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22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冷先生——《白鹿原》人物分析
日期:2019-06-20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路威
点击:337

《白鹿原》这部小说中残酷和冷血的人物和情节有多重场景,而其中让人神经和心理最受刺激和震撼的当有两处。一个是冷先生毒杀亲生女。另一个是鹿三血忍亲儿媳。这两个亲亲相恨相杀的情节,通过这部著作向我们提供和揭示了败坏、残破、疯狂、扭曲、变态社会生态的范本。封建礼教,道德,伦理,该怎样残忍和嗜血,社会俗常发展成为亲人相杀相恨的反常制序和正常生活无法共存的至暗时日。在这种反常的反人性的社会制序下,人类正当的爱欲被视为罪恶,是万恶之首。于是,在此等恶面前,亲情被撂置一边,甚至连动物本能的护子行为都没有,一律格杀勿论。亲人成了仇敌,父亲下药毒死自己女儿,公爹举起屠刀刺向自己儿媳。小说中一再标榜的所谓仁义白鹿村竟然如此。此等仁义究竟仁在哪里义在何处!

分析冷先生这个人物,值得人们深思。人类社会父亲毒杀亲生女的恶性事件,无论何时都是令人发指的。那么,冷先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一、他是一位好父亲

小说没有铺垫冷先生怎样尽心把两个女儿养大等锁碎情节,起笔从两个女儿找婆家开始。女儿的终身大事是作父亲深思熟虑的重大事情。在分析白鹿原上总体情势,针对自家身份、地位,掂量再三,更考虑未来在原上的生存和发展内心便有了女儿的理想归宿。以其一方乡医的特殊身份,在原上无论贫穷富贵,都有求于已。论财富,大半生行医所得积蓄也相当可观。若论原上人家,财富和权力综合条件的理想人家,自然非白、鹿两户莫属。而自家财富虽不及两家大户。但家业殷实,不输别人。在地位上无官无爵、族长、乡约之名,但有医术,有德行、有名望的乡医,实属这原上的无冕之王。因此,女儿嫁给原上白鹿两家实在很合适,再没有像这样美好的配对了。冷先生为自己的如意打算感到非常兴奋,他经营大半生,终于到了能实现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到最显赫,最富有,最体面人家理想的时刻。有鉴于天时地利符合人愿,冷先生才敢设想把两个千金分别嫁给白家和鹿家。他心中暗喜这样的亲缘一旦结成,两个女儿便有了幸福的保证,他冷家今后在这原上,无论怎样,都将顺风顺水,永立不败之地。一心想要攀上“村干部”的冷先生考虑可为用心良苦。下面来看书中描写:

“冷先生十分满意两个女儿终身大事的安顿。他不是瞅中白鹿两家的财产,白鹿原上就家当来说,无论白家,无论鹿家,都算不上大富大财东;他喜欢他们的儿子,也崇敬他们的家道德行,都是正正经经的庄稼人;更重要的是出于他在白鹿镇行医久远之计,无论鹿家,无论白家,要是得罪任何一家,他都难得在这个镇子上立足”(小说不在手头,只好从电子版摘录)

冷先生的考量是有道理的,族长与乡约的身份就像现在农村里的头目村干部,是土皇上。在其地盘上往往一手遮天,独行乡里。通过婚姻,把自己与权势,财富,名望连接起来。往往是最完美的理想和目标。世上大多人都试图实现在这样的美好结局。冷先生是一位好父亲,为女儿未来可谓操尽心思。

 

二、是一位好乡医

冷先生行医,大致可以悬壶济世来形容。他不欺人,富者来恭敬;贫者病亦尽心医治。可谓一个有医德的好医生。冷先生在白鹿原治过几乎所有人的病,获得无比的尊重,挣足了一个乡医的脸面。对病人一视同仁,基本上做到童叟无欺。他有医术,有仁义,有家财。几十年在原上混得很不错。这也是他能够为两个女儿攀上白鹿两家的姻缘的关键所在。他活得体面,活得如意,活得富裕幸福。然而生活并未如他想像那样向着继续美好和更加美妙的理想和安排发展。一切竟然因为完全美好的愿望和设计,变成相反的结果。大女儿在鹿家做了活寡。过起连穷人家女儿都赶不上的日子。故事结局,冷先生从一个体面的人,一个仁义的人,成为一个杀人犯。

在其杀害女儿之前,再让我们看看这个好父亲是怎样关切和为女儿不顾一切的。

 

三、为女幸福不怕散尽家财

冷先生对女儿的爱,超越金钱。只要女儿好,他失去再多的金钱都无所谓。从其表现看,没有嫁出去女,泼出去水的思想。因此,也才有了后来拉上一车金赎救女婿的壮举。小说中,冷先生重金买通当时的权力人物田福贤。以期实现以钱换人的目的。这一过程并非只要花钱那么简单。还向大家展示了冷先生的智谋和胆略。冷先生的女婿鹿兆鹏被官府抓获判定死刑,冷先生用计以田福贤之妻生病为由将其骗出来,一干人坐在伪装成草药用麻袋装满财货的车上。之后对田福贤一半恳求,一半胁迫说出以瞒天过海,冒险以他人顶替搭救女婿的要求。而认定只有田可以办到。事情结局最终真的成功救出女婿兆鹏。冷先生只生两女,膝下无儿。因此,女儿就是他的后半生指望和一切。嫁出去的女,并非泼出去不管。施救过程不但要胆量大,还要计谋得当。乞求,迫,引诱各种手段都用上了。旧时乡村里的人情世故与权势利益等复杂关系,被冷先生运用得炉火纯青。当然,风险极大。因为万一田福贤不从,不给这个面子,那一切都泡汤。不过,冷先生用计骗出田,在其完全无准备时候,将其带入圈套里边。这时的田,不答应便得罪原上半边天鹿家,原上最有威望的乡医冷先生。而田在此时孤身一人,如果不答应,也怕对方急起来,一旦冲动对自己不利。当时就这样违心地答应下来。而在其脱离冷先生后,田仍然有作主推翻原先承诺可能,然而,他恰恰没这么做。可见,冷先生运用原上宗族、权力、人情复杂关系以及自己的决心态度等综合因素,达到了从死囚中换出女婿的目的。

在这一事件过程中,冷先生有胆量,有智谋,有大义,有担当。不畏权势,虽似孤注一掷,但其不以蛮力拙功硬碰硬。施计过程暗藏不怕一死的拼命意念,令对方胆弱。以田福贤的精灵和聪明的脑子,面对一个展现出豁出命来救亲人的一方,这种不要命的劲头儿,田不得不防。因此,此时此刻的田福贤是必须先答应下来方为上策。至于后来的事可以另作斟酌,这就让事情成了一半,而其以金相酬算是慷慨与知情,表明真心。同时,又以同为原上乡亲的人情关系拢络感情,使得田福贤既事先怕了几分,继而又在其情感攻势下,心下动了几分恻隐。何况一大车的财货堆到面前。这就使得田福贤这个人情做不做也得做。事实证明,这一招真灵。兆鹏的命就此保住。冷先生女儿的未来和生计又有了依靠。冷先生成功了。

 

四、为了脸皮终于毒杀女儿

通过解救女婿一事,冷先生爱女护女慈父形象向大家展示了天下父母心的可亲可敬。冷先生所为代表了所有作父母共同表现,他们内心只有儿女,以子女命运和幸福为人生追求。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不惜为女儿牺牲重金,不怕冒天大风险从死神手中夺回女婿生命的好父亲,到后来,女儿患上“淫疯病”竟然亲下**毒死女儿。我们不知道冷先生下药时候,内心该是怎样的想法和感受。常言说虎毒不食子,动物界再凶残的种类,都同样护饲自己的子犊,何况人!因此,可以想象冷先生下决心毒死自己女儿,他的内心该经历怎样残酷斗争和痛苦挣扎。冷先生并不想让女儿死,因此,他第一次给女儿下药,吃下去,还仅仅是话少 ”后来的药便要了女儿的命。“冷先生依然不动声色,交给鹿子霖一包药。这服药灌下去以后,儿媳睡醒来就哑了,只见张嘴却不出一丝声音。鹿子霖皱皱眉沉吟着问:“这服药大概底子下得太重了?”鹿贺氏白眨白眨着眼说:“药轻不治病!”鹿子霖觉得女人根本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依然沉吟着说:“只有冷大哥才敢下这样重的药底子!”

儿媳不再喊叫,不再疯张,不再纺线织布,连扫院做饭也不干,三天两天不进一口饭食,只是爬到水缸前用瓢舀凉水喝,随后日见消瘦,形同一桩骷髅,冬至交九那天夜里死在炕上。左邻右舍的女人们在给死者脱净衣服换穿寿衣的时候,闻到一股恶臭,发现她的下身糜烂不堪,脓血浸流……” (摘自电子版)。

淫疯病女儿死后,虽没有具体描写亲手杀死女儿的父亲是什么表现。作者似乎不再关心这个亲手杀死女儿父亲的情况。但读者是再也无法平复心中被这父杀女情节的震惊与骇然。难以理解一个那么爱着女儿的父亲竟然会下手杀女。是什么力量促使他作出如此惊天地,反伦常行为呢!是什么东西能够把一个爱女之父到下手杀女的地步呢!是谁在推动冷先生这个治病救人的乡下郎中要人命害死女儿呢!昔日悬壶济世的良医,今日杀人夺命凶手。这一切就在于冷先生女儿想自己的男人想疯了。想可以,想而得不到则应该忍受。而忍受不住竟然发起疯来,将思夫怀春渴望性生活的内心都表达出来,这就犯了死罪。原上最不能宽容这种“罪恶”。田小娥是淫妇,所以该死。孝文媳妇管不住夜夜和自己交欢的男人,罪大恶极而被祖母怒骂。原上只要犯了个淫字,那就该死。

然而,作为医生的冷先生,是完全懂得女儿花季里与人成婚,但却成了常年独守空房的活寡妇。女人出于正常的需要,心中思念自己的男人,是完全健康自然的表现。即使后来因相思无果而失常生病,也完全不怪女儿。女儿什么错都没有,唯独没有得到她所应该得到的她作为一个女人生一个娃的最低的理想目标和愿望。在苦苦的相思与毫无希望的盼望等待全无结果后,她终于疯了。这一疯不得了。一个疯子完全没有了传统道德戒律的束缚与限制。于是她把自已内心对于丈夫思念不得而生出许多性欲望的杂乱念头,想法都统统一股脑向他人说出来。这一说不得了。立刻引起白鹿原全体人员的共愤和惊骇。可了不得,这个女人竟然什么不要脸的念头都有,什么伦理,道德都不惧怕。连她的公爹,小叔子甚至只要是男人都在她人渴望之中。虽然疯了,但疯得伤风害俗。而这正是原上所不能答应和相容的。至于为什么疯,谁把她弄疯的。这些都不重要,关键问题是她竟然会因为想男人而发疯。所以,被原上所有人不耻、唾弃。她每日声声出口的与性相关的语句,原上人听来都如被当众扒了裤子一样耻辱羞愤。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心中引发异样的兴奋。于是,怎样才可以堵上疯子的嘴,便成为原上所有人想要看到的结果。而要做到封住一个疯子的嘴,要她成为哑巴。如果成为哑巴仍然不能控制住她的疯狂的欲念,那就只有让她死掉最好。

眼看女儿成为疯子,而这个疯女儿的嘴说出的话任何正常人都无法接受并制止。这样一来,原上的人脸丢尽了,冷先生有这样的女儿脸更是丢尽了。正是在这样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作为父亲的冷先生,才最终决心对亲生女儿痛下杀手。虽然作为医生不能不明白一个正常的少女思春是多么自然合情合理;而作为女人思念丈夫又该多么天经地义,而思之不得不幸患病又是多么不幸和悲哀;谁人都知道婚姻大事,男女交合更是人生道理,动物尚且知道求偶生产,人也性也人性也。但作为父亲和医生的冷先生对这些道理却不能说得出口,更不能为女儿辩解和开脱。冷先生和原上所有人一样,要存天理,灭人欲。对于女人失节之大更看得比谁都懂。无疑女儿的各种表现,让这个懂得诗书礼仪的冷先生做出大义灭亲的壮举,狠下心来下毒让女儿喝下去。了结了这个青春女性短暂的生命,杀死了这个让自己丢尽颜面的精神错乱,口出乱语的疯子女儿。

冷先生先前为女儿幸福,从出嫁选择人家的精明计算和细心安排,并成功将两个女儿分别嫁到白、鹿两家,实现与原上最有势力人家结姻缘的目的,为其女儿的前途及家庭的兴旺和发达做出了宏伟的计划。而后,不惜冒生命危险搭救女婿兆鹏,采取偷梁换柱办法,成功救出女婿。并不惜搭上一车的钱财。其舍财慷慨不可谓之不大义;甘冒那么大风险设计骗出田福贤并使之按照自己意愿行事,不可谓不谋略得当,智勇双全。

在经历了这些风风雨雨后,女儿命运非但没有改善,女婿兆鹏始终不与女儿同房,并且搞起革命,连个影子都见不到。自家女儿嫁过去就成了活寡妇,日月煎熬没有出头之日。冷先生内心是无比忧愁的。为此,他曾不止一次以种种办法,尽量不伤害亲家的情况下表达过他的苦恼和期盼。为此,作为自己不孝长子兆鹏父亲的鹿子霖更是非常惭愧和无奈,在自己亲家冷先生面前感到无地自容。内心对不起人家,最开始时还敢一个巴掌打过去教训儿子,后来自是不敢打。而连个儿子影子摸不到,打也打不着。让冷先生女儿嫁过来守活寡。鹿子霖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冷先生下手毒杀女儿时内心自然痛苦,但其做出不得不杀的决定后,杀的理由便成为主导。

亲手杀死自己女儿,竟然这样冷酷无情,根本而言,是社会迫。女儿患淫疯病的各种表现,是白鹿原这个以仁义为尚的生态所不能共生的。她犯了最不该犯的天条和御律。原上的人活得是一张脸。一张符合封建道德标准的脸皮。谁破坏了它,谁就没有活路。冷先生有了患上淫疯病的女儿,那是让原上所有人没脸见人的事。如不果断除之,那么,原上就一刻也得不到安宁。因此,女儿虽是病了,作为医生的父亲也比谁都懂得和明白女儿的病实在有情可原,本不该死,但这位医生父亲无奈。虽然先前他可以出钱,冒险偷梁换柱成功解救女婿,但女儿今天的病,是比女婿当初冲犯政府的死罪还要重,并且没有救活的可能。这一次无论是他的医术和智慧还有胆略统统无济于事。他选择了把女儿毒死。这一次我们看到了冷先生的头脑,手脚完全被无形的东西死死捆住,唯有听凭原上人意愿,将“不知羞耻,想男人想疯了”的女儿处死。这个冷先生的姓氏,这个冷字真是名符其实,如不冷血,怎会毒杀亲女;如不冷酷,怎会下此凶手;如不冷漠,怎会于平静中杀人!冷先生是罪人。即使他自己因为还了原上一个清静而良心谴责有所平抑,但被压抑但没有灭绝的人性,一定会不时以各种形式涌出,进而以不同方式袭扰或许安静下来的冷先生。会让他不得清净。相信,他的良心并未泯灭,他的心理素质极好,虽不致如鹿三那样经不起内心挣扎而痴疯,但或许会以另一个鹿三的形象在生活中演绎。活得苦的人,其心自知。

 

五、冷先生的恶狠和冷漠

冷先生知道错不在女儿,女儿所以会疯掉,只能怪遇上这个不听父母之命的女婿。可这又怎么能全怪他这个做父亲的呢,原上所有人家儿女婚姻大事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自己为女儿选上这么好的人家,怎么有错呢。换上别人,谁都会像他这样做的。因此,无论内心怎样苦痛和不解,冷先生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而女儿的命不好,或许只有怪命运吧。当女儿终于经不住守活寡的生活而发起疯来时,冷先生是遵循女儿的命运最终下了狠手,毒杀了亲生女。我想他内心里应当这样安慰自己吧。他或许在想:女儿呀,谁让你命不好,谁让你遇上一个不听父母之命的女婿呢!而谁又让你守不住寂寞竟然疯起来,并且口出污言秽语,大不道德。违背妇道,丢尽脸面。既然你成了这个样子,那么,父亲只有让你一死。

冷先生的内心,作品中没有仔细描写。杀死女儿后也没有通过什么途径有所表述。没有像鹿三杀死儿媳后,内心经不起谴责而半疯半痴,精神崩溃。因此,我们看不到冷先生内心是怎么想的。只有他下药的情节。对于这一点本人到觉得手法得当,即如书法运笔的藏锋。看似圆润,而锋在其中,更显力度。文字上不写,更让读者依据情节进行推理并产生无尽想像。亦如画画中的留白,更加强了观者的想象。诱发读者在心里边推想和展现人物心理和状态。来补充和创造出人物复杂的心理过程,判定他的思想和情感,形成他关于在下手毒杀女儿时亲情、道德、良心、慈悲、冷酷等非常复杂的内心冲突和过程。及至最终亲手下毒等情节衔接起来,将冷先生的性格,思想,个性,以及杀女儿时的痛苦与下手后的内心的痛处与解脱等演绎完整。相信每个读者都会对冷先生其人其事得出自己的观感和结论。

 

六、作者的高超与非凡

单单父亲毒杀亲生女,就已经将所有读者的心震撼和搅荡得无法平静与安宁。但这绝不是作者故意搬弄是非,为添加佐料而随意想象。是那个罪恶的时代,黑暗的社会,吃人的礼教残害生灵。作者饱含深情,用自己的心灵和全部感情投入期间,与人物共命运,融入期间,生于笔下。创作出如此伟大的作品。作者没有向大家展示和交待冷先生杀人的具体情节。此处故意留白,于无声处更激起读者内心狂涛骇浪。或许作者在为冷先生拟名时已经腹稿成熟,一个冷漠无情的杀人者,早就活在心里了。作者下笔如神,震聋发聩。以无比强烈的故事情节,将原上一幕无比惨烈的人间悲剧合盘托出。作者生活丰盈,底蕴深厚,技巧天然,神来之笔。为我们成功塑造了冷先生这样一个难得的艺术形象。

能够给读者留下无限丰富的想像应该是作品魅力和成功所在。而当读者解读这位杀死亲生女的父亲,得出其出手之后并无怎样的精神崩溃和自我损伤,那么。冷先生身上便具有一种无比冷血的可怕品质。这样的结论亦是合乎情理的。虽然,他曾经那么爱他的女儿。而后又那么冷酷的残杀了自己的女儿。这前后两者的完全对立与矛盾怎么会在一个人身上结合得这样完整呢。究竟这个冷先生是爱女儿,还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人魔王,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冷先生呢!这样的疑问,应该是作品塑造人物最成功的体现。一个如此矛盾,这样善恶两极的人物,让我们看到了人的复杂和矛盾。生活的任意和无常,现实的冷酷与无情,人的无奈和被迫,幸与不幸的瞬间变幻和离分。如果不是遇上兆鹏这样反抗封建专制的人,那么,冷先生女儿的婚事就绝对说得上是幸福的。其实现生一个娃,做一个旧式女人的梦想,顺理成章。她想要的一生里,没有其他奢望和幻想。

人在被他人摆布,完全没有自己主动选择和反抗权利的时候,只是奴隶。这一过程中特别是女人,完全成为听任安排命运摆布的羔羊。只能活得悲,死得惨。兆鹏媳妇的疯以及她的死,正是如此。在残烈的死亡面前,我们窥见了宗法社会里,封建礼教怎样残害善良无辜生命的社会俗常,见证了不把人当人的所谓仁义村舍,与死者一起经历了非人的婚姻,家庭,礼法致人于死的暴虐现实。鲁迅在《狂人日记》里所说的“杀人”二字得到十足的验证。而她的疯和死更是对封建宗法社会的强烈控诉和深刻揭露。触目惊心,令人错愕骇然。害人竟然于无声;杀人竟然以礼由;凶手竟然生身父!这该是怎样一个讲究礼法的仁义白鹿村,该是一处怎样吞噬了无数健康年青生命的吃人的原地。该是怎样一个黑暗无边以罪恶为公理的乡村和社会!小说中兆鹏媳妇之死的情节描写,毫不留情地撕下了宗法社会温情脉脉的面纱。以一个年青女性被迫害致死,向我们宣告了一个走进死亡的时代。而至暗的时刻,便也预示着黎明的到来。书中白嘉轩之女白灵,鹿子霖长子兆鹏等的人物形象,从旧营垒中走出投身革命。黑娃作为被压迫者的代表反抗与革命,这两部分不同出身的反抗者正是黑暗的宗法社会的掘墓人,是新一代开创者。白鹿原的天最后终于变了。再不允许冷先生这样的人以父亲身份维护礼法而毒杀亲生女的事情发生。当然,这变的过程中仍然有阴谋家渗入,他们要见风使舵仍然要害人。比如书中那个白孝文之类,但无论怎样阴险毒辣再也不敢公开实行宗法社会残害生灵的悲剧。

 

七、冷先生的悲哀、残忍、无知与鄙下

如果将冷先生对待女儿前后态度变化,与白嘉轩对一双背叛自己的儿女做比较,读者会发现二者很具相似之处。所不同地方在于,白将儿女赶出家门以为了断。仅此而已,并无相杀之惨烈行为。冷先生与女儿情形自然有不同白嘉轩的地方,但将其毙杀的决心和做法并非唯一选项。比如他完全可以一个疯子讲话,不足为听,疯子行为不必较真为理由放女儿一条生路。他为什么不能把脸面一事放下镇定地生活呢!而是认定女儿死罪,并亲手毒死。我想这应该与冷先生身份,个性,人格等有关。世上凡是活得卑微的人,都是自尊心极强的人。因而,他们做事往往更加看重别人评价,权威态度,與论风向等。鹿三所以大闹交农,所以血刃儿媳,是其内心一生以来都在极力证明自己守德,有脸面尊严,不像自己低下地位和表面上混得不好,他要极力摆脱外界对自己的固定看法,一洗前耻。因此,压力越大就越要挺而走险。具有不干出惊天动地的事不罢休的顽强与固执。

不自由的人,最易被形与势所绑架和摆布。虽然他们自己往往并不清楚这一点,还以为完全自主。这应该是此类人的愚昧与可怜之处。同是子女违背自己意愿,自己因此丢脸。缺乏自信,没有自我的冷先生不惜以杀死女儿以证清白。他没有白嘉轩那种自己心正不怕影子斜的岿然定力,在巨大精神压力下选择夺女儿性命绝然行为。以毒杀亲生来向社会与世俗低头求饶。相反,一身浩然之气的白嘉轩做事达到从心所欲,不需外力证明和给说法的纯正境界。固可以不去计较他人耳目眼神,无需别人鉴定衡量。因此,对于两个孩子的背叛,采取与三国时曹操割发代首相似的漂亮计谋仅仅以与子女一刀两断表明其大义灭亲。不像冷先生亲手杀死自己女儿。冷先生的可怜,可悲可耻,所以他不惜以牺牲女儿性命来效忠其精神统治。女儿性命只配做一个祭品,由作为父亲的冷先生奉与先人!

 

八、不宽恕他

我们读者也同样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毒杀亲生女的残酷无情的父亲。笔者也不放过他。愿意跟着感情走,不同情他的无奈与被迫,鄙视他的为了原上良俗和规矩而大义灭亲。裁判他是一个蓄谋杀人的罪犯。冷先生是一只被原上规矩,良俗束缚和捆绑的弱弱的鸡。但这只被他所生长的周遭环境吓破了胆的衰鸡,却仍然有力量和胆子痛下杀手毒死亲生女儿。而且来得果断,绝然。不动声色,药到命毙。他离不开那个对他来说此生获得活路和荣誉的白鹿原,他没有过把自己女儿接出来,带上她远离他乡慢慢治好女儿的病的勇气和想法。他在精神和灵魂上完全是一个死掉了的旧时代的腐朽生物,活着的死人。

他是个彻彻底底的罪人!

2019年6月5日于岭南

【编者按】作者对《白鹿原》中人物分析可谓透彻。而这篇分析,着重对书中人物冷先生作了深刻剖析。观点独到,拓展了阅读,便读者对原著有了更加深层次的认识。感谢赐稿。【万泉河编辑:文彧】
上一篇:辽宁文学馆又推阅读宝典 ——2019年度夏天好书暨暑假书单揭晓
下一篇:白孝文——《白鹿原》人物分析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1825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