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4月19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草堂风云(二十四)
日期:2019-04-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月儿
点击:216

心梦与不爱和尚刚进草堂,忽然听见一声惨叫,加快身形,转眼来到一间优雅的房门前,门没有关,正好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一个紫衣女子怀里抱着白衣男子,男子白衣上血迹斑斑。两人身前一白衣女子,身上也是殷红点点,一双杏眼怒视着前面的黑衣人。这情景让两人觉得有些诡异,空气似乎凝滞了。

白衣女子并未回头:“月儿,你快带星辉走,这里交给我。”语声虽轻,却坚定。

“不,这黑东西心狠手辣,月儿怎会丢下格格一个人,今天咱姐妹生死与共。”月儿的声音也同样坚定。

 

“你是月儿,终于找到你了。”心梦不容月儿等人说话,继续说道:“月儿,你的朋友让我给你带个口信,可否借一步说话。”心梦说完看看在场的几个人自己摇摇头:“看来月儿是走不开哈。那好吧,性命攸关,也顾不了太多了。月儿,草堂已被官兵包围,这里面此刻也已经布满了火药,再过两个时辰,就会有人引爆。心梦我是受人之托,前来带月儿离开的。月儿,快跟我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心梦说完,却发现在场的几个人,没有一个人为这番话感到惊异的,更没有一个人多看自己一眼。这更让心梦和不爱和尚觉得诧异。

“看来你的消息晚了点,今天谁也别想走。”黑衣人话音随着掌风袭向闲池阁。闲池阁玉笛斜挑,一招 染柳烟浓,飞身相迎。月儿放下一周星辉,宝剑出窍,一式却上心头,飞身相助。

 

“月儿,今天就别打架了,咱还是先走吧,性命攸关,这可不是玩的时候。”心梦情急大喊。

月儿和闲池阁一笛一剑几乎同时到达,鹰不敢小视,掌风更盛。纵然鹰功力了得,但月儿和闲池阁全力相拼之下,却也刺穿鹰掌风,鹰的左右两肩均现血迹。而月儿和闲池阁也被鹰震出几米,勉强站稳身形,喘息着,嘴角微有红色的液体渗出。这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招过后,鹰大怒,化掌为爪,全力抓向月儿。闲池阁见势不妙,长身相救,可还是晚了半拍。眼看月儿险象环生,心梦娇喝一声:“欺负女人也不看看时候,看来今天这架非打不可了,索性打完再走,月儿,带俺一个。”心梦说完,飞身而上。在鹰爪抓到月儿的一瞬间,乌金索直缠鹰的右腕。力道十足,鹰眉头微皱,鹰爪反扣,乌金索被生生抓住,暂时解了月儿之急。但心梦却被鹰的力道瞬间拉至鹰的爪力之内。不爱和尚大惊:“我说小姐哎,咱可不是来打架的。你要是有个闪失,别说老爷夫人,就算杨弃也不会饶了和尚的。”嘴里说着,袭身直上,右手化掌,拍向鹰。掌风刚劲,力道惊人。

本来可以轻易达到目的,无缘无故的跑出来两个人捣乱,鹰眼中不由得怒火中生。反手飞身,鹰爪直取不爱和尚右腕。速度之快,力道之大,让和尚避无可避,这一爪下去,和尚这只手怕是保不住了。千钧一发之际,闲池阁玉笛清啸,点向鹰手腕。闲池阁纵使有伤在身,但功力仍不可小觑。

这时心梦的乌金索也适时袭至,鹰一人难敌四手,不对,是三手,只得回掌迎敌。和尚一身冷汗,没想到这鹰功力如此深厚,差点因轻敌酿成大错。转头向闲池阁微微颔首,算是谢过相救之情。

这时,地上的一舟星辉发出微弱的呻吟声,月儿一惊,飞身扑到他身边。闲池阁大喊道:“月儿,快带星儿离开。”

月儿看着酣战中的几人,面露犹豫。

“你们俩保护月儿离开,星辉受伤太重,再不救治,恐有性命之忧。”

面对强敌,闲池阁丝毫未想自己,心伤到了极限,无泪,无怨,无生死之念。只有那刻骨的痛,撕扯着柔软的心,碎成了千万片。只想今天亲手做个了断,为了九年的痴情,为了九年的欺骗,纵使粉身碎骨,又怎能比得过这如利剑穿心般的疼。

心梦点点头:“对哈,不能忘了今天的目的,月儿,我们赶快撤。”月儿看着呼吸越来越微弱的星辉,点点头。

“格格,和尚留下来一起对付这黑东西。”

“算了,不爱和尚,咱俩也不是鹰的对手,何必白搭一个。”闲池阁浅笑着。

“什么叫白搭,时才格格拼死相救之恩,和尚怎敢相忘,今天就算咱俩有缘,也一起仗把剑,傲一把江湖。就算和尚牺牲了,也比这黑东西待遇好,最起码有个仙女格格来给和尚扫墓,还有何求,哈哈哈。”

 

“好,虽萍水相逢,却可生死与共一次,若闲池阁今日不死,和尚便是朋友了。淸潭寂影天邊月,復始憑圓缺。諾似浮雲,緣如逝水,負了相思結。”闲池阁幽幽唱到。

歌声幽怨凄美,鹰也呆了一呆。这半阙楼头月,凄婉清丽,让人不忍心酸酸的,一点泪光在鹰眼中闪现。

是啊,九年,就算是一个路人,相伴九年又怎能没有一丝情感。何况是如此一个美丽温婉,对自己倾心爱恋的女子。以往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鹰手下的力道不自觉的减弱。

也就在此刻,月儿背起重伤的一舟星辉,和心梦一起飞身出门而去。鹰忽然在回忆中惊醒,撇下闲池阁和不爱和尚,飞身欲追出去。闲池阁怎会给他这样的机会,身影一长,一招人在何处,玉笛指向鹰后脑。竟不留一点余地。鹰眼中瞬间的柔情顿失,咬牙切齿:“本想念在旧情,放你一条生路,可你偏偏和我做对,今天可也怨不得我!”

鹰将十成鹰爪功运与右手,并未看到他回身,爪风已至。凌厉异常。不爱和尚心中大叫不好。飞身相救,可是哪里还来得及,鹰的鹰爪一寸寸抓向闲池阁,奇怪的是闲池阁并未躲闪,袭身直上,右手玉笛交与左手,单以一只素掌迎上鹰的鹰爪。

“不知死活,你自找的。”鹰恨恨的说道。

双手瞬间碰撞,闲池阁身如飞絮,在巨大的爪力中飞了出去,和尚大惊,飞身接住落下的闲池阁。闲池阁一口鲜血喷出,软软的跌在不爱和尚的怀里。眼含热泪,嘴角微微上翘,她在笑,她真的在笑。这让和尚和鹰都惊诧不已。忽然,鹰面色一白,汗水自额头流下。

“你,你,月色寒 ......。”

【编者按】一舟星辉的重伤,女主的无奈,鹰和闲池阁的两败俱伤。故事开始一步步走向结尾。【若玉编辑:梁凯】
上一篇:草堂风云(二十五)
下一篇:草堂风云(二十三)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820104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