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21日 周五
(赛)药厂往事 十八
日期:2016-12-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山晓
点击:640

市委大院门口,抓人的两辆警车一走,交警就开始指挥交通,让车辆迅速开走,让人群赶快解散,很快,马路交通就恢复了正常。

周明站在办公室的茶色玻璃窗户前,一只手夹着“熊猫”香烟,一只手掐着腰,透过茶色玻璃,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周明听说闹事的几名“不法分子”都是北药总厂的工人,看到他们打出了“想卓钢,盼卓钢,卓钢回来有希望”的大标语,心情非常复杂,一圈一圈地在办公室里踱着步,搓着手,叹着气,不知如何处理这六个工人。处理轻了吧,怕压不住;处理重了吧,怕引起众怒。突然,周明停住了脚步,走到办公桌前,抓起电话,拨通了银城市公安局局长由和平的电话:“我是周明,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几个闹事的工人?”由和平说:“这几个家伙太嚣张了,冲击市委,破坏交通,扰乱社会治安,性质十分严重,我们准备给他们两年劳教!”周明说:“和平同志,看问题要看本质,不能就事论事呀!这几个工人打出了‘想卓钢、盼卓钢、卓钢回来有希望’标语,说明一定有人在幕后策划指使,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市委,是要造市委的反!俗话说,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你要对这几个家伙严加审问,揪出他们的后台,立即向我报告。”由和平说:“是,周书记,我亲自审。还有指示吗?”周明说:“至于这几个工人嘛,没什么可怕的,用不着劳教两年,我看教育一下,让他们写个保证书,就可以放人。”由和平说:“是不是太便宜了这几个家伙?”周明说:“眼下,北药总厂已经亏损三个多亿,面临着倒闭,上万名工人有火没处发,一点就着,这个时候处理太重,一旦引起众怒,再有60个、600个,甚至是6000个工人来市委闹事,我们就很难收场。”由和平说:“懂了,周书记,我一定按您的指示办!”

周明把电话打到了北药总厂厂长室,没人接。周明又把电话打到北药集团公司总经理室,仍然没有接。又把电话打到冷雪的手机上,第一句话就说:“我是周明。”冷雪一听到周明的声音,顿时心花怒放:“周书记您好!听到您亲切的声音我太高兴了。”周明笑着说:“我听到你的声音也很高兴。”冷雪用挑逗的语气说:“好久没见,周书记是不是今天晚上想听我唱《智斗》?”周明说:“今天不行,实在没时间,改日吧。我给你打电话,是要你帮我找一下卢一文。”冷雪说:“卢总去欧洲考察还没回来。”周明厉声道:“北药形势如此严峻,卢一文不守在厂里,怎么还有心往国外跑呢?”冷雪解释说:“卢总出国考察也是为了北药能扭亏为盈,卢总现在比谁都着急,想在国际市场上找到突破口。”周明说:“你马上给卢一文打电话,就说我周明有要事与他谈,让他立即给我回电话!”

很快,周明就接到了卢一文的电话:“周书记,我在瑞士考察VC市场,您找我什么事?”周明厉声道:“北药总厂的工人来市委闹事,影响极其恶劣,性质非常严重!你这个厂长对工人是怎么教育的?!还搞文化大革命那一套,简直是目无王法!”卢一文问:“周书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周明说:“今天早晨上班高峰时间,北药总厂的六名工人来到市委大门口,突然举起两幅大红标语,一幅写着‘我们北药老工人要和周书记说个理’,一幅上写着‘想卓钢,盼卓钢,卓钢回来有希望’,引起数千名路人围观,大小车辆都停在路上走不了,交通彻底瘫痪。最后,公安局派去警察把这六个闹事的工人抓走,交通才恢复正常。”卢一文说:“周书记,如果需要,我马上中止考察,立即回国处理此事。”周明说:“你现在给北药总厂打电话,安排人把闹事的工人接回厂,好好教育教育。今后不要再发生类似事情。”卢一文说:“好,好,我这就给在厂主持工作的阎厂长和仇书记打电话。”周明说:“这不是一起孤立的事情,一定有后台。最近卓钢回厂活动没有?”卢一文说:“没有。”周明问:“回家属区活动没有?”卢一文说:“也没有。自从卓钢搬家走了以后,再也没回来过。”周明问:“卓钢的妻子不是还在药厂工作吗?”卢一文说:“在。肖岚还在厂研究院工作,我也安插了耳目,她一天就知道埋头搞科研开发,没有发现什么不满言论和异常动向。”周明说:“那就好,卓钢这个人还算光明磊落。只要没有后台,我们处理几个工人闹事很容易。一文同志啊,之所以出这种事,就是因为北药形势仍然严峻,工人担心药厂倒闭。你上任厂长时可跟我发过誓言,保证今年扭亏为盈,眼下时间过去大半,不见什么起色,一文同志,你可别说话不算话呀!”卢一文说:“放心吧周书记,这次我在欧洲考察,得到不少重要信息,由于受全球VC大战影响,欧洲一些规模小的VC生产厂家已经纷纷停产,就连罗司这样的万吨规模也是亏损经营,很快就挺不住了。只要罗司垮台,VC价格就会重新上升到高位,到那时,我们扭亏为盈就没有问题了。”周明说:“好,一文同志,我期待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银城公安局的一间秘密审讯室里,市公安局长由和平亲自审问陆运祥。陆运祥戴着手铐,坐在木椅上,隔着铁栏杆,满脸愤怒。

由和平瞪着眼睛问:“陆运祥,我问你,是谁让你们跑到市委无理取闹的?”陆运祥义正词严:“我们不是无理取闹!北药让卢一文这伙人搞得一塌糊涂,我们要求卓钢回来!难道不对吗?!”由和平说:“有意见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反映,为什么要采取这种形式呢?”陆运祥说:“昨天下午,我们来到市委,准备向市委书记表达我们的心愿,可市委书记架子太大,说啥都不见。被无奈,我们才这样做的。”由和平问:“是谁指使你们这样做的?”陆运祥说:“我们对北药的良心!我们对北药的感情!我们不想眼看着北药一天天地垮下去!”……

由和平对陆运祥的审讯无果而终。

由和平刚一回到局长室,马队长就敲门进来了,神色有些紧张,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恭恭敬敬地站在由和平面前,一脸沮丧地说:“局长,我有一个新情况要向您汇报。今天在市委门前抓了六个人,其中有一个叫金贞淑的离休女工,曾经是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石化战线劳动英雄,全国人大代表,在警车上突发心脏病,我们送医院抢救了40分钟,最后还是死了。您看这事怎么办好?“由和平一惊,皱着眉头,思考片刻:“这是我们在执法过程中发生的,如果她的家属和我们纠缠起来,又有北药作后盾,麻烦可就大了。”马队长说:“好在她无儿无女,孤身一人。”由和平说:“还有亲属吧?”马队长说:“没有。她是朝鲜族。她的父母早年流浪到中国生了她,不久,她父母都死了。所以,在她在中国没有一个亲属。”由和平说:“太好啦!这事我们低调处理,也就过去了。现在尸体在哪儿?”马队长说:“在医院的太平间。”由和平说:“你回去马上给北药厂长打电话,让厂长派人把尸体拉到火葬场赶紧火化。今晚六点,我在假日饭店请北药厂长和党委书记吃顿饭,这事就摆平了。”马队长说:“我这就回去给北药厂长打电话。”

电话是主持工作的北药副厂长阎志远接的。马队长说:“阎厂长,我是市公安局刑警队老马,今天早晨,你们药厂有六名职工跑到市委大院门闹事。正赶上早晨上班高峰,几千人围观,交通瘫痪。万般无奈,我们刑警队奉命出警,把这六人当场拘捕。金贞淑在警车上突发心脏病,被我们及时送到银江医院急诊室抢救,医院尽了全力,抢救无效死了。我们由局长对此事高度重视,让我给你打电话,请你们马上派人把遗体运到道圣殡仪馆。”阎志远说:“好,我马上派人去银江医院。”马队长说:“还有,今晚六点,我们由局长在假日饭店宴请药厂领导,请您和党委书记、工会主席光临。” 阎志远笑着回答:“好,好,我们一定按时到。”

阎志远放下电话,就给厂工会主席郑秀越打电话,布置任务。郑秀越立即派工会女工部部长苏文静和女工委员梅娟去银江医院,当天下午就把金贞淑的遗体从银江医院太平间运到了道圣殡仪馆。

黄昏,苏文静和梅娟回到了北药工会,眼睛都哭得通红。郑秀越关切地问:“金贞淑的遗体送到道圣殡仪馆了吗?”苏文静和梅娟看见了郑主席,就像看见了金贞淑的亲人一样,顿时就伤心地抽泣起来。苏文静说:“郑主席,金妈妈死得好惨啊!眉头皱着,脸色苍白,双手捂着心口,表情很痛苦,死不瞑目啊!梅娟说:“金妈妈一生为国家、为北药做了那么多事,死时身边没有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躺在冰冷的地方,看着太让人心酸了……”郑秀越眼睛湿润了:“你们完成了任务,早点回家休息吧。刚才接到阎厂长电话,说这事暂时不要对职工讲,做好保密工作。”苏文静问:“为什么?”郑秀越说:“怕职工知道了,都去道圣殡仪馆,一来影响生产,二来影响公共交通,三来容易滋生对公安警察的不满情绪。”苏文静和梅娟含着眼泪说:“主席,金妈妈没有儿女,后事只能由我们工会操办。全厂职工有权知道这事,有权向金妈妈的遗体告别,有权参加金妈妈的追悼会,可不能就这样把金妈妈悄悄地火化呀……”郑秀越说:“一会儿我把你们俩的想法根阎厂长反映一下,尽量让大家和金妈妈的遗体告个别。”

晚6点,银城市公安局局长由和平在假日饭店做东,宴请北药副厂长阎志远、党委书记仇书谨、工会主席郑秀越。用意何在,不言自明。

宾主碰过三杯酒之后,由和平说:“当前,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局,是最大的政治。市委周书记要求北药领导正确处理好你们厂离休女工金贞淑的善后。第一,不要举行追悼会。第二,不要组织大型悼念活动和遗体告别活动。总之,要低调处理。特别是现在,北药亏损三个多亿,职工情绪动荡,不要因为金贞淑的死,引发和激化矛盾,给市委周书记上眼药。”

阎志远、仇书谨和郑秀越在酒桌上纷纷表示,按照市委周明书记的要求做,低调处理金贞淑的善后。

由和平又说:“你们药厂五名滋事职工还关在市局,本应该劳教二年的,但周书记宽宏大量,指示我们放人,不追究法律责任,明天你们就可以接回厂。回去后,一要对他们进行法治教育,二要严加管理……”

第二天一上班,北药总厂就在厂部二楼第一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各处处长、各车间主任、各公司经理、各分厂厂长、各部门党支部书记、各部门支会主席,悉数到会。副厂长阎志远表情沉重地说:“昨天,深受全厂职工爱戴和敬仰的金师傅和其他五位工人去市委上访,金师傅突发心脏病,送医院抢救无效,于上午10点12分在银江医院去世。今天会议的主题就是这件事。”

大家听到噩耗,都惊愕了,紧接着,眼睛开始湿润,有的人眼泪不知不觉地就流了下来,有的人捂着脸抽泣起来……

阎志远声音哽咽地说:“此时此刻,大家的心情非常悲痛,我的心情也和大家一样。金师傅去世,使我们党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党员,我们北药失去了一位杰出的女工。金师傅是一座不朽的丰碑,我们北药人永远也忘不了她。下面,我提议,全体起立,向金师傅的英灵默哀!”

阎志远的话音一落,大家纷纷站了起来,悲伤地垂下了头,抽泣的人越来越多。大约过了三分钟,阎志远说:“默哀毕,请大家坐下。”

阎志远说:“现在,北药形势非常严峻,亏损巨大,职工情绪波动起伏。市委周书记对北药十分关心,听说在这个严峻的形势下,金师傅又突然去世,为了稳定北药的形势,避免不必要的事情发生,周书记特此对北药提出了两点要求:第一,不举行追悼会;第二,不组织大型追悼活动和遗体告别活动。希望各单位领导要认真执行周书记的指示。”

大家对市委书记的两点要求非常反感,开始交头接耳……仇书谨见状,拍了拍桌子,严肃地说:“同志们都是党、政、工三个方面的一把手,不但自己要想通这件事,还要带头做好本单位的职工思想工作,要有耐心,不能简单粗暴,避免矛盾激化……”

听到这里,下面的人议论声音更大了,几乎可以把仇书谨的声音压住了,仇书谨皱着眉头,一脸疑惑,不知道该不该按照这个思路继续说下去……

郑秀越与阎志远小声交换一下意见,高声说:“大家静一静,我理解,刚才仇书记说话的意思是,让职工群众能理解我们的难处,不是我们不想组织,是市委书记有要求,但职工自发组织各种追悼活动,我们厂党、政、工领导都不反对。”

听到这话,下面有人大声说:“阎厂长,那我们让群众自己组织怎么样?”阎志远说:“可以!”大家鼓起掌声。

【编者按】欢迎参赛,感谢赐稿美丽,感谢精彩,预祝取得好的成绩,祝您写作愉快【美丽编辑:倒影】
上一篇:(赛)药厂往事 十九
下一篇:(赛)药厂往事 十七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2065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