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5月24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牡丹已然离去,向日葵凌乱风中
日期:2019-05-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月下疏影
点击:246

  
牡丹已然离去,向日葵依旧风中,心事都被你发现,你却无情地离开。夜风中谁听到了我的呼唤,牡丹啊!何时与我向阳开。  
寒冬腊月,下了几天的阴雨,天终于放晴了。吃过早饭,牡丹夹着一本书走在小区的公园里,寻找着合适的地方消遣一下午后的时光。  
向日葵,一个有妇之夫。却惦记着牡丹这一个有夫之妇。明知道不可能却偏偏去挤那一扇进不去的门,不知不觉中开启了一段畸形之恋。所谓畸形,也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  
临近年关,外出打工的人,做小生意的人都陆续赶回家中团圆。牡丹的丈夫也回来了,他爱着牡丹,牡丹也爱着他。此刻丈夫正携着一对儿女在超市采购年货。可以说这是一个完美的幸福小家,不完美的是牡丹的丈夫经常外出,一年里总是聚少离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安居乐业哪能两全其美。为了一个家的未来,男人们总是义不容辞地挑起了重担,在风雨里奔波。  
向日葵,有妇之夫。结了婚有了孩子却又说夫妻之间没有共同语言,离婚又怕伤了孩子。其实吧!那只不过是为自己出轨找个理由罢了。出轨的理由千千万,而坚持的理由只有一个。想要出轨却不愿承担责任,偏要找个借口。这是许多花心男人间的通病,其实吧!就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媳妇不能丢,腥不能不偷。  
科技的发展,网络的便利,一夜情的泛滥,让许多男人和女人躁动不安起来。  
向日葵喜欢牡丹,他没有偷偷放在心里,而是旁敲侧击,或网络或当面说过几回。牡丹不傻,却经常在向日葵表白的时候装傻,大家同在一个城市,同住一个小小区。她不想得罪身为公务员的向日葵,也不想背叛婚姻,更不想对不起自己。  
这天,向日葵又在小区的公园里遇到牡丹,他哪肯放过这个机会,便故作关切地问道:“你老公回来过年没有?”  
牡丹很干脆地回答:“来的呀!现在在家做饭。”  
向日葵有些不相信,故作羡慕地说:“真好,要不我来你家蹭饭吧?”  
牡丹不露声色地说:“来吧!欢迎!”  
向日葵拿捏不准牡丹的丈夫是否在家,随口说道:“不敢,怕着打。”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去朋友家吃顿饭本是寻常之事。向日葵心里有鬼,自己有老婆,还想着人家的老婆,那就是背鼓上门——只有讨打的份了。  
牡丹知道向日葵心怀鬼胎,却故作不知:“又瞎想了,不会的。”  
向日葵嬉皮笑脸地说:“我就爱瞎想。”  
牡丹轻描淡写地说:“那你别瞎想呗!”  
歇了一会,牡丹接着说:“你来家是小兄弟啊!他怎么会打小兄弟呢!”  
向日葵比牡丹要小很多,可他却偏偏喜欢上牡丹这个中年妇女,而且还是有夫之妇。  
向日葵做了个滑稽的表情接着说:“是吗!嘿嘿,但是我心里可不会这样想哦!”  
牡丹故作深沉地说:“你来,叫声姐夫就不会挨打了。”  
向日葵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才不要叫呢!他又不是我的姐夫。”  
牡丹说:“不是姐夫,叫声哥哥也可以啊!”  
向日葵说:“不叫,你知道我心里怎样想的呢!”  
牡丹耸耸肩说:“我咋知道你心里怎样想的!”  
向日葵说:“你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  
牡丹不屑地说:“我怎么会知道。”  
向日葵又说:“你知道我的希望是什么吗?”  
向日葵的那点小心思,牡丹怎会不知道:“你有什么希望,你要什么?”  
向日葵觉得装不下去了,直接了当地说:“不希望他在家,因为我想要你!”说出这句话,他都觉得应该为自己的大胆与直白鼓掌。  
可牡丹却偏偏如一潭静水,冷冷地说:“你,要得起吗?”  
向日葵故弄玄虚地说:“你猜?”  
牡丹的话依旧冷如寒冰:“要不起。”  
在向日葵看来,凭他的小聪明,凭他的甜言蜜语,拿下牡丹应该指日可待。可他遇到的不是那些俗艳的花花朵朵,而是牡丹。牡丹,虽非国色天香,却也并非那些俗花艳草可比。向日葵不禁有些落寞:“是吗?你,这么聪明。”  
牡丹毫不示弱地说:“我从来就不傻。”  
闻此言,向日葵的汗毛悄悄地竖起了几根:“这个……我到是领教过的!”  
牡丹洒脱地笑道:“哈哈,那你还想要我吗?”  
向日葵毫不避讳地说:“想啊,我喜欢聪明的女人。”  
牡丹故意试探地问:“这么说,你是喜欢我了。”  
向日葵毫不犹豫地说:“喜欢,也不要这么直接说出来嘛!”  
牡丹明知道向日葵心中的用意,却故作不知地问道:“可是你要我干嘛呢?我又能帮你做什么呢?你又不找小工。”  
向日葵一时语塞:“呃!找你聊聊天呀!散散心呀!说说心里话什么的。”  
牡丹很爽快地说:“这个可以有。”  
向日葵也附合着说:“是的。”  
牡丹故作失落地说:“我还以为你找小工呢!我可以挣点过年的盘餐。”  
向日葵是公务员,偶尔也需要一些临时工来打杂做事,所以牡丹此问也在情理之中。  
“想啊!但是我开不起工钱。”向日葵话中有话地说。  
牡丹微笑着说:“那我收一半,做兼职成吗?”  
向日葵顿了顿说:“问题是,一成我都开不起呀!”  
牡丹不动声色地反问道:“那你是想免费用工喽!”  
向日葵思忖了一下说:“这个,可以考虑一小下下。”  
牡丹依旧不露声色:“这问题好象并没那么简单哦!”  
向日葵心里一小惊:“难道你,还有附加条件?”  
牡丹发出一串爽朗的笑声:“哈哈,你想免费用工,我就不能提个条件吗?”  
向日葵来了兴趣,急忙问道:“什么条件,说说看?”  
牡丹平静地说:“你得先答应我。”  
向日葵思索着说:“这个可不行,得先听听看。”  
牡丹不加思索地说:“反正不会要了你的命,既然免费,我也不能要钱。”  
向日葵说:“我知道你要不了我的命,但是也得先听听,如果办不到,我又答应了,这样不好。”  
牡丹狡黠地笑道:“我得先回去问一下我的老公,明天再给你回复。”说着,牡丹便没有了踪影。独留向日葵一个人在风中凌乱:“怎么,我又哪里做错了吗?又上了她的套。”  
“喂……喂。”向日葵的声音在风中回荡着,伴着惊愕的枯枝败叶。  
牡丹已然离去,向日葵凌乱风中。  

【编者按】文中的向日葵打着爱情的幌子,为自己私欲披上美丽的外衣。但无疑,牡丹是聪明的女子,但认得清,看得透,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段次次将窘境化解。文章用大篇幅的人物对话完成,凸显了向日葵的自私狡诈,牡丹的睿智圆融,矛盾集中展现利用形象的刻画。女人,只有守住自己才能守住人生。感谢来稿。【禅音编辑:唐岚】
上一篇:博文刘老先生列传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95545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