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7月22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白孝文——《白鹿原》人物分析
日期:2019-06-1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路威
点击:349

一个阴险、狠毒、纵欲、积恶于一身的家伙。

这位族长长子,族长未来的接班人。没有他族长父亲 的沉稳与耐心,内心却充满了将来注定成为族长的近切、盼望和焦虑。依照常规,只要符合既定程序,他会一帆风顺实现新族长辉煌人生的。然而,这位原上未来的明星。并不知作为族长的大任与使命和担当,族长的权力和荣耀让他心动和振奋。在他心系公务,运畴原上事情时,也一定是直接和间接达到树立他族长形象为目的。在未来族长形象包装和打扮下。他按照未来族长的标签规矩越来越像一个“族长”样子了。对此,他父亲白嘉轩内心里不断肯定,同时也在不断提携和树立他。孝文似乎并未伪装,都是按照族长接班人的要求行事的。然而,在他不动声色的外表下,因为角色期待的克制,家庭管束的压制。隐藏着他内心的燥动和不安,欲望和疯狂。这在他新婚之后不听劝阻任性纵欲便看得出来。

一惯遵从长辈,听话懂事的他。只是他的表面,或许从童年时候,听话和顺从可以获利这样的信念就在他心底里建立起来了。 通过听话和伪装成听话而获取大人好评并得到现实利益,不知从哪一天开始成为他认识世界并与之打交道所遵从的原则。这是个秘密,开始时他自己也不自觉, 后来才日渐清晰的。他父亲和家人始终并不知道。

来看书中的一段描写:

“白嘉轩经过长期观察和无数次对比认定,由孝文来统领家事和继任族长是合法而合适的……神态端庄,对一切人都彬彬有礼,不苟言笑,绝无放荡不羁的举止言行,明显地有别于一般乡村青年自由随便的样子。但孝文比孝武更持重,处事更显练达。”(147——148页)

在表面的“持重”,“练达”之下,白孝文真实的自我却隐藏起来,并且瞒过了所有人。甚至是他自己。因为就连他自己也坚定相信他为成为未来族长而做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有意无意在这种瞒天过海的伪装下长大。伴随他的成长,“持重”和“练达”掩盖了唯利而动的心理,并渐成他的生存模式。然而,因为是伪装,就总会有装不住而暴露原型的时候。因此才会有对祖母要他节制性欲的劝告那么异常激烈反映。因为他人违逆了他,便没有道理可讲。 这时的白孝文,其刚愎自用,唯我为是的狂妄与暴虐,自私和无情已开始强烈地显露出来。所以,他才会认定和说出“给我娶媳妇就是叫我日嘛!不叫日就不要娶!我想怎么日就怎么日,想啥时候日就啥时候日!”(155页)这一系列粗暴语言。他一气之下偏与祖母对着干,更加放肆纵情不做收敛。每晚作气地带着仇恨在媳妇身上疯狂发泄。他的任性和妄为,偏激与自负可见一斑。然而,最终在长辈和家族的强势下,此时还不具备还手和反抗力量的他不得不屈辱地低了头。在他后来因为偷情而患上阳痿症,也与他的强势,任性和对性的偏激疯狂分不开。与小娥在一起时脱裤子不行,穿上又恢复正常的病态表现。是其偷情和纵欲的不可控制与其要做正经人意志间的冲突使然。二者不可调解的矛盾,导致他阳痿发生。病理上的阳痿与心理的异常经常是相互关联的。这在临床上得到大量的验证。

其父白嘉轩日间观察,发现儿子有新婚纵欲的失阳之容。而作为父亲又觉得此事他不宜开口,于是将要约束儿子的意思讲给媳妇,希望由她来完成这个让他难于启齿的特殊任务。而作为母亲的也同样觉得此事她也不好意思做。最后二人转念高兴找到了合适的人选。于是小说才有了孝文祖母白赵氏秽语饬儿媳的情节。分析白嘉轩在此事的回避,他也很自然,并无什么特殊的心机与考量。以他的教育和阅历,不会有更好的选择。他的回避,正是原上文化与观念的准确写照。他们夫妻二人的回避道理都是一样的。而最后由祖母白赵氏粗鄙,恨毒带着视身体为下流的“正面文化”的出场。这是原上精神正常的反映。而这种正统文化的弊端一方面早已从孝文儿时教育中以男女刻意的回避和疏离的形式深入其心,所以也正因为这种回避和疏离,才会有孝文纵欲唯性的强烈反弹。

从孝文与媳妇变态的疯狂到在家庭先是祖母,最后由其父亲自出面训斥和压力下在极其屈辱中开始压抑性欲。这也为后来他的阳痿埋下种子。

新婚对男女事的懵懂不知,显示了原上文化对性事的回避和忌讳。也才有孝文的所谓纯洁(新婚之夜“孝文读书累了也随之躺下了,他的光腿在被窝里撞到了她的光腿,就往一边躲了躲,连着两夜都是这样。”(151页))。而也正是这种纯洁,才会让刚刚尝到男女欢爱之乐的他对来自祖母的劝戒报以强烈的反感。或者也正是因为这种纯洁,才有了性问题的可耻,肮脏,下流理解。但却让人欲罢不能,深陷其中,产生一种在犯罪之中得到快乐的病态心理。白孝文就是这种心理驱使下体验和追求身体快乐,并放纵灵魂一发而不可收拾的。

可以说赵白氏的劝戒或者说后来孝文阳痿,正好反映了原上的文化病态。文化是用来塑造人的,孝文的伪装源自外界的压抑。他要靠压抑来成为君子,压抑的结果却是兽行的膨胀与暴发。从这一点上可以理解白孝文前后人格表现与变化,在其刚刚遭遇小娥引诱前,还在心理排斥台上表现的剧情因为涉到男女性事而觉得应该行使自己作为未来族长之职而采取适当措施。对台上表演感到担心和忧郁。这些反映,是他十几年来接受原上文化教育所获得的正面结果。是他“君子人格”体现。他在性问题上人前的正经与私下里的疯狂。也正是君子与兽性不可调和的旧式文化和性观念的体现。下面来看一下书中的描写:

在看《走南阳》一剧时,因为其 “打情骂俏吊膀子,觉得这样的酸戏未免有碍观瞻伤风败俗教唆学坏,到白鹿原时绝对不能点这出……他心里这么想着,却止不住下身那东西被挑逗被撩拨得疯胀起来。(268页)”

正人君子确实难做,表面上做好了,裤裆里却仍然是兽性的冲动。这位原上君子——未来的族长,管不住自己裤裆,并最终被裤裆里那东西所驱使。疯狂无比。

也正是提倡压抑性欲以成君子的社会,偏偏反映和表达**裸性欲的机会更加强烈、疯狂和肆无忌惮,白鹿原所处的社会正是如此。平日里千方百计把性视为淫邪的正面文化,反而更加助长了性欲放纵的破坏力。孝文的一本正经与放纵身体和乡村里戏剧中的性欲粗鄙和下流的表现和演出,这种压抑与放纵相互依存的原上文化,互为因果逻辑关系。

而来自祖母的这一番告戒,以及孝文阳后来的痿为。是可以为孝文心理上形成了巨大的创伤找到原因的。来自白赵氏的告戒,将性视为丑陋、肮脏、可耻的勾当。虽然人人都在做着这事。孝文的性欲被打压下去之后,他的身体以其后来阳痿的病态来作为代价。体现了孝文的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扭曲。他在父亲控制下长大,表面上唯唯诺诺。心里上却日益滋生着对世界的强烈反叛。而在其生理快乐被强行打压和破坏而又经小娥勾引被强烈唤起,二者的对立与反差,极苦与极乐。在孝文内心造成巨大的分裂,也彻底毁灭了他先前的君子人格。所以才会一坠而成逆子,一瞬而蛻变为下流。   

白孝文的反叛与强烈的自负,形成了他几乎与所有人对立的变态性格。这些为日后他所以会以那样反叛的方式从一个原上的道德楷模,未来的领袖人物瞬间坠落为逆子,淫夫角色埋下伏笔。

仇恨和不满深埋下来,只待寻求有朝一日的暴发。这可看作是他最终能够做出与小娥一起醉生梦死不伦行为的前因。由此讲孝文与小娥不轨虽然始于对方的勾引,但他内心不安与不伦才是重要力量。开始的勾引他所不能躲避和抗拒,而后来中了邪般主动前往,不能自抜。与之一起欢娱身体,放肆欲望,共享销魂之乐。则是他有意为之。

白孝文内心藏着一颗不可一世的心,他要强于所有人,顺者倡,逆者亡。虽然逆境时可以低头,但只要翻过身,他立刻毫不留情除掉所有不利于他的人。

谁只要挡了他的道,就必除之而后快。在他与父亲闹翻分家,撕去原上最有威望的未来族长的身份和面具后。索性一发败坏起来。并且从中得到快乐,十分高兴与小娥在一起纵欲的不要脸生活。

与原上名声最坏女人小娥搞到一起,竟然是原上威望最高者白嘉轩的长子——未来族长白孝文,这在原上是一件极具爆炸性的新闻。白孝文认定的事,无论好坏,就要做到底。他身上有着一种可怕的力量,为了自己实现意志他什么都敢做,什么都不怕。为此他面对祠堂施刑,以沉默和无惧做出反抗。鞭挞的疼痛,道德的遣责,名声的败坏,都变成了他更加肆无忌惮地与小娥放纵的期待与动力。

在与小娥放纵过程中,久已隐藏在他内心和身体里面的反叛和不轨得到了异常集中和强烈的释放。这是一种带着个人对全世界的不满和仇恨的反抗和报复行动。与所有令自己不悦的人对立,表现出一种极端自我的病态人格。白孝文正是在他极度膨胀的个性驱使下来行动,做事,为人的。在他的人生字典里,是找不到什么是认错儿二字的。他也从没有过来自内心里的谦虚。这样一个仿佛生来就要成为圣人,完人的贵家子弟,一直生活在高人一等环境,生就带着拯救他人的使命而存在的。白孝文是一个被他家庭宠坏,被他未来族长角色和使命和光环骄坏了的年轻人。

透视白孝文的灵魂,不防将他与小娥关系的各种表现与黑娃对小娥的态度来行进比较和分析。不难看出两者的区别与本质差异。与小娥在一起纵欲享乐,他可算得上销魂和尽情。在其回原上发现小娥已死,跑到葬她的窑里要寻一个究竟,发誓要为其报仇。 这一情节让读者不禁对其专情如命精神可嘉,内心生出几分倾慕。然而,后来我们没有看到有关为小娥复仇的任何表现。而就此忘却重新生活,并一路顺风升迁发达。可小说直到最后我们一点也没有看到这位当初发誓的他做出什么表现。实际是他完全把这些忘记得一干二净。而黑娃不同,为给小娥报仇,黑娃分别找白嘉轩,找鹿子霖核实凶手,这其间,白嘉轩就此落下腰病而不能直起。鹿子霖的老爹也成了儿子的替死鬼。而从白孝文开始与小娥发生关系完全不同,二人一个意在勾引,一个无力反抗并就此甘原堕落,越陷越深。虽然混得醉生梦死,但本质上不是情。黑娃与小娥因情而追求二人共同生活的美好愿望是两人关系的本质。一个爱得深,一个不怕穷困艰苦,很感人。两个苦命人是要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只要稍加比较,可以见证孝文与黑娃对于情感的态度完全不同。一个人怎样用情,这是与他的本质紧密相关的。放荡者不记后果,不顾及世俗伦常,不在意情与欲的区别与不同,只一味追求感官刺激而不能自拔。白孝文的种种表现就是如此。而黑娃不是。二人虽然同是对伦常的挑战和反叛,但黑娃反对的是白鹿原那些不准许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的旧俗旧规,背叛的是没有婚姻自由的包办和剥夺人身权利的妻妾制度。而白孝文不是,他与小娥是偷情,是纵欲,是其骨子里破坏和报复世界所有束缚的野蛮和疯狂。正因为此,他在小娥死后才不会有如黑娃那样的出于情而将复仇付诸行动。因情而见人,这样的道理应该永远适用所有人!小说中的情节同样适用我们生活中的人和事。伟大的作品在于他以其形象生动的故事与人物再现我们的生活。让人从中照见自己和他人。

白孝文的成长,其父白嘉轩付出了极大的心血。

白嘉轩为防儿子因富而得纨绔病,让他与长工鹿三一起下地做活劳动,并要他着布衣而避细软。但作为财主和族长长子的特殊身份,却深深埋进他的灵魂。表面上的质朴只不过是他进身将来重要人物和权力角色的表演和手段而已。他按照父亲要求称鹿三为叔。但骨子里看不起这位他家长工的。

而观察白嘉轩的做法,虽然教育儿子不表现财主权势并做出与长工同吃同劳动的放下架子的亲民姿态。但骨子里的作秀却在不言中。因为只有如此,他的家族才会得到更多的信任和威望。做老子的比晚辈更隐藏更巧妙更不动声色而已。白嘉轩的心放得更深远。白嘉轩或许也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动,做族长为大家也是为自家。他还或多或少有一种为民请命的神圣之感,不时为祖上能够有为原上人牺牲的先辈而感到自豪并为之唤起强烈的责任意识。白嘉轩在为家和为原上子民这两者之间找到了平衡,算是成功人士。而其子白孝文则完全是一个失败者。

  偏远,闭塞落后的白鹿原,所能产生的统治人物无非两种,即白氏父子君子与浪子的对立类型。就像过去封建最高统治者明君与混君一样。时代和历史没有给出其他机会和可能。这一情形随着历史发展演进和变化。白嘉轩老去。白孝文的命运起伏涨落,其政治上投机,搬弄历史帷帐来为自己贴金粉饰,胆量可谓之大。先是混迹于国民党平步青云。其间以阴谋搞乱黑娃山寨,后不留活口弄死黑娃以绝后患。足见其狠毒。其父白嘉轩要他刀下留人,被其嗤笑。父子俩一个慈悲一个残忍,一个心存善念,一个作恶不动声色。天壤之别。孝文这一人物的可怕,真实,残酷,是对现实生活中黑暗和恐怖性的还原。是对人性中罪恶的清醒和揭露。是作品现实主义思想和眼光对生活的深刻洞察和表现。是作者和作品成功的坚实笔迹。作者以他的人物告诉我们:历史发展总要付出代价。小说结尾白孝文的得势正是如此。

这一结局预示了人类生存和前进的曲折与艰辛。好人被坏人算计而死,坏人却没有得到恶报。令人惋惜。让人不平。然而这就是生活现实。作品的伟大深远处也在于此。

白孝文的败坏语言所能以承载,他在小说中的位置,正是历史和现实中那些罪恶灵魂的表现和存在。他已经达到几乎完全丧失人性的地步,同时行事为非又极其精明,干练果断。在后来因为黑娃在迫降自己没有选择时,他反映迅速,再一次在关键时刻不动声色,隐藏住自己。为表现自己的坚定不加思索将可能的不利人物保安团长对于起义本来并无明显不从,却当即一枪解决。在他心里死一个人就像撵死一只苍蝇。其杀人不眨眼,让人不寒而栗。见此黑手,其同僚焦振国怕日后被其算计,及早告退,算是一个聪明之人。而留下的黑娃就没有看清白孝文的手段而最终死在了他的手上。到此,再不用害怕黑娃将来对质其身在伪军时利用后来成为叛徒的陈舍娃设谋搞乱队伍这一段黑历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本来拉队伍投降革命有功的处死。从而,握有白孝文把柄最危险的人不存在了。他可以放心地以有功于革命的身份蒙混过关。他实实在在是一个狠茬儿,为了自己可以杀人不眨眼。小说结尾,白孝文将自己彻底洗白,以十分光鲜和美好的英雄身份成为一县之长重现于白鹿原。

 

2019.2.17日于岭南

【编者按】能感到作者细致入微的评论里,对人物入木三分的刻画,足见功底。【沈北风编辑:郭红杰】
上一篇:冷先生——《白鹿原》人物分析
下一篇:新高三动员会的演讲 ——2013级3年1班 刘慧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11825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