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18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鹿三——《白鹿原》人物分析
日期:2019-05-31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路威
点击:329

血刃儿媳之水浒式英雄:鹿三

鹿三这位好长工,一生里为白家辛勤劳作,对得起东家,对得起自己。他在内心把为东家做工当成自己的本分。自觉自愿且自强。是个听话,懂事,特别会干活的好把式。好东家遇到好长工。鹿三的命真的不错。每天不停劳作的鹿三,本可以日复一日地做下去。无惊澜曲折与变化。但在其本分、平静安于现状的表现下,似乎隐藏着一种令人难以言说的冲动 。一个老实人或许就是被老实限制而未显现其内心和骨子里潜伏的巨大能量——或者破坏或创造力。蔫巴人放响炮吓死人,老实巴交的鹿三两次惊天举动实在让人震惊。

第一个惊天之举是参与“交农”,在白嘉轩谋划良久却被牵制手脚无法具体号令,眼见起事失败的关键时刻,鹿三挺身而出,以异乎寻常的勇敢做了一回充当揭干而起挑头闹事英雄。

“时势和机运却促成了鹿三人生历程中的一次壮举。”(103页)。当和尚呼唤:“我一人孤掌难鸣。各位父老再举荐三个头儿,带领众人进城交农具去!有哪位好汉自告奋勇站出来更好……”鹿三听了大叫一声:“白鹿原鹿三算一个!”话音未落,他立即被身旁的人抬了起来。鹿三站在陌生人的肩膀上,高高地俯视着乌压压的一片黑脑袋,忽然觉得自己不是鹿三而是白嘉轩了。直到死亡,鹿三都没想透,怎么会产生那样奇怪那样荒唐的感觉”(104页)交农返回路上,鹿三乘胜又做了一回领袖。“鹿三顺从了众人的意向,回原路上所过的村庄,凡是没有参加交农的人家都受到严厉的惩罚,锅碗被砸成碎片,房子被揭瓦捣烂(本应烧掉,只怕殃及邻舍而没有点火)。有两家乡性恶劣的财东绅士也遭到同样的惩治。鹿三回到白鹿村,白嘉轩在街门口迎接他,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三哥!你是人’”(105页)平时满身灰土给财东做活的庄稼汉,从来低声下气。哪有今日交农后的风光和荣耀。竟然得到老财东的鞠躬和恩谢。做下人的鹿三平生里的晦气、积郁在内心的压抑一扫而光。小人物得志气,幸福感或许无以言说。

鹿三知道自己渺小,穷得连处媳妇都娶不上,多亏了遇上白嘉轩这样的好东家,才使得自己能够娶妻生子,传宗接代。如此大恩大德,他怎敢忘记。因为白嘉轩与他有恩,他才在关键时刻不惧冒搭上性命的危险,“带头”起事。之后,号令发出,大家一哄而起。场面好不壮观。在轰轰烈烈的“交农”事件中,鹿三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豪气和欢乐。他还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竟有这样大的勇气和作为。 这是他一生里一直活在不争气与做下人地位和角色所没有过的。做长工,做一个好长工,一个唯命是从,甚至忘记自已的存在,不想别的,不可能想别的,也不应该想别的下人。然而,在“交农”中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和伟大。鹿三是过去千百年的农民的一员,农民所以参加起义,差不多或多或少都会有鹿三同样的感觉和体验吧。

“交农”之外,鹿三的另一个惊天之举,便是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媳。鹿三杀田小娥,与水浒里武松杀潘金莲一样,仇女是其能够狠下杀手的基本心理特征。宋江杀闫婆惜,卢俊义杀贾氏与之同。潘金莲渴望爱情,希望过正常人的生活,做一个不听任婚姻命运由他人摆布的女人。这对于武松式的男人是无法理解并得不到肯定的。相反,被看成女人的罪恶。所以,潘金莲嫁给无爱男人而产生不满就只有罪恶。而潘金莲竟然杀害亲夫,罪上加罪,不能绕恕。至于分析潘金莲的不幸遭遇,武松类男人没有这个思想。女人只要犯了淫字,格杀无论。

如果武松杀嫂,还有其嫂毒死亲兄的理由可以开脱,而鹿三杀儿媳,被杀者并无人命案,勾引了男人也不构成死罪。而鹿三将其杀死,是比武松更有过之的仇女,恨女极端者。潘金莲杀武大郎必定犯下杀人罪过。而田小娥没有,但鹿三极度仇恨地将其杀死。鹿三对小娥的仇恨,代表了白鹿原那个旧时代对于女性的集体仇恨和血腥统治的社会现实所产生的必然冲突。强制和压迫甚至处死女人,是那个时代所有人的道德要求和行事原则。鹿三是“为民除害”,所以,这个老实的庄稼人才会拿起屠刀对准自己的儿媳。

作品在表现农民意识和传统道德的顽固、力量、疯狂同时,也真实地反映和表达了善良和正义的呼声。并以非常强大的存在形式对残杀无辜,戕害女性行为予以控诉与反抗。杀死小娥后,鹿三虽然决然坚持自己为民除恶的正当与合理,但内心无法摆脱蓄谋杀人的罪感谴责,随即陷入惊恐,失常。渐渐被一些错乱的念头左右,最终痴疯呆傻。可以说自从他手中那把锋利的屠刀落向那个被原上人追打压迫威于死地的弱女子后。英勇壮举的鹿三便在精神上死掉了。

“鹿三从后晌一直闹到天黑夜静,他的过分灵活的眼神和扭扭捏捏的举止行为,谁一看见都会惊异不已,与往昔里那个鹿三稳诚持重的印象裁然不同。他从马号窜到晒土场上,又从晒土场窜到马号,向围聚在晒土场和马号的男女老少发表演说:‘我到白鹿村惹了谁了?我没偷掏旁人一朵棉花,没偷扯旁人一把麦秸柴禾,我没骂过一个长辈人,也没搡戳过一个娃娃,白鹿原为啥容不得我住下?我不好,我不干净,说到底我是个**。可黑娃不嫌弃我,我跟黑娃过日月,村子里住不成,我跟黑娃村外烂窑里住。族长不准俺进祠堂,俺也就不敢进去了,怎么着还不容让俺呢?大呀,俺进你屋你不认,俺出你屋没拿一把米也没分一根蒿子棒棒儿,你咋么还要拿梭镖刃子捅俺一刀?大呀,你好狠心……’”(464——465页)

这么一个可怜的女人,背负了不洁的名声,唯盼能够与自己所爱的黑娃一起过生活,哪怕穷贫难艰,卑辱鄙贱,都在所不惜。然而,白鹿原不答应,所有人都不容她,最后竟然是她的公爹新手将其杀死。

至此,田小娥灵魂伏体的情节,通过杀人者鹿三亲自讲出了她的死。将白鹿原对小娥的仇恨、残忍,小娥的善良无辜以及杀人者鹿三犯罪后的自责与恐惧,以极其极其强烈和震憾的形式表现出来。

作品对这一系列情节描写十分精彩。将人物内心的丰富复杂,矛盾与混沌,善良与愚昧表现得淋漓尽致。鹿三具有杀人的愤恨、勇气、疯狂和理由,但在杀人之后旋即陷入罪感谴责,并最终精神错乱以至注渐丧失阳神而死掉了!

鹿三的错乱和痴疯可以从两个阶段来理解。杀人后的痴疯应该在临床上得到诊断,一般人也能够看清他是疯了。而前期的“错乱和痴疯”,则属于精神和思维上的问题。说他“错乱和痴疯”因其心理上较为粗陋、简单、扭曲。他的经历和自身禀赋都使他在对待传统伦理等诸多问题方面,无法控制,更谈不上尺度和拿捏。他冲动,浅薄,混饨,是一个精神和心理不够健全的人。完全不能和白嘉轩财东式精英人物相比。

因此,才会有他嫉恶如仇对小娥狠下杀手。而杀人之后,被先前仇恨冲动掩盖着的本分老实等品质,便恢复起来,其内心陷入为民除害与杀人有罪的痛苦对立和谴责的煎烤折磨之中。使他时时受着审判,一日不能安生。这种内心的折磨自然会导致一个人神经系统的破坏而精神错乱。

鹿三举起屠刀的手,是封建社会所给予和规定他的特定动作;是几千年传统文化的必然出手;是一个被传统伦理道德束缚和绑架的丧失理性的农民的“正常行为”。而屠夫与殉葬者双方更同为封建社会牺牲品。真正的凶手,应该是白嘉轩这样能够冷静,无情,正视小娥这样的无辜女子死而无憾的坚守封建传统道德的精英人物。他愈是坦然,愈是感觉正义在身,愈觉得自己在主持公道,就越发表现出封建传统道德的残酷,对人性的毁灭和曲扭。白嘉轩式思维是原上的主流和统治。白嘉轩的正人君子形象,是那个社会杀人不见血的日常与世俗!作为凶手的鹿三尚自责和忏悔,但把小娥致于死地的元凶白嘉轩(是他运用手中权利绝了小娥在原上生路的)却没有!

白嘉轩对黑娃表现了良心未泯的善良和仁慈,但对小娥完全没有人性的反思与检讨。其在对鹿三因杀小娥内心不安时,他对小娥仍然痛恨不已,认为其罪该万死。毫无怜悯。白嘉轩这一人物性格也充满矛盾和复杂。这不由得让人引发更加深刻的思维和纵深的探索。小说人物的丰富复杂值得读者深深玩味!

卑微的身份与极度的自尊。这一点鹿三困扰终生甚至一刻也没有让他内心安妥。因为穷,因为低贱,他对于来自外界所有对于下人无论谦和还是鄙视的态度和眼光都极其敏感。财东的孩子一定比自己高贵,财东家的一砖一瓦也都是神圣和高贵的。他从来都以一颗战战兢兢的心来观察周围,仰视主子,鄙薄自己。借以获得一份称职的奴才角色的目的。鹿三不是不想扬眉吐气,是他从来没有伸直了腰,可以大声说话,无忧无虑做人的机会。是角色使然。他必须这样,他只能这样。因此,也养成了他非常注意防范自己下人角色而丢脸的特殊心理。为了不使这样情况发生,他比一般长工更加注意自身形象,一定要比他人做得更好。一定要让财东感受到他这个好长工的与众不同和价值。一直到老,鹿三做得非常好。期间两次惊天之举,“交农”的勇敢与杀人的凶残,是要以下人的身份来证明自己道德的高尚,节操纯正,他要向世人证明他不是一般的一个下人,而是一个与主子白嘉轩同样具有美好德行,值得受人尊重的完美形象的人物。他两次奋起挣扎也并不是想摆脱鄙下和卑微,只不过想要向世人证明他也是条汉子。他最高理想是要做一个让人称赞的好汉!和水浒传中的好汉式人物一样。他的灵魂和骨子里盛满的旧式农民的落后、保守、愚昧。鹿三角色的悲剧意义也正在这里。

2019年3月3日于岭南

【编者按】感谢赐稿万泉河文学社。编者注意到,在近期出现在盛京网上关于对《白鹿原》这部作品的分析文章,全部来自“路威”。在读到这篇作品的时候,编者花时间浏览了作者此前的几篇评论文章,非常深刻与细致。原著就已经很精彩,加上路威先生透切的分析,让《白鹿原》这部作品立体呈现在我们面前。特别是这篇文章,对“鹿三”这个人物的剖析,让我们从更深层次理角原著。很精彩的分析。推荐阅读。【万泉河编辑:文彧】
上一篇:[品读盛京文学]清清“半亩塘”一读“半亩塘”之精品
下一篇:关于题图诗的创作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1354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