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18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山登绝顶我为峰
日期:2019-05-14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迟吉生
点击:321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的登山运动中,中国四川的四姑娘山都占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四姑娘山景区从狭义上讲一般指的是大、二、三峰和幺妹峰,从广义上讲还包括着景区内许多其它的险峰,例如:婆缪峰、骆驼峰、玄武峰等等。

有很多刚接触雪山的爱好者都会把人生第一个五千米留给四姑娘山景区,因为这确实是可以实现登山梦想的地方。

对于攀登雪山而言,首先就要有过硬的装备,例如:扛得住零下三十度的睡袋,一双耐用的登山杖,一顶过硬而透风的安全帽,一支可以砸碎寒冰的冰镐,几把在空中撑得住几千斤重量的主锁和快挂等等;除了这些你还要有常人没有的意志和体力。

我这次的目标是四姑娘山大峰,海拔5025米。这是一座海拔刚过五千米的雪山,难度并不大,此次之所以选择它是为了给哈巴雪山当练手。

尽管是拿来练手的雪山,你也决不能轻视,不管是哪一座山,不管是多高或者多矮的一座山,我们都应该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

这次爬大峰,我准备了大约两个月。冬天的四川比沈阳暖和得多,不过山里的温度依旧是低得可怜。我把打包好的睡袋和一些登山装备提前邮到了四川绵阳的同学家,这样不需要我一路上大包小包的背着,快递事业真是给这个社会带来了巨大的便利。到绵阳取了装备之后便坐火车到了成都。

这次跟我爬大峰的还有一位来自贵州遵义的哥哥,比我能大上十岁,我们是在出发当天的越野车上相识的。

司机师傅约我们在成都百草路地铁站见面。上午九点半我们正式出发了。今天是出发日,任务是从成都出发,下午抵达四姑娘山镇,全程大约230公里,成都海拔约540米,四姑娘山镇海拔约3150米,海拔垂直上升2600米。对于230公里的距离海拔上升2600米却是不多见的。

成都出发天气不错,我们三个人开着丰田的越野车朝四姑娘山镇进军。一路上风景秀丽空气清新,在中国我最喜欢四川和西藏,因为风景真是太美了,而且有着无数的山等着你爬。

成都到四姑娘山镇并不远,四个小时车程就可以到达。在车子刚进镇子的时候,一座如利剑般的雪山矗立在我们面前,我在照片上多次见过它,四姑娘山的四峰幺妹峰,海拔6250米。这个海拔在中国的雪山之中可能连前五十都排不进去,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攀登幺妹峰的难度绝对在珠峰之上,幺妹峰的难度可以排得进世界雪山前五名。到目前为止,成功登顶珠峰的人已超过6000人,不过成功登顶幺妹峰的人才20几个人。

此时我并不急着欣赏幺妹峰,因为我知道这几天她都会陪在我身边。车子拐了一个大弯之后便下坡了,随后到达了我们的休息宾馆。我们住在一个名曰山友之家的宾馆。房间里的设施很是不错,空调洗浴应有尽有,比起九寨真是极好的。不过虽然设施齐全,但不要忘了此时的海拔已经是3150米了,这个海拔已经是高原的海拔了,拉萨市的海拔大约是3650米,所以在四姑娘山镇还是小心高反。

四姑娘山的接近性非常好,几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山底的镇子,比起蜀山之王的贡嘎和乔戈里峰真是幸福多了,不过刚刚还在海拔540米几乎平原地带的成都,四个小时后就到了3150米的地方,从心理上讲我还是不适应,总觉得垂直上升得快了些。

到达宾馆之后我就把房间的窗户关上了,空调也打开了。我是一个特别怕屋子里冷的人,也许整个东北人都是这样子。哪怕屋外零下三十度都不怕,最怕屋子里阴和潮。所以每年的冬天去南方旅游在住宿上可谓是挑剔得很。

为了防止高反,我喝了一根百分之五十浓度的葡萄糖注射液,这是我每次上高原的必带品,有了它我的心里就有了底。到了高原的两个小时内一般不会产生高反,因为此时人的体能还维持在平原地区。在高原地区一定要多喝温水,不要喝一切刺激胃的饮料。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我和唯一的团友开始到镇上转,这个季节来四姑娘山的人并不多,又正值年底,所以整个镇子上都见不到几个人。没走几步遵义的哥哥就觉得有些头晕,他毕竟是第一次来高原,所以也算是正常的现象,于是先陪着他到了镇医院买了几包头痛药。四姑娘山镇并不大,不过这个季节的阳光还是很强,午后的眼光晃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镇子上看不到幺妹峰,说是被别的山挡住了。几个小时之后我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没有问题,几乎没出现与成都不同的不舒服的现象,毕竟是住过珠峰大本营的人,3150米的海拔还不能给我带来什么威胁。

下午回到宾馆我们两个人就坐在外面的藤椅上悠闲地晒着太阳,其实最主要的就是为了适应高反和这高原的氧气含量。

山友之家的老板很是和蔼,当地人都叫他六哥,据说他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登山向导。镇子上阳光晒不到的地方依旧有些残雪没有化干净,镇子上的小楼都不高,也就三四层的样子,门口的小凉亭还算建的别致。

晚上五点左右,天慢慢的见黑了,宾馆的阿妹开始为我们做饭,这时刚从大峰下来的两个年轻人也回到了宾馆。外表打量着应该比我小,于是我们便开始聊了起来。攀谈之中得知,他们是今天去爬大峰的,不过败在了海拔4700米的位置,原因是严重的高反导致了严重的头疼而无法继续登顶。我和遵义的哥哥也替他们感到惋惜,他们说大本营条件太艰苦了,晚上太冷了,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不一会开饭了,宾馆的阿妹为我们四个人做了六个菜一个汤,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比起九寨的吃食,四姑娘山镇简直就是天堂般。腊肉炒青笋、鸡蛋炒柿子、麻辣藕片、干锅娃娃菜、青椒肉丝,还有一个当地的野菜,我们边吃六哥还边问我们够不够,我们四个人哪吃得完这么多啊!还没爬山,他们的热情就给我们体内带来了一股股的暖流。其实在高原是不应该吃得太饱的,因为那样会加重高原反应。可这次我是真的吃了好多,因为完全没有高反,再有就是明天开始,就吃不到这些人间的美味了。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回到了房间,虽然空调已经开到最大马力了,但是我依旧觉得屋子里面还是冷,于是只能请出我的神器了,那就是能扛得住零下35度低温的哥伦比亚睡袋,这种睡袋是纯羽绒睡袋,在零下三十度的高山雪洞里都扛得住。我把电热毯打开,又把睡袋铺在床上,睡袋上再盖上被子,这样才能保证既暖和又舒适。

接下来我们开始收拾明天要带的东西。明天我们要走16公里的山路马道到达大峰大本营,路上用不上的东西都放在一起由马儿驮上山,我们则轻装上阵,包里只带些沿途的食物即可。

收拾完自己的随身小包之后我们便早早的休息了。这一夜睡得非常的好,比起当年在珠峰大本营的那晚真是舒服得无法形容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我们开始起床,早餐就我们两个人,所以显得略简单了些,馒头鸡蛋咸菜粥,今天的早餐一定要多吃,因为要走16公里的山路。今天全程徒步,需要的装备有登山杖、雪套、粮食和水,其余用不上的东西全部放在马背上。

吃完早餐走出宾馆,两匹帅帅的骏马已经在门口恭候我们了。从宾馆到大本营可以步行也可以骑马,不过骑马需要额外付钱,单程300元钱。不过我的建议是去程徒步回程骑马,因为去的时候徒步可以很好的适应高反。四姑娘山镇海拔3150米,大峰大本营海拔4379米,16公里的山路海拔垂直上升1200米。

今天的衣服一定不能穿得太厚,因为会越走越热,在门口拍了一张照片之后,我们开始出发了。带我们的向导是一位姓刘的哥哥,80后比我大不了太多,他牵着两匹马走在我们的后边。

在我们国家,爬户外开放的雪山,一定要到当地的登山协会办理注册手续,这是唯一的合法手续,如果你不办理注册就视为野爬,被政府抓到也许要被罚款甚至受到一些更严重的惩罚,纵使没有被抓到,纵使你成功登顶,你也无法取得登山证,你的登顶成果也不会被认可。其实很多人在爬雪山的时候都不想注册,认为这会多花很多钱,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注册。其实注册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一旦你在山里遇到危险,救助队会第一时间按着你当时注册时候的路线去救援你,如果不注册,那么可能没有人知道你在哪遇到了危险。

从宾馆走出去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四姑娘山户外活动管理中心办证大厅,这里就是阿坝州四姑娘山登山户外运动协会,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注册登山手续的地方。在办理注册手续的时候,我们要出示自己的身份证,还要填写几分承诺书和路线图,并且需要签字摁手印。要标明这几天的户外登山路线,去爬四姑娘山景区内的哪一座山。按照登协的要求,一旦注册路线制定之后沿途路上是不能更改的。

海子沟户外中心门票是150元钱,门票上印有本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还有向导的名字和电话,户外门票48小时有效,以后每超过24小时多加30元钱。

一切办理妥当之后,我们才算是真正的出发了。顺着右手边的栈道一路向上走,明显感觉得到海拔开始逐渐的上升,刚过景区大门,就看见了我心中期盼已久的幺妹峰。她开始还有些害羞的躲在茂密干瘪的树枝后面,没走几步,她那窈窕的身姿就完全展现在眼前了。

幺妹峰在整个世界登山界都享有盛名,原因就是它的攀登难度可以遥遥领先于全世界。珠峰虽然海拔最高,但并不是最难爬的山。在世界上,登山家们公认的最难攀登的山莫过于K2峰、贡嘎山、卡瓦格博、艾格峰北壁,再有就是眼前的幺妹峰了。到目前为止,还有两位兄弟长眠在幺妹峰5200米处。它就像一把巨型的宝剑稳稳地插在了川北的大地上。幺妹峰的中央山壁几乎是垂直的九十度,陡得连雪都挂不住,而且常年有落石往下滚。你看它的外面是如此的优雅和美丽,其实它是一座杀人不眨眼的食人峰。

对于爱好登山的人,可能都有过想登顶幺妹峰的想法,可那终究是幻想,几乎是一辈子不可能实现的幻想。

右手拿着登山杖继续往前走,眼前的路还算是平坦。有些人喜欢用两根登山杖,我就是喜欢用一根,可能是习惯了。过了斋戒坪后没多远,眼前是一大块高山平地,周围的树已经是干黄色的,地上的草也早没了踪迹,陪伴在我身旁的一面是高耸入云的幺妹峰,一个就是头顶的大太阳。

其实每次到四川我都很少见到太阳,也许是待在成都的原因,所以在四川可以见到如此大的太阳我倒觉得是件新鲜的事。今天的天可谓是晴空万里,一片云都没有,四姑娘山景区内的群山万壑几乎是清晰可见,路的右手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山谷里呈现出一道浅浅的彩虹,眼前的地方叫锅底坪,此时我们距离出发的时候已经走了三公里了。

千万不要小看这三公里,足足可以让你走上一个小时。在城市中走路跟在山里走路是绝对不一样的,我平时走路的速度在七八公里左右,最快的时候可以到十一二公里,可到了高原的山区,三公里的路真的可以走上一个小时。

在锅底坪稍作休息后继续上路,左手边的大树光秃秃的站在那里,树上没有一点叶子,只有不远处的几棵松树还少有一些绿色。脚下的路蜿蜒崎岖,忽高忽低,灰尘粘满了雪套之上。

从锅庄坪向前走700米又到了一个较小的休息站——朝山坪,此地海拔3633米,这已经是拉萨市的海拔。今天的任务不单是要在天黑前抵达大本营,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适应高反。不过这次还好,一点头晕头疼的迹象都没有,看来平时的锻炼是很有成效的。

朝山坪跟锅庄坪比起来显得更加的荒芜了,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黄土上几乎连一株小草都没有。高原上太阳的威力真是太大了,浑身的热气从脚下窜到身上,脱掉滑雪服还冷,不脱还热,心理真是矛盾极了。

不过在朝山坪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看到四姑娘山景区这四座主峰。最右边的一座是大姑娘,海拔5025米,是这四姐妹中最慈祥接近性最好危险性最小的;往左边数第二个就是二姑娘,海拔5276米,难度虽然在大姑娘之上,但是也算是比较容易的;三姑娘在二姑娘的左边,海拔5355米,三姑娘的身上就带着一点点辣妹子的感觉,要想爬三峰就不那么容易了,安全带绳子都要派上用场;最左边的就是最泼辣的幺妹峰了,海拔6250米,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站在朝山坪远望,三姑娘和四姑娘的山顶几乎是没有雪,估计是太陡的原因吧,雪稍微多的还是我们要爬的大姑娘。

从朝山坪出发大约走不到两公里就是石板热,再往前走三公里就到了我们中午的休息站——打尖包。

打尖包海拔3750米,已经接近西藏日喀则的海拔了。我们到这的时候已经是中午的十二点二十分了。打尖包位于宾馆到大峰大本营的中间,所以也就成为了登山者中途休息的地方,这里有一座二层高的石房子,向来往的客人供应着简单的泡面和一些饮用水。

向导说我走的速度蛮快的,可以在这好好的休息一下。我从小包里拿出了一盒速热米饭和一盒牛奶,在出发前的两个月我就开始吃这种速热米饭了,为的就是能提前适应这种野外的生活。石房子前的庭院里有一个树桩搭建的临时休息区,在这也遇上了三个要去爬二峰的客人。

休息了半个小时以后,我和遵义的哥哥决定先出发了。打尖包不但是中途的休息站,也是路程由简到难的分界线。出了打尖包之后的路开始变得异常的难走。眼前都是马走的山路,本就不平的山路被马蹄踩出了数不尽的深坑,再加上炎炎的烈日,没几步路上就扬起了层层的灰尘。再加上不时还有马队经过,我们还得给马儿让路,所以是走走停停,歇歇喘喘。

大约下午两点我走到了一个叫鸡卡坪的地方,这里海拔4080米,也是沿途刚上4000米的位置,这到大峰大本营还有1600米的距离。我捡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会,闭上眼睛慢慢的呼吸着,运动了大半天,体力几乎是消耗得差不多了,眼睛刚闭上一会我就觉得自己几乎是要睡着了;但是意志和经验告诉我不能睡,因为如果睡着了,就有可能起不来了。

此时我凭借着内心的意志站了起来继续的往前走,走了750米之后我到达了大峰和二峰保护站的岔路口,这里海拔4208米,虽然只是750米的路程,我走了快一个小时。

高原上就是这样,随着体力的耗尽,你行进的速度将越来越慢,到最后甚至原地停滞而睡着,这是一种相当危险的信号,一定要让自己清醒,决不能睡。

望着眼前的指引牌,此地距离大峰大本营还有850米。这要是在平时,850米十分钟就可以搞定了,可是在今天,前方的路真是个未知数。最后的850米是一路上坡,山路陡峭得要手脚并用,我是走走停停,走几步坐下来闭上眼睛休息几分钟,我觉得有几次我都已经睡着了。

下午四点,我拼着全身最后的力气跌跌撞撞的走进了四姑娘山大峰大本营,此地海拔4379米,眼前三四个石房子就是大本营了。整个大本营建在一个较为空旷的山谷中,它的身后就是明天我们要走的路,放眼望去真是刀劈斧剁般。

拖着沉重的身体走了18公里左右的山路历经七个小时终于抵达了梦想中的大峰大本营,我真是满怀喜悦的走进了我们住的卧室。可俗话说,有多大期望就有多大失望,当我走进卧室的时候我彻底惊呆了。

这是一座石头房子,屋子里四面漏风,尤其在高原,晚上温度会降到很低,那些山风会找到各种缝隙从石头缝里钻到屋子里来。卧室里没用电也没有任何的照明设备。一个木板搭成的床上只有一个防潮垫,整个石房子里有没一张被子,索性连一个布条都没有,地上满是尘土。向导指了指里面说:“睡袋拿出来铺上,这就是晚上睡觉的地方。”

比起珠峰的大本营,这简直就是地狱般。不过话说回来,对于常年登山热爱登山的人来说,在雪山上掏一个雪窟窿进去都能睡上一晚。放下行李拿出睡袋我就开始休息了,还好我的设备过硬,我的睡袋可是扛得住零下35度的低温。向导在对面的石房子里做着晚饭,我实在是太累了也太困了,倒下便睡着了。

没过多久我就听到队友来叫我吃晚饭,我便一口回绝了。不一会向导也进来问我是不是高反不舒服,我说没有,只是太累了想睡觉。

这一夜我睡得真是太舒服了,在海拔4300的营地没有半点高反的状况。夜里隐约的能听得见山风呼啸的声音,只是这一天实在太累了,所以有很多东西都顾不上了。

第二天凌晨三点整,闹表响了,该起床了。此时我已经睡了整整十个小时了。钻出睡袋的一瞬间,一股少有的寒气迎面袭来,那是高海拔特有的寒气。戴着头灯的我们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最难做的就是要把羽绒的睡袋顺利的装进袋子里。平时在家我经常练习这个动作,睡袋遇到空气便会膨胀,要想装进袋子里就要把睡袋里的空气压缩掉,当你把这边空气排出去的时候,另一端又进了空气,反反复复真算得上是一件难事。

幸亏在家的时候经常练习,几乎在十分钟以内便可以搞定了。然后便是带上雪套拿好登山杖。

昨晚没吃晚饭我倒也并不觉得太饿,毕竟是葡萄糖起了作用。收拾好东西后整齐的摆在了木板床上,向导已经在呼唤我们吃早饭了。这的早餐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一个方便盒里装了白粥,一袋榨菜,这就是一顿早餐,虽然简单,但是一定要吃,这是你一天当中在山上能吃到的唯一的一顿饭。

凌晨三点半过些,我们便开始上路了,今天是冲顶日,来回八公里的山路大约要走五六个小时。

四姑娘山的天气不错,满天星辰高悬于头顶之上。这种天气也为成功登山提供了很好的有利条件。我们借着头灯的光向前走,我的头灯可以照到八十米远的前方。刚走出营地没几步,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巨大的陡坡,今天的路跟昨天的路确实是不一样的,昨天的路再陡只是耗体力罢了,而今天的路更需要的是勇气和技巧。

整个大峰没有一块人工修成的石板,更没有别的景区的栈道,手脚并用是毫不夸张。我们都在尽力的适应这种步伐适应这种强度。幸亏经过一夜充足的睡眠让我满血复活恢复了体能,否则要想登顶是不大可能的。

大峰的海拔刚过五千,雪线较短,所以在这是用不上冰镐的,只带着登山杖便可以。走了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坐在了一块不大的石板上。登山就是这样,越往上风越大,气温越低,虽然天气很不错,是个大晴天,那山上的温度也在零下二十度以下。外面的低温对于我来说是小事一桩,毕竟我从小在沈阳长大,零下三十几度的低温都抗得过去,只要没有高反,登顶势在必得。

今天大脑清醒得很,别说头疼,一点头晕的迹象都没有。我掏出水杯轻轻的喝了一口热水,要知道在雪山上能喝到一口热水真是一件超级享受的事。望着天上星空,虽比不上珠峰夜空的银河,但也是平原所看不到的景象。

石板左右两边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虽然大峰难度不大,但是一不小心跌入万丈深渊也不是不可能的。

在雪山上最怕两件事,一是失温,二是滑坠。一旦体内失温严重觉得超级的冷就很可能葬送在雪山之上。滑坠就更可怕了,一不小心就可能跌落谷底。近几年四姑娘山就出现了好几起伤亡事件,幺妹峰至今还有两位兄弟长眠在那,除了它之外,三峰也出现过滑坠事故,导致游客当场死亡向导重伤的后果。骆驼峰玄武峰也都是有人葬身的地方。

在我刚接触登山的时候,老师就跟我说,千万不要轻视任何一座山,不管它有多高,哪怕只有几十米也可能会夺人性命,所以对于任何一座山而言,一定要心怀敬畏,人不可能征服一座山,纵使你站在了山顶的时候,你也没有征服它,只能说是它接纳了你。

所以,我当我登山的时候,我都会想到老师的那句话,我敬畏每一座山。

休息了十来分钟之后我们便开始前行了。要知道坐在山上几分钟就可能造成体内失温,人体正常温度一般在36度和37度之间,高一两度人就会发烧受不了了,同样,低一两度人也会受不了,这个时候就是失温的表现。人体失温严重会造成死亡的,所以很多登珠峰的人都会被冻死在希拉里台阶那,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身体失温。

大约早上六点左右,我们到达了大峰的垭口位置,这里海拔4900米,已经可以看到雪了,这个垭口也就是雪线的位置。此时的天依旧是黑黑的,天边不见一丝蓝色。

垭口的风特别的大,有些让人呼吸困难,我们需要在此停留一小段时间。前面过了垭口就是浮冰区,所以我们要在这里换上冰爪,要知道浮冰区是高山滑坠的危险区域,这里最容易发生危险,如果没有冰爪是不可能通过的。

换上冲顶装备之后我们开始前进,翻越哑口的时候能感觉得到巨大的山风无情的拍打在脸上,过了垭口有一段横切的山路甚是陡峭,此时借着头灯的光亮抬头看去,可以清晰的看见一座巨大的土包矗立在眼前,这个土包有点像秦始皇陵的封土堆。向导说土包上就是顶峰了。

此时目测到顶峰不高百米的高度,但这百米的难度可能要高于这两天所走过的所有的路。行到此处,我们的体力已经耗得差不多了。今天不比昨天,昨天走了十几公里才会体力耗尽,而今天走四公里便会耗尽,因为今天是全程冲顶,山路异常陡峭。在最后的这个时刻,每个人拼的不再是体能了,而是在拼自己坚定不催的意志。

最后的这段路虽然陡峭,不过一旁装有铁索护栏,如果你是新手,你可以用一根牛尾绳,一端连在自己腰间的安全带上,一端用快挂锁在铁索护栏上,这样纵使你不小心滑坠,也不会跌入山底。

脚下的海拔已是5000米,每走一步拼得都是最后的意志。想想不远千里来到这,再想想为此精心准了了几个月,就差眼前的这几步了。眼前真是雄关漫道真如铁啊!

在2019年1月25日早上7点18分,我终于站在了四姑娘山大峰的山巅,那一刻是我人生最难忘的时刻,也将是毕生不忘的一刻,地道无边天作界,山登绝顶我为峰。

登顶的那一刻一定要记住自己登顶的时间,因为下山之后回到登山协会在办理登顶证明的时候会需要。

直到登顶的那一刻,天依旧没有亮,借着头灯的光我终于看到了大峰顶的那块石碑,上面鲜红的大字刻着:“四姑娘山大峰,海拔5038米”。这是一块我既熟悉又陌生的石碑,熟悉的是我在无数的照片上见到过,甚至在来之前的每一天,我都要在照片上看看;陌生的是这是我第一次可以亲手抚摸到它,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大峰等了我好多年,今天我终于来兑现承诺了。

石碑后面散布着很多黄色的白色的经幡,这么一看,石碑有种不可名状的庄严之感。极目远眺,天边开始出现淡淡的蓝色,最远处出现一条暗红色,每一座山的轮廓都是黑色的,是它们将天与地分开。

这时我转过身来,看到了身边不远处的二峰、三峰和巍峨入云的幺妹峰。脚下的雪很厚,山脊的棱线上也铺满了雪,而三峰顶和幺妹峰顶没有雪,因为它们太陡了,以至于连雪都挂不住。我朝着幺妹峰鞠了一躬,因为有两位登山界的英雄长眠在那,虽然他们不会安息,但是他们用自己的实力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站在大峰顶,你会觉得整个四川变小了,你会觉得中国变小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渺万里层云,天边开始出现了朝阳的淡黄色,我手握着登山杖,将杖尖指向着天空,那一刻我觉得整个宇宙都变小了。

冬天的四川天亮得格外的晚,我们在大峰的山顶待上十几分钟就觉得冷得不行,于是领队说要开始下撤了,此时距离日出还有好久,我们是无法在山顶等到太阳出来的那一刻了。

随着下撤,天开始变得大亮了起来,远处的群山显得更加清晰了,正对面便是婆缪峰,那是一座像极了金字塔外形的山峰,四周都是七八十度的陡崖,是四姑娘山景区里一座很不好接近的山峰,由于过陡,所以婆缪峰的山巅之上并没有雪,望着婆缪峰我心里在想,有朝一日我一定可以站在它的顶上。

当我们走到垭口的时候,回望一眼刚刚登顶的大峰,面对那庞大的山体,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爬上去的,一排细长的脚印带着我多年的梦想直通到大峰的山巅。此时再看看近在咫尺的幺妹和三峰,那种陡峭让我不寒而栗,好像是死神站在我的身旁,那是大自然的杰作,是苍天赠与地球的宝藏。

上山容易下山难,一点都不假,虽然下山的时间要比上山短,但是难度却翻了好几倍,脚下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登山界很多起山难都是发生在下撤途中,这也更让我万分谨慎。下撤对膝盖的损耗非常之大,对心理也是一次极大的挑战。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我们下撤到了海拔4400米的位置,这里有一块天然的大冰场,我们累得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剔透的冰面之上。太阳早已升起,四姑娘山又迎来了夺目的光芒。回望自己走过的路,挥洒下的不只是汗水,更留下了自信的脚步。

回到大本营已是上午的十点了,此时我们从凌晨三点冲顶到返回已经走了8公里的路了,这8公里充满了艰辛和希望,虽然脚下尽是硕大的碎石和坚冰,但梦想指引我前行。

在大本营整理好了一切之后我们便出发了,在回去的18公里山路上我选择了骑马,因为此时的我真的是走不动了,要知道登雪山对一个人体力的消耗真是巨大的。

骑在一匹白色的骏马上,眺望来时曾经走过的路,不禁让我回想起昨天出发日的愉悦和辛劳,诗和远方并不在路上,而在一个人的心理。骑马虽然比走路轻松多了,但是颠簸的马背让人觉得并不舒服,骑马的时候一定要带安全帽,否则沿途的树杈会伤到头。在一些危险的路段尤其是下坡路段,身体一定要向后仰,倘若你跟着马儿一样往前倾,你可能就要从马背上摔下来了。

在下山的途中,我跟走在前面的马夫闲聊着,我发现他走路的速度比马还快,要知道这是海拔4000米的高原,这么快的速度对于人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我问着马夫:“师傅您多大年纪了?”

马夫回答着:“我53了。”

我问:“叔,您这岁数还走这么快受得了吗?”

马夫回答着:“习惯了就好了,我要是走慢了,落在了马的后面谁来牵马?那样还能赚到钱吗?”

我问:“你们对待马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吧?”

马夫回答着:“对呀!这是我们一家人的顶梁柱,我们都指望着它赚钱呢!”

我问:“那骑马的客人多吗?”

马夫回答着:“不多,一般能走的都不骑马,怕花钱,这单程300块钱,骑马的还是少数的。”

我问:“一会到锅庄坪有信号的时候告诉我,我把钱用手机转给你,你们挣钱真的太不容易了。”

一路上跟马夫的谈话让我感慨颇深,我们两个人走在同一条路上,可他是为了赚钱,为了养活整个一个大家,他是在拿命换钱;而我呢?我是在消遣,我是在拿钱找着快乐。

五个小时后,就在下午三点多我们回到了来时住的山友之家宾馆。宾馆的老板六哥早已在门口等我回来了,看见我回来忙打了声招呼。我把登顶的照片和登顶的时间发给了六哥用来办登顶证明,因为以后在爬6000米雪山的时候需要5000米级的登顶证书。

下午三点半,我坐上了返回成都的越野车,还是四个人,一路上的欢声笑语。一个星期后我收到了四川寄过来的登顶证明书,上面写着:“迟吉生于2019年1月25日7时18分,在攀登邛崃山脉的四姑娘山大峰时,到达海拔5025米顶峰,特此证明。签发人高敏,四川省登山户外运动协会,NO0009127。”这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证书,因为它是我人生的第一个登顶证书,它一直挂在我的书房,它时刻告诉我,先成为勇者,才能成为强者。

【编者按】在文章中作者描写了攀登四川四姑娘山时的经历和见闻,歌颂了祖国大好河山的无限魅力,也表达了作者登顶成功后的喜悦之情,正是因为作者具有坚强的意志品质,才能实现“山登绝顶我为峰”的壮举,文章结尾,“先成为勇者,才能成为强者。”对每个人来说都具有积极向上的意义。感谢赐稿沈水!祝收获满满。【沈水编辑:听琴观月】
上一篇:云上哈巴
下一篇:东之极,海之恋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1355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