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4月22日 周一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草堂风云(二十五)
日期:2019-04-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月儿
点击:223

忧郁的鹰脸色越来越白,白的有些恐怖。“怎么样,中了自己的毒是什么感觉,这月色寒本身无毒,只有碰到奇花星星笑,才奇毒无比。这世界上恐怕只有你才有星星笑吧!”苏醒过来的闲池阁微弱的说道。

“而且,这毒无解 ,你更是清楚,也许以前神医谢村散人还可以帮你延长一些时日,现在散人被你的月色寒所害,生死未卜,这才叫自作自受。”闲池阁面带微笑,可眼里却满是泪水,也许此刻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心是如何的疼。

有时,你以为你深爱的人伤害了你,你以为你会恨他,可是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你才知道,其实你并没有那么恨他,心里都是他曾经的好,最起码并不希望他死。

鹰面色奇白,伸手封了自己胸前七处大穴,却也不敢在运功发狠。其实,此刻,闲池阁只用一点功力,就可以取鹰的性命,可是闲池阁却并不想这么做。她缓缓站起身来:走到鹰的身边,蹲下身来:“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到了今天,才知道,什么情,什么爱,什么知己,什么红颜,什么名利,什么天下,有什么可争的!当生命就到这里,一切都将烟消云散,几十年后,谁还会记得有个鹰,有个闲池阁?你处心积虑,想要天下,现在又剩下什么?”

鹰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闲池阁,眼里也渐渐有了泪水:“ 是啊,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当初我也信心满满的想要报效朝廷,也想光大门楣。你们总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又何尝不是人在朝廷身不由己。朝廷决定的事,怎么是我可以改变得了的。我想要青麒麟,想要天下,无非想要自己变得强大,可以不再受人摆布,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这难道错了吗?”鹰语气中多了份柔和,更多的却是无奈:“闲,我还有三天的时间,只想去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想想自己做的事,死不足惜,可是当年杨家灭门之令,却是朝廷下的,我只是个执行者,对不起筱杨两家。等我去见过我想见的人,这条命任你们谁来取走。你们也离开草堂吧,这里不久将是一片废墟。”说完鹰站起身来,缓缓走向门口。不爱和尚抬手运功,却被闲池阁拦下:“算了,让他去吧,我相信这三天他会好好利用的。由他自生自灭吧,现在就算我有心相救,也没有那个能力了。”闲池阁哽咽着说。

和尚举起的手慢慢放下:“格格,离开草堂吧。”

“不,草堂是我和鹰多年的心血,不想离开,这世间已经没有了我留恋的,就留在这和草堂共存亡吧。”

“这不行,和尚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不爱和尚说完,不容闲池阁回答,抱起虚弱的闲池阁,向草堂外飞奔而去。

 

月儿带着星儿,在心梦的护送下来到草堂门口,众人正打的难舍难分,月儿的出现,让好多人停下来,当确定出来的月儿时,众人慢慢的像这边靠拢。草堂众隐士和梅香不自觉的围在了月儿周围,一场激战一触即发。

梅总管,快去救格格,组织草堂所有人尽快离开草堂,再有两个时辰,这里将是一片废墟。”月儿说完,提气运功,再没看任何一个人,燕子穿云腾空而起。这些江湖人士,有些人面面相觑,意欲离去,更多的人并不想放弃得到武林至宝的机会,纷纷出手向月儿。月儿不躲不闪,出招极狠,招招拼命。心梦和草堂人全力保护,一时又是刀光剑影。

这时几条身影自草堂飞出,正是小秋和心仪。二人全力击退月儿近身之敌。月儿看到小秋,面露喜色,看着赶来的追梦人:“少侠,小妹拜托了,这妮子任性刁蛮,月儿此去不知能不能再照顾她,今天月儿将小妹托付少侠,请替月儿保护好小妹。”月儿面色凝重,丝毫没有玩笑之意。

“放心吧,有我追梦人在,小秋就是安全的。”追梦人语气坚定,还带着丝丝柔情。月儿点点头:“秋妹,什么都不要管,马上离开草堂,姐姐要去龙族,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月儿的眼里满是泪水,因为她知道,此一去,山高水远,凶险万分,一转身将是天涯。不知道姐妹是否还有相聚之日。可是此刻,月儿心中只有星儿的安危,不想过份悲伤,只盼妹妹安好,别无他求。

说话间,草堂又有一人走出草堂。“黑衣人......。”很多人不由自主的惊呼。小秋,心仪,梅香,还有草堂各位隐士,更是严阵以待。黑衣人脚步凌乱,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霸气。黑色面纱罩着大半个脸,裸露的部分的脸透奇白,隐隐透着金色。看来月色寒的毒已经深入心肺。

黑衣人摘下面纱。“堂主”“忧郁的鹰?”“鹰老大??”所有的人张大了嘴巴,时间片刻间凝结住,打斗中的人们陷入迷惑中,不知如何是好。

最吃惊的当属草堂众位隐士和梅香了。“原来真的是你!”小秋咬牙切齿:“今天就和你算算当年筱杨两家的血海深仇!”剑随声到,出乎大家意料的是,鹰只是本能的躲开,速度却慢了许多,以至于右肩被小秋的剑生生划开几寸长,顿时血流如注,黑衣虽然不明显,却仍然触目惊心。小秋一招得手,诧异之余,飞身斜上,内力十足,刺向鹰的心脏。本来这鹰是草堂堂主,善名远播,今天在场的受过草堂恩惠的武林人士也不少,可是如今他的身份被揭穿,自然无人帮忙。鹰仰天长笑:“罢了,罢了,命该如此!”电光火石之间,一道身影挡在了鹰的面前,同时两枚金针飞向小秋,小秋一惊,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追梦人暗叫不好,长身飞上,长剑挥舞,荡开两枚金针,大家这才看清,来人本是有福客栈的掌柜,有福自然在。月儿听到小秋高喊,才知道原来多年来寻找的仇人就在眼前,将星辉交给心梦,挥剑加入。还有草堂各位隐士此时也回过神来,纷纷加入混战。有福虽然武功高强,但在众人联手之下,也是险象环生,几个回合下来,已经身负多处刀剑之伤,频频躲避,已无还手之力。

这时不爱和尚抱着闲池阁从草堂走出,闲池阁见此情景,低声让和尚放自己下来,冲着正在酣战的月儿喊道:“月儿,住手!各位兄弟们,不要打了!”

闲池阁在草堂的威望,绝不逊色于鹰,众人撤力,齐齐望向重伤的闲池阁。

“鹰已经中了月色寒之毒,月儿,让他去吧,这三天的性命,就当了断这九年的恩义了。”月儿望着含泪的闲池阁,握着剑的手慢慢放下来,她知道,这九年对于闲池阁意味着什么,无论鹰如何绝情,但是让一个女人亲眼看着曾经心爱的人失去生命,都是一件无比残忍的事。月色寒本就无解,自己的血海深仇应该说是闲池阁帮自己报了,更何况闲池阁舍命救过自己,自己又怎么忍心让她伤心难过。而且最能理解此刻闲池阁的心情的莫过于自己。

闲池阁看着重伤的有福自然在和中毒的鹰,不知该恨该怨。九年的朝朝幕幕,恩恩怨怨,怎能在一瞬间抹去。那丝丝缕缕的情感,撕扯着本已碎成万片的心,回过头来对草堂隐士:“大家让他们去吧,这份恩情闲池阁记下了!”众隐士本就与鹰无怨,只是气被他利用这么多年,又是朝廷鹰犬,才仗剑帮助月儿姐妹。既然月儿和闲池阁两个受伤最深的主都不追究,本着对闲池阁的尊重,纷纷跳出战圈之外。

有福自然在扶着鹰,对着众人深深鞠了一躬,回首望着鹰:“我们走吧,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你总问我最想要什么,你总说你会给我一个天下。可是,那只是你想要的。如今,没有了天下,没有了江湖,这世界,从此只有你和我。这才是我想要的。”鹰的面色越来越白,但满眼柔情,嘴角带着笑意:“好,没有天下,没有江湖,只有我们!”两个人搀扶着,缓缓离开,背影渐渐模糊在夕阳的尽头,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编者按】此时此刻,草堂众人才如梦方醒。堂主命不久矣,王图霸业,雄心壮志,皆成空。【若玉编辑:梁凯】
上一篇:草堂风云(二十六)
下一篇:草堂风云(二十四)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834655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