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5月24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评论
守活寡的兆鹏媳妇
日期:2019-04-26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路威
点击:345

(关于作品思想内容,在上一篇《白赵氏秽语饬孙媳》开始,已作概括。以诸篇从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见。本篇中的兆鹏媳妇,在作品中的分量,与白赵氏差不多,同属小人物,之外还有孝文媳妇“大姐”。这三位女性笔墨不多,但给人留下极为深刻印象。其思想和艺术价值很高。本人限于水平,只能作初浅解读。不妥处还有待编辑和各位朋友批评。)

原上的另一个小人物,兆鹏媳妇应该算一个。她,自从嫁到鹿家,仅仅在新婚那一夜,懵里懵懂没什么感觉地做了女人后,便从此再没有与自己名誉上的丈夫鹿兆鹏同过房。成为原上最有钱人家中的活寡妇。

在经历日复一日的禁欲生活中,她怀着无数的期待和幻想,盼望着实现做成女人——生一个娃的梦想,等待着自己的丈夫回到身边。她不能诉说内心的苦,不能表现不满,不能反抗,只能默默承受和忍耐。然而,正常人的心理承受力是有限的。当压力大到理智无法调下整,内心冲突无法缓解时,人自然就会陷入失控状态。这时人就会表现反常的行为。更加严重就会导致精神分裂。兆鹏媳妇最后表现出种种性幻想和异常言行举动。以致最后写她怎样疯狂地陷入自慰的情节描写。让人内心受到异常震撼,只要善良的品性还保留点滴,一定会被这位不幸的女子惨状落泪。正是经历这样的过程。一个身体完全正常,年龄正值青春花季的美好女性。在嫁入夫家名正言顺成为人妻后,却无法得到她所应该有的夫妻生活。现实对她实在是太残酷。残酷得有点儿令人毛骨悚然。在经历长期性压抑后,她的性幻想日益加剧,这种幻想时时煎熬着她。以至神经错乱和行为发生异常。开始只是幻想只给她留下朦胧感觉的丈夫,后来便是对身边的男人生出欲望,小叔兆海,公爹鹿子霖都成为她幻想中的对象。她被自己的这种不正常的念头所惊吓。有悖伦常的性幻想,更让她陷入无法摆脱的痛苦,自责和恐惧中。因此,也更加剧了她最后疯狂的结局。她正常的欲望无法得到满足。小说中有十分精彩的描写。

这是一个令人悲哀的故事,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被残酷合理扼杀而悄无声息的乡村旧闻,

“她开始失眠,整夜睡不着,对于那种颤抖(做爱)再不觉得好笑而变成一种焦灼的渴望。”

“看见黑娃的野女人小娥提着竹条笼儿上集回来,竹条笼里装着一捆葱和一捆韭菜,小娥一双秀溜溜的小脚轻快地着地,细腰扭着手臂甩着圆嘟嘟的尻蛋子摆着。她原先觉得恶心,现在竟然忌妒起那个**来了,她大概和黑娃在那孔破窑里夜夜都在发羊癫疯似的颤抖。当她挎着装满麦草的大笼回到自己家洁净的院庭,就为刚才的邪念懊悔不迭,    自己是什么女人的媳妇而小娥又是什么样的烂女人,怎能眼红她!,”(160页)

她开始陷入无法控制的性幻想中,梦中和兆海,和黑娃,竟至和公爹发生那种颤抖。“ 种种怪梦整得她心虚气弱,不敢扬起脸看任何成年男人的眼睛,而那些乱七八糟的梦境却越来越频繁地出现。”(160——161)

病情越来越重……(她)睡梦中大声亲昵地叫着:“爸吔,把我搂紧搂紧,搂得紧紧儿的!”鹿贺氏从窗缝里往里一瞅,儿媳脱得一丝不挂,双手塞在两腿之间,在炕上扭着滚着。她走进上房东屋,对鹿子霖说:“这不脸的货得的是淫疯病。”(532——533)

故事最后,作为病人父亲的冷先生,亲手下药毒死了自己的女儿。先是喝下药变成“只见张嘴不出一丝声音的哑巴”。后来“三两天不进一口食,冬至交九那天夜里死在炕上。左邻右舍的女人在给死者脱净衣服换穿寿衣的时候,闻到一股恶臭,发现她的下身糜烂不堪,脓血浸流……”(533—534)

在无声无息中,这个女人被她的父亲,她的家庭,她的丈夫,被她所生所长的这个白鹿原杀死。死时候还背上了让人耻辱的淫疯病罪名。而且她发疯时的种种表现“一丝不挂”,更让人骇然。描写不多。却令人发指!窒息!

兆鹏媳妇的遭遇,其被称为“淫疯病”的表现。似乎连先前使用污言秽语饬骂孙媳妇的白赵氏,也没有更多更严厉更下流的话来形容和表达了。作者没有让她出来发声。对于一个疯子,原上的人似乎表现得还算仁慈。只不过作为婆婆的鹿贺氏说成“不要脸的货”。他们和她们把她害死,脸上虽然都觉得那病实在不怎么光彩。但就让她悄悄地死。因为大家都知道,那是女人的命,原上人的命!自然无话可说。

她是在白鹿原上的学堂不断传出朗朗读书声中死去的;是在被原上奉为至圣宝典的《乡约》治村的礼治中死去的;是在树立起“仁义白鹿原”丰碑的颂扬中死去的。

她嫁给原上最大的家族之一,体面风光。但背后的计算和谋划却是其父为了更好生存而通过连姻建立关系,以巩固在原上地位。她严守妇德,无奈丈夫与她无爱。只能日复一日守她的活寡。但本能与人性的需求,却并不听从理性克制与压抑,最终精神崩溃,被其父下药毒死。

这个原上怕她活着,怕她那种“淫疯病”的发作。最根本的还是一个女人因为得不到男人的爱而发疯这件事。这是他们认为最大的耻辱,最伤他们面子的丑事。她是喝了自己父亲亲手为她配制的**死去的,她所以必须死,那是因为她犯了女人最大的罪恶——即女人对性快乐就追求。并且求之不得而发疯。于是便杀死她!

是他们亲手炮制了她不幸的婚姻,是他们让她只能在活寡的角色中扮演下去,而她竟然没有按照他们的要求做,竟然疯了不能自持。所以她的父亲冷先生,才做出亲手毒死女儿的无情之举!应该说这是全体原上人的意志。没有人反对她的死,根本不追究父亲下药毒死女儿这件事。看来,是原上全体村民的集体决定。她必须死。一个得不到男人爱的女人要么守活寡而安分地生。要么因为心性有悖——想男人而必须死。

 

2018.8.13日于奉天

【编者按】很深刻的评论,为你点赞。【沈北风编辑:郭红杰】
上一篇:【刘嘉陵】性、成长与人类良知
下一篇:狂人·经典语录 ——2013级3年1班 刘慧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2019/4/26 16:10:12
感谢编辑!另文稿开篇第一行(电脑版显示)“以诸篇从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见”漏掉一个“以”字,应为“以下诸篇从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见”
    2019/4/26 13:05:37
谢谢编辑。 文章开头第二段“以诸篇从略”漏掉了“下”字。应为“以下诸篇从略” 对不起大家!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955480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