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26日 周三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毕业十年
日期:2019-05-1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杨纯
点击:343

前些年,赵雷的《成都》几乎火遍了全国。随后,在同学群里,我无意间听到了我的学弟们借用这首歌的曲,由吴宇辉重新作词,库亦晨重新演唱的《三职》。而MV的拍摄就取景于我的母校三职。那一刻,我感动到了。我一遍遍的听着歌曲,一遍遍看着短片,一遍遍回忆着我的大学。
想当年,我们班三十几人,却来自二十几个省份。我们原本是一群互不相干的人,却因一个全新的、史无前例的专业走到了一起,建立了当年独一无二的“金宝班”。如今,我们已经毕业十年了,我的同学们,你们现在都还好吗?你们是否已经为人妻,为人夫?或是已经为人母,为人父?从象牙塔到柴米油盐是否让你们苍老了许多?
其实每年的毕业季,我都会非常地想念你们,十年前,当我们考完最后一科而逃离考场时,我们暗自兴奋:“我们终于解放了。”这或许也代表着走出这个考场所有人的心声。是的,我们就此结束了长达十几年的学生生涯,从此犹如夏花一般,各自散落在天涯。在离别的时刻,我特意留到了最后,就是想去送每一个同学,因为我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可能我这一辈子也见不到了。我用心去记住你们每一个人的样子,我不知道记忆能让这些东西在我脑海里清晰多久,但是我始终记得是你们陪伴了我的青春。
还记得学校的田径场吗?我不知道此刻的田径场,是否仍然人声鼎沸,或是突然安静得让人窒息。我只知道,我们班的每个男生都在上面挥汗如雨地奔跑过,而每个女生都在一旁大声地呐喊助威过。纵使我们都未曾相信过生生世世的盟约,但我们还是会用力保护好曾经那份脆弱的,还没有经历过风雨的爱情。还是会为曾经在楼下仰望的对面楼里的灯光,为那其间晃动的模糊的身影而觉得温暖。很多很多年后的今天,你们回忆起这段岁月时,是否会觉得那是人生中最美最甜的记忆呢?
我亲爱的同学们,我至今仍然记得我们全班去“下捞溪”野炊,那是我们第一次集体出动,也是我们唯一的一次。也恰恰是这一次,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可爱。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要下到河底的路很陡峭,我吓的腿都软了。几乎是一步一步地往下挪的。当时,春燕在我前面走,她忍不住笑道:“大小姐,你没走过山路啊?”而我早已吓得说不上话了,我自己都能想象得出当时我的脸是怎样的惨白。这时,好在春燕拉着我的手,二话不说地就往山下跑,我才得以安全。野炊的地方是河对岸的平地上,而要过河就要踩着石头过去,这对于我来说又是个难题,我想不起来后来是谁拉着我过河的呢,只记得,我走在河中间的时候,一脚落空,直接踩到水里去了。还好水不深,只是打湿了鞋袜。前不久,我还找出了当年野炊时的合影,那一张青春的笑脸仍浮现在我眼前。最好玩的就是那张全班男生模仿“千手观音”的照片。
大学里,我和大容、艳娃子、剪子住在一个宿舍里。剪子是本地人,经常回家,而我和大容,艳娃子三个人经常进进出出都在一起。别人很羡慕地称我们为"三剑客"或"铁三角",而我们自称"女惶惶"。十年来,一想起这个外号就使我倍感温暖——那可能会是我们最潇洒、最嚣张、最放肆的日子了。
那个时候的我们喜欢读张爱玲、林徽因、林语堂等民国大家的文章,喜欢读徐志摩的诗,喜欢一切美的文字。我们会大谈民国时期的才子佳人,会在赞誉徐志摩的才情的同时,也批判他的爱情观;我们会一起幻想自己幸福的未来;我们还会很义气的一起逃课;甚至为了追一部校园爱情剧而疯狂地去网吧玩通宵;会在明知故犯的情况下用"热得快";会在停水的日子里一改往日的淑女风范大骂这个垃圾学校...... 
再后来,我们就在打打闹闹,嘻嘻哈哈中毕业了。纵使,我们有太多的不舍——对青春、对朋友、对校园,但是仍然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那几天,学校的广播里一遍遍放着小虎队的《祝你一路顺风》。听着不由得让人心痛,想落泪。而我们却故作镇定,四十五度仰望星空,这样眼泪就不会流下来。我们说着与离别无关的话题,和平日里一样,说了笑,笑了继续说;只是这笑中夹杂着莫名的忧伤。
还记得春燕离校的那一天,我和几个女生去送她。她是山西人,那次她是要回山西吧。走之前,她跟我讲了她大学时的一段恋爱经历,我还记得她对我说:“纯,你文笔好,要是把我这段感情经历写成小说,让学弟学妹们看,那一定会赚取他们的眼泪的。”说实话,春燕,我已经不太记得你跟我说的故事了,我只记得你跟我说,你喜欢《左边》这首歌。于是,送你的一路,我的手机里一直在放这首歌,直到你进站后看不到你的背影。而现在,我已经很多年不听这首歌了。因为,每次一听,就会想起你。
毕业的前期,有很多的单位来我们学校招聘。“艳娃子”就是在那一次招聘中得到了她的第一份工作,工作地点是在北京的一个度假村。北京在当时看来,绝对是一个令无数人向往的城市。她走的那天,我为她准备了在火车上吃的食物;在那种离别的时刻,我能为她做的也仅限于此了。她这次能去北京,也算是如她所愿了;她是一个喜欢出去闯的人。正如她说的:“我是一只燕子,喜欢飞来飞去。”回来时,天色已晚,我告别了一起去送她的朋友,独自一人去了那家我们常去的面食店。我很习惯地向阿姨要了一碗米粉,要在以前,“艳娃子”总会接着说:“我要热干面”。正想着,那位阿姨和我搭话了:“那个吃热干面的女孩没和你一起啊?”我张嘴却没能继续说下去。那一刻,我心里一阵酸楚。
 大容的第一份工作就在宜昌,这里有她的小姨,她去了一家保险公司,干的还不错。公司要求穿正装,她和男友去买了一套西装。回来的时候,我拉开她的衣柜,不禁大呼:“哇!你看你的衣服,一溜黑。“嗯,工作了,是该走成熟路线了。”她是一个喜欢到处旅游的人,她并不向往繁华的都市,而独爱山山水水。宜昌的旅游景点,三峡人家、黄果树瀑布、下捞溪.....都有她的足迹。她说,她的梦想就是踏遍祖国的大好河山。现在,男友变成了老公。而她的梦想将由她和她的老公一起完成,想想都觉得是一件幸福的事。
终于有一天,寝管阿姨找我收寝室的最后一把钥匙。我知道,再怎么想多逗留几日,这也是我在学校的最后一天了。尽管很不舍,但我们终究是要离校的。尽管这是我无数次期待的时刻,但它突然的到来依然让我措手不及。
那一夜,我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的绿荫小道,孤独的路灯依然亮着,他曾经为莘莘学子在无数个夜里照亮过前进的方向。而现在,我们能看见的却是霓虹灯在夜里不停地闪烁,还有一群奔走于城市,数着钞票过日子的人,他们习惯了用自己的脑袋去衡量人家的口袋,也习惯了用人家的口袋去衡量人家的价值。这种低智商的游戏已经变成了一种社会的潮流。无论怎样的繁华也掩盖不了内心的冰冷和孤独。但是,越是孤单,越会让我出现一种错觉,我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回到了什么压力都没有的年代,回到了那个满脸青春痘的年代;也会觉得,是不是我们的青春,还没有结束……

 

【编者按】作者由《成都》引出《三职》,从而回忆起作者的大学。来自20多个省份的30多名同学,因为史无前例的专业走在了一起。表达出作者的真挚的同学情谊,引人入胜。“下捞溪”野炊是唯一的一次集体出去,给作者留下了很深的记忆!同时也引起了我的共鸣!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同学情,是世间最美好的感情,也是最值得回忆与回味的感情!愿我的同学们也一切安好!【沈北风编辑:景艳玲】
上一篇:猜不中的选项
下一篇:【致敬母亲节】母亲,是这辈子永远的朋友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9/6/9 9:46:25
您好,恭喜您的作品被本社团推荐,经网站评委评审获得绝品文章,感谢努力,感谢支持社团和网站。祝创作丰收。【散文主编助理:春江】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38436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