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18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解放军战士赵占英
日期:2019-06-0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边江
点击:263

 

解放军对越自卫反击战短篇小说(二)

 

1984年4月25号,连里已经宣布了要在后天4月28日,对越南军人无耻占领的我国云南老山进行侦察任务,同时,解放军有多个连队也将对老山进行攻击,对被越军占据我国云南老山的战斗就要开始了。

从一九八二年19岁的从云南嵩明参加解放军的农村青年赵占英,在部队上当了接近两年的解放军战士了。再过一年,他就从部队上转业了。在部队上过得平和的他,在军事训练和空余生活中都非常的勤奋、努力。是一个质朴、厚道、充满了朝气和理想的解放军战士。他显得稚气而非常俊逸!那张带着大孩子的、还未成熟的。白净而非常英俊的方团脸,显得宽厚的身子,有近一米八身材,跟人非常深的印象。

今天,自从连长把大家集合后,宣布了对老山的侦察任务,在每一个战士心里如波浪涌起,内心十分的忧郁难安。半夜了,

尽管已经吹了歇灯哨,躺在自己身边上铺上的战士们都无法入睡,心惶惶不安,对于他们每一个人来说,只要有战斗来临了,要打仗了,就是要直面恐怖可怕的死亡,尽管是他们作为军人的责任,想到自己过不了好久就要被敌人打死,都忧心睡不着觉。

赵占英听到了自己上床的战士何龙在身子辗转,几个小时了,他侧边上下的睡着的战友时不时发出各自的声响,他知道,战士们跟自己一样,都心情压抑、忧郁、难安!

没有想到,就要打仗了,赵占英睡在床上,心绪如浪急的河流想道;自己才21岁,美好生活刚进行。想到这里,赵占英心里尽管不平静,他还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保卫自己国家和人民是非常崇高和神圣的。

既然,战争已经来了,就要准备着上去拼了。

他在这一想法下

哎,自己子在部队中的两年日子。他想道:自己到部队上两年了,过的真快?,眼看着就到一九八五年年底,自己就要转业了,就回到了农村了那也好,自己毕竟有了一次人生军人生活,也许对自己今后的人生,有很大的帮助。

那也好呀,自己毕竟有一次部队经历。待在部队是那么好呀!自己的欧连长、胡排长对自己是那样好,记得,我刚进行军事训练的时候,他们严格地要求我,……

……

那是赵占英进行了新兵三个月的训练分到了连里。

……

有一次,班里训练。刚开始一会,王连长来了,他是一个严肃而不死板的好连长。赵占英端起步枪,跟战士们一起,如进行站姿,卧姿训练。

这时,班长喊道:“下面,进行卧姿射击!”

九个新老战士一下都往有灰的地上卧倒,

赵占英看到身边的战士举抢、就马上抬起抢,他注意到,王连长双手叉在他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腰间上,眼光在非常专注地看着每一个战士的射击举止。这时,赵占英也紧张了,连长在那里,自己一定不要出错,对!

他想到这里,就还是紧张,这时,他听到班长忽然大喊一声:“射击!”

这只是一个射击举动。

赵占英举止有些走样,过了一会,欧连长走了过来,对刚起来的赵占英说:“小赵,你一定紧张吧?”

“我也不知道。”

“不要急,你要把它想到这时自己在战场上,不是训练。”

“是,连长。”

“我们做的一切训练,都是跟打仗有关系的。”

听了王连长的话,他看到连长看到自己非常温存又及时提醒他的脸。

他觉得连长对自己是那样关怀,心里也热乎。就按照连长的话做直到连长满意地点点头。

解放军连长王俊雄,非常关怀自己的战士,特别是新战士。他看到长的非常淳朴、英俊,还娃气未脱的,充满了朝气还稚气的19岁的战士赵占英,不是那样非常开朗的人,就经常关心他。

有一天晚上,王连长到了战士营房,看到赵占英在写信。看到自己连长来了,赵占英不想别的战士看就把信收起来。

王连长问:“小赵,你写什么?”

“连长,我写信。“

然后,王连长看到桌上有十元钱。知道对妈妈非常孝顺的赵占英跟他妈妈借钱。就走开了。他想:现在战士每月才六块军响。这怎么够?

王连长走到连长办公室,拿出自己的这月才发的津贴十二元就马上到了赵占英的身边。

“小赵,把这十二元跟你妈妈寄回去。”

小赵没有想到连长把自己的钱拿跟他,就说:“连长,这怎么行。你还有孩子,嫂子还要用钱。”

“没关系,我会想法的。”

“连长!”

“记住,明天跟你妈妈寄回去。”王连长叮嘱他,好像是自己亲人。

然后,赵占英在信后,写了这一句:“妈妈,我们王连长也跟你寄钱十二元。他是一个好人。好连长!

然后赵占英说:“连长,下次发军响,我还你。”

王连长温情地说:"这是我的心意。”

说完,走出了营房。

 

 

在王连长和战士们的关心下,解放军战士赵占英和其他新兵的绿色军衣上,配上了解放军鲜红的领章,非常耀眼的发着鲜红的红五星。看到自己成为了真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赵占英感到非常光荣和自豪!

他在心里记住了连长对自己的关心和有力的提醒,就想到了远在农村的妈妈。他想道:妈,我,我终于成了一个解放军战士了。我明天就去县城照相馆,照一张相跟妈寄去。

,第二天,就是部队星期天,不训练。终于可以自由活动了。

一早晨起来,他就对身边的何龙说:“走,去县城。”

“我还想睡。”

“那你睡吧,我等会儿喊你。”

然后,赵占英就去洗脸,等到了八点多种,他和战友何龙出部队大门,赶上车去县城。

他俩来到县城,

何龙说:“赵占英,那有一个照相馆,我们去那里照相。”

“行。”

“走吧。”

“嗯。”

两个21岁的解放军战士走到门口进去,这时,里面走出来几个人,应该是照完了相出来。

两个解放军战士进去,要求照相。

先是一起照了一张。后是各照一张。轮到赵占英了。

他还是把军帽衣领,特地好好整理一番,要以最好的容貌照这一张相。他想道:到时,我妈妈看见了这一张相一定很高兴。想到这里,赵占英。走到墙上有一个有大塔、一旁有树木的背景画布前站住。

过了一会,他听到照相师傅说:“准备好没有?”

“我就这样。师傅你照吧。”

“好吧。”

然后,师傅把相照成了。这就是他唯一的一张相。它的背景是一个大塔楼旁边有树子的画布。

一张温纯,带有些稚气的略略长团脸,充满了美好青春和光辉的年轻解放军战士。

又过了一星期。赵占英和战士何龙离开山里的部队,来到县城,在照相馆拿了相,。后还是带娃气的、温纯的赵占英特地跟自己在云南遥远乡下的妈妈借去一张。他觉得,只要妈妈看到自己穿上军装照的相,一定为自己高兴。

我一定要在部队是好好锻炼,他想道:做一个保卫祖国的人民解放军战士。

他想到这里。也增加了十足的信心。

两年来,赵占英和战友们在部队里刻苦训练,他帮助战友,从不讨厌。让人反感,大家都喜欢他。

赵占英把自己在部队上的两年经历回忆了一遍,他想道:我从家乡来参军已经两年来。连长关心我,班里的战友也多好的,哎,部队的日子过得真块,就要到三年了,没想到,要打仗了,这样一好,自己和战士们可以打真正的仗了。我一要好好干,争取杀敌立功。

想到这里,赵占英心里期盼。过来了,他听到身边床上的战士睡不着,

有听到一个战士:“赵占英!”

他就起床,到自己战友韩有东的床边坐着。

“什么?”

“我睡不着。”

“想到要打仗了,我担心自己被打死了。你呢?

“我不想这些。”

赵战英我看你好像不怕打仗“我什么?”

他又说:

我们参加解放军,有仗打,不是更好吗。不要去想那些死不死的,多想想打击越军,他们枪杀我们的多少同胞。”

“恩,你说的对。”

“”韩有东睡吧,明天一早就出发,我们还要对多个敌人的据点做出侦察。”

“那好吧。”

他俩又小声聊了一会,赵占英就回到自己床上睡了。

第二天早晨,在迷迷糊糊床上的睡梦里的赵占英听到了起床的口哨声。他一睁开眼,天还没有亮,是麻麻亮。他知道,他们该出发了。于是,所有战士都马上起来,穿好军衣,紧系上朱红色皮带,戴上军帽,动作非常快,

赵占英知道,今天不是一般的训练,

而是马上对越军的多个个工事的侦察。这是真正的上战场。他想道:去吧,不管能出现什么样的事。他下床,非常熟练,穿上了他喜爱的绿色军衣,又回身

,从床边拿起朱红皮带束紧在他的壮实的腰间,他戴上军帽和战士们匆匆到白色墙下的一排的摆放的步枪,拿上自己步枪,跑出营房,这时,他们的王连长,排长早到了。

他马上和已经排好的站成三长排战士和他们站好。

站好后。在一排长的军事训令后,才由王连长说:“同志们,今天我们要执行真正的侦察行动了。这是带有危险的。大家一定要你听从指挥,不要大意。”

“是,连长。“全部战士喊道。

“好。出发!”

这时,炊事班长已经来到,每一个战士走过他的放有热馒头的大盆子前,拿上二三个馒头,放进步包里,有的战士就边走边吃。赵占英还是吃,就把两个放在布包。自己边吃边跟着前面的战士走。

一会,在蒙蒙亮的天色下,他们上了显得蒙蒙黑的山了。

赵占英和他的战友们随自己王连长走了一个小时,他们来到了一个高高的山崖下。

“现在,需要几个人跟我到山腰里侧的一个可能是越军的炮兵地势进行侦察。”王连长说。决定带上几个战士去侦察,他回身来,对站在他身边的战士们看了看。他首先看到那边些的、一脸温存。带有娃娃气的英气的方团脸的赵占英喊了一句:“赵占英,王宏川,唐少贵,你们几个跟我去。”

“是,连长。”

“一排长,你和大家等在这里。”

“是,连长。”

赵占英没有想道,

自己连长会第一个喊上他,他觉得,连里还有老侦察兵,非常的惊喜!他在这样想时,看到自己王连长和一排长说了话后,就转过些脸,非常简捷地一说;"跟我来。”

赵占英看到他目光坚毅,有一种如上了真正的战场的感觉。然后,王连长没有把他腰间后皮带下的手枪拿出来。赵占英等几个新老战士随连长上陡崖去。

赵占英开始心里茫然了,慌乱,当走近有敌人的地势,本来就表明,危险来了。

王连长带着他们三来到一个越军的炮兵阵地外的多高的叶草,蹲下。

王连长边拿起望远镜,边观察越军的这个炮兵阵地的情况,并把他们记录下来。这一时间,用了十多分钟。然后,王连长为了更进一步了解的非常详细,把这一数据通过步行机报上去,就说:“同志们。我们到下面去。”

“是,连长。”

“跟我来。“王连长弯下腰,自己首先走在最前面,他觉得自己是大家的侦察连长,就要走到最前面去,不能让战士有危险。

赵占英看到自己连长说完,就马上向下面叶树茂盛的山下去,然后,他看到几个老兵,行动显得迅速,跟着自己连长走下去。

自己也跟着走,

王连长带着他们下到叶草茂盛的小道一个石头后,大家知道从这里看到的越军炮兵阵地更清楚了。

,王连长又写下一些记录,数据,才非常满意,就说行了,“同志,我们回去了。”

王连长就抬身来。他想越军会看不到的。

这时在几十米的越军,看到了前面的叶树里,有解放军的戴有绿色军帽。军服的身影在树叶间晃动,

“队长,前面树林里有敌人!”

“是吗?”

“是。”

“你们几个跟我来。”

然后,有六七个越军在他们队长带领下,悄悄地跑来。

四。

 

已经侦察完越军的炮兵阵地的解放军离开了。战士赵占英还有两个老兵走在王连长的身后。赵占英对于这次现实的侦察,顺利比他先前担心的已经成为多余的。他觉得和自己连长经历了一次真正的侦察,这又是一次宝贵战场经历,刚才的侦察他没有·出现担忧,他知道有自己连长在。他想道:这次过去了,还有下次,再下次。不管与谁去,自己是不害怕了。想到这里,他感到心情畅快的多。好像他做了这次,就永远没有了似的。他就边走边抬起他带有娃气而非常白净发红的、英俊的长团脸看看近前的树叶,又习惯性向后传。他看到了在后面的被绿色叶树遮住些的小道上,有多个戴着帆布绿的圆盘帽的,在积极地往·这面动的越军的身影。就马上说:“连长,有情况!”

走在前面的王连长听到后面的赵战英的声音,马上站住,回转身来,到已经站住的赵占英身边,通过眼前的树叶缝隙,看到有六七个越军往他们积极地跟来。

“小赵,你跟我在一起。刘起雨,老向,你俩到那边。”王连长紧急说。敌人来了,就要消灭他们,尽管比我们多几个。

两个老侦察战士听到了连长的命令,非常快地领悟了连长意思,他俩马上后转,往前面些的一石头上,趴在上面,这时,王连长说:“小赵,你跟着我”

“是,连长。”

显然,王连长在极力照顾没有战场经验的赵占英

王连长把手示意,赵占英,他俩在两颗树子后蹲下,赵占英到自己连长的身后也蹲下,他十分的紧张,这是致命的战斗,说不定,自己就要死了,也许不是越军,就是自己战友。

赵占英在他身后。而王连长知道,赵占英第一次遇到真正敌人,会慌张的,他只有利用自己经验,尽量照顾他。

赵占英看到自己连长马上把手往他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腰间上手枪套里,非常沉稳地掏出手枪,在做出及时的准备。他蹲在自己2连长身后,就如一个看不懂的人,感到自己脑袋是空的。这时,他看到自己非常稳沉的连长开枪了。

之后,他听到那边被树叶挡住两个老兵开枪了。

此时,王连长看到越军要近了,就开枪。王连长看到越军被他打倒几个,后面的敌人反应极快马上趴下。王连长突然跑上去,他紧急利用越军趴下的这一两秒钟的机会,打死更多敌人而突然跑上去,紧急再开枪,把正趴下的越军打伤一两个。。

一个倒下的越军马上回滚一边,显然,脖子被打伤在流血的他,意识到自己一定要打死这个把他打伤的解放军打死。就立刻做出反击。他开枪了。跑近的王连长,被他发出的子弹,从王连长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腰间射过去。

看到自己连长跑上去了,赵占英本能地跑上去,他没有做出什么想法,就跑上去。

他看到越军的子弹射过连长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腰间,看来,连长更危险:有直接被打死的可能。他着急了。要或力图端枪;因为就看到了趴在前面地上的四个越军,就下意识地要开枪。王连长做出了回击,他开枪,显然,他看见眼前趴在地上的凶恶敌人。顿时,赵占英听到了两声枪响,是来自身后的。他马上感到是自己身后人开枪了,他知道是两个老兵。子弹很快扑向趴在地上的四五个越军。其中,有两个越军已经端起冲锋枪向跑近的王连长的肚皮就要开枪,俩个越军被打死了。还有三个越军,紧急向跑近的王连长的肚皮射击。王连长反应很快,身子往后倒,他顿时看到了子弹从他仰倒的身上如电流激急射过去,

王连长看到是两个老兵来,及时打死越军。这样,七个越军,都被打死。王连长立刻意识到什么。认识到这里附近还有越军,就马上喊道快走,现在不是抒发心声的时候。

他们就赶紧离开那里,

后,十多分钟,王连长和他的战士才安全回到

等在这里的战士们。看到连长带着三个战士安全地回来了,原先的担忧就没有了,但是,都想知道他们是怎样的情形?

“连长!连长!”

他们喊道。

“同志们,现在这一处越军炮兵弄清楚了。走,我们准备一下,对越军的711阵地进行侦察。”王连长说。

“是,连长。”

然后,他们就向前面缓步走去。

赵占英继续和自己战士们向前面走去。他正好和战士何龙走到最后。刚才的经历是他有了一个难的的死亡侦察,他看到了连长的对敌人的无所畏惧,两个老兵的及时跟上,消灭完了敌人的战斗经历,他非常抱憾:他刚要开枪打越军,被后面的两个老兵先打死了敌人,自己错过了一次打死越南鬼子的机会。走在他身边的何龙又羡慕好奇说:“赵占英,这次,你真是幸运,和连长做了侦察。”

“是呀,我都没有想到连长会喊我。”

“我知道。连长平时就喜欢你。嗯,我们都听到了枪声,那是怎么回事?”

“我们侦察完了敌人的炮兵阵地,回来被2越军悄悄跟上,我刚好回脸看见,就跟连长说了,他做了布置,还亲自跑上去,打越军。”

“你呢?”

“我看见连长跑上去了,我也跑上去',刚要打死越军,王大哥,唐大哥跑上来打死两个越军。后又和连长打死完了敌人。”

”你怕吗?”

“是怕。“

“赵占英,别说你,我也怕。”

“别说了。我等于什么都要没有干。”

“我想以后有机会。”

这时,他们向山地走去,两边都是树子,说到这里,21岁解放军战士赵占英看看在灰白色天上面的树子,准备还要说,就听到了炮弹声;他站住了,就往四周看,这时,一炮弹落下来,赵占英本能地把身边的战友何龙一推,炮弹落在他的侧身边,顿时,飞起的弹片,把赵占英的腰下和臀部削去,把赵占英削成两半,当场就死了……

 

【编者按】君不知沙场征战苦,此文写出了战场上的不确定性,体现了战场艰苦,也体现了家国情怀还有士兵之间的浓厚情感。
上一篇:【沈北作协杯】练摊 五十六 再识大款
下一篇:红白珠子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1351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