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5月24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窗 外
日期:2019-05-13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王冬
点击:237

露丝静静地坐在飘窗前,望着小区里偶尔走过的人影发呆。此时,夜幕低沉,小区笼罩在朦胧的灯光里,一片静谧。

露丝是只猫,一只刚刚做过绝育**的女性波斯猫。今天,已是术后第八天。八天里,露丝经历了足可铭记一生的非猫生活,疼痛、失落、绝望乃至麻木,过得浑浑噩噩。尽管有女主人的悉心照料,它仍是茶饭不思,整个变了只猫一样,每天只是懒在飘窗前发呆、思考猫生,心里唯一惦念它的獒虎。

獒虎也是只猫,一只健壮的流浪狸花猫汉子,也是这个小区流浪猫中的头子,相当于猫界丐帮帮主。獒虎这个名字还是露丝亲自给它起的,用猫界的语言讲,相当于“英雄”的意思。獒虎也确实能称得上英雄。短短两三年里,獒虎凭借它一身彪悍和智慧头脑,东打西杀,很快在小区里扬名立万,成为猫界一方霸主,身边妻妾成群,爪下小弟前呼后拥,甚是威风。露丝曾亲眼目睹它独斗三只流浪狗并大获全胜,也因此对它芳心暗许。

未曾想这一倾心惹来了祸端。

獒虎发现露丝后,立刻被其迷猫的美貌和高雅的气质所倾倒,当即抛下妻妾而不顾,每天晚上准时来到露丝家的二楼平台,隔着纱窗和露丝畅谈猫生。这也难怪,刚刚成年的露丝有着高贵的血统和娇艳的容貌,一身雪白的绒毛像白雪公主一样清纯可爱。加上有主人的呵护娇养,其华丽的品质岂是丐帮流浪猫所能及。露丝曾亲耳听女主人自豪地说过,它被小区门口宠物店老板娘评为本小区第一美猫,当之无愧的喵花。

有一点让露丝困惑了很久,女主人为什么要给它取名叫露丝。在它的记忆里,有一部电影的女主角也叫这个名字。那还是它小的时候,蜷缩在女主人怀里陪她看的第一部电影。由于当时还小,电影看不大懂,只记得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也叫露丝,那条船到底还是沉了,露丝失去了她的伙伴。直到后来它才明白,它的名字来源于那部电影。而经历了这场祸端后,它更深地领悟到,露丝这个名字,是否注定会让它失去獒虎。

和獒虎的每夜畅谈,让露丝迅速坠入了爱河。随着对獒虎的进一步了解,露丝越发感觉到,这是只有着远大理想和抱负的新时代开拓型精英猫。獒虎告诉露丝,它已经把地盘拓展到了左右邻近小区,目前正在招兵买马,用不了多久,半个城市的猫界都将是它獒虎的天下。到那时,它将风风光光地迎娶露丝,让它做高贵的皇后,受众猫膜拜。然后,还要跟它生上一堆小獒虎、小露丝,再寻得一处豪宅,和它过“坐着摇椅慢慢摇”的美好生活……

初涉爱河的露丝哪里受得了这些蜜语的魅惑,终于在几天后的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露丝在獒虎健硕的前爪和锋利的牙齿帮助下,撕破纱窗一角成功“越狱”,和獒虎奔向茫茫夜色。

可惜好景不长,第二天上午,露丝即被女主人“缉拿归案”。彼时獒虎正大摇大摆地领着露丝在小区里视察它的领地。露丝第一次见到温文尔雅的女主人露出了泼妇相,她张牙舞爪地冲着獒虎挥舞着拳头,嘴里满是粗话:“滚开,你这个脏猫!”。獒虎并未退缩,只是跳开几步远,两只前爪伏地,屁股高高翘起,眼睛瞪得溜圆,呲牙露出利齿,喉咙里发出“呜呜”的怒吼,和女主人对峙。后来可能终究觉得自己拐骗人家“女儿”理亏,或者自知实力有限,还不足以和人类直接开战,总之没敢发起攻击,只能愤愤地看着女主人拎起灰头土脸的露丝,直奔宠物店洗澡去了。

第二天,露丝再次被押解到宠物医院,直接做了绝育**。

露丝就这样在极度痛苦中度过了漫长的一周。术后刀口的疼痛它尚能忍受,而对獒虎那种撕心裂肺的思念和与日俱增的愧疚才是种煎熬。它觉得自己失去了最值得骄傲的东西,对不起獒虎,辜负了獒虎的伟大志向和对它的爱。

在术后的当天晚上,獒虎曾经来到飘窗外找过它。当时露丝正戴着伊丽莎白头套,萎缩在小窝里,忍受着刀口的剧痛。任凭窗外的獒虎上蹿下跳,对它百般挑逗,露丝始终一声不吭,没挪出小窝一步,实际上早已泪眼婆娑。它实在没脸再见獒虎,也实在不忍心告诉它真相。直到后来女主人听见窗外动静,拿着拖布杆冲出露台去追打獒虎,獒虎这才呜噜着咒骂声不甘地离去。

之后獒虎改变了策略,在白天主人们不在家时来找露丝,但露丝依然避而不见。间断来过几次后,獒虎渐渐失去了耐性,已经连续三天没再来过。

也许,此生就会如此慢慢终老吧。露丝失神地望着窗外忽明忽暗的灯火,正在胡思乱想时,不远处的一个场景忽然引起了它的注意。

对面不远的甬道上,一辆轿车由远及近,在树荫的暗影里熄了灯光。那不是男主人的车吗?露丝顿时来了精神。男主人经常深夜回来,每次听到主人的车门响声,露丝都会跳上飘窗张望,男主人总会给它带回好吃的罐头和小鱼干。而这次,男主人在停车后并没急于下车,他在干什么呢?露丝再次定睛观瞧,超常的夜视能力让露丝对黑暗里的一切事物都能一览无余。咦?那不是茜茜的女主人吗?她怎么在主人的车里,而且和男主人搂在一起,在,拥吻!

茜茜是只布偶猫,也是个漂亮的小公主,就住在露丝家斜对面不远的一栋楼里。露丝和女主人遛弯时曾和茜茜打过照面,印象中茜茜娇美可猫,只是打扮上和它的女主人一样有些妖艳。

大约过了一刻钟左右,一个身着白色短裙的年轻女人从男主人车上下来,一步三摇地消失在夜幕中。不一会儿,客厅里便响起男主人的脚步声。

这次意外发现,让露丝对男主人的行为举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好奇害死猫”的优良传统,露丝当然也继承得非常彻底。而且,自从有了这个“正事儿”做,露丝烦躁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心情也平和了许多。

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露丝把男主人和茜茜女主人的一些基本情况和作息习惯捋出了个大概:这个茜茜的女主人应该是个单身的摩登女郎,习惯夜生活,很少在白天出现。白天出入时也总是一个人,偶尔带着茜茜遛弯;周一到周五几乎总是深夜回来,而且十有八九是和自己的男主人结伴而归。两人或是开车,或是一前一后步行,不变的是两人在分开前一定会在树荫黑暗处缠绵片刻才各自回家;每到周末,总会有辆黑色豪车把茜茜主人接走,周一早晨再送回……

掌握了这些情况,露丝敏感地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如果按照他们人类电视里说的那样,这应该能构成“什么门”事件了吧?可怜的女主人一直蒙在鼓里,每天还照常独守空房等着男主人归来,照常把男主人打理得人模狗样。而男主人每天回来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照样谈笑风生,照样对女主人恩爱有加,夜里还是经常能听到女主人欢愉的叫声……人界如此和谐吗?露丝越来越迷惑不解,越来越对女主人感到不平,也越来越觉得男主人虚伪、肮脏、可恶。于是,每当男主人伸手来抱它,它总会机警地躲开,连平时最爱吃的罐头和小鱼干也感觉变了味道。相反,露丝越来越黏女主人,时刻绕着女主人脚边转,有机会就会在女主人身上“踩奶”按摩,或者舔舐女主人手臂……这天女主人欣喜地对男主人说,露丝越来越乖巧了,**果然有效果。男主人回话道,是呢,这**确实厉害,露丝现在排斥所有异性了……一旁的露丝用失望的眼神看着女主人,心里说,我的傻妈妈呀,我是用我的方式在安慰你,懂不?

接下来的日子,露丝对主人们的生活没了兴趣。你们开心就好,我还是思考我的猫生吧,思绪又回到獒虎身上来。这个没良心的,有一段时间没来看我了,也不知在哪儿鬼混。想到这,又习惯地跳上了飘窗,接着,露丝见到了让它血脉怒张的一幕……

就在不远处——那块獒虎曾经带它视察过的领地,后来被女主人抓了现行的草坪上,獒虎和茜茜正在一起追逐着、翻滚着、嬉戏着……

露丝两只前爪的倒刺深深地插进绒毯,才勉强站稳身形,不至于从飘窗跌落。过了好一阵,它才逐渐从混沌中醒了过来,大脑还是一片空白。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是我错了还是世界错了?整整一个午后,露丝一直纠结在这个问题里百思不得其解。玻璃窗映照着它孤单的身影,像一座雕像……

又是一周的炼狱般折磨,露丝才慢慢地复活过来。此时的露丝早已没了往日神采,整整瘦了一圈儿,毛发干枯毫无光泽,只剩心智还算清醒。

女主人早就发现了露丝的异常,不过已无暇再顾及它——在露丝失魂落魄这段时间,主人家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故。

事发于一天深夜。露丝忽然听到女主人房间里传出激烈的争吵声,接着是男女主人抢夺电话的叫骂声,玻璃破碎声,女主人悲惨的嚎哭声……乱成了一锅粥。若是以前,以露丝文静的性格,早就会吓得魂不附体,但现在的露丝,似乎已经麻木了,又好像大彻大悟一般波澜不惊,仿佛世界末日来了也与自己无关,就那么冷静地趴在飘窗前,望着远处扑朔迷离的霓虹灯。

激战后的主人家里如一潭死水般沉寂。女主人和男主人彻底分居,两人一猫各揣心腹事,谁也不搭理谁。主人们没心情照顾露丝,露丝更懒得跟主人卖萌,每天盘踞在飘窗这个自己的小天地里,用旁观者的眼光冷眼看着世界。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露丝对这个世界看得越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它的猫生观也随之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甚至悟出了些许禅机。它坚定地认为,外面的世界虽美,却处处存在着污秽,甚至连自己体内切掉的东西也是那么肮脏。它开始庆幸自己做了这个**,正因如此,才使得世界还保留一处干净所在,就是它自己。

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似乎都与露丝无关,又都被它看在了眼里:一段分居生活后,男主人终于只身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把偌大的空间留给了女主人和露丝;茜茜的女主人再也没和自己的男主人幽会,每个周末来接茜茜主人的豪车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辆更大的豪车,每天都来接送这个摩登女郎,豪车的主人也换成了一个秃顶老头……

之后,终于有件和露丝有关的事情又找上了它——獒虎失恋了。小区里又来了只比獒虎更彪悍的猫汉子,獒虎大败,赔了夫人又折兵,茜茜自然跟新的王者花天酒地去了。獒虎故技重施,又每晚跑到露丝的窗外,大唱一千个伤心的理由。露丝看着窗外的獒虎,感觉像看到男主人一样恶心、厌恶。

终于,在严厉拒绝无果后,露丝在飘窗上高高跃起,前爪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准确地勾住一条绳索,一道卷帘“唰”地落将下来,严严实实地遮住了外面的世界……

 

【编者按】文章构思精巧,朴实的语言具有一定的深刻性,借"露丝"的猫生遭遇,讽刺社会上的肮脏,作品读来令读者深思。【沈水编辑:听琴观月】
上一篇:人生课堂
下一篇:【沈北作协杯】练摊 四十三 婕妤失宠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955562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