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0月19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鼠穴夺粮
日期:2016-08-0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韩伟
点击:385

田鼠是仓鼠科的一类,包括五属,与其他老鼠比较,田鼠的体型较结实,尾巴较短,眼睛和耳较其他鼠科小。田鼠可在多种环境中生活。多为地栖种类,它们挖掘地下通道或在倒木、树根、岩石下的缝隙中做窝。有的白天活动,有的夜间活动,也有的昼夜活动。多数以植物性食物为食,有些种类则吃动物性食物。喜群居,不冬眠。

通常意义上的老鼠,80后的孩子记忆是很少的。但是作为70年初出生的我来说,特别是在农村,一说起老鼠来,大家可能感到厌恶、恶心,不但老鼠长的贼眉鼠眼,而且还脏兮兮的,吱吱的乱串吓人的,实在不敢让人恭维。但是,我们常常能见到的老鼠其实是家鼠,并不是田鼠。田鼠,顾名思义是生活在田野的老鼠。它相对老鼠是比较干净的,浑身油光毛亮,嘴巴和尾巴要比家鼠短的多,看上去并不让人讨厌,就像现在街上卖的宠物鼠一样可爱,招人喜欢,但毕竟属于鼠类,当然它也是“四害”(老鼠、苍蝇、蚊虫,蟑螂)之一。

童年时代,尤其是秋收时节。我们村里的几个小伙伴每遇到大人监管不过来时,经常结伴去田野里捉田鼠,除四害是假,多半是为了好玩儿,有时还会有些“意外”的收获,也就是“鼠穴夺粮”。《挖田鼠藏粮》:秋收过后草荒芜,田鼠成群肥又粗;挖地三尺皆找遍,藏粮终见小孩呼。

中秋过后,天高气爽,几个十来岁的“调皮蛋儿”结伴而行,狂奔在一望无垠的田野上,到处去找田鼠洞(窝)。这个季节,地里的大豆、高粱、玉米、花生等都收割完了,田地里只剩下零星几块晚地瓜或晚高粱,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许多,正是捉田鼠搞“意外”收获的好时候。

我们说的“意外”收获是指挖田鼠洞的“粮仓”,那里有一窝田鼠所储备的一冬天用的“口粮”,常常有大豆、花生和玉米等,大的鼠窝一次能挖到十几斤粮食,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也是给父母的一份惊喜(来缓解父母的责备的法宝)。

挖田鼠洞是我们小孩子的拿手戏。田鼠多在田埂、沟边、堤坝上打洞,因为这些地方地势较高,洪涝天气雨水不容易灌进鼠洞里(田鼠聪明吧)。田鼠洞口外面往往有一堆从洞里刨出的新土或旧土,这个土堆的大小也决定了田鼠的大小和里面储存“收获”的多少。

土堆大的说明里面的田鼠个头大,洞口也大,里面的“惊喜”就多。不是找到田鼠刨的土堆,就意味着能发现洞口,狡猾的家伙通常把洞口隐藏在土堆里面或附近,有时还会被其他杂物遮挡得严严实实,不在这个洞口进出。但是在土堆几米的范围内,还会另一个隐蔽在草丛里或庄稼下的洞口,这是它进出觅食出入口,也叫出气口。你若是从土堆顺着它打洞的路线挖起,多半是挖不到田鼠的,因为它早从出气口逃之夭夭了。但是再狡猾的动物也逃不过老猎手,我们要的不是它,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要的是它家“口粮”。当然这粮食原本也不是它的,它也是偷来。它能偷,我们就把它抢回来,这叫“黑吃黑”,也叫“完璧归赵”。

挖鼠洞目的就是找到粮仓。不管是从打洞口还是出气口挖起,挖一米多长时,鼠洞就会分叉,一个是通鼠穴,一个是通粮仓。捉田鼠挖鼠穴,找粮食挖粮仓,这要凭经验和技术喽。

当然,我们这些“破坏分子”啥也不想,就是直挖“粮仓”了。通往粮仓的洞口通常比较光滑,有时还会发现一两粒田鼠搬运时漏掉的粮食,因为这家伙夜间主要是不停外出觅食储存,白天才躲在鼠穴睡觉。所以,粮仓进出的次数要比鼠穴进出的次数多得多,自然较光滑。

尤其是秋末季节,田鼠已经把整个冬天吃的粮食储存的差不多了,所以找到粮仓,挖不多远就可以看到粮食了。挖到粮食是我们小伙伴儿最开心的时刻。大家挽起袖子,轮流从鼠洞里扣粮食,一捧一捧往背筐里装,也不管粮食里面有没有土和粮食的质量。不大工夫儿,一个个是灰头土脸像个泥娃娃,汗水和着泥土流来,一道道,也顾不得擦一下,都淹没在收获的喜悦中了。

一个鼠洞挖完,不解渴,再找下一个。我们一般两三人一伙一起干,事先说好:一个鼠洞的粮食归一个人,每人一个鼠洞。决定是采取“石头、剪刀、布”,公平合理。至于自己的鼠洞里有多少粮食,那就看每个人的运气了。

其实到最后,大家都差不多,因为田鼠大小差不多少,所以它储存的粮食也差不太多。小时候伙伴们儿特别和谐,没人计较那么多的,因此很少有人玩独的,因为小孩胆小,怕挖到蛇,两三个人也什么都不怕了。

鼠洞里的粮食是很干净的,不但粒粒饱满,而且没有一粒发霉的。家里的粮食一年都要晒上好几次,还有发霉的。田鼠把湿乎乎的粮食埋在地下,而且不会发霉,它们还真有些本事,为什么我至今也不明白。

两三个鼠洞挖下来,也就到了晌午吃饭时候了,大家每人背着十几斤粮食,高高兴兴地唱着歌回家了,忘记累是啥滋味,晚上也会睡个好觉。

现在回想起来也很奇怪的,那时候农业不发达,而且粮食产量低,家家都不够吃的,田鼠却很多,鼠洞里的粮食也不少。如今农业技术到是迅猛发展了,产量也翻了几番,家家的粮食都吃不完,可是田鼠却很少见了。过去似乎它们有意和人们争口粮似的,各位您说怪不?

岁月荏苒,鼠穴夺粮,也许是那个年代所特有的,也是我们这些淘气包的恶作剧,现在不会再出现了,一是孩子们没有那个时间去做这些,二是现在的田地除了长苗,其他几乎寸草不生,鼠类也罕见了。

【编者按】作者讲述了小时候的挖鼠穴趣事,亲身经历,语言生动活泼,成为那个时代独有的记忆。感谢来稿。【匠工文坊编辑:孙千慧】
上一篇:感动
下一篇:酒和诗的意境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80776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