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17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草堂风云(二十八)
日期:2019-04-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月儿
点击:272

梅香默默望着闲池阁远去的身影,没有挽留,甚至没有说一句告别的话。因为她知道格格此刻的心情,知道她想远离这恩恩怨怨,独自疗伤。也知道,此一别,山高水远,再见只能凭缘分了。含着泪,本已抬起的手慢慢放下,只在心里默默祝福:格格,一路珍重,要幸福,要快乐啊!

 

心仪走过来,拉着梅香的手,两个人静静的伫立,目送格格的身影慢慢消失在满山红叶中。

良久,梅香弯下腰,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草堂。心仪似乎看懂了梅香的心思,一起收拾起来。

“梅香,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一声呼唤,让梅香抬起满是汗水的脸。

“俊海掌门,你还......”梅香惊喜的望着面前的俊海,硬是把“活着”两个字咽了回去。

“嗯,我当然活着,混战中,我找不到你,就杀出草堂,还是不见你的身影,再后来草堂在爆炸声中化为废墟,再然后朝廷到处孽杀逃出草堂的武林人士。我到处寻找你,可我相信,你一定还活着,一定。我猜想,如果你没事,一定会回草堂的,所以来碰碰运气,没想到,没想到你真的,真的在......”

俊海的眼里有了喜悦的泪水。他上前拉住梅香的手,紧紧握着,似乎生怕她再次从自己视线中消失一样。

“俊海掌门,你好生无礼,梅总管又不会飞,你干嘛拉着她不放手。”心仪一脸严肃。但语气中满是欣喜。俊海这才放开面似桃花的梅香:“心仪姑娘好,我是担心梅香受伤没有,呵呵。”

劫后重逢,让三个人倍加欣慰,原以为重要的,在生死面前是多么微不足道,活着就好,只要活着,一切才有可能属于自己。当生命不再,争来争去的东西,什么是属于自己呢?

 

“梅香,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重建草堂吧,这里以前是我的家,所有快乐的,悲伤的记忆都在这里,就算再用十年,二十年,也要重建草堂,在这里栽花种草,饮酒品茗,远离红尘中的是是非非,江湖,也再与草堂无关,就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度过一生。”

“好,我也厌倦了江湖杀戮,什么几大门派,什么正邪之分,什么天下第一,都不过是些虚妄的东西而已。我们一起重建草堂吧,悠闲平凡,才是真真切切的快乐。”俊海幽幽说道,语气平静而坚定。

“梅香姐姐,这也是心仪的愿望,算我一个。”心仪坚定的望着梅香。

“那还看什么,再不干活,什么时候才能重建草堂。”梅香柳眉紧锁,一副泼辣的样子。

“遵命,梅大总管!”俊海和梅香回答道。梅香的眼睛再次湿润了,心里默默想:格格,月儿,草堂的兄弟姐妹们,梅香哪也不去,就守着草堂等着你们,也许哪一天你们累了,想起草堂,想起梅香了,那就回草堂来吧,梅香在,咱们的家就在!

秋日的阳光,比起夏日柔和了许多,温婉地照着草堂,偶而有风拂过,带着淡淡的硝烟的味道,慢慢的飘香远方,而越来越浓的是随风而来的桂花,菊花的的幽香,在深谷中萦绕。草堂,变得静逸儿安宁。

谁也不会想到,这里不久前的硝烟弥漫,马鸣剑啸,真希望,这宁静能再久些,更久些......

 

月儿背着星儿一路狂奔,星儿的生命迹象越来越微弱,这不能不让月儿心急如焚。

正在急行的月儿忽然间感到了一丝寒意,似乎有一双眼睛一直窥视着自己。多年江湖行走的本能,告诉她要提高警惕,这就是危险的象征,但是此刻她的燕子穿云却无半分迟疑,全力向前奔去。

“月儿,婚礼还没举行,这么急着去哪啊?”

月儿心中一紧,这声音再熟悉不过。

身形右转,转身之际,清风宝剑劲风急聚,“轻解罗裳”随身而至,劲力十足刺向来人。来人一惊,似乎没有想到月儿出招之快,而且毫不留情,急急后退,同时运掌相迎,这才堪堪躲过月儿这致命一击。

“月儿,你我本有婚约,怎么下手如此狠辣,这可不像侠女月儿的性格哈。”

月儿并不多言,脚步毫不停留,向前急冲。瞬间已冲出百余米。东风锦懊恼异常,运起轻功,紧追不舍。

如果单凭功力,月儿和东风锦还差了一成,但是轻功,估计武林中能抵得上月儿的恐怕没有几人。东风锦运尽全力,三个时辰才追上月儿。当然,这是在月儿背着一个人的情况下。

“月儿,别跑了,累死我了,我有话和你说。”月儿充耳不闻,“独上兰舟”剑尖轻挑,指向东风锦左肩,东风锦大惊,一招“莲花争霸”劲力十足,掌风穿过剑气,拍向月儿面门。月儿急忙撤剑斜身,燕子穿云让她惊险躲过,但还是被掌风扫中右肋,人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重重摔在了地上。

“月儿,何必呢?现在你有青麒麟,何必再去拼命,只要咱俩联手,那统一武林,号令天下指日可待。你还想要什么呢?”

“呸”月儿连同一口血水吐向东风锦。“不要把我和你捏在一起,我们从来都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我苦练武功,只是想报灭门之仇,然后和妹妹一起,退出江湖,过平凡人的生活。什么统一武林,号令天下都是你的妄想,从来都和月儿无关。”

“好,你想退出江湖,可以啊。只要你交出青麒麟,还有这个龙族少主,我保证不再为难你,你就可以和妹妹想去哪就去哪,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不好吗?”

“青麒麟是有,却没有你们吹嘘的那种神效。龙族百年隐居,只为不再介入江湖恩怨,今日我怎能将青麒麟交给你这种狼子野心的无耻之人手中。星儿为我舍生忘死,我怎能不顾他的安危去独自悠闲。你说的如此简单,可惜月儿一件都做不到。”

月儿一边和东风锦周旋,一边暗自调息凝聚被打散的内力。希望有机会能摆脱东风锦,带星儿回龙族。

东风锦被月儿的话气的脸都白了:“臭丫头,敬酒不吃,休怪本门主无情。”凝聚全力,双掌渐渐变冷,掌心慢慢变成蓝色,连周围的空气都似乎被冻结了,月儿不禁打了个寒颤:蓝莲掌!这邪恶掌法已经在十几年前消失于武林,没想到东风锦居然练成了。可是自己如今身负重伤,还带着昏迷不醒的星儿,看来今天难逃此劫了,那也要尽力一拼,大不了就是一死,想到这心情豁然,能与星儿共赴生死,与愿已足,微微一笑,将所有内力运与右手,紧握清风宝剑,生死就在瞬间了。

东风锦身形一长,掌风凌厉,可是月儿那倩然一笑,却让他心中不忍,只是这一分神,掌心的蓝色退去了不少。月儿此刻抱着必死之念,轻身斜上,力透剑尖,一招月满西楼,身体和剑成一百八十度,身剑合一。这就是一剪寒梅中最后一招,威力最高,也是最为凶险的一招。不到万不得已,月儿是不会使用的。

“今天。就让一切做个了断吧!”月儿万念全无,除了自己,剑,和敌人,心眼空明。剑气掌风交织的一刻,真是飞沙走石,秋叶乱舞,好一个风云惨淡,日月无光。

两股力道僵持着,僵持着,月儿的剑尖已经变成了淡兰色,寒冷之气让月儿握着剑的手冷的有些发抖。仿佛心都要被冻结一样。

蓝色慢慢向月儿近。月儿的额角慢慢渗出细密的汗水,一丝血迹慢慢渗出嘴角。月儿知道,一旦掌风穿透剑气,蓝色沾上人体,则心脉冻结,武功尽废,不出七日,便会筋脉萎缩,终身瘫痪,形同废人。

“东风门主好威风啊,竟然用蓝莲掌这么歹毒的武功,对付一个身负重伤的女子,不是不久前还口口声声说要保护月儿的吗?门主这保护还真空前绝后,让人大开眼界啊!”一声大喝力透二人的内力网,直贯东风锦耳膜。震得东风锦心脉大乱。

随着这声音,长河落日刀的劲风也劈向东风锦。东风锦暗叫不好,心神一动,月儿剑身的蓝色急退。东风锦撤掌闪身,如风急退。险险躲过长河落日这招“落霞孤鹜”。

而拼劲全力的月儿如秋叶般旋转跌落,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白色衬纱。月儿将星儿放在地上,自己软软靠着树,看着东风锦和长河落日的缠斗,再没有一丝力气。

 

“贱人,今天先了结了你,看你还怎么兴风作浪。”

“上官燕!”月儿微弱的叫道。想想也是,刚才一直奇怪,东风锦怎么一个人现身,现在上官燕出现,月儿才知道刚才为什么觉得奇怪了,有东风锦的地方怎么会没有上官燕。

原来东风锦知道在草堂一片乱战中无法轻易得手,而草堂又遭官兵包围,所以趁乱杀出草堂,一路尾随月儿,直到确认月儿孤身一人时才现身。而上官燕眼见东风锦退出草堂,早已猜到东风锦的动机,暗中跟随,但终是轻功内力不济,才被东风锦甩在后面。如今看到月儿无力反抗,咬牙切齿,想要铲除这个心中的隐患。

上官燕的剑越来越近,但月儿刚才已经拼劲了所有的力气,被东风锦重伤,此刻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反抗。弱弱的看着上官燕的剑刺向心口。酣战中的长河落日一见不好,飞身来救,却是为时已晚。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道身影挡在了月儿身前:“燕儿,不准伤害月儿!”上官燕一愣,因为那挡在月儿身前的竟然是东风锦。上官燕的剑尖停在东风锦的胸口:“上官燕,你怎么敢伤害月儿,难道忘了我的命令吗?”

“到了这个时候你居然护着这个狐媚子,我上官燕在你心中到底是什么?真的比不上这个妖女吗?”

“我说过我会记得你的功劳,等到我一统武林,绝不会亏待你,可是那是在你不伤害月儿的基础上!还不放下你的剑!”东风锦一反往日对上官燕的温柔体贴,高声大喝。

泪水和愤怒在上官燕眼中凝聚,自己多年来为了这个男人,舍生忘死,征战南北,只因为在自己心中,什么都比不过这个男人重要。他想要天下,想要武林,她就是死,也愿意为他争取,可到头来他只一句“不会亏待你”就轻易的打发自己。那这么多年来自己的付出到底算什么?

“今天我定要杀了这狐媚子,你闪开!”上官燕歇斯底里的喊道。

可东风锦并没有闪开的意思。

“闪开!!”上官燕眼中怒火更炙。

“放下剑,否则别怪我不......啊,你!”

随着东风锦的惨叫声,大家才看到了上官燕的剑深深的刺进了东风锦的胸膛,鲜血瞬间迸涌而出,在场所有的人都被这种场面惊呆了。包括上官燕和东风锦本人。

 

上官燕错了,她高估了自己在东风锦心中的地位,也低估了月儿在东风锦心中的重量。她不信东风锦在生死关头还愿意护着月儿。她希望在自己出剑时东风锦会退开,那样自己就可以顺利除掉月儿。从此与东风锦双宿双飞,再无阻碍。所以这一剑,未留半分余地,一剑穿心。

东风锦错了,他低估了自己在上官燕心中的威信,他以为只要他在,上官燕就不会不听自己的号令。他也低估了嫉妒的女人的愤恨,那足可以让一个女人接近疯狂,做出超出理智的事情。所以,他没有躲闪,没有戒备,他始终不认为上官燕会对自己下手。所以,这一剑,穿心而过。一切都来不及了,无论两人怎样后悔,这一剑,都穿心而过!

【编者按】草堂重建,真正成了世外桃源。而女主的故事并未结束,继续遭人追杀。东风锦与上官燕命运捉弄,造化弄人。成了恶有恶报。【若玉编辑:梁凯】
上一篇:草堂风云(二十九)结局篇
下一篇:草堂风云(二十七)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1253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