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5月24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品读盛京文学(诗歌类)】试论现代诗创作中的虚与实
日期:2019-04-08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月光
点击:397

所谓现代诗,也就是自由体新诗。自由体新诗是对古体诗的继承和发展,形式上采用白话,打破了旧体诗的格律束缚。因为现代诗更适合反映当代生活,表现当代思想。现代诗和古体诗一样,依赖意象的营造和修辞手法的运用;现代诗和古体诗一样,离不开语言、形象的营造和思想感情的表达;现代诗和古体诗一样,采用虚实相间的结构,和虚与实的互相结合、印证、提高。

这里就是对虚与实的关系,结合读过的一些文章,谈些感受。

     

一,虚实结合是诗歌意境创作的重要结构特征

 

须知,诗歌的容量是有限的,写诗的人不可能把无限广阔的社会生活全部写到诗作中去。因此,诗人往往用“实”表现“虚”,或用“虚”表现“实”。虚实相生,相互映衬,才是诗歌创作的最好的路径。

那么什么是虚,什么是实呢?一般来讲,诗中的“虚”就是思想感情,诗中的“实”就是景物形象。诗歌如果只写“虚”,会显得抽象空洞,没有诗味;如果只写“实”,则会显得死寂而缺乏生气。为此要兼而有之。  但是,只是说“思想感情是虚,景物形象的实”,那就太过狭窄了。虚实相生则是诗歌意境创作的一个重要结构特征,只有认识到虚可生实,实可生虚,两者的有机结合,才能使诗歌更为饱满,充满灵气和诗情画意的。  苏轼在讲到王维的诗时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所谓“画中有诗”,就是指绘画不仅要能让景如在目前,而且还要含不尽之意于画外,有形之画内蕴涵更为丰富的无形之诗情。

 进一步说诗歌中的虚与实, 虚与实是相辅相成的,既然二者能相生,则表明虚也是一种存在,虚绝不是无。这种存在,是靠实生发出来的,是在实的基础上通过大脑的想象创造出来的。而虚和实又是一对相对的概念。虚和实又可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不同的界定:

1.眼前之景为实,想象虚构之景为虚。——这里的虚实,均指景物。要表现“竹林桥外锁酒家”的诗意,画家只需画“旌幌”。

2,具象的景物为实,不具象的事物过程为虚,比如人的活动。

3.具体的事物为实(包罗物境和事境),思想情感为虚。诗人的情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要将这种虚表现出来,就得化情思为景物、化虚为实。而读者则须化实为虚、化景物为情思。

同样,形象为实,抽象为虚。上面谈到的景物和情思的关系,也是形象与抽象的关系,但抽象的东西不只有情感,一切难写之景、之事均为抽象。声音是抽象的,可高明的画家偏偏能用几只蝌蚪表现出“蛙声十里出山泉”的境界。

4.有限为实,无限为虚。这里的无限之境可以视为诗歌创造的氛围、气质、感悟,比如诗歌灵动、飘逸的风格,可以是委婉、忧伤、苍浑、刚健,等等。是在有限的基础上通过想象创造出来的。宋代诗人梅尧臣说“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这乃是作诗功夫之至。是“可以意会,不可言传”的境界。

在阅读和写作中,分辨虚实转换,可以是:

一个单元内的虚实转换(比如一句或一节),单元之间的虚实转换,前后结构层次上的虚实转换,浑然一体的交织在一起不可分割的虚实蕴含。

 我们举例来看看——盛京诗人一叶独清的:

 

六月的密码

 

而我一直找不到入口,拾阶而上

忽略年龄的木纹,质疑过的路

不会从身后追上来

就像温度是花花草草,为条件反射

找到的借口,我的侧身于一线

也不是解锁命运

今夜无雨,长高会慢一些

还是追不上初夏,失重或许成为最后的解读

在单数与复数之间,兀自摇晃

 

这首诗每个段落里,都是实与虚交织在一起的:“拾阶而上”是实,路“从身后追上来”是虚;“花花草草”是实,“解锁命运”是虚;“今夜无雨”是实,“失重或许成为最后的解读”是虚。这样虚实结合,不仅意象丰满了,作者所要表述的哲理,也层层呈现出来。

再看一首,呈现的是比较整段的虚构描写:

 

画外音

 

盛京作家:韩东林  

 

一只苹果静坐在桌案上

红红的苹果

多像羞涩的少女

她在回忆那些丢失的叶子

回忆叶子的时候

青涩的苹果比现在更羞涩

那时多好

众多的苹果相聚在一棵树上

唱歌、跳舞、嬉戏

在树枝上摇啊摇

树叶的摇动和风没有任何关系

和过往的鸟儿没有任何关系

那些肉质的动感

只和一些欲望和快乐有关

......

日子很久之后

画中的苹果还是成熟的样子

红红的、很羞涩的样子

而桌案上的苹果

在怀念叶子的过程中

一点点的 开始苍老开始腐烂

 (引自“盛京文学网”)  

 

诗从真实的描写开始:“红红的苹果/多像羞涩的少女”,真,写实。接着 开始“回忆”,开始虚构:“众多的苹果相聚在一棵树上/唱歌、跳舞、嬉戏”。由实到虚,一种很好的前后对照。虚构的景象在时间的轴线上展开——后来,“画中的苹果还是成熟的样子”,而“桌案上的苹果”“开始苍老开始腐烂”这又是一种命运的对照。产生了很强的哲理性和感染力。试问,如果没有由实到虚的艺术演进,可能产生这样的艺术效果吗?(这首诗当时就是我写的编语)。

   

二,意境的重构

    

诗歌写作,要有新鲜的独特的的意象营造和意象重组,才能营造独特的诗歌意境,能令欣赏者如同身临其境,产生美的心灵享受。

无论诗歌,还是小说、散文,无不存在着一种意境营构问题。这种意境可以是美的环境的情感体验,可以是一种微妙的人际关系环境的描写,也可以是某种富有理趣的场景的再现,又或者是一种人生哲思的阐释。

中国古典诗歌在意境营构更注重追求诗人主观情感与客观环境相融合的诗歌境界,其中个体情感是非常强烈的,在意境中蕴含着浓厚的感情色彩。例如白居易的《夜雪》,“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诗人表现雪大之实,并非亲眼所见,处处从虚处落笔,尤其是末句写声,雪大雪厚的景象如在目前。又如以下诗句:“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等,都是化情思幻为景物的例子。

而新诗创作中,除了凭借意境来给读者带去美的愉悦享受外,往往还力求生成智慧,传达思想,引起人们的灵魂的颤动和思索,即是在感性之外增加理性思辨的成分。

我们看看卞之琳的《断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只有短短的四句,就构建了两组意象:第一是“你”“风景”“看风景的人”,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的时候,楼上的人也把你当作风景来欣赏;第二是“明月”“窗子”“你”“别人的梦”,皎洁的明月装饰着你的窗子,而你却走进他人的梦中,装饰着别人的梦境。

这首诗充分体现了新诗的“知性美”,两组画面将自然景物与人联合在一起,构成一种象征意味的理学意境。蕴含了一个深刻的人生哲理:万事万物都是息息相关的,是相对存在,互为依存的。 你这本是一种抽象的人生哲理,诗人巧妙运用这两组意象营构了一种和谐完整的意境,包含诗人对宇宙人生的思考,突出理性思维的表达。

再如郭沫若的一首名诗《天上的街市》(这里不再引用原文),作者巧妙地以街灯和明星互喻,把读者引入“那缥渺的空中”,幻化出天上“定然有美丽的街市”,乃至牛郎织女提着灯笼在天街闲游,幸福而又自由。  诗中的想象部分,更好地表达了作者对美好的理想境界的向往。几个段落,很好得体现了实与虚的完美结合,互相印证,又浑然一体。 现代诗的生命力主要表现在诗歌意象重组和诗歌意境营构上。新诗的意象重组和意境重构艺术实现了诗歌的审美理念和智性思维,使诗歌焕发出生命的气息和魅力。

还是看看我们身边诗人的作品:

 

回望

 

盛京作家:其木格 (娉婷如玉)

 

暮色降临的时候

父亲坐在青石板上卷烟

他的烟纸是我废弃的练习本

我看到他把数字和词语卷起来

再把公式和三角形吸进去

烟雾在他头顶盘旋

穿过根根直立的头发

像穿过秋天田地里的玉米茬

他磕掉鞋里的泥土

那些土地的粉末

就顺着石板边沿簌簌落下

我倚靠在门框上

望着他在夕光中的背影

等他转身走过来,按住我的头

 

诗的开始是写实的。对父亲的描写,可谓细致入微。后面则是展开想象,这些想象丰满了人物形象,更接地气,也更高大。“望着他在夕光中的背影”,幻想着“他转身走过来,按住我的头”,感情渲染的多么饱满!

  再欣赏一首,

 

 

盛京作家:程云海

 

时光瘦了,记忆也变得伤痕累累

和故乡比肩的

老屋、草垛和冰封的河

被冬雪覆盖

凉而清爽

这个冬天,比我预想的来得更早

黄豆酱酿了,咸萝卜腌了

通向乡音的甬路

被咚咚咚的心跳

一遍遍录音

灯悬在记忆的街角

一柱又一柱的香

点亮黎明

那辆慢车拐过时

会有一个人站在村口

直起腰眯起眼睛看

 

作者对故乡的描写,是从实实在在的实景出发,不断地添加想象的色彩,感情也就一步步升华。道路“咚咚的心跳”,“灯悬在记忆的街角”,“一柱又一柱的香/点亮黎明”,一切都是的真实的,又是神秘的。想象的翅膀,把诗意推向了更高的层级。

 

三,发挥想象力

 

 由实到虚是升华,虚实结合是创造。要创造,就离不开想象力。

 说到想像力,也有人称做洞察力,反思力。其实是一次真情实感的飞扬,不要怕繁杂,不要怕断裂。在繁杂和断裂中,才能收获奇和新。

 诗本来就是分行的,分行本身就是断裂的。

 把灵动的,有用的材料,拿来搭建自已的房屋,让它有与众不同的样子(当然要符合审美观,和逻辑关糸)。

 诗人桑克说:“诗的本质之一就是想像力,诗的方法之一就是想像力……凡是写得不错的诗人大都不缺乏想像力,反之那些写一得不太好的诗人,往往就缺乏想像力。从这个角度来说,想像力可以做为一种诗歌标准而存在下去。

 有人举例美国诗人布罗茨基的诗句:“拖船行驶在深色的稀粥上”。这是一句用常理看来不合理的诗。粥是食物,船是运输工具,风马牛不及。但是如果把船不看成船,看成生活的一个运行方式,把粥看成生活必须物,这样就可以建立起有效的联糸。当然,也有形象,色彩,意象的关联,就形成了完整的意象画面。这样使不可能的东西变为了可能。

 也有人说,想像力是心灵的感受力。要用一颗敏感的心去感受生活,探索生命,窥视世界万物,並保持探索求知求新,把个人独特的感知说出來,再用语言表达,和他人沟通。

 也有人说,想像力就是在诗歌里再造一个自由王国。想像力必须是独特的,是意象的,也是对想像对像重新命名的过程,也就是用语言表达。“是你让聋哑的宇宙有了听说的能力。”(布罗茨基语)

举例:

 

胡弦《空楼梯

 

设置太久,它迷失在

对自己的研究中

……一块块

把自已从深渊中搭上來。在某个

台阶,遇到遗忘中未被理解的东西,以及

潜伏的冲动……

——它镇定地把自已放平。

吱嘎声——

隐蔽的空隙产生语言,但不

解释什么。在灰尘奢侈的宁静中

折转身。

——答案並没有出现,它只是

在困惑中稍作

停顿,试着用一段忘掉另一段,或者

把自己重新丢回过去。

“在它连绵的阴影中不可能

有所发现。一阶与另一阶那么相像,

根本无法用來叙述生活。而且

它那么喜欢转折,伎它一直无法完整地

看见自已。”

后來它显然意识到

自己必将在某个阶梯

消失,但仍拒绝作出改变。固执的片断

延续,並不断抽出新的知觉。

“……沿着自已走下去,仍是

陌生的,包括往事背后的光,以及

从茫然中递过來的扶手。”

 

诗人对一个楼梯产生了多少想象啊!楼梯人格化了,动作化了,哲理化了。它经历了迷失和冲动,“镇定地把自已放平”。它“困惑”,“把自己重新丢回过去”。接着,有了更深层次的追索:“一阶与另一阶”,“喜欢转折”,它“意识到”自己会“消失”,但“仍拒绝作出改变”,“並不断抽出新的知觉”。这哪里是楼梯,完完全全是人的缩影,命运的缩影、读了,怎么不会震撼,怎么不会去呐喊一声什么呢?

再举例:

 

地球上的人乱成一团

 

《诗潮》主编:刘川

 

我总有一种冲动

把一个墓园拿起来

当一把梳子

用它一排排整齐的墓碑

梳一梳操场上的乱跑的学生

梳一梳广场上拥挤的市民

梳一梳市场混乱的商贩

只需轻轻一梳

它们就无比整齐了

 

诗人对意象的再造,是全新而震撼的。把“墓园”“当一把梳子”,谁能想得到?当然是有型可循的——那“一排排整齐的墓碑”不就是梳子的齿吗?有了这个奇特的意象,还不算,还要去推动什么,还要去干点什么。干什么呢?“梳一梳操场上的乱跑的学生/梳一梳广场上拥挤的市民/梳一梳市场混乱的商贩”。用人类生命的终结(墓园),去梳理人生,去检验社会,去思考未来,于是,诗的指向就非常深刻,非常沉重了。诗着你去思考,诗起到了震撼的功效!

你看。诗的想象力是不是十分重要?甚至可以瞬间洞开了一片丰富、迷人的景象,启动心灵深处的情怀。

最后回归的诗的虚与实。虚写为什么会产生好的艺术效果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虚笔能为读者提供一个联想和想象的广阔的空间,读者可以利用联想和想象去组接生活的画面,对诗歌的形象、意境,进行独到的补充、扩展和再创造,在读者自由构筑的天地里“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得到审美发现的满足和艺术欣赏的美感。

【编者按】这是一篇精心的创作现代诗歌的学习心得。深入浅出,条理清晰,将现代诗歌创作一个关键问题进行了透澈的阐述。即现代诗的特点之一意境的构造,现代诗中什么是“虚”?什么是“实”?怎样进行“虚”“实”结合?尤其是举例,接地气地以很有影响力和很有成就的盛京文学网几位优秀诗人的精品为主,令人感到亲和力和文化自信。深深感谢月光老师多次为文友做诗歌创作讲座,感谢老师在诗歌领域佳作频出,成为我们的榜样和领路人,感谢老师为诗歌发展的持之以恒的无私奉献。问好老师。【万泉河编辑:王秋平】
上一篇:二十年后再相聚
下一篇:东方的巴黎—贝鲁特游记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4955409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