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21日 周五
(赛)药厂往事 二十二
日期:2016-12-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山晓
点击:655

卓钢回北药总厂上任那天,天空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偌大的厂区被皑皑白雪覆盖得严严实实,变成了一片银色的世界,一眼望去,美丽而浪漫,像一幅生动简洁的写意画。

听到卓钢今天回厂上任的消息,上千名职工自发地组织起来,迎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早早就等在工厂大门口,在道路两边列成长长的两排队伍,夹道欢迎老厂长。人们时不时地向大门口远处翘首张望,像盼望救星一样盼望卓钢。有的职工还举起了“想卓钢,盼卓钢,卓钢回来有希望”、“背水一战,扭亏为盈,重振雄风”等大标语。陆运祥、刘一鸣、林元仁和孙玉和,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卓钢还没到,就敲响了锣鼓。陆运祥抡起胳膊,欢快地敲着大鼓,系着红绸的鼓锤在飘舞的洁白雪花中上下翻飞,开心极了。

此时此刻,卢一文在空旷的厂长室里烦燥地踱步,上衣扣子全部敞开,两手插入裤兜,头发纷乱,眉宇间皱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神情十分复杂,沮丧、无奈、忧虑、焦急、失落、颓废……他在等卓钢,和卓钢交接完工作就走人。

昨天上午,市委组织部长于再仁找他谈话,向他传达市委文件。卢一文对市委书记周明事先没跟他打招呼,就突然把他调出北药集团的做法很不满意,心想,你堂堂的市委书记,花了我的钱,睡了我的人,比谁都虚伪,比谁都**,就别在我面前装什么正人君子,可这话又不能跟外人说,更不敢去质问市委书记,如果那样做,他卢一文就死定了。他只能把气憋在肚子里。尽管市委给他来个平行调动,异地做官,安排他做银城市医药局局长,这在外人看来是非常体面的官职,让他也不好说什么,但他确实不想离开北药集团和北药总厂,尽管这是一座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大厦,随时可能轰然倒塌,他也不愿离开。宁可和它同归于尽,他卢一文也在所不惜!可市委决定让他走,给卓钢腾地方,文件都下来了,他只能服从。他知道,这一走,有些事情可能就盖不住了……

昨天夜里,卢一文通宵失眠,一件一件地回忆这几年在北药集团和北药总厂做的那些见不得阳光的事情,深感忧虑、焦灼和不安,如果卓钢对他打击报复,深入追查,每一件事都可能把他整进监狱,置他死地……这真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啊!卓钢,你小子也别高兴得太早,我卢一文虽然离开了北药,但我在北药依然有战斗力,副厂长阎志远还在,总会计师柳亚雄还在,供应处处长韩正东还在,制剂销售处处长宗天浩还在,广告宣传处处长汪久成还在……我决不会就这样束手就擒,甘心失败。卓钢,我要继续和你斗,看谁能斗过谁,看谁能笑到最后……卢一文翻来覆去睡不着,想了一宿斗争谋略。

卢一文隐约听见窗外传来锣鼓的声音,他停住脚步,走到窗前,透过玻璃,看到上千名职工迎着漫天雪花,站在工厂大门口的道路两边,准备欢迎新厂长卓钢,连秘书、打字员、接待员这些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跑去了,把他这个老厂长孤零零地撇在一边,心里极不是滋味,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世态炎凉,人心叵测呀!现在,连从前鞍前马后跟着他的厂办主任赵平都公开倒向卓钢,这不,坐上从前接送他的黑色奥迪,亲自去开发区接卓钢,把他卢一文晒在一边。哼!白眼狼!势利小人!用得着你这样献殷勤吗?当初我怎么就瞎了眼睛,看上了这样一个只会溜须拍马的势利眼呢?

卓钢乘坐的黑色奥迪终于在风雪中驶过来了,等候已久的职工顿时欢声雷动,有的高呼,有的鼓掌,有的蹦高,有的冲到了小车前……卓钢看到这么多职工,冒着大雪,如此热情地欢迎他回来,始料不及,眼睛湿润起来,急忙对司机说:“小黄,把车停下来,我要下去自己走。”

司机小黄踩住了刹车。赵平和任德威急忙跳下车,打开后车门,向卓钢伸手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卓钢迎着飞舞的雪花走下车,和冲上来的职工亲切握手。职工们“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争先恐后地和卓钢握手,激动得热泪盈眶,边握手边说:“卓厂长,我们早就盼着你回来啊!”“卓厂长,我们想你啊!”“卓厂长,你回来了,厂子就有救啦!”卓钢连连回应:“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一时间,职工们把卓钢团团围住,水泄不通。赵平和任德威高喊起来:“请大家给卓厂长让开路,请大家给卓厂长让开路,还有更加重要的工作等着卓厂长去做。”围上来的职工立即给卓钢闪出一条路。

卓钢一走进厂大门,党委书记杨唯民、党委副书记邓英等厂领导笑着迎上去,和卓钢握手寒暄。卓钢问:“杨书记,这么多的人是你安排的吧?”杨唯民说:“哪里呀,完全是自发组织起来的。大家都盼着你回来呀!你看到欢迎你的标语了吧,这就是民心民意啊!俱乐部那边还有上千名职工等着你发表复职演讲呢!这说明我们新班子有凝聚力!”卓钢听说俱乐部那边还有上千名职工等着听他讲话,非常激动:“那我就先去俱乐部和那里的职工见个面,讲几句话。”说着,在杨唯民等厂领导的陪同下,大步向俱乐部走去。

卓钢的身影出现在俱乐部中门时,全场职工都站了起来,继而,爆发出始料不及的雷鸣般的掌声,那如雷的掌声气势磅礴,,经久不息,很多职工把手掌拍红了,拍疼了,拍得失去了知觉,还在使劲地拍……卓钢从中门走到讲台,短短的几十米路程,接受了一生中最密集的掌声和最热诚的信任。卓钢置身在这样一个沸腾的场面里,激动得热泪盈眶。他站在讲台上向大家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可职工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心情,个个热泪盈眶,拼命鼓掌,好象这掌声能帮助卓钢一起挽救北药……

卓钢面对着台下上千双闪动着泪光的渴望的眼睛,激动地说:“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是大家的信任让我回来的!北药是我的家,我的根,我的梦,这些年我一直想念着北药,做梦都梦到北药啊!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带领大家一起干!重整我们的家园!”说到这儿,卓钢情不自禁地挥起了拳头。

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卓钢又说:“北药是个好企业,眼下,只是暂时遇到了困难,这是前进中的困难,没什么可怕的!只要大家拧成一股绳,卧薪尝胆,矢志不移,在困难面前不低头,不后退,从严治厂,科学管理,苦干实干,北药一定会好起来!”卓钢又高高地挥起了拳头。

台下再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卓钢从俱乐部走出来,直奔厂长室。

卢一文不时地看着手表,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满脸愠怒,一边踱步,一边在心里骂卓钢不守时,狂妄自大,目中无人,讲起来没完没了,纯粹是蛊惑人心,不自量力,你卓钢有什么了不起的……

卓钢走进厂长室,笑着赔不是:“卢局长,让你久等!让你久等了!”卢一文见卓钢终于出现了,还笑着向他赔不是,马上变了一张脸,满脸堆笑地迎上去:“卓厂长,欢迎你回来呀!连老天爷都在欢迎你呀!看这漫天飘舞的雪花,是为欢迎你回来才下得这么狂欢啊!看来,北药扭亏非你莫属!”卓钢笑着说:“不敢当,不敢当。俗话说,瑞雪兆丰年!这可是北药的一个好兆头啊!”

说着,卢一文和卓钢就热烈地握起手来。那情景,就像两个久别重逢的老战友,亲密无间,不分你我。毕竟都在仕途上混了几十年,这出戏还是会演好的。

卢一文笑着说:“是呀是呀,瑞雪兆丰年!北药有了你,今年一定是个丰收之年!”卓钢笑着说:“卢局长你过奖了。听人说,如今的北药是癌症晚期,神仙来了都没咒念,何况我又不是神仙。我可没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啊!”卢一文叹了一口气:“是啊是啊,现在北药非常非常困难。万吨VC投产后,罗司和松田两大医药巨头联手降价,卡我们北药的脖子,让我们赔得喘不过气来,非置北药于死地不可。看来,天要灭北药啊!”卓钢故作惊讶:“有这么严重?”卢一文冷笑一声:“当然。这可不是什么危言耸听,事实摆在那里。你一接手,就知道有多难啦!卓厂长,千不该,万不该,当年我们不该上万吨VC呀!我们今天的失败,就是败在了万吨VC手里。这都是当年焦锋干的好事,他可倒好,眼睛一闭去见马克思了,让我们在这里坐蜡。否则,北药绝不会是今天这个狼狈样子。”卓钢盯着卢一文的眼睛质问:“不光是VC赔钱吧?我听说氯霉素、利福平这些一直赢利的老产品也出现了巨额亏损。”卢一文两手一摊说:“这些老产品成本太高,价格又上不去,能不亏损吗?”卓钢皱起眉头问:“还有哪几个老产品亏损?”卢一文一脸无奈:“我一时还说不清。详细情况,你看一看财务报表就一目了然……”

卓钢一上任,就连续打出三记重拳。

第一记重拳:把北药集团公司总部,从繁华的市中心搬迁到地处市区西郊的北药总厂院内,与北药总厂合并办公。很显然,卓钢要闭门谢客,排除干扰,卧薪尝胆,全力扭亏。同时,对北药集团公司进行资产调整,将原所属的27家企事业单位,划归市医药局管理。继而,实施北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资产重组工作,将VC等不良资产及相关债权债务,划给北药集团公司。

第二记重拳:召开全体中层以上干部会议,正式宣布“不搞一朝天子一朝臣”,要求各级干部尽职尽责做好工作,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稳定住了干部队伍。

第三记重拳:邀请审计公司,对卢一文任职以来的账目进行全面审计……

夜晚的太阳城大酒店,灯火辉煌,高朋满座。二楼牡丹厅里的旋转餐桌,摆着山珍海味、美酒佳肴。

今天是银城市医药局局长卢一文请客。前来赴宴的有:银城市妇联副主任冷雪、北药集团常务副总经理伍连城、北药总厂副厂长阎志远、总会计师柳亚雄、供应处处长韩正东、制剂销售处处长宗天浩、广告宣传处处长汪久成……这些人都受过卢一文的重用和恩典,是卢一文在北药总厂的心腹。卢一文听说卓钢请来审计公司,对他这几年的账目进行全面审计。心想,果然不出我之所料!卓钢真的开始对我下了死手,我岂能坐以待毙?!不能!决不能!我要奋起反击!还以颜色!此时,他觉得有必要请心腹干将聚一聚,碰一碰情况,想一想对策。

服务员把菜肴上齐了,茅台酒也斟满了。卢一文眯缝起小眼睛,笑着说:“今天请各位来是放松放松,喝喝酒,唱唱歌,洗洗桑拿,再按摩按摩,玩个高兴,我请客,志远埋单,你们吃好,玩好,可不要给志远省钱哟。”大家听了就笑。笑得很做作。柳亚雄皱起眉头说:“卢局长,你还不知道吧,卓钢一上任,就把全厂的财权独揽在手,超过两千块钱的开销,事先要向他打报告,他同意才能报销。我们这一晚上,少一万下不来,卓钢是不会同意的,志远可要自己掏腰包喽。”卢一文转过脸,意味深长地对阎志远说:“志远,我是了解你的,你有钱,自己掏点腰包也没问题,对吧?”阎志远豪爽地说:“为卢局长埋单,别说一万,就是十万,我也不打奔儿!”卢一文举起酒杯说:“好!这才像我培养出来的干部。我提议,各位举杯,为我们的友谊干杯!”大家都把酒杯举起,纷纷和卢一文碰杯,嘴里还说着感激卢一文的话。

酒过三巡,大家都兴奋起来,争先恐后地唱歌,牡丹厅里一片鬼哭狼嚎。卢一文实在听不下去,就转过脸对冷雪说:“你唱一个吧?”冷雪问:“卢局长想听啥?”卢一文笑着说:“当然是你的拿手好戏《沙家浜》选段。”冷雪说:“好吧,我这段时间很郁闷,想唱唱,把心中的郁闷都吐出去,痛快痛快。”卢一文站起来高声说:“下面,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冷雪同志唱一段她最拿手的京剧《沙家浜》!”话音未落,下面就响起了掌声和呼叫声。

冷雪微笑着走到前面,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话筒:“盛情难却!盛情难却呀!那我就给各位献丑了,唱一段现代京剧《沙家浜》中阿庆嫂的一段。”说着,站成舞台姿势,目视前方,酝酿一下情绪,亮开又甜又细的京剧嗓子:“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

冷雪模仿阿庆嫂,嗓音、唱腔、身段、手势、眼神,都惟妙惟肖,不减当年,活脱脱一个“洪雪飞”,下面不时响起掌声和叫好声。一曲终了,大家都站起来狂热地鼓掌……强烈要求她再唱一段“阿庆嫂”。

柳亚雄当年是看过冷雪演出《沙家浜》全戏的人,这一晃几十年了,没想到冷雪的模样没怎么变,唱功还是那么字正腔圆,真是难得呀,就站起来高喊:“冷主任,我们没听够,再来一段!”

冷雪已经唱到了兴头上,见大家这么高兴,柳亚雄又点名让她再唱一段,就说:“既然大家还想听,我就接着把这段《智斗》唱完吧。”说着,提了一口丹田气,酝酿一下情绪,又唱起来。这一段西皮流水比刚才那一段唱得还有味道,博得了一片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

冷雪放下话筒,一脸得意地往回走。大家举起手狂呼:“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冷雪不理不睬。柳亚雄急忙站起来,拦住冷雪:“唱得太好了,我们没听够,觉得不过瘾……”卢一文抢过话说:“大家这么热情,你就再唱一个。”

冷雪只好又走了回去,重新拿起话筒:“那我就再唱一个,让大家今晚能玩得高兴,开心,想听什么随便点。”柳亚雄说:“唱你最拿手的。”冷雪笑着说:“那我就再给各位演唱现代京剧《杜鹃山》柯湘的《乱云飞》。”说着,酝酿一下情绪,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眉头一皱,亮开嗓子唱起来:“乱云飞,松涛吼,群山奔踊。枪声急,军情紧,肩头压力重千斤……”这是一段难度极高的京剧唱腔,深沉悠长,连绵不断,曲调像九曲黄河十八弯一样不停地转弯抹角,一个字就要转上好几个小弯,博得下面阵阵掌声和喝彩声。

卢一文听着《乱云飞》中的唱词,觉得句句都和自己当前的处境紧密相关,好像就是专给自己唱的,暗示着一种不祥之兆。冷雪回到座位,卢一文转过脸,皱起眉头问:“你为什么要唱《乱云飞》?”冷雪解释:“它最能表达我现在的心境。”卢一文问:“还为那九千万没有收回来的贷款吗?”冷雪说:“当然,毕竟是经我手办的,卓钢能放过我吗?”卢一文说:“卓钢不放过你能怎么样?最多是你工作失误。”冷雪说:“那是那是,其实也没什么。”卢一文问:“最近胡安有什么消息吗?”冷雪说:“有传言说,胡安携巨款跑到国外隐藏起来了。也有人猜测,胡安早就被知道底细的人杀了,图财害命。”柳亚雄一直在侧耳倾听,这时在一边插嘴说:“胡安这种人死了也好,省得再害人。”卢一文对柳亚东说:“这件事冷雪做得没有什么毛病,第一,我们贷款给胡安符合党和政府扶持民营企业的政策;第二,有市商行副行长邹本华亲自担保。谁能想到他搞的是假担保呢?不然,不就由商行来赔偿损失了吗?”柳亚雄说:“最近邹本华被‘双规’了,传说他在位这些年贪了两千多万,还养了好几个情妇,如果属实,肯定是保不住命。”卢一文说:“邹本华也太没有节制了,简直是疯了,要钱不要命,哼,自作自受。”冷雪说:“这种人贪得无厌,生活腐化,死有余辜!”

卢一文突然转移了话题:“连城,卓钢上任后,集团那边有什么动作吗?”伍连城长叹一口气,一脸无奈:“我这个常务副总啊,就是个聋子耳朵——摆设,有职无权,什么也不知道。卓钢太霸道,大权独揽,刚愎自用,什么事也不和我商量,总愿意自己拍板定夺,最多和杨唯民通个气,然后一竿子插到底,直接抓落实。现在我知道的情况还没有下面的一个处长多呢。”卢一文一脸忧虑:“审计公司的人已经在集团开始审计了吧?”伍连城说:“是。”卢一文皱起眉头:“有什么情况吗?”伍连城说:“审计公司那些人搞得很神秘,关起门来查账本,不让任何人靠近。卓钢也有令,集团任何人不许擅自和审计公司的人接触。我就更不敢过问了。”卢一文说:“哦,是这样,那你就好自为之吧。”

卢一文又把脸转向阎志远:“志远,总厂现在有什么情况没有?”阎志远说:“卓钢一回厂,就在收发室门口设立了一个厂长信箱,号召职工群众给厂长提建议和意见,揭摆厂里存在的问题,每天都有人往里投信。这群众的嘴可是没有把门的呀!”卢一文叹了一口气:“看来卓钢是要发动群众啊!”韩正东说:“卢局长,群众对高价进煤意见很大。卓钢一来就盯上这件事,分别从纪委、监察处、公安处和调研室抽出四批人,组成四个工作组,同时搞市场调查,来势凶猛。”宗天浩说:“卓钢对制剂销售应收货款催得也很紧,听说要出台严厉的措施,可能有人要倒霉呀!”汪久成说:“广告费这一块也引了起卓钢的注意,我们现在还欠着雪松广告公司1、1亿的广告费,一直没落账。”

卢一文听完大家说的问题和情况,慢条斯理地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些事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天塌不下来。就是天真的塌下来,还有大个子顶着。各位要保持镇静,审时度势,抓住时机,因势利导,静观其变……”

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卢一文,生怕漏掉一个字。

卢一文老辣深沉地说:“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发展的,变化的,一成不变的东西是没有的。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们别看卓钢现在干得欢,他坚持不了多久,市政府给他注入的两个亿花光后,他卓钢就会走投无路,北药这个烂摊子会把他搞得焦头烂额,无法自拔,身败名裂……”

卓钢上任带来的两亿元生产启动资金,在全厂资金使用平衡会上,各部门都张开了血盆大口,短短的十几分钟就分光了。想想看,欠外债七个亿至少要还7000万,VC原材料至少要3000万,其他产品的原材料至少也要3000万,全厂设备更新、维修和改造至少要6000万,还有其他方方面面,都要钱,动辄就是3000万、5000万,就是再有两个亿也不够花。

眼下,北药总厂最大的困难依然是资金紧张,入不敷出。每月回笼货款7000多万,开工资要2000多万,能源费要2000多万,偿还贷款利息要3000多万……买原材料就没钱了,只能用产品低价向中间商抵账或赊账,形成了恶性循环,越干越赔钱。厂里随时都可能停水,停电,停气。职工已经连续三个月没有奖金,工资只发50%,本月连50%的工资都发不出来。

卓钢把柳亚雄叫到办公室,皱着眉头问:“这个月的资金怎么样?”柳亚雄苦笑一声:“偌大的北药,连买笤帚的钱都没有了,难啊……”卓钢仰起脸,叹了一口气,看着天花板说:“再难,我们也得想办法,不能就这样等死!”柳亚雄摊开两手说:“该想的办法都想了,也都用了,不行啊!现在各部门都找我要钱,闹得我天天夜里睡不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进退维谷,走投无路,每天靠吃药撑着。卓厂长,要不是你来了,我早就辞掉这个总会计师的职务了,实在受不了这个罪呀!”卓钢说:“你的处境我能理解。但工作还是要干的,办法还是要想的。你看能不能在应收货款这方面做些文章?我看过财务报表,那可是五个多亿啊!如果能要回来一个亿,也能缓解一下资金短缺的现状。”柳亚雄说:“别忘了我们还欠着人家七个多亿呢?总体讲,我们还占用着人家两亿多的便宜,要做文章,只能是人家做我们的文章。唉,三角债问题现在谁也解决不了。”

卓钢长陷入了深思。他猛然想起前几天看到的一封职工来信,是用电脑在A4纸上打的字:“卓厂长:我知道现在我厂最大的困难是资金短缺,已经严重制约了正常生产,您很着急。我想给您出一招儿,保证能解决资金短缺问题,不知道卓厂长敢不敢干……”他刚看到这里,电话突然响了。是厂办主任赵平打来的电话,说艾思生市长让他马上去市政府汇报工作。结果,这封信没看完,不知后面说了什么。

现在,卓钢想起了这封信,就走到办公桌前,在摞得一尺多高的群众来信中,把这封信找了出来,接着看起来:

我的招法是在应收货款上做文章。目前,我厂应收货款是五个多亿,其中,原料占一个多亿,制剂占四个多亿。原料这块基本正常,无大文章可做。制剂这块极不正常,大有文章可做。我厂制剂销售在全国各省、市设有40多个办事处,有200多名业务员常年驻外搞销售,有的业务员一年都不回厂一次。由于山高皇帝远,鞭长莫及,领导看不见,有些业务员胆子就大起来,胡作非为,不择手段地贪占应收货款,在当地买房子、买小车、养情妇,甚至**、吸毒……过着花天酒地的糜烂生活,大肆挥霍企业的钱财。就说驻昆明办事处经理林小森吧,他老婆、孩子都在银城,可他已经两年没回家了,春节都在昆明过。为什么呢?因为他在昆明养着不只一个情妇,有的情妇和他女儿年龄差不多,他还愿意回家吗?他在昆明住着100多平米的跃层楼房,开着价值60多万的奔驰。试问:他哪来的这么多钱?那就是占用应收货款为己有。目前,他的应收货款已经高达2100多万,极不正常。他以客户资金紧张为由,搪塞客户评审处。同时,也得到了顶头上司的袒护和支持。就是这样一个吃里扒外的北药罪人,竟连续两年被评为厂先进工作者,销售状元。因为他的回款额最高,一好遮百丑。其实,他的回款额是建立在巨大的应收货款基础上的。否则,他的回款额在业务员中只能名落孙山,要被末位淘汰的。如果想让林小森吐出占用的货款,就要派专人去昆明查他和他客户的账目,肯定能查出问题。抓住林小森这个典型,举一反三,还有很多业务员会吐出占用的应收货款,这个数字不会小,也许一个亿,起码可以解决燃眉之急。

一个渴望北药好起来的人。

卓钢看完信,思考片刻,就给厂客户评审处处长章超打电话:“我是卓钢,你带上制剂销售应收货款明细账本,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

章超放下电话,抱起厚厚一摞账本来到了厂长室,战战兢兢地问:“卓厂长,什么事?”卓钢看了章超一眼:“现在客户欠款最多的业务员是谁?”章超回答:“林小森。”卓钢问:“就是驻昆明办事处的林小森吗?”章超说:“对。应收货款已经超过了2000万。”卓钢问:“为什么不催他赶快回款?”章超说:“每个月都用电话催,他总说客户资金紧张,现在到处都是三角债,我们也很无奈。”卓钢说:“这是你们工作失职。为什么不去昆明查他的账?”章超说:“我们也想去,但厂里资金紧张,路途又远,来回一趟要花不少钱。”卓钢说:“该花的钱,必须要花!”说着,把信递给章超,“你看看这封信。”

章超把手里的应收货款账本放在办公桌上,接过信看起来。

卓钢则看起应收货款账本,在第一页“应收货款前10名业务员名单”中,一眼就看见了林小森的名字,名字后面应收货款总额写着:21894639元。卓钢又往下看,其他9名业务员,应收货款都在1000万元以上。10个人的应收货款加在一起,竟高达169823631元,这真是个触目惊心的数字!没想到,自己离开北药这几年,厂里的经营管理竟然下滑到了这样一个水平上,企业能不亏损吗?

章超看完信,一脸忧虑,小心翼翼地把信放在卓钢面前。

卓钢问:“看完有什么感想?”章超皱起眉头说:“林小森这种问题,在大牌业务员身上几乎都有,如果抓,也是纪委和监察处的事,我们客户评审处不好出面。”卓钢说:“我下决心要抓一下,但要你客户评审处把事实调查清楚,证据确凿后,要求他立即上交占用的全部应收货款,否则,绳之以法,严惩不贷!”章超眼睛一亮:“卓厂长的意思是让我们客户评审处去昆明查林小森的账?”卓钢说:“对!我要抓住林小森这个典型,举一反三!敲山震虎!让那些占用应收货款的业务员把钱立即返还给厂子,以解当前资金紧张的燃眉之急!”章超说:“我懂了厂长。什么时候出发?”卓钢说:“明天一早就出发,坐飞机去,快去快回,我这就给你批条子借款。行动要绝对保密,对任何人都不要说。到昆明住下后,再和林小森联系。”卓钢说完,在便笺上写下“请支章超一万元”的条子,递给了章超。章超接过便笺问:“卓厂长,还有别的事情吗?”卓钢想了想说:“没有了。赶快去准备吧。”

章超刚走,电话就响起来。卓钢拿起电话问:“哪位?”氯霉素车间主任田化忠笑着说:“我是田化忠,卓厂长,我的老主任,今晚有没有时间呀?”卓钢问:“什么事?”田化忠笑着说:“还能有啥事,请老主任回车间和我们叙叙旧,吃顿便饭呗。”

卓钢一听又是请吃饭,有些难心。这已经是田化忠第三次请卓钢吃饭了。卓钢回厂后,几乎所有的车间、处室领导都以“欢迎老厂长重返北药”为名,请卓钢吃饭。卓钢最讨厌的就是吃吃喝喝这一套,就以工作繁忙为由,统统谢绝。这些车间、处室的领导知道卓钢的脾气,就不敢再请了。唯有田化忠敢请第二次。因为卓钢从参加工作起,就在氯霉素车间干,还是氯霉素车间的老主任,对氯霉素车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田化忠第二次打电话时,把话已经说到家了:“卓厂长,我们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您,哪怕在厂食堂吃一碗面条,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呀!您是我们的老主任,不能这点面子也不给吧。”卓钢只好说:“今晚我实在没时间,等有时间再说吧。”

没想到,田化忠穷追不舍,又第三次把电话打过来:“老主任,您要是再不来,我可要带着人去您办公室请您了。”卓钢说:“那好吧,我晚上6点去。”

晚6点,卓钢还在办公室里全神贯注地批阅各种文件和材料,田化忠推开门进来,笑着说:“卓厂长,我来接您来了,大家都等着您呢。”

田化忠陪着卓钢走进厂食堂,氯霉素车间书记、副主任和车间八大员都坐在一张大圆桌前等着呢,见卓钢进来,纷纷站起来鼓掌。卓钢笑着和大家握手,寒暄。卓钢落座后,大家才坐下。服务员马上为卓钢倒茶。田化忠一边让卓钢喝茶,一边对服务员说:“人齐了,现在就上菜吧。”服务员应声而去。紧接着,菜肴就一道一道地上来了:有鸡,有鱼,有虾,有肉……

卓钢看着菜想,这哪里是便饭呀,分明是大吃大喝嘛!心里就有些反感,只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毕竟是回到老车间,大家都很高兴,他不想扫大家的兴,笑着和几个老同志叙旧。这时,服务员把两瓶茅台酒放在桌上。田化忠端起茅台酒瓶就给卓钢斟酒。卓钢一看是茅台酒,脸色突然就难看起来,眉头也竖了起来,也没心再和几个老同志叙旧。等田化忠斟完酒,卓钢终于板着脸说话了:“田主任,你把茅台都上来了,还是便饭吗?”田化忠见卓钢脸色不好看,就笑着解释说:“现在的便饭都要上点酒的,这是我们车间对老主任的一点点心意。”卓钢问:“这桌饭钱从哪儿出?”田化忠说:“我车间有点钱。”卓钢问:“车间有小金库吧?”田化忠笑着说:“可以这样说。现在全厂各车间、各部门差不多都有小金库。这是公开的秘密。这年头,就这样,地球人都知道。”卓钢不再问了,对身边的服务员说:“马上给我来一碗面条,要快!”

服务员应声而去。大家知道卓钢生气了,都不敢大声说话,看着田化忠。田化忠坐在那里一脸尴尬,额头上沁出了汗珠,想跟卓钢说话,又不敢。很快,面条就上来了。卓钢端起面条匆匆地吃起来。吃完,放下筷子,站起来说:“大家慢慢吃吧,我回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就不陪大家了。”说完,急忙走了。

一桌人惊愕地望着卓钢远去的背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次日一上班,卓钢就对赵平说:“立即通知各车间、分厂、公司、院所、处室一把手,8点15到第三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任何人不许请假!”

8点15分,全厂各车间、分厂、公司、院所、处室的70多位主任、厂长、经理、院长、所长、处长悉数到齐,大家互相打听会议的内容,结果,谁也不知道。只有田化忠猜出了会议的内容,又不敢说,坐在一个角落里,低头不语。

卓钢快步走进会议室,坐在了讲台上。大家“刷”地静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卓钢。

卓钢板着脸说:“今天召开这个紧急会议,只有一个内容,清理各单位的小金库!中央三令五申不许搞小金库,可我们各车间、分厂、公司、院所、处室还有小金库,而且还用小金库的钱大吃大喝,山珍海味茅台酒,什么好上什么,这可都是职工的血汗钱呀!这样吃下去,喝下去,群众会怎么想?能对当官的没意见吗?企业还能搞好吗?此风必须刹住!立刻刹住!我限定一个时间,从现在开始,到上午10点,你们必须把本单位小金库的钱,统统上交到厂财务处,否则,一律按贪污公款论处!有一个处理一个,绝不手软!好了,赶快行动!散会。”

卓钢说完,“呼”地站起来,快步走出会议室。

各单位一把手见卓钢走了,也急匆匆地回去取出小金库的钱,立刻以最快的速度上交到厂财务处,都怕超过时间以贪污公款论处。

上午10点整,70多个车间、分厂、公司、院所、处室小金库的钱全部上交完毕,有交几万的,有交十几万的,有交几十万的,一共900多万元。

财务处处长余力拿着小金库的明细账,走进了卓钢办公室,把账单递到卓钢面前:“卓厂长,各单位都在规定的时间交上来了,看看吧,这是明细账。”

卓钢接过明细账单看了看:“很好,交上来就好。”说着,在稿纸上写下一段批示:“关于小金库资金的处理意见:鉴于厂内资金短缺,这九百多万小金库资金先用于购买原料。我知道这些钱大多是由职工奖金的尾数积累起来的,是广大职工的血汗钱。所以,等厂里资金紧张缓解后,我会把这些钱按照明细账单上的数额返还给各单位。但这钱必须要花在每一个职工身上,比如说,节日给职工谋福利,决不允许用于单位领导请客送礼,搞不正之风,否则,将严肃处理!”

卓钢写完,把这一页撕下来,递给余力:“把我的批示复印90份,立即发到各单位和副厂级以上干部手里。”余力接过批示说:“是。”

【编者按】欢迎参赛大赛,感谢精彩,感谢赐稿美丽,预祝您取得好成绩,也祝写作愉快。【美丽编辑:倒影】
上一篇:(赛)药厂往事 二十三
下一篇:(赛)药厂往事 二十一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2065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