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8年11月13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名家鉴赏
【李轻松】李轻松:打铁的人 朗诵:杜桥
日期:2016-06-15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轻松
点击:815

 

作家简介

 

轻松,女,生于六十年代,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出版诗集《垂落之姿》《李轻松诗歌》《无限河山》《在群山之上》,并参加第十八届青春诗会,荣获第五届华文青年诗人奖,诗刊社年度优秀诗人奖,诗选刊年度最佳诗歌奖等,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九十年代开始小说创作,著有长篇小说《花街》《心碎》《大西迁》等七部,曾多次荣登图书排行榜。著有童话集《小布丁与小辫子》、长篇童话《孤岛的九个春天孩子》。曾在《南方周末》开设个人专栏,出版散文随笔集《女性意识》《行走与停顿》。两千年后开始戏剧影视创作,已有多部诗剧、话剧、京剧、影视作品面世。现居沈阳,一级作家,职业编剧。

 

 

打铁的人

 

一个打铁的人,就是一首诗的核心所在。

这个人沉默、面部不清、须发丛生,

他的铁散落在民间,又深藏杀机。

 

这个人必须有一副硬骨头。

必须在铁屑飞溅时,裸露那一身的肌肉

一个在汗珠里现身的人

必有着生铁的味道、淬火的味道

那一道白烟升起,他就是个欲生欲死的人

 

一个崇拜“铁”的人,比刚更有韧性

更不易折断。一块铁在手上被反复掂量

像掂量这一生。无论是鸿毛之轻或泰山之重

都要经他亲手打造。而那些闪光的部分

是亮在眼前,还是怀在体内

如何呈现永远是他的品格所致

 

一个打铁的人,持锤如同执剑

要的就是那个力道。轻敲还是重击

他惯于用韵律定论。他对于敌手也会报上名来

藏起那锋芒、柔情和对铁的敬意

只有他的须发、皮肤、目光都是利刃。

这与持刀不同,与蒙面也不同

在精神的层面相差十万八千里……

 

一个打铁的人,饱含着一块铁的天性。

他与铁互为知己,彼此守候又共同锻造

“铁”的生死便带一种玄妙。

如同他触摸到了,血的甜腥、水的沸点、冷的光芒

 

                        2013-3-10

 

 

李轻松诗歌展示

 

 

东八时区

 

相差一个小时。我跨越了自己

我身体的左边与右边重合

一边狂喜,一边低泣

两个时区互相换算

以秒针相对,以分针相爱

再以时针说穿时光

恢复我作为东八区的尊严

我曾经四下飘零,一个乞讨的人

对褴褛的祖国满怀歉意

一旦手心朝上,所有的花都成了荆棘

我从低头的谷穗中认出自己

认出那衰败的手绘大地

深藏面带的愧色,心怀的刀剑

一边是骨一边是肉

这双重的阴影加重了我的咳嗽

仿佛大病一场。我从此嗜睡

呼应着我体内的暮气和灰尘

一直到风声再起,百鸟朝凤

一直到骨肉相连,生死磨损……

 

2006-11-20

 

 

锈是可以传染的

 

我说过,我爱那些被遮蔽的部分

那张满是锈迹的脸,有些失传

我越来越擅于生锈

就像擅于生育。从腐蚀中透析出铁

从铁中炼成钢。

金属、黄金和白银构成了今日行情

我的身体症候。暖涡气流一路北上

而西伯利亚寒流也已袭来

我被夹在中间,冷暖自知。

 

一些雀斑像旧时光。需要重新锻打

我和我新鲜的女儿,需要重新出生。

我被锈死的灯,低下头

在胸口之间寻找首都

一种亡国的气息。

 

锈的萎靡气息。它是一个君王

洞庭花犹在隔岸

腐烂却在内心。我们最后的晚餐。

指甲花做的花瓣饭。一道蛋花

还有西芹百合这样的尤物

都被锈腐蚀。

在头发上涂榆树油

那时我还擅长奔跑

膝盖上留有的伤疤像个月芽

我已成为前朝岁月的遗民

用遗迹来还原爱,用牺牲来还原生

 

        2007/12/23

 

葵花地

 

葵花都是向阳的。这就像真理一样

当乌云漫过医巫闾山的山顶

一头獾子站在河边,向葵花地眺望

我比葵花的头更低,满怀羞愧

她前世的籽粒一直怀到今生

还未饱满。那些田垄延伸到无边

叶子在勾引中交换了花粉

一种私通的气息。在躯干中直起腰

在头颅转动时审视天空

疯狂与抑郁是她的两种版本

被人过分地传说过。她有着病态的黄昏

通过一只蜂鸟的复眼看我

仿佛我也具有了花的特征

而我腹中空空,一直牙疼

我的爱情和牙病一样

不能自拔。葵花就是另一个自我

躁狂。忧郁。倾向于暴力美学

“能疯的都疯吧——

秋天还未到,画她的人预先疯狂

一场屠杀,是另一场救赎

她用身体变形,我用精神恢复

我怅望西天,头发四下里飞散

纠缠的蜂团越缠越紧

撞碎的翅膀,空虚的籽盘

一千只蜜蜂的尸骨翻飞

一地的头颅静默……

 

                 2008-12-5

 

棉花田

 

这是我的境界:纯白,棉软,寂静

这是我的爱——干净的部分

被雨水又擦了一遍。风带走浮尘

我的思念也是纯棉的

 

这片花朵不像真的。我的爱也真假难辩

触手时都是空虚

她落在怀里那么轻

仿佛使了小性子:

“除非你爱我两次——”

 

从坚硬里抽出的丝绒

一直到抽尽。我都不说疼

而棉花如何去抵挡刀和流水?

这暴力的始作蛹者,这无声的催眠术

在风尘中陷落的丝绸——

都从锐器开始:被剪开、被刺破、被绞碎

 

对于棉田,我必须弯下腰去

把你捧在手心,我的皮肤预先发白

还是无法遮蔽我的瑕疵

我纺成的线和织成的布

都是半成品。那过敏的纤维

在匠人和艺术家之间蔓延

 

温婉的事物都是有体温的

棉花田也因此有了纵深感

柔软的鱼类,坚硬的铁

都透出荒凉的美——

我低头摘棉,手指灵巧

仿佛一朵朵的绣花,以真乱假……

 

                 2009-4-21

 

在去金阁寺的路上

 

“人世间再也没有比金阁更美的东西了!”

我在去金阁寺的路上,它又诞生了一遍。

矛盾与争议都已走了调

用金粉抄录,用苔藓隐晦

我的建筑是我的虚无之旅。

它的花头窗、宝型屋顶、风中的璎珞

都部分地包含了下一个美

一些预兆苦恼着我,越是走近它

就越是不能了结。那未知之美抵上十个金阁

十种幻象转换,我的路已走了一半

对美也只解了一半。关于它的细部

是池面的投影、泊舟石的寡淡、小群岛的不安

都离“究竟顶”有多远?或者那只凤凰

似乎已经注定了浴火的命运

这金箔的八月之最,这火中的战栗

都是艺术的易燃品。那些杀意与慈悲

同样的唯美。换一个角度想

一些光芒隐去了所有意义

它在不在,都无损于我内心的美

我挣扎了很久,金阁比比皆是

现实并不等我的到场,就已经赋予了美

 

                   2010-12-24

 

萤火点点

 

只在暗地里飞。你的灯笼是私藏的

你的戏台设在空中

从引子开始,粉墨是一种技艺

虽然那些粉抹黑了你

那些孕情被传得走了样儿

而你不觉。你的道具过于虚无

从葱叶里抽出光

从谗言里抽出身

被仪式感过分地抬爱

你失神的片刻便被中伤

无法回过神来,让露水破溃吧

让隐情败露。你灭过即亮

亮过即死。你怀着这世界的灯

灯火里的胎儿和血

以胎死寓于腹中

以标本活于空中

 

2011-12-24

 

     

我欣赏

 

我欣赏那空中高于闪电的森林,

也欣赏大地上低过尘世的尘埃。

我欣赏雄狮的蹄爪之美,

也欣赏羚羊腾空的跳跃之态。

我欣赏那旷野里的孤独旅人,

也欣赏市井里的聒噪鸟声。

我欣赏一根竹子、几片枝叶的静止,

尤其是独自在月下吹笛。

我欣赏弦上的飞花与水袖,

心与手都有着遗世的孤篇。

我欣赏仙鹤的未动先飞之意

还有与百兽的物我胞与之情。

我欣赏那点睛的绝妙,

也欣赏那添足的败笔。

我欣赏历史偏听的部分,

也欣赏口口相传的野史。

我欣赏那辽阔的国土,

以及每一颗河蚌里痛苦的沙砾。

仿佛我内心里的沧海,

或大于宇宙,或小于一粟。

 

                     2014-2-24

 

一出戏的尾声……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好铁要用在生死间

我写下这句话,就接近了一场戏的尾声

 

给你一分钟时间,要么你继续打铁,

要么你……为铁身亡!

静场的时间总是短的。

一分钟,时间到,请选择吧!

 

你想用这世俗的铁杀人,

我还拥有精神的刀,

你想用这精神的刀杀人

我还拥有俗世的铁!

 

从绿林里冲出的好汉,

请红着脸放下刀吧!

从烟火里脱胎的人间

请崇拜柴米和食蔬吧!

 

等到数条绳子垂下来,

等到捆绑,囚禁、牢狱……

你要冲破这铁一样的桎梏

以血肉,以筋骨,以深情。

能死的死了,能疯的也疯了,

谁能说得清谁疯谁醒?谁生谁死?

好像每块铁都有自己的裂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撼。

 

铁啊,你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孤儿

身躯被变了形、脸被刺了青

心灵被压榨成了碎屑……

要扭曲这世界之形必先扭曲其神

而你的品格不变,硬度不变,

没有什么能够被拯救!

所以还得让精神的苦难继续下去,

让这出戏继续演下去——

 

                2015-1-16

 

那些荒凉的事

 

那无名的草芥是卑微的。

除了树木、庄稼、蔬菜

这遍地潦草的足迹。软茎、软心

像一群盲者,顺着雨意、风声走遍天涯

而狂草是件荒凉的事情。

 

那无名的粮食是悲悯的。

垂首的稻穗不会抬头

拔节的哑语也是轻的

像一些献祭者,顺着大道、心肠回到命里

而吃饭是件荒凉的事情。

 

那无名的牲口统称为牲畜。

拉磨的驴、拉脚的马、拉人的牛

你们有食草的习性。却被肉食者食

嘴是刀的另一个出口

生为牲口是件荒凉的事情。

 

那无名的死者统称为亡者。

有墓碑的没姓氏的,有衣冠的尸骨的

有尸骨没灵魂的

都是隐身于荒野的人

终将成为荒野的一部分。

生为人最终也是件荒凉的事情。

 

          2016/3/2

 

 

主播:杜桥

 

 

杜桥简介

 

杜桥 (雾里看桥),朗诵艺术家。中国民革党员。音乐院校毕业。沈阳广播电视台资深主持人、编导。中国广播文艺专家奖,金话筒获得者,首届沈阳广播电视十佳主持人。中国百姓才艺网艺术总监,中国文艺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音乐家协会会员、辽宁省延安文艺学会常务理事,辽宁省新诗学会理事、散文学会理事、市音协、作协理事,沈阳朗诵艺术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杜桥朗读》、《为你诵读》微信平台主编,“诵读中华”发起人,曾荣获国家、省市各类奖项50余次,历任国家及省市大型赛事、文艺晚会策划、编导、撰稿、评委、主考官,演员,多所大学客座教授。曾出版专著 《抚摸往事》《杜桥短诗选》。

★ 朗诵是语言的花朵、精神的火炬!生活因朗诵而精彩,生命因朗诵而芬芳。弘扬朗诵艺术,放歌美好生活!我爱祖国,我爱母语!

——杜桥

★ 对一首诗的解读欣赏及表现,是一门大学问。我一直很崇拜有个性的朗诵家,他会将你带到特定的情境和意境,让你迷失自己。 言为心声,只有深刻的内心体验和独到的理解,才会有声情并茂的再现和锦上添花的升华!

——马戈(军报主编、作家、摄影家)给杜桥评语

【编者按】
上一篇:【胡世宗】打捞(诗朗诵)
下一篇:【胡世宗】牧人之子(诗朗诵)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393187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执行总编:庞滟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