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5月19日 周日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用诗歌安抚乡愁的灵魂——读巴山一民诗集《梦回营盘》
日期:2019-05-09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白冰
点击:291

与恩施巴东籍老乡诗人巴山一民陈义网络神交已久,却从未有机会谋面。我们同为漂泊在外的游子,对故乡有着深刻的思念之情。作为一名常年跟工程打交道的工程师,诗人陈义常年奔波于工地,为祖国的水利水电建设默默地奉献和耕耘,有时在一些偏远山区,百里不见人烟,易生孤独之感,想着千里之外的妻女、父母、故乡,难免心潮澎湃。他找到了排解孤独、消化乡愁、安慰灵魂的最好方式,那便是写诗。这些年,他笔耕不辍,终于将工作之余打磨出的精良诗稿付梓出版,而且以故乡地名命名为《梦回营盘》,用最喜爱的方式圆了出书梦。有幸读到让人灵魂产生共鸣的诗,同时感受到诗人与众不同的心路历程,绝对是莫大的收获。

诗人陈义的每一首诗都感情充沛,充满热度,没有深奥晦涩难懂之处。诗集中大部分诗读来能让灵魂深处迷惑得以抚慰,尽管偶尔会催发某些莫名的伤感和忧愁,但整体上的旷达、理智又惊醒你必须保持清醒。整部诗集联系最为紧密、写得最多的是睹物思乡、思亲人、伤离别,在不同的人事物构成的不同意象和境界里,让人似乎正在欣赏一条思念的绳索上拴着各式各样令人印象深刻的挂件,诗人将不同时刻不同场景下对故乡情感释放毫不保留地呈现出来,给读者提供了很多情感共鸣的线索。

“一路的风景/被我攒得紧紧的/总怕风或者是雨/在我不经意的时候/以哭诉的方式抢走/我只能把脚步拉开/三步并成两步/从一个村庄逃往另一村庄/那些狗在几公里之外/就开始叫个不停/我就像一个小偷/揣着泪汪汪的乡愁/东躲西藏”----《风景》

显然,诗人为了更好安慰自己孤独的灵魂,必须借助于旅途的风景,而旅途的风景怎么能够一帆风顺呢?因此诗人必须小心翼翼地珍惜这每一寸美好的时光。诗人身处异乡,总在马不停蹄,心灵的漂泊使他只能让肉身不断地设法摆脱现状,不停地“逃”,沿途的风景再美好,始终不属于自己。一声狗叫就能唤醒内心乡愁的种子,诗人此时将自己比作小偷,是在告诉我们满怀思念之情的诗人似乎听出了狗对这个异乡人的陌生和排斥。

笔者注意到,在这部诗集里面,“乡愁”一词出现达到60多次,这再一次证明“乡愁”已深入诗人骨髓。

“望你  近在咫尺/摸你  却在天涯/月呀  为什么只有你/才能带来那么多的乡愁/我的骨头一节一节的扣紧/每当夜深人静/只有你偷偷地按摩/我那紧得不能再紧的乡愁/毎当提起一壶浊酒/准备一醉方休/也是你偷偷的劝我/借酒消愁愁更愁”----《天涯月色》

望月思乡,从古至今多少身处异乡的游子因此辗转反侧日夜难眠。诗人此刻的心境大概跟一千多年前的李白如出一辙吧。当时客居扬州的李白挥笔写下《静夜思》,如今让很多人都能倒背如流,尤其是佳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让天涯游子面对明月愁肠绵绵。《天涯月色》让人感受到了诗人情感的热度也体会到了理智的自我控制,当诗人“准备一醉方休”,却突然又明白“借酒消愁愁更愁”的道理。也可看出诗人似乎早已经习惯乡愁的陪伴,诗歌却可替自己缓解乡愁蔓延的思念。

笔者大体梳理了诗集里面一些带着“乡愁”的诗句:《收留秋天的叶子》诗人看见落叶飘零然后归根,“我的瞳孔陡然挂起了/一层薄薄的帐纱/像雨也像泪”;《凌晨醒来》诗人在工地看见月色下朦胧的建筑,“钢筋混凝土筑成的乡愁/仿佛一块墓碑/搬不走移不动”;《片刻》诗人想起庄稼地里的包谷,抽草烟的父亲,在端起酒杯的瞬间,“我不敢张望月光/怕这一杯杯乡愁/在父亲的烟锅里/化为灰烬”;《我怕乡愁冻死他乡》诗人盖着单薄的棉被,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让我一梦千里/回去听听妻子耳旁风/但今夜的薄棉被/和这刮骨的冷/让我缩成一团/只能把乡愁抱紧紧/怕冻死在他乡”;《除了一壶乡愁,一无所有》诗人似睡非睡的梦境里,体会着孤独的刻骨,“仿佛妻子的纤手拂过/仿佛妻子吹来的枕边风/把我从乡愁的梦里/拽了出来……今夜 在他乡/除了对妻子的牵挂/和一壶乡愁/一无所有”;《乡愁的盘缠》诗人疲倦中思念家的温暖,感受在外奋斗的不易,“一路疲倦的乡愁/被几碗烈酒烧上了头/一肚子的酸甜苦辣/被筷子翻个底朝天……在两指燃烧的乡愁里/清点回家的盘缠”;《大年三十的夜》诗人即将与正在体验中年的味道告别,即将带着乡愁上踏上新征程,“这被乡音垒起的铁壁/用乡音分解的疼痛/从一截柴火里/挤出一些泪水/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只能把心底的隐痛/趁除夕之前/擦得一干二净”;《胆子越来越小》诗人想起老母亲,想起母亲的声音、白发,“一提笔/母亲的银发/就会把我的目光/揉搓一颗颗乡愁/……我怕母亲撕心裂肺的/呼唤乳名,让我回家……在他乡  胆子越来越小/我怕别人听到乡音/听到乡愁,在这荒山野岭/从骨头里撕裂”;《入冬的乡愁》诗人触景生情,“这漫山遍野的风/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只能和摇头晃脑的草/一起抖落/那剪不断的乡愁”;《无题》诗人无法摆脱乡愁对自己的纠缠,“还是乡愁,一场一场的/在梦里盛开。怎么开/都结不出故乡的果”。

不同于余光中的乡愁,诗人陈义将自己亲身体验的每个具体场景呈现给读者,这是具有时代特色的地域式展现。作为一名工程师,一名长期耕作在工地现场的专业技术人员,在文字处理上能够恰到好处地融合想象元素,游刃有余地将情感融化在字里行间,这是专业素养和爱好相结合的完美呈现。笔者作为一名诗歌爱好者和偶尔发发感慨的短行践行者,在佩服老乡诗人陈义的同时,也深感自己需要学习和钻研的东西太多,虽然更多时候他谦虚地让我跟他以兄弟相称,但他生活上的阅历、经验以及诗歌创作技巧、态度等很多方面都是我学习的师者。

最后,将这部集子里相对更喜欢的两首诗贴来共享:

《故乡的根》

一尾乡愁

在他乡游了很久

就是上不了故乡的岸

注定一辈子的漂泊

只能随波逐流

望着冬去春来

乡愁的吻痕,在额头

越吻越深。把冬天

用钢筋固定。把春天

用混凝土筑成

以为他乡就是

故乡的根

《感觉自己又正常起来》

大半辈子,因为诗

我放弃了一个又一个季节

磨碎了一段又一段时光

但没有一首诗或者

一个字。能让我提一壶老酒

穿越宋朝到唐朝

看一轮还乡的月亮

是否和今夜一样的静

那摆动的夜风

仿佛在说,这家伙

除了几句打油诗外

一无所有。是的

除了写诗,我忘却了

囊中羞涩。忘却了

养家糊口。想到这些

我也试图放下笔

但笔一躺下

我就像一个烟鬼

哈欠一个接一个

手在这个口袋摸摸

那个口袋翻翻,魂不附体

直到一首打油诗

抽打出来

才感觉自己又正常起来

——白冰2019年5月4日成稿于莞

【编者按】巴山一民,云南土家族作家诗人,也是我的“荒原文学群”里多年的诗友。祝贺他的新诗集《梦回营盘》出版发行!本文作者白冰,湖北恩施人,土家族作家诗人,用多种文体写作,尤其钟情短行创作。问好作者。【编辑:瓜尔佳荒原】
上一篇:孝文媳妇的生死两界——《白鹿原》人物分析
下一篇:除了一壶乡愁,一无所有——读巴山一民诗集《梦回营盘》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939367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