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22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圈套
日期:2019-07-1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于蓝
点击:284

初春,像个不定性的孩子,忽冷忽热的天气变幻无常。不知道是什么朝代划定的二十四节气,有时候与我们这个地区的实际气温很不相符。虽然不准确,但人们都习以为常了!你像那句七九河开,河没开。八九燕来,燕没来的谚语。说的就是这个意思。现在真要是出现哪位高人纠错,恐怕现代人都很难接受。实际上,也不是节气划定上出了问题,而是中国国土面积太大了!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造成各地区的气候千差万别。据说,当时划定节气是以中原为目标。看来,我们的祖先还是英明的!幅员辽阔的大中国,以中心为依据做出大框架,以至于细节上的差别,各地区自己掌握,这么做根本没有没错。

初春,也是我们东北人住楼房最难熬的时候。从四月一日开始的刚停气,经过了暖乎乎的一个冬天,五个月接近半年的时间,刚一停气,让室内温度骤降,冷飕飕的屋子,摸哪都冰凉。特别是一楼,平时就比其他楼层温度相差好几度,这一停气,再加上光照不好,让人感觉润良润良的,真是难熬。这样一来,让人享受满意的今冬供暖带来的好心情,一下子被降到了冰点。

我们这个小区,从供暖公司接手以后,开始那几年,烧的很好,受到了用户的好评。年头一多了,方方面面都混个脸熟了以后,再加上那几年燃煤直劲涨价,老板就耍起了小聪明,在偷工减料上做起了文章。因供暖不好。每年一到供暖时,不抗冻的老头老太太上访找政府部门的,打投诉电话的,每年冬天都得发生多少次。可因老板后台硬,养成了老戚恒修的性格,你们爱找谁就找谁,我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小区人送他外号叫“气死人”“气死人”你看他多烧点媒舍不得,干别的花钱象流水。请客送礼慷慨大方,交朋好友眼光独到滴水不漏。因总爱偷工减料,最近这几年供暖一直不达标。小区户主找一找,上层领导追一追,他就好好烧些日子,过一段时间,就又舍不得用煤了!让我们小区的供热不达标的情况,反反复复,周而复始。

时间一长,每年一到冬天,小区里就组织一个“上访团”。几个天不怕地不怕,无论是说对,还是说错,谁都拿当老小孩来看待的七十岁老头,八十岁老太太经常地与这个“气死人”打擦边球。没事干的闲老头闲老太太们,有的是时间,陪谁都赔得起。你来我往,一直打到三月末,供暖停止。今年这一盘棋算是结束了!明年准备再战。有一个老头气愤地说:“俺们这个小区,要是不用“气死人”供暖,我要放一夜鞭炮。”

一个老太太接茬:“现在是讲法治的时候,今年他要是再糊弄俺们,俺们就去告他。上法院去告,下边告不赢,就上中法高法,我不信,就没有管他的地方了吗?”

还没等去告“气死人”呢,听说今年上边有个要求,无论哪个供暖公司,一旦供暖不达标,群众不满意受到投诉屡教不改的,一旦情况属实,无论是老大还是老二,哪怕是天王老子呢,轻者罚款,屡教不改的就不用他。这回政府部门把用不用他的权力,交给了户主。

听说,这个供暖公司因供暖不达标出名,被罚了多少万。“气死人”害怕了。政府部门动真格的了,现在他不光是心痛钱,让他赚不赚钱的决定权,政府部门要交给用户行使,这一下子让他更着急了!整个一冬天,“上访团”闲起来了!用电话投诉的也没发生。虽然到三月的时候,天气暖和了,气温高的时候,他就不填煤。气温低的时候,他就加点火。用户还是讲理的,既然冻不着,少烧点就少烧点吧!既节省了能源,也少污染了环境。

我们这个地区,去年整个一个冬天,就下一场中雪,算是个暖冬。可天气好比是一个最不听话又非常调皮捣蛋的孩子,让他这么做,他偏那么干。盼雪不来,盼雨不下,该冷不冷,该暖和的时候,他却来个倒春寒。春分都过了,清明都到了,气温还是上不来。

因停气,原来暖乎乎的屋子,现在变得冷飕飕,寒气刷脸,摸哪哪冰凉。冷不丁的这么一热一冷,让年近古稀的我很是受不了,一下子就感冒了。无论在什么场合,清鼻涕像粉条一样长流不断,你看干别的力气不行了!可打起喷嚏来个个象响雷,咣咣的,一个接一个的打,把肠子敦的生疼。小猫小狗见我发愣,在场的孩子,拽着母亲非要离开,说:听了我打的喷嚏害怕,见了我的鼻涕闲恶心。虽然孩子妈妈感到不好意思,但小皇帝小公主的一声令下,母亲绝不敢违抗圣命,连忙解围的说:“现在的孩子才格眼呢!不管多大都没老没少的。”

实际上这位母亲是多心了,孩子的举动我根本也没当回事。最近几年,耳聋打岔,眼花认错人,拿东忘西,不争气的身体让我总是当众出丑,自己已经习惯了!以至于其他人的感官,已经没有能力顾及了!谁爱怎么看就怎么看,愿意看就看两眼,不愿意看也不挑理,随他便去。借此机会,只能说声:“亲爱的观众,到了无能为力身不由己的时候了,总让你们的感官不舒服,只能说声,实在对不起了!”

可能是年龄大了的原因,已经没有了抗性,不两天的工夫,把我折腾的浑身难受,头重脚轻,血压也不稳了!因以前身体不好,曾经得过冠心病脑梗赛,经常住院。这次感冒不得不让我胆战心惊,害怕它象钩死鬼似的,再把老毛病引出来。我自己受罪或者是死亡倒无所谓,一旦给孩子们添乱,确实让人受不了。因为,外孙女是高三的学生,还有两个多月就要考大学了!正是冲刺阶段,要是因为我的原因,耽误了孩子的学业,有关孩子前途的大事,一旦被我给耽误了,让不是怎么爱学习的外孙女找到了借口,抓住了替罪羊,那我真的就罪该万死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年代开始?上高三的学生,虽然新校区盖完不几年,新校区环境优美,新校舍整洁宽敞,食堂伙食丰富,可孩子们花着钱不住校。很多学生都在校区周边租房让家长陪着住。由此产生了高房价的学期房,在谁也没闹着便宜的情况下,却让地产商锦上添花。预料之外无形之中,不用领情,不用道谢的又多赚了好大一笔。真是越肥越添膘啊!这钱也势力,象布鸽一样,都爱往亮处飞。

女儿正在外地陪读,早上六点坐车回家干活,赚钱供孩子念书。晚上四点左右再坐车返回去陪读,每天往返一百多里路,可怜天下父母心呦!对她们的付出,也不知道孩子们理解不理解?晚上十点去学校接孩子,回来还得给孩子弄点夜宵。早上四点多钟起来做饭,五点半送孩子到校。已经接近一年的陪读,把原来光鲜亮丽,爱整洁要面子的女儿,累的丢盔卸甲,衣服开绽了,顾不上缝。唇也不抹了,眉也不描了,眼窝确青,一脸的倦态,掉了十多斤的分量,让我这个做母亲的心都痛。难怪我劝女儿趁着好年龄,赶快生二胎,女儿说什么也不干。女儿说:“再生一个就得累死,除非你能给带。”

一听女儿的话,我只好哑言。因为我自己有时候都顾不过来自己,今天腰疼,明天腿疼,不是犯了心脏病,再不就血压不稳,猫一天狗一天的,也算是勉强维持,哪还有能力给女儿带孩子呀!我也明白,女儿为了打消我“”她生二胎的念头,只能挑赶劲的说,省着我死不悔改,总爱车轱辘话翻来覆去的总提。

因为上面那些原因,我只能来个小病大治,由原来的感冒发烧等小毛病,只能去药房或者医务所买点药,再多喝几杯热水,挺一挺就过去了!可现在是关键时刻,非常时期,自己用药怕耽误事,去大医院一通化验检查等费用太高,难以承受。认为到社区医院是我最好的选择。不大不小,不远不近,还没有大仪器来扫荡我的身体,掠夺俺的腰包,非常适合我们这样年令段,并没有大毛病的人就医。

可能是要临近中午了,小医院算我就两名患者,那名患者是个又高又壮的男青年。小男青年右手手指缠着白纱布,看上去是硬伤,可能是来换药的。也不知道小男青年是高风亮节呢?还是看到又流鼻涕,又打喷嚏站在他身后的我,让小伙子不舒服。小伙子不冷不热地说:“你先挂号吧。”说完,那个小男青年做到离我有好几米远的凳子上去了。

我花了三元钱挂号,收银员告诉我到内科。内科诊室里做着一位六十左右岁的女医生,看上去又瘦又小,在当今胖人多的时代,让她显得很是精致。女医生靠在凳子上与人通电话,听话因,好像是一位患者在打听怎么用药的事。我的进来,女医生就好像没看到,还非常细致的告诉对方,什么时候吃药,吃多大量等等------

我坐在女医生的对面,把兜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就往下脱大衣,伸出胳膊做好让女医生量血压的准备。因为这是老龄化社会,先量血压是现代医生看病的最先步骤。作为一个十多年的老病号,早已经熟套了!耍小聪明的想:不用你告诉,我早早做好准备,尽量让你满意,你只要认认真真的给我看病就行。

可事与愿违,不是什么人都爱吃你那一套的,天底下就有你给人家下跪磕头,还被人家给卷了牙巴子的事。让我的胳膊冻了老半天,女医生才打完电话。她放下电话后对我说:“我去趟卫生间,马上就回来。”自古以来,权力再大,可以管天管地,可谁都没有权利管拉屎撒尿。虽然有我这个“上帝”坐在这里等女医生看病,也眼看着女医生起身去了便所,还是一句怨言没敢有。因为女医生办的是天底下谁也管不了的“大事”。

本来就感冒,再经过脱衣裳,我的大鼻涕淌的更欢了!喷嚏一声接一声的打。当着医生的面出丑,让我害羞极了!急急忙忙跑到走廊,痛痛快快地一连打了好几个大喷嚏,感到很舒服。随后用纸巾擦擦鼻子,到洗手间洗洗手,回来重新做到女医生面前。可能是我的一副狼狈相,也让医生感觉好笑,她笑着问我:“感冒了?”

我说:“嗯,浑身不好受,血压也不稳,还感觉头重脚轻。”

听了我的话女医生拿起血压仪,开始给我量血压。量完以后,女医生告诉我,高压143,低压80,血压不算太高,做个XT吧,看看脑袋还有其他什么问题没有?

一听又让我做XT,我有些着急了,对医生说:“头春节因血压突然升高,在沈阳一院做过XT,这才多长时间那?又让我做XT,花钱不说,接连让我高辐射也受不了啊!我没有大病,你就给我开点药得了!”

女医生:“不查清病情,俺不能给你乱开药,脑袋随时随地都会有变化,你还是做个XT吧!完了才能给你开药呢!”

听了医生的话,一着急,我那该死的鼻涕又开始流了下来,鼻涕一流,喷嚏就来助阵,又一通的折腾,虽然已经不能赚钱的我,花点钱就会让我心疼胆疼。虽然对社区这么小的医院还进行XT检查,感到不理解。但还是乖乖地钻进了女医生给设的“圈套”,交了款做了XT。检查结果,脑袋没有问题。女医生给我开了一盒感冒药,回家吃两天就好了!可我却花了好几大百。现在一想起来,心还在疼呢!

【编者按】构思巧妙的佳作,一读难忘。亲切的口吻,如邻家姐妹娓娓道来,沉稳的笔锋,让整篇故事一气呵成,毫无做作之感。品读佳作,赏心悦目。【沈北风编辑:李铭】
上一篇:【古莲同题】初夏之恋
下一篇:【沈北作协杯】练摊 八十五 不邀自请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18271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