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21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赛】一梦成痴
日期:2016-08-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彦安
点击:538

什么时候爱上文字的呢?就连我自己也很难回答。也许是因为从小时候就喜欢看小人书、杂志开始的吧。现在想想真有种情不知所起的味道。

翻看自己存起来的那些题目在舞动着仿佛一个个精灵在那里跳舞,真想做一个题目终结者,让那些缤纷灿烂的方块在我手里得到一种满门忠烈街前死的圆满,可我终究是没有斗过他们,只得让他们在那里狂欢,乱舞,兴奋的妖娆在自己的世界里。

自己一直在虚构着一个让人肝肠寸断的剧目,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达到期待中的场景,浪漫的回忆,淡淡地哀愁,因此那个期待和希望在自己的文字中越来越模糊了。我甚至在怀疑,我到底适不适合真的去写一个完整的故事。

想完之后,就会又一次冲进文字之中去寻觅,仿佛总有一种感觉在不远处等着自己,可却捉不到,因为那样的感觉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只是一种很怪的味道,总觉得会有一种感觉会把自己带进一个特别需要叙述的文字之中,入一个炸弹把自己即将死去的记忆完全炸开,可这个寻觅的过程还要多久,我根本不知道。本想在想象的文字里虚构一些场景,但是每次它总会像一阵诡异又神秘的风轻轻一刮就没了踪影。

每个写出的文字都是自己最想表达的一些对自己面对的东西的一些看法,又或许是自己想把自己的内心展示出来吧。但是没有合适的听众,为此就会把自己的这些思想幻化成文字展示了出来。无论有人看还是没人看,就这样的敲打出来了,就如同把自己想说的话说给了一个自己最可信任的朋友一样。也只有文字才可以接受来自我们的各种宣泄,此时的我便把它当成了最可靠最真实的朋友。

细细想来这又何尝不是自己给自己内心补偿缺憾的一种最佳的方法呢。其实每次自己鬼画符似的东西是与他人无关的,喜怒哀乐皆出于自己内心对外界的感受,敲出来了,任悲喜酸涩流出自己的心底,至于他人的感官如何我是不知道的。

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有人说我写的东西有张爱玲的风格,梨花体的感觉,容若的味道,后来又说和铁凝相似。和起初想做文字界的第二个琼瑶相比,已经敲过一些文字的我,知道了其实这些都不是我所需要的,我要的是燕语千千的方法、安然的感觉、彦安居士的味道、属于我自己的民族的清真的味道。

也曾因为一些误会、谩骂与诋毁不止一次想放下对文字的追寻,可那些好的、坏的、香的、臭的……东西却总在困扰自己。每当想到彻底离开文字,自己的心就会有种隐隐的疼,此刻,我知道,那是一件我根本做不到事。

我发现一个人如果爱到某样东西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就会发现爱好真的是一副枷锁,它会趁虚而入侵占你所有的空间和时间,让你它的世界里心甘情愿的一直沦陷下去。文字亦是如此!我不止一次的尝试过离文字远一点,可却又一次次的败给自己。

很怀念起初发稿的时光,那时的自己揣着一份期待,每天坐在电脑前等一首半生不熟的诗通过。余下的时间全是自己的,看书,看评……会为一篇文字过不过而焦虑,每天到处找让自己感兴趣的题目,绞尽脑汁的想该怎样写。偶尔被一阵冲动催出一篇,很兴奋。现在自己对于能写出字,已经没有丝毫的兴奋了,仿佛写出东西已成了身体的新沉代谢的事。

我总在问自己同样的一句话——何时可以放下?答案却很模糊。一次次与文字的战争让我在无意中敲出来同样的一句话——何时可以放下?现在的我仿佛又掉进了一个深深的,黑黑的洞里,感觉此刻的自己很迷茫。

真想能有放弃它的毅力,可几经努力还是失败了,在文字面前自己犹如一个犯了烟瘾的毒品吸食者,文字的味道犹如那些魔幻的味道在诱惑着痴痴的我。此刻的我仿佛成了它的俘虏,在醉意醺染中虚构着一个还未到来的世界。

【编者按】感谢参与盛京大赛,感谢赐稿烟雨,祝您取得佳绩!【烟雨编辑:秋韵】
上一篇:【赛】花烛对对
下一篇:【赛】叶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2070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