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17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草堂风云(二十七)
日期:2019-04-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月儿
点击:272

众人酣战之时,忽然情势急转,几十人瞬间重伤,却不知何人伤了自己,而这场乱战的中心人物月儿,却不知去向。众人心中惊诧,莫非这月儿真是什么妖孽,会什么妖术不成,怎么几次都这样离奇失踪。更有些人猜测,难道月儿和龙族真的有什么关系?传说中百年前的神秘家族,真的又重现武林了?

人群一阵慌乱,失去了目标的人们不知如何是好。

杨弃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他心中非常清楚,自己虽然是这次剿灭行动的执行者,可是却没有权利更改朝廷定下的爆炸时间,就算自己不执行,这次剿灭行动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只不过换个执行的人而已。此刻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此刻的危急。他抓住身边发呆的心梦的手,飞驰而去。口中大喊:“和尚,赶快离开草堂,快!”

心梦本想挣脱杨弃的手,可是挣扎了几下,杨弃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只能任由他牵着,向外飞奔。

“杨弃,不要你管我,去救你的月儿妹子就行了,心梦又不是你的青梅竹马。”语气中充满了委屈和一点点醋味。

杨弃似乎并未听到心梦的抱怨,抓着心梦的手,越来越紧,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就在杨弃和心梦冲出草堂的一瞬间,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同时想起,心梦和杨弃被气浪抛出百余米,才落在地上,听着此起彼伏的爆炸声,杨弃暗叫好险。心梦脸色苍白,看着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的草堂,喃喃自语:“那么多人,都在里面,都在里面,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她真的不懂,为什么这些人不能好好过日子,非要去争什么天下,争什么武林,为了一个虚妄的结局,断送了现在,断送了将来,真的值得吗?他也不知道朝廷为什么要花如此精力和时间,下如此毒手,只为杀害这么多武林高手,只为除去自己认为的“隐患”,而这次灾难过后,天下真的会太平了?武林真的会消失了?隐患真的就会不存在了吗?

杨弃站起身来,将心梦轻轻揽入怀中。

心梦回过神来,用力挣开了杨弃的怀抱,满面泪水:“杨弃,这么多年你心里惦记着月儿,我没有怨言,因为我们都认为月儿不在人世了,我无法去和你的怀念争,无法埋怨一个不存在的人。我默默爱你,纵容你在心里怀念一个女子。体谅你和月儿家遭受的不幸。可是月儿如今出现了,你和我都不能当作她不存在,我对你的爱无怨无悔,可是却不能允许我的爱人心心念念的是另一个女子。去找她吧,我祝福你们!”说完。心梦运起轻功,向前狂奔而去。

杨弃站在原地,脚步向前移动了一步,又停了下来,呆呆地看着心梦绝尘而去。

“心梦,月儿只是我儿时懵懂的牵挂,而这么多年不离不弃的一直是你,一直是你,难道你真的不明白吗?”杨弃自言自语着,一脸落寞,叹了口气,向着心梦离去的方向追去......

 

那一刻,月儿几乎绝望了,草堂危在旦夕,群敌久战不退,星儿命悬一线。也许就这样了,和星儿一起,和草堂一起,灰飞烟灭,再没有仇恨,再没有悲伤,再没有厮杀,流血,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几十年,几百年后,没有人再记得今天,没有人再记得草堂,也没有人记得月儿,记得星儿。关于自己的一切,都将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忽然身边一凉,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月儿姑娘,受无所不谈长老之命,前来搭救少主和月儿姑娘,月姑娘快带少主离开,我们来断后。”

月儿心中一喜,龙族的人来了,星儿有救了。可是看到正在为自己和草堂拼杀的闲池阁,梅香,心仪,长河落日,飞龙在天,墨人无缘等姐妹和朋友,他们为了自己,为了草堂,为了武林,在最危难的时候挡在了自己身前,自己又怎能在最危急的时刻抛下他们。月儿将星儿交给来人:“龙族的朋友,请带星儿回龙族吧,我要和我的姐妹朋友们共进退。”

“不可以,月姑娘,长老交代了,如果少主和月姑娘有任何闪失,我们这五位护法就可以不用回龙族了。月姑娘带少主快走,月姑娘不在,这些武林人才可能停止攻击,你的那些朋友才可能有救,我们几个去带你的朋友们杀出草堂,放心,我们一定会带他们出来。”

月儿沉思了一下,点点头:“格格,小秋妹妹就拜托各位了。”说完,背起一舟星辉,向着龙族的栖身的方向,燕子穿云发挥到十成,飞奔而去(估计这燕子穿云如果有十一成,月儿此刻肯定会运用十一成轻功的)

 

失去了月儿行踪的众人,此刻纷纷涌向草堂门口,希望赶得及在双子说的爆炸之前离开草堂,去外面寻找月儿这妖女。尽管他们不十分相信有爆炸之事,大多数人认为是双子和长河为了替月儿解围才故弄玄虚。现在月儿不在,是真是假都没有必要冒险。

闲池阁看着纷纷外逃的人们,漠然的站在那里,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九年来,她活在鹰给她编织的草堂未来的梦里,如今梦醒,却不知今后自己该去哪里,能去哪里。

“格格,开走啊,没时间了。”和尚高喊,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草堂现在有多危险。见格格毫无反应,和尚起手点了格格穴道,抱起闲池阁,飞身向外冲去。俊海此时也寻找着梅香的身影,抓住血染衣襟的梅香,以最快的速度向外飞奔。就在他们将要冲出门口的一瞬间,爆炸声惊天动地,众人被气浪冲回草堂,抛在地上。一霎时,草堂血肉横飞,哀嚎遍地。靠近爆炸点的,功力低些的,死伤无数。正在为难之时,几个黑衣人杀退草堂门口的朝廷守卫,打开大门,招呼众人快快离开。

“闲池阁,小秋,心仪姑娘,梅香,草堂的各位英雄,月姑娘让我们来救你们,快随我们走!”这几位正是龙族护法,为了寻找月儿口中的姐妹,朋友,不得不现身。

“真的是龙族,捉住他们,就可以找到月儿,找到宝藏。”这时有人大喊,很多人不顾生死的靠向几位龙族护法。龙族护法迅速隐身,众人面面相觑,一片茫然。

龙族护法带着小秋几位来到门口,爆炸声再次响起,几位护法在巨大的气浪中身形摇晃,但是还是把闲池阁几位带到了草堂门外。鲜血,在宽大的黑衣遮盖下一滴滴的滴在地上。瞬间又被飞起的飞尘掩盖。可是受伤的龙族人却再无法使用隐身术,一个个暴露在众人眼前。

“格格,小秋,你们快离开吧,今天只能送给我到这里了。龙族既然现身江湖,朝廷和这些武林痴人就不会轻易放过我们。你们速速离开,龙族的恩怨我们自己来了结,绝不会让这些狼子野心的人找到龙族。”

“那怎么行,要走一起走。”

“不,既然暴露,就不能再回龙族,那样对龙族将是灭族之灾,百年前的灾难不能再发生了。”

几位护法相互望了一眼,闭目运功,几乎在同时出掌。格格,心仪,梅香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把自己抛向天边,无法遏制的向前飘飞。等再次回落到地上时,火光,厮杀声已经离自己很远了。几个人眼含泪水,知道几位龙族人运用最后的功力将自己送出了危险之地。而此刻却不知道几位义士的姓名,素昧平生,却以死相救,这人世,这武林,还没有那么糟糕,没有那么让人绝望。梅香和心仪小秋觉得身体轻飘飘的,没有一丝丝力气,甚至觉得还呼吸都轻的感觉不到。而闲池阁此刻在不远处的地方,早已晕了过去。因为长时间的厮杀,几乎耗尽了几人的功力和体力,再加上爆炸的冲击,还有龙族人的功力虽然送他们离开草堂,但毕竟也伤到了五脏六腑。梅香和心仪小秋觉得身体越来越轻,天地越来越黑,而那黑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该送的人是送走了,可是朝廷的大内高手和弓箭手却已经越来越近了,几位龙族护法,没有时间运功疗伤,再次在层层包围中厮杀起来。半个时辰后,几位护法已经伤痕累累,步法凌乱了。因为无法运功隐身,虽然功力高强,但是这些大内高手却也不是平庸之辈。一位护法依然在混战中丢了性命,剩下的四位护法也是功力耗尽,重伤不支了。

“兄弟们,看来龙族我们是回不去了,但也决不能落入清廷之手。”

“对,今天咱们就结个伴,一起走吧。希望月姑娘能平安到达龙族,救活少主,那龙族就会有希望。我们今天就算没白跑一趟。”

“百年来终日躲避鹰犬的追踪,今天能放手一搏,痛快!今天一战,此生也没什么遗憾了!兄弟们,咱老哥几个一起走,到哪都不寂寞!哈哈哈哈”

几人说着,先把一颗药*放进躺着的护法嘴里,然后每个人也吃了一粒。

“拦住他们,别让他们自杀!”带头的大内高手大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五个人的身形慢慢融化,变成一缕白烟,在众人诧异之时,像几滴水一样缓缓蒸发,飘散,再无踪迹可寻。

月儿跑了,龙族人也蒸发了,现在无所顾忌的清兵首领,一声令下,所有的炸药,均被点燃。一些幸存逃出草堂的人,又被铺天盖地的弓箭夺走那一丝侥幸。草堂,此刻已经成了人间地狱,所有的生气都在几个时辰里丧失,灭绝。只留下一座废墟和硝烟弥漫的天空,还有那如火的残阳,将草堂的一切演绎成了往事,绵延成了一个凄美的传奇。

 

当心仪,梅香,小秋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深秋的风吹在脸上凉凉的,不觉有些寒意。虽然月亮还没升起,但点点繁星却已经把夜空点缀的格外空灵。梅香慢慢的凝聚内力,第一个坐了起来,轻声呼唤着小秋和心仪。小秋和心仪也在呼唤声睁开了双眼。梅香把两人扶到一棵大树边,让两个人倚树而坐,这才把仍在昏迷中的闲池阁抱在怀里。这时忽然不远处传来脚踩秋叶的声音。三人立刻警惕起来,准备与来敌拼死一搏。脚步声越来越近,三人也越来越紧张。要是以前这三个人都算是江湖女侠,什么人都不会让他们害怕。可是如今身受重伤,格格又昏迷不醒。三人害怕的是凭三人的力量能不能保护格格不受伤害。

心仪把所有内力凝聚在右手,手中三颗暗器扣在掌心,当来人靠近小秋的一刹那,玉指急弹,三点寒星毫不客气的飞向来人。来人啊了一声,闪身急退,堪堪躲过暗器。这才看清心仪的面孔。

“心仪姑娘,我是不爱和尚。”

 

心仪借着星光,看到是不爱和尚,不觉舒了一口气。虽然不爱和尚是官府之人,但是心仪知道,这和尚帮着月儿,帮着格格,绝非敌人。暗处的梅香和小秋也放下手中兵器,与和尚打了个招呼。和尚看到昏迷的闲池阁,眉头微皱,不容分说,将闲池阁扶起,将掌心抵住闲池阁后心,慢慢输送内力,为闲池阁疗伤。

等闲池阁慢慢睁开双眼,和尚才撤掌。闲池阁稍做喘息,轻声问道:“和尚,草堂怎么样了,飞龙他们怎么样了?”

“我被爆炸抛到门外,官兵认识我,才将我救回军营。等我醒来再去草堂,已经是一片废墟了,草堂里的人估计已经凶多吉少了。”和尚如实回答,梅香。格格,小秋的眼里都积满了泪水。草堂对于她们来说,是希望,是港湾,是家。如今草堂没有了,茫茫世间,自己又该去向何方呢?

“草堂没有了,几位如何打算?”

“回草堂!”

四个人异口同声说到。

和尚没有说话,默默看着这四位遍体鳞伤的女子,点点头:“好,我随你们一起回去。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应该把几位的伤治好。”接下来,谁都没有说话,盘膝而坐,静静打坐疗伤。

 

当他们再次来到草堂,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

草堂,再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再没有了酒菜飘香,再没有了那些熟悉的身影。只剩下断壁残垣,遍地鲜血和冰冷的尸体。

 

心仪扶着被炸得只剩下半边的门栏,失声痛哭。接着是小秋,是格格,是梅香。和尚默默看着哭成一团女子,没有阻拦,他知道草堂对于这几个女子意味着什么,而这一切自己也不能说没有责任,毕竟自己是官府的人。官府的人,为什么自己要做官府的人?心梦有了杨弃,自己也应该放心了,相信杨弃会好好对待心梦。看来也是时候离开了。忽然心情没有之前那么沉重了,以后的日子,就去仗剑江湖,快意恩仇,怡然自在多好,管他什么恩怨情仇,快快乐乐的去过每一天,多好。这一生,到底什么最重要?

 

闲池阁最先止住哭声,这就是自己曾经的草堂,曾经的梦。本以为这世间情义最重,可只有到了生死攸关时,你才能真正体会到,人心的欲望可以抹杀一切。为了名利一切都可以被利用,被践踏,包括情义!这么多年的努力,原来只是一个长长的梦而已。一念心空,浅浅唱到:

淺夢迷離輕似霧,妝鏡蒙灰,靜夜無人語。回首經年心糸汝,離魂暗逐相思許。

偏是無緣愁結苦。怎道無情,攜手風和雨。易冷煙花終落幕,流光逝去無尋處。

随着歌声,慢慢远去,众人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拦。和尚转身高喊:“格格,仗剑江湖,介不介意多个伴?!”

“很介意!”

“那好吧,你仗你的剑,我闯我的江湖。”

“不需要跟着我吧?”

“哪有,你去江湖,和尚也去江湖,凑巧同路而已......。”

【编者按】曲终人散,杨弃也作出了自己对爱的选择。龙族护法舍身取义,草堂风云逐渐烟消云散。【若玉编辑:梁凯】
上一篇:草堂风云(二十八)
下一篇:草堂风云(二十六)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12548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