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4月19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篇小说
草堂风云(二十二)
日期:2019-04-12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月儿
点击:220

在谢村散人把地绝针递给月儿的一瞬间,真相已经被揭开:忧郁的鹰就是多次袭击自己的黑衣人。

可是,他隐居草堂将近十年,处处隐瞒自己的身份,到底有何居心呢?这是一直困扰月儿的问题。看来这只能去问问这位草堂堂主才能得到答案了。

 

“散人中的毒世上无解,可能他们知道散人乃是神医,用毒才不留余地,真是太狠毒了。”无所不谈长老幽幽叹道。

“那怎么办?长老!如果你都救不了散人,那不是让他们的奸计得逞,好人枉死吗?”月儿的眼里有了泪水。

“我尽可能延缓毒发时间,散人,你懂的哈。”

“中了月色寒的毒,能活到现在,已经赚了。这赚来的时间,我会利用毕生所学研制解药,成与不成都是收获。”谢村散人微笑着,豪气万丈。

“好,龙本族的解毒奇药,至少可以延续你三年寿命,可以我没有带在身上。”无所不谈望着一舟星辉,一舟星辉说点点头:“长老就带散人去取药吧,快去快回。希望神医在三年之内攻克月色寒这种无解之毒,也许能造福武林呢!”

星辉淡淡笑着,笑容里有着些许无奈。但至少给了大家一丝美好的希望。散人起身谢过长老:“大恩容当后报,希望可以吧,救不救自己不是很重要,如果能救得了其他中了月色寒的人,应该也是一项功德吧。”散人豁达的笑着:“月儿,这地绝针上我沾上了月色寒的毒,你带在身上,希望紧要关头,可以帮到你,这也算是我们一场相识的缘分吧。”

月儿的泪水又一次模糊了双眼。

一舟星辉嘱咐无所不谈长老护送散人出城后,和月儿来到了闲池阁的房间。她要把这一切,告诉好姐妹闲池阁知道。

闲池阁听月儿说完,一脸茫然:“月儿,你说什么呢?鹰是黑衣人??绝对不可能。我与鹰相识快十年了,他醉心诗词,远离江湖,草堂就是他收留那些希望退出武林人士的地方。你们绝对是弄错了!”

“姐姐,月儿的个性你是知道的,没有确定的事绝对不会乱说,何况草堂对我有救命之恩,堂主对我一向不薄,我为什么要冤枉他!”

“不管怎样,建立一个乱世中的世外桃源,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一直是我和他的梦想,至于什么青麒麟,什么一统武林,都不会和他扯上关系,这一点,我坚信!”

看着越来越烦躁的闲池阁,月儿和星儿不再说什么,月儿拉住闲池阁的手:“姐姐,你我相识虽短,可是月儿一直把你当成姐姐,无论怎样,月儿都不希望姐姐受到伤害。这次堂主无辜受伤,你不觉得蹊跷吗?

这两枚是谢村散人临走时留下给月儿防身的,此针随经脉而行,就算武功再高的人中了此针,也无法出,江湖上只有双子和散人才能对付。你带在身上,希望到了性命攸关时,可以保护姐姐。”

“好吧,今天我有点累了。”

“那我们告辞了。”

 

接下来的几天,格格变得沉默少言,月儿和星辉也很少露面,偶尔回来吃饭,也只是和大家一起吟诗作对,抚琴高歌。

而武林人士不知为什么都聚在草堂之外,虎视眈眈。这个一向不被武林人士关注的草堂,不知为何在短时间内受到武林的青睐。

 

已经将至八月中旬,天气热的让人昏昏欲睡,连花草和树木都懒洋洋的,打不起一点精神!

梅香和心怡等人正忙着准备晚餐,忽然一阵阵紧促的砸门声,让她们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两人和几位被惊醒的隐士来到门前,打开观望镜,看到外面黑压压的聚满了武林各门派人士。梅香飞身如蜻蜓点水般轻盈的落到众人面前:“怎么,草堂邀请了这么多客人来,梅香怎么不知道?看来各位肯定不是为了吃饭来的吧?”梅香的语气冰冷,目光更冷,不禁让前面的几个人有了寒意。

“梅总管,别误会,俊海只是看热闹的,看看谁敢在笺上掌门面前敢以多欺少。”俊海看着梅香的目光中只有柔情。

梅香点点头,知道俊海并无恶意。把目光转向了穿越:“穿越大侠据说也是侠名远播。这次来不知为了哪般?”

“穿越听闻月儿和青麒麟都藏在草堂,据说心怀叵测的人得到,将是武林的一场浩劫。穿越身出名门,一定会尽力阻止此事。绝没有于草堂为敌的意思。”梅香微微一笑,抱了抱拳。

这时,另一条身影飞落门前,正是心怡:“哈哈,原来金钱门主东风锦阁下大驾光临草堂,上次的款待心怡绝没有望,如果门主只是来看望故人,心怡和闲池堂主定当尽地主之谊!”这丫头话中带着刺,东风锦不禁心生懊恼。

“对不起,东风无事不登三宝殿,没有时间闲聊斗嘴,赶紧叫月儿出来。”

“东风门主好记性,怎么不记得月儿为何离你而去了?难道要我在众位武林同道面前道明吗?”说话的正是草堂副堂主闲池阁。

东风锦面色一红,旁边的上官燕已经按耐不住:“门主,和她们客气什么,今天不交出玉麒麟,上官燕定要拆了这草堂!”话音未落,剑尖已经到了闲池阁耳边。

闲池阁轻笑着退后:“妞,怎么这就急了,女人家不稳重些,难怪东风锦这么多年也没给你一个名分。”

上官燕粉面微红,剑风更劲。

“呵呵,东风门主真是好兴致,居然带着十大护法出门,是不是太看得起草堂了。”心怡温婉的声音在东风锦听来却是这么刺耳!

草堂众位隐士听到声音,纷纷出门,和众人打作一团。

 

而此时月儿的房间里正站着一位不速之客:黑衣人!月儿和星儿双手紧扣:“摘下你的面具吧,鹰堂主!”

“不简单啊,居然猜到了我的身份。看来你们两人今天谁也不能活着走出这间屋子。嘿嘿嘿。”

黑衣人阴森森的笑着,这笑声让月想起一个人,即使看不到他的脸,也让月儿感到毛骨悚然。

“想来月儿受伤来草堂治疗,只有草堂的人才知道。刚出门就遭到袭击,月儿一直觉得不对劲,谁人有这么灵通的消息和速度呢!

双子为保护月儿,才使出成名暗器地绝针,重伤黑衣人。而散人偏偏在堂主身上找到了这两枚地绝针,这可不是一般的巧合。

还有散人给你治完伤,就遭到暗算,好在他临走前道出了你内功非凡,而且中了地绝针。你做梦也不会想到散人神医中了你的月色寒,居然没有死吧。

还要我再说什么吗?你觉得蒙着面还有意义吗?”月儿沉静的说道。

“哈哈哈,是没想到,还是坏在这个死大夫身上,不愧是神医,居然可以中了月色寒而不死。可是这也改变不了什么,只是一切都提前了一点而已。”

黑衣人摘掉面巾,尽管之前月儿和一舟星辉都很肯定,但是当黑衣人摘去面纱的一刹那,两人还是倒吸了口凉气。这之前,一切毕竟只是猜测,当事实摆在面前时,月儿还是不愿意相信,忧郁的鹰就是黑衣人,不只是因为自己,还有好姐妹闲池阁:姐姐啊,这么多年你到底爱上的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啊!

“原来真的是你!为什么!为什么是你!”飞身而入挡在月儿身前的正是闲池阁!

鹰不禁一惊,本想趁大家都在外面混战时,解决月儿,拿到青麒麟。没想到闲池阁居然提前知道了真相。

“闲,以后我再和你解释,你快让开,别坏了我的大事。”

“九年啊,你居然整整骗了我九年!难道那个我们向往的乱世桃园是假的吗?难道九年的生死与共也是假的吗?难道你对我的柔情蜜意,海誓山盟都是说着玩的吗?”

“那是你笨,男人这么白痴的话你也信。我本是朝廷大员,隐居草堂无非为了剿灭你们这些心怀不轨的乱匪。如果能够拿到青麒麟,什么武林,什么朝廷,什么江山,这个世界都会是我的,你说这些和一个女人比,哪个更重要些?傻子也会选了。你最好让开,不然休怪我手下无情!”

“月儿是我的好姐妹,你要杀她,除非先杀了我。”闲池阁含泪的双眼盯着鹰,眼神里的痛让人心疼。

“那就别怪我,挡我者死!”鹰的掌风随着话音拍向闲池阁。闲池阁没有动,怔怔的望着鹰,任由那一掌把自己拍出十米远。

【编者按】草堂风云起,图穷匕见之际,真相大白。正邪之战一触即发。【若玉编辑:梁凯】
上一篇:草堂风云(二十三)
下一篇:草堂风云(二十一)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82023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