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18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老区经济发展在路上
日期:2019-05-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小溪听涛
点击:278

一、深刻领悟深入基层扎根群众的精神实质

“深入基层不放松,立根源在群众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

这是2015年2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延安市延川县梁家河村调研时,这样表达是他对四十年前上山下乡的体会。源于郑板桥的《竹石》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愿意竹子牢牢咬定青山,把根深深地扎在破裂的岩石中。经受了千万种磨难打击,它还是那样坚韧挺拔;不管是东风西凤,还是南风北风,都不能把它吹倒,不能让它屈服。

总书记十六岁挑着一担书来到梁家河的。在这儿,他白天和社员们一起下地劳动,夜晚在窑洞里借煤油灯读书,通晓了中国传统文化,熟悉了诗词歌赋,且能融会贯通。他对清代扬州八怪郑板桥的《竹石》诗,原诗词前两句改为“深入基层不放松,立根源在群众中。”改的好,改的秒。 赋予了诗词的内容、时代、精神气息新的含义。朴素中溢出领袖高山流水的境界。酣畅中透出粗狂豪迈的雄奇。领袖的倔张、坚强、执着的思想品德,流淌着崇高的思想火花和理想智慧的光芒。作为****的每一员,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精神不能忘,深入基层,永远置身于群众之中不能忘,把自己沉到尘埃里浴火磨砺不能忘。他没有直接要求他人,他自己四十年前就已经做到了。

十八大以来,总书记先后到西柏坡、沂蒙、古田、延安、遵义等革命老区考察。展现了他一如既往、深厚浓重的老区情怀,留下了饮水思源、不忘革命圣地的红色足迹。指出,“革命老区是党和人民军队的根,我们永远不能忘记自己是从哪儿走来的,永远都要从革命的历史中汲取智慧和力量;革命老区是新中国的摇篮,是社会主义大厦的基石;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等。这是领袖发出的指令和号召,号召全党全国人民红色的根不能忘。

如何学习总书记关于革命老区的重要思想,深刻领悟其精神实质,努力研究其深刻内涵,要从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国革命与建设实践相结合的角度,深刻解读习总书记的革命老区思想实质,感受总书记的思乡情怀。要想做到,不能停留在泛泛而论,做表面文章。必须亲自践行,要实实在在深入基层,扎根群众。人民给了我们劝力,掌权坐天下,不能一天到晚躲进水泥钢针包裹着的办公室里,看材料、听汇报、接电话,风刮不着雨淋不着,过着随心所欲,逍遥自在,舒舒服服的日子。没有压力,没有群众,那儿还是党和政府的干部。

但这个问题确实存在。长期以来,某些干部离群众的距离越来越远了,群众的呼声、心声、需求、愿望,了解的越来越少了。与群众的感情越来越淡了。现代化的通信工具是便捷了,但反映真实的情况却越来越少了。来自群众中的所有信息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传往太空的过程中,并没有因风吹雨打的洗礼变得更真实了,假话,虚话、套话还是原封不动的存在。某些干部专捡好听的,顺耳的,过年的话听。听了,不加分析,还信以为真,大加赞扬。还有一些不切实际的事,子无虚有的事,涂脂抹粉,虚构夸大,又被传来传去,以讹传讹,甚至作为政绩,一级一级,层层上报拿来邀功请赏。可笑之极!然而,某些干部就习惯于报喜,不报忧。老区现状、百姓疾苦、群众需求,社会发展、经济发展,干群关系,民间矛盾,邻里纠纷统统被抛在脑后。真正的呼吁、呐喊的越来越少了,而不是更多了,更不用说去想方设法改变它了。

如果你对我的党内批评有意见,你就响应总书记的号召,身体力行下到老区,投身到火热的老区经济建设、调查研究中去。

二、充分调查了解老区百姓经济过往

革命老区,几乎都是一些贫穷地区。那儿穷山恶水,土地贫瘠,没有丰厚的自然资源。就像我老家沂蒙老区,大山皱褶里一个贫瘠的小山村。土地都是梯田,大块的不足一亩,小块的仅能种几棵庄稼。地瓜长的像乒乓球,谷穗长的像小学生用的毛笔。一年到头没有多少收成。老区人民的生活苦呀。能与沿海发达城市相比吗?根本没有可比性。当然,老区也并非资源匮乏,也并不是没有开发潜力。大山自有大山的魅力,大山自有大山的可爱之处。譬如大山的石材资源,山里的土特产,自然山水景观,山里人淳朴厚道、吃苦耐劳,大山一样的精神。还有革命老区红色资源、红色传统、红色基因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一些同志了解吗?意识到了吗?也许了解,也许意识到了。

据我所知,好多小村村街道路都是两用的,好天供人行走,下雨天成了雨水流淌的小溪。通往村里的交通十分不便,下了公共汽车要步行爬好长一段山路。我村就是,通往村里的山路有四五里。这条路上曾经走过打鬼子的八路军武工队,走过打败蒋家王朝的人民子弟兵,走过推着小车支援前线的民工……多少次,我和妻子孩子一起回家,弟弟接到电话都要用地排车到车站去接。崎岖的山间小道、上崖、下坡,曲曲弯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地排车在路上晃晃悠悠不停的颠簸和蹦跶。儿子小不懂事,反而高兴的对我说,爸,真有意思,多好玩呀!就像去公园里开碰碰车,坐过山车一样!若遇上下雨天就更糟糕,道路湿滑,要下车步行。遇上爬崖、越沟坎还要帮着推车。一身泥浆,一身汗水,一肚子抱怨。每次回家都要经历这尴尬之苦。

 

这种情况在革命老区不仅限于一个村,一个镇,一个县,“面积数以百万平方公里计、人口数以万万计……”我曾写过一篇散文。写的就是我们县的高考状元,说的就是通往他家的道路,还有他的家境贫寒不堪……

班主任老师怎么也弄不明白,小王几乎吃饭都成问题,学生家长会,父母从来就没来过学校,学孬学好似乎漠不关心,他学习的动力哪儿来的?于是去家访,想探个究竟。

当然,这是在小王高考半年前。

小王说,“老师,天寒地冻,前几天刚下过一场雪,路上不一定好走呀。”

“雪不大,融化的也差不多了,没问题。”

师生俩坐上由县城开往镇里的公共汽车。小王没钱买车票,班主任替他出的钱。

四十里路车程到达镇上。下了车,小王说,“老师,去我家没车了,也没其它的代步工具,只能步行。路,全是上山下山九曲十八弯的羊肠小道。”

“走!前面带路。你能走,老师就能走,有多远?”

“过几座山就到了。” 

路上的确是已经没有什么积雪了,但沟沟坎坎里还可以看到少许残雪。上山的路被冻的硬邦邦的。小王也不言语,撒开腿,脚下生风,行走如飞,班主任在后面紧赶慢赶似乎是小跑步勉强跟得上他。班主任禁不住感慨地说,“哎呀!小王,你走得好快呀。我这个大学竞走冠军都没有你走得快呀?”小王回头望了班主任一眼,放慢了脚步,像是自言自语,“竞走是在竞技场上,有竞赛规则,行走姿势,走的是平平坦坦的路,俺这山沟秃岭上的人走的是高低不平崎岖小道,从小到大,出门爬山上崖,没啥规矩和走路的样子,无拘无束,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快慢习以为常了。有时甚至还要挑上百十斤的东西上山爬坡。一旦空手走路,还不就身轻如燕?不管你是城里嗜好运动的,还是在竞技场上有成就的,在这小道上行走,怕都不是俺山里人的对手呀。”

“嗯,我信。”

走了一个多小时,翻过了一座山。寒冷的冬天里,班主任还是累的满身是汗,但行走速度并没有放慢,边走边问,“小王,还有多远?”

“快了!前面就是。”

班主任捺住性子,继续跟小王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翻过第二座山。行走速度显然放慢了。班主任三十来岁,身强力壮,心想不能输给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但还是又问了一句,“小王,还有多远?”

“快了!一会儿就到了。”小王随便答道。又转身望了一眼,看出老师是累了,说,“老师,咱们就歇一会儿吧?”

“继续走!天不早了。”老师心想,可能小王的家就在前面不远。

当翻过第三座山时,已经夕阳西下了。班主任再问,“小王,你的家到底还有多远?”

“不远了,翻过这座山就到了。”

又走了一个小时,过了第四座山,太阳进了山沟,已经是彩霞满天了。终于到达了小王的家。

小王的家就在村头。一圈矮墙的中间有一个柴门,破院落里像土地庙一样的三间破房子,孤零零的矗立着。模模糊糊见门前有一片菜地,园里种着菠菜和大蒜,杂草和残雪的覆盖,葱绿的小生命约隐约现的裸露着身子在寒风中顽强的挣扎着。菜园的前面就是悬崖。悬崖下到处是乱石块、杂草,和东倒西歪错落无序的树木,以及村民们乱扔乱倒的生活垃圾,部分被积雪覆盖着,部分五颜六色探头探脑的裸露着。大小粗细参差不齐的树木在寒风中摇曳扭动,光溜溜的身子上凝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像糖衣……

狗叫了起来,那是小王家的狗。街门是用树枝编织的,可谓真正的‘柴门’。门上面没有门楼,当地人称这为‘光棍门’。狗透过光棍门陆离的空隙早就看见了走在最前面的小王。狗的记性真好,久不回家的小主人回来了,简单的叫了几声就停了下来,狗的意思是表示问候,“少主人,您回来了?”之后,狗一个劲的哼哼,尾巴不停地摇摆着,肢体语言象征着是向远方来的客人表示它的友好和欢迎。听到狗的叫声,小王的父亲从屋里走了出来。随便问了一声,“谁呀?”小王喊,“爹,老师家访来了。”

“哦!大老远的,你让老师来遭这罪?”

“不是我让老师来的,是老师自己要来。”小王辩解。

“老师,屋里吧!”小王爹客气的说。

小王让老师先走,班主任跟在小王父亲身后。越过院子,朝屋门口走去。狗在小王的身旁,边走边继续摇着尾巴,不时的瞅着小王和来客,诉说着这些日子家里的大事小情。进了屋,正面靠墙摆放着一张破旧方桌,小王父亲指了指桌子左边一个旧方凳子对班主任说,“老师,请上座!”又说,“您一定累了,也饿了。天不早了,这就上饭,边吃边聊。”小王父亲简单说着,进西屋去了。

班主任问小王,“脸盆在哪儿?我想洗把脸。”

“家里没脸盆。老师,我们这儿缺水,很少洗手、洗脸。家里没有暖水瓶没热水,要洗,我拿水瓢倒着凉水您洗吧!”

班主任沉默了。大冷的天,凉水多冷呀,怕是结冰了。立马又说,“那就算了,入乡随俗,我也不洗了,省点水吧!”

一会儿,小王父亲端上一小盆黄豆芽,里面还搀杂着碧绿的小菠菜。他对班主任说,“兵儿打电话给村长,村长跑家来说,老师要来家访。我就琢磨,穷归穷,老师大老远的过来,怎么也得留您吃顿饭。这不,我和他娘就开始准备,准备了一集(五天一个集日)。生了一盆黄豆芽,门前小菜园里的菠菜太小,还吃不着,就挑大一点的拔了一些,就炖了这盆黄豆芽,小菠菜点缀,也算俩菜吧!老师,您就将就着吃。大冬天,山高路远,有钱也没处买,不用说还没钱。”接着,他又端出一盘玉米饼子。拿出两双筷子,一双给老师,一双给儿子。又说,“兵儿,你陪老师吃,我烧开水去!”说着要进西屋去。

班主任急忙说,“大哥,坐下一起吃吧!”

 “老师,我家就这两把凳子,两双筷子。” 小王解释。

“哦!”班主任震撼了。穷,也没有穷到这样的呀。一家就两把凳子,还可以理解。一家只有两双筷子,怎么也……

那一宿,班主任与小王父亲就着白开水说到深夜。下半夜,本想与小王一起凑合半宿。但是小王家里没有多余的炕。三间房子,西间做饭,中间明间,一家人都在东间这一盘炕上睡觉。还没有多余的被子。班主任推说不困,在明间坐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就与小王匆匆返回了。

从此,班主任知道了怎么叫‘边远贫穷’地区了。怎么叫,穷则思变。可能这就是小王的学习动力吧!他要改变现状,改变自己的人生。他想走出大山,走出贫穷。

小王以这个县的高考状元进入了北京某名牌大学。以这个县某企业的头头---爱心人士捐助的五万元助学金读完了大学……

三、不协调音符不会影响老区人思变

老区的孩子思变,不甘贫穷落后。老区的人民并没有安于现状,也不懒惰。说到懒惰,前几年,有一个扶贫干部,说了个小段子,说是他亲眼目睹。说,某贫困区,国家投资在当地建了一个工厂,让农闲时,闲下来的农民进厂打工,通过打工的劳动报酬改善生活,直至脱贫。开始报名的十分踊跃,进厂打工的挤破头,扶贫干部非常高兴。然而,一个月过去了,在厂里干活的寥寥无几。墙根下,晒太阳、抽烟、闲聊的人越来越多。个别的还在太阳底下拿虱子、抓跳蚤。扶贫干部向前问,闲着不燥得慌?为什么不去工厂打工呀?难道都喜欢甘愿贫寒?打工太累了,要是一天不是干八个小时,干三、四个小时就好了。我们受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已经习惯了。不就是‘城里人吃细的’,我们吃粗的。城里人吃干的,我们喝稀的,也没有什么不好。反正国家没有饿死人的政策。扶贫干部说,国家宪法规定,国民有劳动的权利,不劳动不得食,多劳才能多得呀。晒太阳的人不吭声了。扶贫干部感叹,看来教育农民问题还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作为老区人后代的一员,我听了心酸、脸红、惭愧。这就是我们老区人?但静下心来,我觉着这事、这些话不靠谱。老区人就这样不要脸?这样的思想觉悟?祖辈人那种革命情怀、斗争骨气、吃苦耐劳的精神哪儿去了?红色基因从此消失了吗?

我利用休假,自费去了那位扶贫干部工作过的地方了解情况。调查结果,与事实根本不符。是有个别懒惰的人这样做了,这样为了,也说过这样的话。但只能代表个别人。当地老百姓也对这样的懒惰人深恶痛绝,嗤之以鼻。

老区人民的感情是丰富的,对党和政府号召‘农业学大寨’,他们积极响应,坚信人定胜天,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劈山造田,改天换地,修大寨田,提高粮食产量。学习‘河南红旗渠’精神,兴修水利,开山劈石、引水上山,改善生存环境,生活环境。学习‘九间棚’艰苦奋斗精神,战天斗地,改变穷山恶水,使天变蓝、山变绿、满山遍坡现粮棉果蔬。

这些年,虽说发生了一些大的变化,老区人民的生活也有了一些提高。因条件所限、各种因素制约,但还是远远不够,根本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跟不上沿海发达省份、城市、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以及当下人们的生活需求。

老区人民尽管生活水平不高,存在诸多困苦,还有许许多多的不如意。但他们也没有抱怨,没有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还是一如既往对党和政府感恩戴德。

四、知小家看老区对新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每次我单独回家,习惯坐在炕上和父母亲喝茶水、拉家常。弟弟们结婚之后都搬出去单过了,作为大哥同样放心不下,也会经常询问他们日子过的如何,收成咋样,够吃的不?然后捎带向父母回报我在外工作的情况,以及我的小家的事情。每次回家,我很少出来串门,不是帮助母亲喂猪鸡狗鹅鸭,就是打扫院子。有时自己或父母陪着我在房前屋后转转,看看自家种的菜,自己曾经栽种下的树,长高长粗了没有,果树结果了没有,结了多少果子,有时也到山地里去转转……

记得一次回家,拉家常时,母亲就像老区千万个母亲一样,高兴的对我说起,改革开放这些年,咱这老区,咱家里日子比起以前好过多了。荒野、山林和土地承包到户,各家都有“一亩三分地”,自己说了算,自由种植,随便经营,庄稼长的比以前好多了,粮食打的也多,收入也高了。你爹承包的果园,果树开始结果了。山地里种的蔬菜,土特产经常拿到集市上卖,手里也有钱了。农闲时村里的年轻人可以随便去城里打工。村民有了钱,吃、穿、用好多了。不愁天天吃不上煎饼,身上不再穿戴补丁衣裳了。这不,村里也拉上了电,不少人家看上了那种小电影(电视)。不出门坐在炕头上能看戏,知道天下大事,多好呀……母亲发自内心的喜悦,对新农村、对改革开放、对新生活的赞扬,溢于言表,滔滔不绝。

我插话,是呀,二老在这穷山沟拉扯我们兄弟几个辛苦了半辈子,总算赶上好时候了。不过,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母亲话锋一转,对我说,日子虽说是好多了,但与政府倡导的新农村,实现小康的生活,怕还是相差许多吧?小康生活什么样我不知道。就说要赶上城里人的日子还差着远呢!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去你家住过一段日子,实在的说城里人的生活比乡下好。住高楼大厦,比咱这平房子好。城里人饭食吃的全,讲究营养,农村人单调。城里人衣着打扮洋气时髦,农村人土里土气。乡下与城里就是有差距。就拿咱这个家来说,不说吃喝,不说穿戴打扮,单说这房子吧,是你爷爷留下的,还是八路军帮忙给盖的,多少年了?住,是能住,只能将就着住。屋子矮门窗小,里面窄巴,见不着阳光,下雨阴天在炕上做针线活看不清,啥年头了,这样的屋子还能继续住吗?再说,房檩条至少有五、六十年了,虫食腐烂快成糠了,支撑不了多长时间,已经成了危房了。说不定那一天就倒塌了。弄不好,你爹娘就会被砸死在这房子里。

我说,是呀,老房子是不能继续住了。我和弟弟们也有这个计划和想法,假以时日,齐心协力,一定能够满足二老的心愿,住上新房子。

母亲一向不问世事,那次也拉起村里的事。她说,和几个老姊妹闲着没事私下议论,通往城里的路不知走多少年了?当年,八路军武工队打鬼子走的路,子弟兵走的路,民工支援前线走的路。几十年过去了,还是老样子,如今还继续走,这也叫路?高低不平,晴天看着像路,雨天是小河。白天好说,晚上黑灯瞎火,磕磕绊绊,出门可费劲了。雨雪天还有法走?不小心摔倒了,摔不死也摔个半残废。你说汽车进不来,水果和土特产能运外面去?运不出去能换回钱来?改革开放,经济搞活,路都没修好,怎么搞活?

母亲越说越来劲,接着说,还有吃水,一年四季各家要去山下沟洼里挑水吃。春夏秋还好,寒冬腊月,上沟下崖破冰担水吃多不容易!啥年月了?建国五十多年了还要挑水吃?不知何年何月是个头。

我劝母亲,不要着急,干啥事都得有个过程,党和政府没有忘了老区,没有忘了老区的社会发展,经济建设,没有忘了老区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和提高。县里、镇上都了解,村领导会对村路和吃水问题想办法解决的。

对我家吃水的事,母亲还说了个小笑话。

她说,你们几个都在外面工作,家里大事小情都由你小弟弟操持着,他也没少掏心。算是个孝顺孩子。他知到我们老两口三、五天吃一担水。估摸没水吃了,就过来挑水。难怪水缸小,就盛一担水。挑完水之后,再陪你爹喝口酒,说说话,拉拉家常。说起酒,你捎回家的酒都是些好酒。一瓶少说也值五、六十块或百把八十块。茶碗小,一瓶酒四茶碗,你小弟一次最少喝两碗。你算算,一桶水,顶一碗酒,那我吃这水可贵了,一桶水得花十块二十块钱呀!比高档饮料还贵!母亲笑了,我也笑了。母亲倒不是心痛小弟喝两碗酒,而是说这吃水还真是个大问题。

五、老区经济建设迎来了春天

革命老区,小山村,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在这儿我度过了童年快乐的时光。这儿有我的牵挂,有我的发小玩伴,这儿有我的乡愁,有我对大山、乡野、川溪、树木、蓝天、白云的眷恋,刻骨铭心,魂牵梦绕……

这些年,老区经济建设迎来了春天。党和政府的重视,扶贫、支教、支农、支援老区建设提上了日事议程。人员下乡,政策倾斜,财政支持。一些曾经在革命老区战斗和工作过的老干部、老军人,以及他们的家属子女,纷纷探望、访问、调查,参观老区,为老区建设出谋划策,建言献策,有力的出力,有钱的出钱。还有许多热心人士献爱心为老区捐钱捐物。不少企业家在老区投资办厂。我联络几个从小村走出来的,现在外地工作的伙伴,一起呼吁、呐喊,为家乡建设,尽自己所能,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老区,小村和全国一样,一直处在静悄悄沉默不语的乡村像睡狮苏醒开始沸腾了,焕发出勃勃生机。

要说改革开初期,老区人们尝到了甜头。这时,村民们更清醒的意识到,党和政府没有忘了老区人民。老区人民也不能躺在过去的功劳薄上等,靠,和无所作为。也不能因地域条件差,没有天然资源,就怨天尤人。要振作精神,要像老辈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一心一意支援子弟兵,军民一家鱼水情谊,联手抗战,赶走日本鬼了。解放战争,妇女做衣服、做鞋子。男爷们推着小车,踊跃支前,打败蒋家王朝,建立新中国。

建国这么多年了,老区面貌变化不大,老区人民的生活提高不快。怨谁?怨自己。党的政策好了,八方伸出了援助之手,还不干,等待何时?不干,就对不起老区前辈人。不干,就辜负了全国人民的期望。不干,就是傻,天上不会掉馅饼的。

小村人,卯足了劲甩开膀子大干快上。

六、老区经济发展进入了深水区

老区人的思想调动起来了,又有政府政策倾斜,财政支持,大量的基础项目建设、惠民建设开始了。大多数项目论证后是正确的,投资建设是必须的,建设速度也是客观的,建设质量也是可信的。但是,总有个别项目的个别人,私欲膨胀,利益熏心,受金钱的驱动,干下了令人痛心的事。

譬如,投资二百万元的某‘希望小学’,一期工程竣工之后,在庆祝的晚宴上,有人竟然说出,放上几只鞭炮,看能不能将房子震塌了!哦!校长大吃一惊,不是开玩笑,说笑话吧?鞭炮能将房子震塌了,那还能防震?这可是关系着老区孩子们的生命安全呀?不是闹着玩的事。谁跟你闹着玩?我盖的是小学校舍,可不是防震工程!

又譬如,某乡村路刚修完,还没开始跑车,有人就反映,新修的路像人破了肚子一样裂开了。有人骂豆腐渣工程,说领导吃回扣了。天地良心。调查发现,包工头,为了多赚几个黑心钱,私下里指示农民工偷工减料。怎么偷工减料?你想都想不到。按规定要求,水泥路宽度为四米,厚度二十公分。用四百号水泥、大山碎石快、河底黄沙搅拌混凝铺成。具体负责的同志,也对每段路包工的包工头下达了指标和任务,他们也承诺保质保量完成任务。施工过程中,负责同志也亲临现场检查指导。修路所用的水泥灰号、石、沙,比例都没有问题。路的宽度,厚度都没问题。那问题出在哪儿呢?对裂纹的路进行剖腹探查,仔细测量,问题出现了。路两侧的厚度一概没问题,问题路段中间的厚度不足五公分,下面全都是土。负责同志在现场的时候,他们就按规定施工。一旦离开,立马改变质量标准。“村村通工程,”算不上百年大计,也不能还没跑车,路就废了吧?当然,这仅是个别路段,不能代表全部。但一粒老鼠屎带坏一锅汤呀!

引以为戒,质量警示。这些人渣败类,给老区人丢脸。村、乡镇、县三级政府齐抓共管,严查严办。同时利用电视、电台、报纸宣传。大会、小会层层讲这个问题。组织从事基础项目建设、惠民建设项目有关工作人员学习法律法规,提高建筑质量意识,领导干部亲临施工现场监督监管,层层把关,严格质量监管,杜绝类似事情再次发生。坏事变好事,给后来各项建设项目提了个醒,纳入正常建设施工。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建立和发扬好的作风,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净化升华思想意识,涤荡锻造纯洁灵魂。严字当头,身强身正,心正权正,行得正,走得端。谋事要实,做事要实,做老实人。学习和践行“三严”、“三实”。把教育实践活动推向深入,始终以这些标准要求和提醒干部群众,做自己该做的事。干部要把群众当亲人,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深入群众,摸清实际情况,找出问题所在,知难而进,勇于担当。将老区的经济建设,和谐社会建设落到实处。

七、小村小家经济发展是老区的缩影

最后还是说我的小村,我的小家。由于思想到位、政策到位、领导靠上,群众一心一意扑上。在上面的资金辅助下,在爱心人士的资金支持下,先是在山下建起十数个小型水坝和水库,然后破天荒的在东山顶上建起了一座水塔和一大片水净化池,将半山腰水坝和山下水库里的水引上山顶,经过净化之后通过自来水管道输送至家家户户。首先解决了小村村民吃水难的问题,从此吃上了纯净的山泉水,结束了千百年来村民们下山四处挑水吃的历史。

要想富先修路。镇政府投资实施村村通工程,开山劈石,修桥补路,将村里那条老路,修成宽敞明亮的水泥路,村路一直修到镇上去,又与通往城里的路相接。自从有了路,村民外出方便,汽车可直接开进村,水果,反季蔬菜,土特产可直接源源不断地运出山村,运往外地。小村经济发展了,不少年轻人置办上了摩托车。有的开上了农用汽车外出搞运输。还有个别的村民当上了小老板,坐上了小轿车,不定时拉着村民兜风显摆。村民入股开办了石料厂,大量的石板、石材、石子和各种石料源源不断的被送往城里各处建筑工地。村民们还入股搞起了蔬菜批发和山货批发市场,将各家的农副产品集中起来统一销售,降低了村民单打独奏销售的成本和风险,又保证了村民的既得利益,调动了村民生产的积极性。村委会引导村民走出了一条共同富裕,共同奔小康的路子。

紧接着村里为搞新农村建设,进行旧村旧房改造,在原有村落房屋基础上,统一规划,集中重建。采取个人出资、出力、开山打石和集体扶持的办法。根据各家的具体情况进行分类建房。家境好的要求条件高的可在规划建设的新村中间建二层楼房;家庭经济宽裕的要求条件更高的可在新村后建三层小楼;一般家庭在新村中间和村前建平房。按照村委会规划,经过几年努力,家家住上了新房。新村建成之后,楼房和房屋,整齐有序,户户朝阳,家家焕然一新,窗明几净。新村街道宽敞明亮,可跑车停车。街道两边统一绿化,门前实行三包。绿树掩映,红瓦白墙,植被葱绿,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崭新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新村为村民生活居住区。村企业厂房一律放在村西头,村民创业园区已初具规模。富足起来的村民们衣食住行迈上了新台阶,精神面貌豪情振奋,继续向更高更新的追求迈进,处处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村民们睡梦里都笑声甜……

我家自然也住上了宽敞明亮的六大间红瓦白墙的新房,坐北朝南,光线充足、空气新鲜,窗明几净,绿树掩殃。母亲整天高兴地合不拢嘴,脸上像阳春三月绽放的桃花。烧火做饭不再烧柴火了,用上了沼气,既干净卫生又省事。再也不用受烟熏火燎之苦。袅袅炊烟淡化成了神话般的薄薄云雾。洗菜洗米水龙头一拧,哗哗的山泉水将菜和米沐浴的滑溜溜、白光光、干净清爽。如今村里年轻人的着装打扮赶着时尚追着潮流走,愣是敢与大城市里的年轻人媲美。我母亲也赶起了时髦,将自己的满头白发竟然也染得乌黑油亮,看上去年轻了十来岁。以往嘴上叼着的旱烟袋也扔了,吸上了带把的香烟。父亲笑着对我说,你娘这是跟人家学,说是吸上泰山、一支笔,说明混的还可以!她又不外出挣钱,她混得可以个啥?还不就是跟社会沾光,跟党的富民政策沾光!跟老区这块风水宝地沾光。跟儿子们沾光!跟我沾光!

老东西?跟谁沾光还不中?你别秃头跟着月亮走,沾光不觉就行了!

春节,我携妻儿,弟弟们携妻儿都回家过年来了。一家人在新房客厅里其乐融融地边吃着满桌丰盛的年夜饭,边喝着飘香的美酒,和高档饮料,边看着液晶电视机播放央视春晚节目,母亲骄傲和高兴的对满堂儿孙们说,也是对我们这些长期居住城市里面的人说,当下,乡村人也和城里人吃、穿、住、行没有啥两样。而且吃的粮食和蔬菜比城里的还新鲜,地里下来啥吃啥,都是无污染无公害纯环保的,对身体好。如今乡下人生活自由潇洒、舒适,空气新鲜有助于健康。没有城里那么多汽车放屁、人流嘈杂和喧嚣……过去我羡慕城里人的生活,现在不那么想了,圆了成为一个城里人的梦。就是城里人要换我农村生活,我也不愿换。实在的说,现在才真正体会到刚刚活出个味来呢!就像你们年轻人唱的歌那样……没白活一回……

父亲说,你这就满足了?鼠目寸光。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咱还要继续奔小康,实现伟大中国梦呢!

【编者按】问好作者,赏学精彩。 【山岳文学社编辑:败三龙】
上一篇:浅谈诗歌语言的表达方式
下一篇:白嘉轩——《白鹿原》人物分析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1354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