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26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特朗普们为什么如此傲慢?
日期:2019-06-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林步山人
点击:228

近来,不看到特朗普反复无常的媒体报道。窃以为,作为一名商人出生的总统,反复无常也很正常,毕竟对利益的权衡已经成为他的习惯,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这是作为商人总统所特有的,倘若换着其他总统,在表达上可能会委婉点,谈钱,多不好意思啊!当然,特朗普的个人特征并不仅仅局限于他的商人身份,还在于他的说话方式。记得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时,我就在群里和同学打赌。我赌特朗普获胜,我的理由是这家伙说话不装,在美国政治长期被精英统治期间,普通老百姓早就厌倦了两党政客们几乎无差别的选举承诺,以及一地鸡毛的相互攻击,现在突然出现了特朗普这么一个奇货,不正儿八经地说话,不说外交套话,不用秘书稿子说话,而是用推特说话,选民们肯定会耳目一新,不选他选谁?

我们好心的吃瓜群众,总希望按照中国的标准选个符合中国利益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当选后,先有人高兴,说美国选个孬子对中国有利,可没想到这个特朗普上台后一次次甩中国的耳光,于是又有人期待特朗普在下届总统选举中下台。那么换一个民主党的总统怎么样呢?从当前打得正酣的中美贸易战来看,美国国内两党对待中国的出奇地地一致,又打脸了。

为什么美国政治这么不待见中国?为什么他们就这么见不得中国好?为什么他们就可以神指颐使地实施“长臂管辖”?这就不是独属于特朗普个人的性格特征了,而是涉及到整个西方世界的性格特征。我想大家对美国属于欧洲白人文化圈应该是不会持有异议的,应该没有忘记他们当初是如何到达美洲的,没有忘记新教徒们刚到北美不久,就制定了对印第安人的“头皮悬赏”制度,到英国殖民统治时期,悬赏印第安人头皮制竟然以英国女王陛下的名义颁布。那么,等到美国建国之后有怎么样呢?被国内大小公知们热切赞颂的美国国父华盛顿,又是怎么对待印第安人的呢?1779年,乔治﹒华盛顿指示他的将军:“在所有印第安人居留地被有效摧毁前不要听取任何和平的建议。”当然,我无意否认华盛顿的伟大,也不否认美国现在的强大。但是历史却摆在那儿,历史这东西,说得好听一点,与文化一样,是了解每个民族性格特征的一把钥匙;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扒粪”。所不同的是,当我们在指责别人实行双重标准的同时,不能自个也采取双重标准。换一句话说:我们不能只看到当前的繁荣,而忘记了当初的尴尬,也不能只看到自己的荣耀,而忽视别人的不堪。况且,民族性格好比基因一样,藏在民族历史的深处,那么,西方人性格特征到底是什么呢? 

傲慢。是的,没错,就是傲慢。

为什么他们如此傲慢?我们不妨掰扯掰扯,以打消某些同学们对美国、对西方世界“单相思”般的幻想。

一个自卑的人,或者说一个自卑的民族,通常是不会傲慢的,因为他没有傲慢的资本,要么就像张爱玲说的那样,因为爱而低到尘埃里,要么就是被打到尘埃里,要么本身就生在尘埃里。至于国内那种因封建等级制度而形成的权力傲慢,是不堪一击的,因为在上一级的权力面前,他就是孙子,哪里还敢有半点傲慢,除非他对权力压根就不存有半点幻想。也有骨子里傲慢,却表面上装孙子的,咱这里不展开。我所说的傲慢,是那种刻骨铭心的、在平等之上的一种自信和高傲。中国的历史文化不具备孕育这种高傲性格的土壤,不断更迭的封建王朝及其图腾,像流水一样,将家族和个人的那点尊严击得粉碎,一会儿上天,一会儿下地,一会儿诛灭九族。即便是有钱的,也逃不脱“富不过三代”的历史魔咒,哪里还有半点做人的尊严,鲜有少数高人,要么逃到深山里归隐,要么躲进青楼里装疯,要么就在菜市场被砍了头。多数人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早已跪倒在地,再加上儒家主流话语的帮凶和持续性抚摸,左不过是在“做奴隶不得”和“做稳了奴隶”之间徘徊罢了。感谢新中国,我们成了主人。对,你成为主人了吗?反正我已成为手机的奴隶了。

西方的历史文化不是按照这个逻辑发展的。古希腊和古罗马因地中海、比利牛斯山和阿尔比斯山独特的地理位置而形成的城邦民主制和共和制,一直让国内那些崇拜西方民主政治的家伙们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不已。当然,这也是西方人傲慢的理由之一,但绝不是唯一的理由。为此,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为他著的那本《历史的终结》一书而道歉。

我以为,西方人形成傲慢性格的历史原因,大体是按照三条线发展的。一条线是宗教,一条线是政治,一条线是科学。这三条线相互交叉,互为因果。

宗教方面,基督教的本质是一神教,一神教是排他的,你与我的信仰不一样是不可以的。为此在古罗马时代,皇权和教权之间没少发生争斗,因为古罗马一开始是崇尚多神教的,这就有点意思了,在尼禄统治时期,那时候古罗马还是崇尚朱比特和达芙妮。尼禄固然荒淫无道,导致罗马城一半被烧毁,尼禄把所有的恶行都强加给基督徒,残酷地迫害基督徒,但是世俗政权终究阻挡不了基督的牺牲精神,世俗政权和皇权的斗争,也因此而成就了圣彼得。基督教在古罗马得到世俗政权确认之后,基督教的一神教精神就更厉害了,他们可以为此发动十三次十字军东征,还不断抵抗和同化南下的北方蛮族,其根本原因就是他们的基督精神,这种基督精神除了宣扬上帝之爱以外,还暗含了牺牲和侵略。中华民族是不具备这种精神的,我们讲“和”,讲“礼义仁智信”,讲“中庸”,讲“内圣外王”,讲“上善若水”。从本质上说,我们的文化是阴柔的,不具备侵略性,这可以从老子的《道德经》和《孙子兵法》看出许多端倪。我们只有到最危险的时候,才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而基督精神却天然地具有极大的侵略性,属于非此即彼的二元文化或“一根筋”文化。很多人可能对此不屑一顾,认为四大文明古国为什么就我们中华文明硕果独存?我对此问题也不屑一顾,首先什么叫文明,我们并不清楚,你能给我一个文明的准确定义吗?可别用百度搜来的什么文字呀、人种呀来忽悠 。其次地理对历史的演变,以及对一个国家政治经济和生活习俗的作用,我们的认识还并不充分。如果我们的眼睛仅盯着中国的历史和版图,仅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那么必然会忽略外面精彩的世界。 

政治方面,除了古希腊的城邦民主制和古罗马的共和制之外。世俗政权与教权存在互为因果的关系。因地理分割原因,欧洲形成许多大大小小的封建王国和领主,还有因战功而得到封赏的将军,当他们得到世俗政权的认同和教皇的册封以后,他们的领地是稳定的,是不可以轻易被剥夺的,从而渐渐形成了西方历史上的贵族阶层。他们拥有令家族骄傲的族徽和纹章,世代相传。贵族与贵族之间相互通婚,形成犬牙交错的社会关系,也建立了属于他们的贵族文化,以彬彬有礼和爱护妇女而体现出绅士般的风度,为荣誉而不惜牺牲生命,这些所谓的贵族精神,就是我们国内不少人所崇尚和羡慕的教养,可你会因为教养和尊严而牺牲自己的生命吗?当然他们之间也会发生战争,但是总归是贵族之间的战争,多半以相互之间的妥协而作罢。至于封建领主因加重农民的负担,从而引发了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为推翻欧洲皇室而进行的战争,以及因拿破仑入侵俄国,从而间接引发俄罗斯的十月革命和中国的辛亥革命,让欧洲的贵族们吃尽了苦头。但随着人类的繁衍,作为欧洲贵族的子孙们,他们必然会因其贵族身份而产生一种荣誉感,滋生和养成一种傲慢的心里特征,也就不足为怪了。欧洲贵族精神的养成,恰恰是发生在被我们称之为“黑暗的中世纪”这一历史时期,这一时期长达一千余年。返观汉民族,自春秋战国以降,周礼崩坏,贵族沦落,秦始皇建立大一统国家以后,经历汉唐宋元明清,期间还有几个乱世。主宰权力中枢的有外族、有农民起家的猛人,有接过前朝 权柄的上层地主,在通过战争和政变获得政权之后,恨不得将上一代皇室成员一一斩草除根,哪里还有半年贵族精神?顺便说个小故事吧,1825年,一批从法国巴黎回到莫斯科的青年禁卫军,因为受到拿破仑革命思想的影响,为了对抗沙皇,他们举行公开起义,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向枢密院广场,拒绝效忠沙皇,为了一份贵族的荣誉,他们等待沙皇的屠杀和流放,而他们的妻子,为了陪伴他们,向死而生。她们放弃莫斯科豪华的生活,踏着贝尔加湖的冰渣,迎着西伯利亚的寒风,把生命交给一望无际的西伯利亚荒原,这就是普希金诗中所称颂的“十二月党人”。那么请问, 为了尊严,为了人格,为了荣誉,为了信仰,你和你的妻子能做到吗?

科学方面,自古希腊以来,西方就种下了理性思维和逻辑论证的因子,这一基因在一千余年的中世纪欧洲并没有消失,而是通过哲学在宗教经院里,信奉科学的学者们与信奉宗教学者们一直在进行辩论,直到工业革命的到来。从工业革命开始,西方无论是在天体物理领域,还是化学原子领域;无论是在生物技术方面,还是在实用技术发明方面,抑或是哲学思考的成就,都是东方所无法比拟的。我们不难从近现代科技发展史看到他们对人类作出的贡献,以及由此而催生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他们有理由产生集体自豪感。反观我们的上古史,以孔子和老子为代表的儒道文化,归纳日常生活的现象,用一种命令式的话语,告诉你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而不告诉你为什么?再看近现代史,他们都在干什么?早在南宋建立了宋明理学,在清朝建立了朴学和考据学,除了继续加强皇权对百姓的统治之外,就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你说那帮子打着救世情怀的旗号,具有基督“一神教”征战精神的西方贵族,他们不来揍你,还揍谁呢?

那么,对西方世界的傲慢,我们是不是就该像跪倒在国内那些大小权贵们脚下一样,也跪倒在他们的面前呢?让他们一脚踏着我们的脑袋,一手拿着一把利剑,傲慢地炫耀着他们的光荣呢?我的回答显然是否定的。在清醒地认识到对方的优势和自身的不足之后,我们除了学习他们精细的科学精神和人文尊严外,还需要动态地看待世界范围内的变化,以及人类历史发展背后的规律。所谓世界范围内的变化,我们应该不会忘记伊斯兰教在世界历史上的权重和扮演的角色,以及卡在欧亚之间的战略位置。他们是一支足以消耗任何强大帝国的力量。那么,请允许我不怀好意地等待伊斯兰世界的崛起,以及他们的人口像“特洛伊木马”一样对欧洲的渗透或和平入侵。而人类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表明,任何帝国的崛起都是一个过程,而不是结果。不管是强大的波斯帝国,还是亚历山大帝国;不管是古罗马帝,还是查理曼帝国;不管是奥斯曼帝国,还是蒙古帝国;不管是拿破仑帝国,还是大不列颠帝国;不管是希特勒的德意志第三帝国,还是美利坚合众国……它们都是一个过程,他们终将成为尘土,成为历史的过眼烟云。

所以,让特朗普们去傲慢吧,除非你像华为一样,有足够的实力让他们低头,否则该干嘛干嘛......

2019年5月26日  星期日

【编者按】ffy
上一篇:把握命运,扬起自信的风帆(杂文)
下一篇:在一起的日子——13号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3843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