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21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烟雨新年征文】烟雨编辑部的故事
日期:2016-01-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彦安
点击:1229

  夜晚,一片迷朦笼罩着空旷的暮色,微弱的视线里隐约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很破旧的茅草房式的小楼。窗外一个很不搭调的破旧的霓虹灯在一闪一闪的发着不算明亮的光。
一条很少见的羊肠小道上走着一个中年妇女,她低着头,不知为什么眉头锁到了一起。穿一条浅绿色中式风格的连衣裙朝这个小楼走了过来。  走到近处,她抬头看了一眼霓虹灯上的字“月下的清辉”看了这几个字她很兴奋,一个发自心底的笑在脸上掠过。
她迈上了一级级的台阶,走到一个不小的大厅的进口处看了一下四周,走到了靠窗的一个小桌子旁边,坐到了一把藤椅里。  
这时,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人,面庞泛着微微的光,大大的眼睛也在长睫毛下闪着光,她一进门便朝四处看了看,好像在找什么人。接着也朝靠窗的桌子走了过来,走到桌子近处,便清晰地看到她的穿着。一身月白的缎面旗袍,旗袍上带着暗暗的印花,窄窄的滚边上镶着几颗珍珠,恰到好处的腰身把这个女人衬托的就如同从中国的古老的水墨画中走下来一般。她感到好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标致的女人问:“你是谁?”  
女人款款的说:“你约的人呀。”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又接着问:“这是你的酒楼?怎么这么旧,几辈儿了?”  
女人又说:“这是故意做的,现在都行做旧不是吗?不过这不是我的,你知道我不会坐吧台的,更不会卖酒,这是亲戚的,喜欢我的名字就用了。”说完笑了笑。  
她又好奇地问:“你真的是清辉?没想到你会把名字借给别人用,真的是你——月下的清辉——?”  
清辉一听笑着说:“是,千千忘了我今天的话了——天热的只剩下头疼了!你说什么来着?”  
那个被叫做千千的女人抬着头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味十足的人说:“睡觉,缺觉!”  
清辉看着她接着说:“睡了,天昏地暗的。”  
千千也笑了接着说:“此时醒了?午觉接着睡吧。”  
清辉看着她的样子接着说:“才睡醒,睡的脖子疼。一起喝点儿吧。好,喝一杯,活活血,凉快凉快。”  
听到这里千千笑了说:“想起来了,我们约好的,你坐吧,我们喝点儿。我已经很长时间不喝了,偶尔也想体会一下醉酒的滋味,可我没敢尝试过。”  
这时一个服务生按她们的要求拿了几瓶啤酒和一瓶红酒过来,千千看着那个不怎么漂亮的大的啤酒杯说:“就是杯不好看,高脚杯好了,红酒。”  
清辉听了劝着说:“不看外表,只看内在品质。”  
千千很不高兴地说:“扫兴!”  
清辉有点疑惑的问:“说错话了?”  
千千很理解的说:“没有,我期待你给个更加精彩的回答,我们编个小故事多好玩儿。”  
清辉:“才喝你的红酒喝的,眼睛都喝花了,闭了一会眼睛才感觉好。你的酒太有劲了。”  
千千一听马上来了精神:“被我的酒灌得找不到北了,来吧,跳一个,不怕我给带沟里去的话就和我一起舞吧。”  
清辉仍然不改她那斯文的本质说:“灌这个字,用在我们女人身上,好不文雅,换个字,千千。再说跳舞俺还不会,不过如果被你带着,还是幸福的。”说完她们相视笑了笑。  
千千仿佛很清醒的对清辉说:“醉了还那么清醒,不行你没醉,继续喝。给你个大杯的。”  
清辉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也半开玩笑地说:“哈哈,不带这样的,千千。看来在你这里要翻船呐。”  
千千则一股无赖样:“我喝多了,我没说话吧,你嘛自己和自己说话?竞看嘴动,没没没——声音,在在再说一遍吧。”  
清辉看着也只有无奈的份了,嘴里应付着:“千千真会打酒官司,看来俺要拜下风了。”  
千千则说着不知道是清醒还是糊涂的话,只听她对清辉说:“我没跟你打官司,别找警察啊!”  
清辉半开玩笑的哄着她说:“多亏你说这一嘴,我差点按下110的键子了,好好。”  
千千用眼看了一下大厅说:“没有桌子,我到哪里去发酒疯了,你找找我在哪吧?”  
清辉听着这些胡话笑着说:“原来千千喝多了,就往桌子底下钻啊,这没有桌子,千千会到哪里去呢?”  
千千继续喝着酒,继续说着胡话:“你找吧,看看在哪里?快点,关键着呢,要不睡过去就晚了。”  
清辉:“等一会,我去买个手绢,用玩丢手绢的方法,就能找到你。”  
千千很不满意的说:“姐姐,你还记得手绢呢?一点没多。就让我喝了。没天理呀。”  
清辉又说:“哈哈,这不是和你一块喝酒喝的,才想起来用丢手绢的嘛。要不然也早忘了。”  
千千埋怨着说:“把人家灌多了,都不知道在哪了,你还有心情去买手绢,我迷路丢了,让我家老公去找你要人。”  
清辉一听这话马上接了句:“天呐,遇到个厉害的主儿。这来我家要人,可是不得了的事啊。”说完假装在原地打转的说:“千千,我的千千……我走了好远来找你,你在哪里快出来吧,要不你家老公会和我拼命的!”。  
千千一看有些不耐烦的说:“嘛这么嚷,人家不是在这吗,喝,接着喝吧,今我非把你灌多了不可。”  
清辉只得应付着说:“好,不吵嚷,别让别人听见。来,我给你再倒一杯,喝!”  
千千一转头的功夫发现清辉不见了就大声的喊了起来:“我喝完了,你接着喝。咦——清辉——清辉——哪去了?没劲,喝半截就跑了,还敢跟我喝,看下次逮到你不把你灌多了。”  
清辉听了赶忙又说了几句:“亲爱的,现在是光天化日。我还没喝好呢,千千,不许走啊,过来陪我。”  
千千看着清辉说:“你没看我都睡得不省人事了,还能叫醒是你的本事。也是醉话,都是疯语连篇。好久没这么开心了,有你真好!”  
清辉听了有些感动说:“我有的是办法,第一招捏你的人中,你会感觉到疼;第二招就是喊你再来杯酒,你会闻香而动;先试试这两个办法。”  
千千一听继续说着:“我睡……睡睡……继续睡睡……昏睡百年了。等着你造个醒酒汤再醒了。”  
清辉哄着她说:“众人皆醒,你独睡,难得。再反过来就是众人皆睡你独醒,不易啊。”  
千千看着这个被自己视为知己的女人说:“你呀,继续灌我,我就行不了了。”  
清辉则接着说:“继续,一杯接一杯,千千是不是喝上爱情这杯酒了,要不然怎么一喝就醉呢……人生这个谜,几人能猜对,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千千一听无奈的说:“哈哈哈……我呀,喝的是糊涂酒,马虎味,幼稚牌,白痴厂子出品,代言人燕语千千。你没喝过吧,不过你唱的还行,你站好唱,干嘛头朝下呀?”  
清辉看着她这个样子很心疼的说:“咯咯咯,千千你喝多了,看人都倒着了,我来扶着你的杨柳腰,喝吧,尽情的。”  
千千已经醉态百出了,听了这话继续说着:“我呀。老牛腰,先睡会儿,待会醒了咱们继续。”  
清辉把她扶到里间的床上说:“好,你睡吧,我给你放好枕头,铺好床,打开风扇,开的是小风。床着放着一瓶冰水,留着醒来喝。”  
千千好感动语无伦次的又开始说了:“我好幸福,怎舍得你叠被铺床啊,你也回家吧,你老公找我打架我可受不了。”  
清辉看着她笑着说:“我自由。没事。哪像你家老公,把你当宝贝似的。”  
千千此时已经开始犯困了,可还是不示弱的说:“自由分什么事吧?你给他去铺床吧。我可不敢劳您大驾。去吧,别管我了。我睡了。”  
清辉把她扶好说:“躺在床上没有,我给你擦擦汗,把衣服整理好,来,鞋子脱了,记得啊睡觉的时候手不要放在胸前,这样会做恶梦。枕头高不高,我给你再弄一下吗?高了会打呼噜。”  
千千看着清辉的样子说:“哎呦,你家老公多幸福呀,你那么贤惠,看到你这样他肯定会心疼的,快回去吧。”说完用力一推。  
此时,只听咣铛一声,千千被这个声音吓醒了,噌——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老公正从地上站起来,她问老公:“清辉呢?”  
老公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有些哭笑不得,可还是忍不住笑了,举起拳头对她说:“我——打死你得了。还清辉,她什么时候来咱家了?大晚上的发神经。”  
千千看着自己的老公的样子知道自己又做梦了,不好意思地说:“睡觉。”。  
时间如流水一般在指间流过,热爱文字的人始终无法摆脱他的魔力,在烟雨红尘被查封以后,那些老烟雨作者,尤其短篇版的作者们,仿佛失去了家园的孩子,一个个到处飘零着。但是烟雨情结却始终无法释怀。清辉当然也不例外,自从烟雨消失,她便回到了地方与他们当地的文学组织融为一体。  
在他们的盛京文学那里她做到了助理编辑,一段时间后那份难舍的烟雨情结再次影响到她,于是她决定在他们的文学世界里嵌入她自己的烟雨文学元素,就这样在去年的夏天她成立一个和烟雨作者有关的文学社团——烟雨旧事文学社。  
记得那是2015年6月14日,她组织了一些烟雨的故交终于把“烟雨旧事文学社”的大牌子挂到了盛京文学的麾下。  
此刻,那些曾经的文字爱好者,又聚到了一起,心里都有股说不出的激动。那股滋味儿,仿佛一个个走失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从那一天开始,只要进入盛京文学,就会看到一个方方正正的牌子上写着——烟雨旧事文学社。  
也是那天下午,清辉把所有的文友聚到一起,跟大家宣布:“烟雨旧事文学社正式成立了,下面我把大家的编辑岗位和大家说一遍,以后我们就按各自版块审核文字,哪里不清楚可以问我、女神、尚城……下面我把各位在社团的职务说一下。社长:月下的清辉也就是我。我们建了个群,群号:467543516,成立时间就是今天2015年6月14号儿。  
荣誉社长:烟雨琳静今天有事不能参加这个会议。她指了一下一个个子偏高、短发、大眼睛的女孩说这是我们的副社长:郑佳仪。还有一位就是轩程,今天也是有事不能来。接着她对着名单一一给大家做了介绍,这位是名誉社长:剑胆琴心。这几位是社团顾问:文清、NortheasternWolf、殊异、理野、寒江、耕石。这二位是助理社长:女神,晓庸。社团总编:尚城老师。还有几位执行社长:怕黑的狐狸。常务社长:一啸长歌、理性火焰。小说主编:流水宛延、绍庆。编辑:曾为枯叶。散文主编:六月飞雪。编辑:高冬梅、杨洋、君在北之北、梦依、元祯。现代诗歌主编:孟新龙。编辑:大漠长天、蓝儿、君在北之北。古诗主编:逍遥狼君、李东亚。编辑:胡锦飞。评论、影视文学、校园文学:燕语千千、六月飞雪、梦依。儿童文学,影视文学:绍庆。所有栏目编辑:南方阿飞。各位以后多多辛苦了,谁让我们都喜欢文字呢,以后的社团事务就靠各位了,在这里清辉谢过。接下来各位自己认识一下吧,我就不一一介绍了。”从这一天开始烟雨旧事编辑部也正式成立了。  
时间在流逝,烟雨旧事文学社团的编辑和投稿也步入正轨,每天的投稿和审核还算及时,清辉不止一次的告诉大家一般稿子不要超过二十四小时审核,特殊稿件除外。也许是新开的社团,编辑们对自己的审核程序不是很熟悉,也就不止一次的因为疏忽留下很多弊端。  
就在这一天的早晨,刚到上班时间就看到孟新龙手里拿着几份稿件走了出来。走到编辑部的正中心的位置,站住了说:“大家好,这是目前为止安检到的作品,请重新编辑修正。”  
接着他把三份稿子交给蓝儿,对她说:“蓝儿这篇正文里出现主题名,请删除!正文内容顶格。这一篇正文出现主题名和作者名,请删除。这篇是文中有主题名,请删除!”  
接着又来到燕语千千跟前对她说:“你这篇文后空白格过长,请消除!”  
接着对元祯说:“文后空白格过长,请消除!”  
最后又走到郑佳仪跟前说:“佳仪这个段落开头缩进过多。请重新编辑时全部左边对齐,不留空格。点击通过,系统会自动缩进。”转身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社长月下的清辉刚进门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看着大家对文字的忠诚鼓励的对大伙说:“咱们网站有上刊的机会。希望大家都上刊,都获奖,是我最高兴的最开心的。新龙,你怎么这么早?大火才刚来,你怎么就把这些整理出来了?”  
新龙和不好意思地说:“嗨,你们昨天下班,我要走的时候,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我们才刚开始,领导您的要求有那么严格,我怕明天稿件会多,就加了会班,把大家审核的稿子都看了一遍,也就发现那些毛病了,哈哈……今天没事了,一会儿我在休息吧。”  
清辉一听和感动的对大家说:“各位只要我们尽心尽力了。慢慢学,慢慢写。有一天一定能写得更好。那新龙你先休息会儿,又是我找你。”  
这时曾为枯叶边走进编辑部边略带埋怨的说:“这几天忙的像狗一样,昨天吧最后忙完一块吃个饭还喝多了,喝多也没事,钱包竟然丢了,这就是我的命吗?”  
郑佳仪一听,捋了一下她的本来就不长的头发,带着无奈的咬了一下头说:“钱包丢了?身份证卡也跟着丢了吧?骚年。你这样丢三落四,真的会被社会淘汰!”接着转过头对尚城说:“刘棣聚,你昨天的诗歌真的很古板,感觉你又老了十来岁。岁月不饶人啊。”此刻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对怕黑的狐狸开腔了:“狐狸,你就巴不得我们老是吧?”  
曾为枯叶戴着一副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说:“佳佳姐,我要露宿街头了。”  
素墨女神也很无奈地凑这热闹说:“我在针织中,天天织啊织的,一针一线的,如果变成字,该会写了十几万字的小说了吧!!我亏啊。”  
郑佳仪看了女神一眼很理解的说:“女神,我那会也最爱唧唧复唧唧,那个一织就感觉自己特别女人味。连说话,都特别轻盈,这会,连针织就得下很大决心,因为,一想到,就感觉一件毛衣的编织好艰难,好耗时啊。”  
这时已经有人把改好的稿子提交了,他们一看这阵势,里马放下嘴里讨论半截的话题,打开文那些文字,认真的看起来了,屋里顿时鸦雀无声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已经全部把自己手里的任务完成了,这事情会出现在大家面前很和蔼的说:“我们烟雨虽然只是一个小社团,现在大家做得我非常满意,和大家在一起也开心。为了写作,为了更多人能得到我们在文学路上的帮助与指点,都在坚持着。”  
时间在不经意间溜走了,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郑佳仪结束了一次外派任务。第二天大早就来到了就是文学社,走进离别不算太久的编辑部。一进门,看到一张张桌子上,熟悉的照片与文字,还有屋里陈设的一件件物品,仿佛自己离开很久。 
这时清辉进门了,一看到佳仪,仿佛也是好久未见似的,她一个热情的拥抱,对着佳仪一个劲儿的看了又看,过了几分钟,大伙都陆续进来了,清辉和关心的对大家说:”今天佳回来了,我们先说几句,晚半个小时工作。”接着转过身对佳仪说:“你来了就好,现在的时间,要是在那边是什么时间啊?”  
记忆也是用很热情的口气说:“中午呢”  
清辉一听很羡慕的说“你那太阳高照呀”  
佳仪则很激动的说“感觉:这里中国风好强劲,到处都是这个元素。”  
千千正好听到这句,便顺口插了句话说:“是,最炫民族风吧?”  
佳仪:“是。”  
千千又接着问:“看看这是什么风”  
佳仪继续耐心的回答着“伦敦的电子大屏打广东省的省广告呢,吓死。到处的广告位被中国人包了,强大的,重金包场”  
千千又自豪地问“接轨了,到处都被中国拯救的感觉吧?哈哈哈……做中国人自豪吧?骄傲吧?有气魄!”  
佳仪却一反常态说:“骄傲,一直哭呢。“  
清辉:”自豪啥呀,都是中国的钱,花到国外了。“  
佳仪:”吓死了,外国人都被震撼坏了。“  
千千又说:”花了才会赚,不打广告,谁知道我们这里,能赚会花才是本事,回来了,给我们传授一下,让我们也感受一些国际标准。“  
清辉听了也表示同意这个观点接着说:”也是不投资就不会有回报,佳,你在外面看到了大方向。“  
佳仪又带着不满的语气继续说道:”说,除了中东,中国人都是土豪。感受气了,酒店下午3点才让入住,上午11点就让你退,吓死,便宜被他们都占了。爱丁堡,世界图书节、艺术节双节呢!“  
清辉看着佳仪的神态又问:”那你们去哪里?“  
千千又凑这热闹说:”哈哈……教你一个秘诀,先学不生气,后学气死人,等他们到咱这的时候,你也给他们摆个谱。“  
佳仪:”我呀看了一下这里的变化,真的不小,11年去的时候中国餐厅才2.3家.现在雨后春笋30来家了。“  
理野听到这里,对大家说:”旧也叙完了,国际新闻也听了,下面我讲个笑话,听完大家开始工作。听着啊——以后呀谁养狗不要给狗狗取名叫哈哈,我家邻居有个老奶奶养了一条哈士奇,她以为哈开头就叫哈哈吧,结果今天她的狗丢了,老奶奶特着急就在小区四周找,到处喊狗的名字,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佳仪听了很不满意的说:”吓死,理野,你的笑点低了,以前你可不这样。你虚假坏了,还说不虚假,你邯郸学步。“  
理野立马解释说:”不过好在我还不虚假,这还值得自豪一下呀,佳仪好了,我们开始做事吧?“  
这时清辉扭头对刘欣说:”你的二十多首诗歌都处理好了,真不错,鼓励,赞一个。“  
时光荏苒,在大家对新的系统熟悉的时候已经到了2015深冬的季节了。这一天,那个叫逍遥狼君的编辑很开心的把一篇他自己编辑后的古诗词稿子发到了屏幕上,屏幕上显示的是那个批阅的过程。  
批语:问好醉清风,谢谢你完成了我出的题目,下面让我们一起欣赏这篇雅作。  
1、起句:雪冷惊残梦,山空别画斓。  
句式:212212  
起句作者开始就给读者一幅玉秀画卷,飞雪的深夜把我从梦中惊醒,望窗外山谷已是别样的冬季风采画卷。此处我很赞!  
2、承句:暗香依约绽娇颜。  
仄平平仄仄平平  
2212  
作者继续为读者介绍,哦,原来梅花已经依约而来绽放她的娇颜了,与山谷已是别样的冬季风采画卷相互应衬。  
3、尘世几番迷恋,何惧晚风寒。  
222221  
上片衬应句最精彩的画外音,作者引起了遐思,小女这般迷恋于红尘怎能怕寒冷的晚风?  
4、酒对幽幽月,身凭寂寂栏。  
221221  
下片:引起了作者一缕愁绪,索性披衣起床举杯酒对独孤的月儿,身体依斜在寂寞的栏杆对往事回忆起来。  
5、思来前事总成烟。  
仄平平仄仄平平  
这句是为三叠造出空间,作者经过往事的回想而后感叹往事总是如同一缕清烟—样而飘过,也是作者为下面如潮水的三叠作铺垫。  
6,三叠:倦了花期,倦了影单单,倦了一生虚幻,怎奈泪涟涟。  
第一叠:倦了花期,作者这时因回忆往事而感觉一切无所谓了,对梅花按约定的期限而来也感疲倦了。是什么原因让作者疲倦了呢?  
第二叠:倦了影单单,  
原来是作者寂寞袭上心头,望着单月孤栏,怎不寂寞感伤呢?  
第三叠:倦了一生虚幻,怎奈泪涟涟。  
作者感伤的是怕虚幻了这美好的一生而引玉珠垂落。  
7、总结:作者文笔颇有大唐风韵,对句无误。唯一不足处再应衬处:尘世几番迷恋,和惧晚风寒。倦了花影单单一生虚幻,怎奈泪涟。少了火的独特(欢、悲)互衬。以上点评如有不妥望友们斧正才点评完,与友分享  
社长月下的清辉看完给大家使了个眼色打趣儿的问:”这是在哪个国家点评的?是我们的吗?你好大气呀,从啥时候开始的呢“  
逍遥狼君有些得意地说:”我点评的,不是,是我师妹,早就开始的。“  
清辉又接着和大家使了个眼色,还是故意打趣儿的对这个老朋友说地说:”你有多少个好妹妹,狼?“说完再也憋不住了,卟哧一声笑出了声。大伙一看这阵势,也都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唯独那个叫逍遥狼君的很严肃且一本正经的说:”师门规定:考官要写点评文,你觉点评文怎样?“  
正在大家听逍遥郎君说着的时候,大漠长天扭头对大伙儿说:“我的微信弄好了,现在已经能推我们社团的作品了,今天刚弄完新诗微信版,给我把把关,看一下。”接着把作品发到了屏幕上,只见图片是一个女子用一只手持雨伞,另一只手再接滑落的雨丝,诗文的内容写到。  
《盛京文学网绝品·沉睡在雪花飞舞的夜》  
2016-01-19作者:怕黑的狐狸  
沉睡在雪花飞舞的夜  
一阕江南曲,荡漾  
季节的涟漪  
有寻梦人自远方  
款款而来  
携五月的阳光,落英  
缤纷着岁月的色彩  
马蹄声起  
正义的剑闪烁光芒  
那些逝去的灵魂,奔向  
剑指的方向  
沸腾的血液冲击着麻木的神躯  
一个身影在将腐的骨骸中站起  
生动鲜活  
于是,我从冬天里醒来  
试图记录你朦胧中的清晰  
却不小心触碰入一场纠葛  
这是关于春天的故事  
从一颗小草的萌芽开始  
止于最后一片叶子的飘落  
不,还远未停止  
我把梦遗失在一场雨里  
今夜  
那场雨以雪的形式,覆盖  
流年中的那些隐痛  
时间的沙漏  
在光影里思索着荒谬以及真理  
有没有一首歌曲  
可以归隐我的忧伤  
【2016年1月17日】  
大家一看到如此的文字作品能在微信里显示,都很兴奋,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微信力量是不可以小觑的。尤其当下最后的一个现代诗作家余秀华就是被微信和网络推出来的红遍全国的诗人,这也成了这些写作者和编辑们最想看到的事情,他们每天都在期待下一个更加精彩的写作者的传奇,更希望这里面能有他们自己活自己发现的作者。那是该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呀。  
大伙好像正要说什么,却又听到大漠长天开口说:“清辉,尚城,狐狸,我制作这个时候,是按照如果诗歌不是非常长,都是两部作品编辑成一次素材,这样,大家都能多读到。如果诗歌长的,我就单独制作一帧了,希望大家别挑我啊!”  
月下的清辉看着这些可爱的助手,一个个都那么尽责,口气充满无限感激略带埋怨的说地说:“你就长了一颗多想的心。”  
大漠长天一听,笑着对月下的清辉说:“哈哈……周三晚上制作清辉的一篇诗歌。清辉,把你满意的一篇告诉我啊!我是被政治斗争闹怕了。”  
清辉更加感动了,眼睛也有些湿润了,充满感激地说:“大漠,你咋这么好啊,先制作别人的吧,先给你自己制作一个,也做到咱们社团的微信里。”  
大漠长天看着面前这个对下属很关心的领导说:“没事儿的,我自己的我都制作在我自己的微信号里了,好的,我的最后。我先把大家的制作完,下步准备制作程老师,你的,还有周驰的。这是本周计划。”  
这时清辉听到手机的音乐响了,他转过身向比较安静的地方走了几步,又过一会儿她径直朝门外走去,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她又反了回来,知识与出去时不同,她手里多了几本杂志,接着她又感动地对大家说:“下面我宣布好消息,咱们网站副主编庞滟给做的这几个刊物,都是和杂志部主任谈好了的,咱社团一天所有栏目加一起20~30篇文章。解决这些稿件是非常轻松的事情。都是彻底落实了之后,才公布出来的。目前沈阳只有这两家内刊有稿费,其它内刊都是没有稿费的。大家都要支持新龙的工作,这也是对我们社团负责。人家东方社团成立我那天抽检,一篇错误的也没有。所以我们在审稿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一些细节。  
昨天还有一个只在我们烟雨呆了不长时间,前天偶然在盛京群里问问题,我告诉了他,他就过来单独感谢我,然后看到我网名就问我是不是烟雨的清辉,我说是,他说他也在烟雨里,一会加他进群。另外还有2人,我刚来盛京,也是偶然看到的,以前也是烟雨人,我上班加进来。大家一起努力,每天进一次后台或是二天进一次。”  
此刻已是月色初起,旧事里的编辑们在一个个的对视中仿佛看出了彼此对文字的执着与热情,脸上都出现了一丝浅浅的笑,这些是在那些不懂的人的世界里根本不会被注意到的,更不易觉察的幸福。  
他们一起走出了这个不算大的编辑部,到了门外才看到天空一飘飘洒洒的飘起了片片雪花,像一个个精灵雀跃着扑向他们每个人的怀抱,在这样的夜幕降临的时刻,在这些精灵的舞动中,他们仿佛看到一个个新年的祝福从天而降,彼此道别后各自向自回家的方向走去。  

 

【编者按】千千把网络上的事搬上小说,仿佛把剧本搬上银幕,使我们的交往更鲜活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写出我们的工作状态,我们那浓浓的情谊,好费心的整理,好浪漫的演绎,直叫人想念我们这个大集体,啥时真能聚一聚!【烟雨编辑:理性火焰】
上一篇:如果爱情有来生,我还要我们相爱
下一篇:造访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6/1/30 11:47:03
你是一个很用心也是很有心得创作者。问候
    2016/1/31 12:14:15
谢谢老师的支持鼓励,敬茶!
    2016/1/28 22:20:57
老安,最近好象没以前那么勤快了。
    2016/1/30 9:17:12
哈哈……我在学习自己不会的东西,以前想冲锋枪一样,忽略了很多应该具备的元素,现在在补充。谢谢垂询。敬茶!
    2016/1/27 9:39:41
佳作悦读,祝福午安!
    2016/1/27 11:10:01
欢迎光临,感谢支持鼓励,敬茶!
    2016/1/26 16:43:08
千千这个,可以拍成微电影了,亲爱的,写得这么好,真是太棒了。
    2016/1/26 17:42:19
以后有时间我把它改成微剧本吧,也许会更合适。哈哈……
    2016/1/27 9:38:02
支持,支持,确实可以拍成微电影,烟雨编辑部,我们自己的故事,O(∩_∩)O哈哈哈~
    2016/1/27 11:10:41
我有时间一定改写,目前还在学习中,谢谢支持鼓励,敬茶!
    2016/1/26 14:58:50
感谢烟雨的编辑们!问候清辉姐!赞!
    2016/1/26 16:43:28
欣欣,么么哒
    2016/1/26 17:43:05
感谢你还有大家的付出,感谢这里的每一个人对文字的热爱,祝福你!
    2016/1/26 17:43:20
哈哈……敬茶!
    2016/1/31 9:50:21
清辉姐,早安,开心,幸福!!
    2016/1/31 9:51:37
彦安姐,早安,开心,幸福!!
    2016/2/15 12:56:25
祝福春安!敬茶!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2067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