下的一千三百万用于厂里赢利产品的生产,创造更多的利润。等厂里有钱了,我们首先对六个停产车间进行技术改造,扩大产量,降低成本,变亏损品种为赢利品种,让下岗职工重新上岗……”

听到这里,下面有人开始鼓掌,喝彩,横额标语也不见踪影了,大家都聚精会神地听起来。

卓钢看到这情景,眼睛里便有亮东西一闪一闪,他动情地说:“我卓钢参加工作就在北药,是北药把我培养出来的。出去几年我又回来了,我与北药有缘!我的心离不开北药啊!我是个平凡的人,是操心挨累的命。我有长处,也有弱点。大家信任我,我回来了。回来就是干!救不活北药就不是我卓钢!我就不信国企搞不好!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一场生死搏斗,没有退路,没有回旋余地。哀兵必胜!只要我们万众一心,卧薪尝胆,背水一战,杀出一条血路,北药就有希望!我恳请大家给我们新班子以时间,一年到一年半扭亏,两年抓好产品、市场和经营结构调整,三年北药会见亮!只要天不灭北药,北药还会重新辉煌!”

下面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编者按】欢迎参赛大赛,感谢精彩,感谢赐稿美丽,预祝您取得好成绩,也祝写作愉快。【美丽编辑:倒影】
上一篇:(赛)药厂往事 三十
下一篇:(赛)药厂往事 二十八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2071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