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21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赛】一席近天涯
日期:2016-11-1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欣语
点击:583

传说中有一尺,名:缩地,倾刻间将天涯缩于咫尺。徽杭古道之行,如一席由北向南的九洲方圆相围之宴,让时光拉近,也圆了我心中将天涯缩于咫尺愿。

                                                    —题记

徽杭古道是继我国“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之后第三条著名古道,它西起安徽省绩溪县伏岭镇,东至浙江省临安市马啸乡,全长25千米,据史料记载,这条古道早在唐代就已修成,是历史上徽商与浙商交流贸易重要通道。如今,在户外人心中,能够穿越这条古老道路已是一许期望,一种情怀释放。

1月13日,我与几位驴友终有机会踏上这条心驰已久的古道。

根据驴友所作攻略,我们此行计划还包括婺源、景德镇、黄山、宏村、西递、三清山等地,故反穿更适合整个行程。当我们包车从杭州萧山机场到达到反穿起点浙基田永来村时已近中午,标有“微杭古道”的木制牌坊涂满金光,一条小路穿坊而过向远方延伸,随同延伸的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天地古朴,临水而建的村屋,门檐上退色的楹联,高低错落的柴垛,时隐时现的炊烟,散落温情。那一刻,苍凉了千年时光恍若置身水墨画卷。

通往第一站点蓝天凹的路上,一截截枕木似隐似现,山脊连绵起伏,迷离着淡青色烟霭,人与自然的吟唱已被那来自远古而苍茫的脚步声淹没,仿佛负重行走的自己在背扛肩挑的古老队伍中熬着悠悠岁月。身旁,时常有三三两两当地村民与我们擦肩而过,从与他们对视的眼神便知这条古道不乏驴友经过,但每遇我们驴友驻足小憩便会主动走上来询问:要不要帮忙背包,买不买些当地土特产品,需不需要领路……虽然他们的脸上布满岁月皱痕,但每一条痕迹都似乎浓缩着一种让我从心底仰视的勤劳与坚韧。

傍晚时分,我们如约来到大本营之一下雪堂处“庆华客栈”。因路上有电话联络,庆华客栈老板早已在路口等候。进入“庆华客栈”,那满墙驴友题字温馨地说明这已是名符其实驴友之家,我们还惊喜看到了沈阳户外俱乐部驴友小溪姐所题的一首打油诗,瞬间乡情如一股暖流慰藉了此时疲惫的身心,伴随着这股暖流的还有一桌热气腾腾饭菜,同行驴友说,这一桌有鸡有鱼有肉菜应该是客栈老板能为我们提供的最好饭菜了,老板娘还怕我们一行东北来的驴友不适应当地阴湿寒冷气候,不但炉灶旁十多个暖水壶装满了热水,连我们就餐桌下面,住宿房间里都摆放了一个个碳火盆……当老板娘看到我冷得打颤时,又将她自己的热水袋放到我手上……

饭后,当夜光与思想对视,唯放逐歌声与舞姿,方宣泄我们心中一片天空!客栈空地已燃起篝火,同行的驴友狼王大哥又特意让清风姐把已经在寒颤中钻进被窝取暖的我和葵花喊了起来“热身”。简易的“KTV”,我们忘记身份,忘记年龄,忘记性别......这里是一片欢乐的天地,杯盏交错,清茶袅袅,省略虚伪,除却浮夸,一颗颗真诚的心绽放......这边是来自陕西驴友兰溪与狼王大哥旋起的舞姿,那边飘来了清风姐与酒鬼大哥醇厚的草原之夜、客栈老板娘也被我们欢乐的气氛感染,灿烂的笑声透过火光在星辉下荡漾,更有古道大哥一首“把根留住”把麦克风久久地留在了他的手中......

虽然那夜,我们头枕波涛卧榻湿冷,但当我们结束此行而回顾时,却一致认为那一晚的饭我们吃得最香,那一夜的睡眠我们最沉,正如才女驴友霓裳所言:徽杭古道清风拂,兰溪潺潺弄风影。庆华客栈狼王舞,清凉峰下话欣语。酒鬼醉唱霓裳曲,大青山里葵花艳。(注:古道、清风、狼王,欣语、酒鬼、大青山,风影、霓裳、兰溪、葵花为此次徽杭古道行驴友的名字)

清凉峰,是我们来之前就被告之景色秀美而不可错过的地方,此刻正沐浴着晨曦对着“庆华客栈”静静伏卧,因“防火封山”再次与我们失之交臂,不知何年,也许只能用文字来回忆它带给我们此行遗憾。

既然错过了清凉峰,我们后段行程时间显然充裕了许多,随处驻足皆有风景与历史的尘埃。一段段石崖刻壁,一座座残缺驿站,记述着这古道的变迁,虽为历史一痕确也惊鸿。附近的胡氏宗祠,胡氏族人会告诉你:明代户部尚书胡富、兵部尚书胡宗宪、清代红顶商人胡光镛,近代学者胡适、国家主席胡锦涛......,均根植于这方土壤。

施茶亭、逍遥谷、白玉滩,不知不觉,脚下的山间小路已换成了盘桓于绝壁的古栈道,长长的古栈道远看气势恢宏,近看古朴敦厚,不知勤劳而智慧的古徽杭人是如何将这天堑变成通途?与之并存的还有一条为吸引游客新修筑的栈道,灰色仿古风格,行走平缓安全,各别地方增设了观景与休息的亭榭,但在我们一行户外人心中终觉暂新的栈道有似一种重回城市钢筋水泥般窒息之感,轻一分厚重薄一份沧桑。这一路自然景观从磨盘石、天冠石、将军石到被太平天国待王李世贤赞为天险而得名的“江南第一关”足足让我们过足了眼瘾,如果说未能蹬上清凉峰让此行有缺憾,眼前障山峡谷的美足可以弥补!谷底溪水色彩靓丽,一环一节皆有瀑布流泻,有飞流直下的撞击,有温婉舒缓的流淌,还有欢天喜地的跳跃,溅起的水花如珍珠般从山体不同部位滑落,我想白居易老人家如果先睹这里定会让那首千古《琵琶行》"大珠小珠落玉盘"别有风骚,一湾一潭的彩池悦目其间……每一角度都可称作流动的画面。如果说蓝天凹是一幅水墨丹青,把这儿的场景缩成一幅细腻工笔画似乎更应景些。

风影,是此行中最具分量的摄驴,装备全而奢侈,我们驴友的“个人写真”重任非她未属……当我从她的镜头里看到帅气的古道大哥与美丽的清风姐,一种对美的自信与向往油然而生!这边忙着把心中美景定格,那边酒鬼和狼王两个驴友竟玩起了童年掷石子游戏:不断捡起身边小石子投向崖下域面较宽的潭水中,看谁扔的远,看谁能让石子漂移溅起更多的水花……

有人说:生命是一趟旅程,每个人都在途中,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路过着沿途风景。有许多时候,生命若水,石过处,惊涛骇浪;有许多时候,生命若梦,回首处,梦过嫣然。

当再次写有“徽杭古道”二层仿古小楼映入眼帘那一刻,我分明感觉到时光似乎在这里倾斜了一下,长长的古道,一段古徽杭文化,无论你来或不来,她就在那里。

 

【编者按】预祝参赛取得佳绩!【蓝魂编辑:紫嫣】
上一篇:秋思
下一篇:【赛】陀螺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1667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