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21日 周五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怀念三婶
日期:2019-04-07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李世忠
点击:358

三婶前天走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睡去了。面部表情一如既往地安详,像平日里睡觉一样,静静地睡了近一周的时间不再醒来。没有累及亲人,像活着的时候一样通情达理,就这样平静地离开了她所有的亲人,离开了这个她生活了七十七个年头的世界,去了一个或许美丽的地方。不是“或许”,一定会很美丽,因为那个地方是天堂。那里阳光明媚,风调雨顺,是个极适宜灵魂栖息的所在。愿三婶一路走好。路上没有荆棘,没有坎坷,更不会有泥泞……一个今世为人善良,净做好事的人没有理由不顺利到达天堂的,菩萨的保佑也会毫不犹豫地倾心尽力。

三婶不是我的三婶,是妻子的婶娘 。但是,在我的感觉里和自己的婶娘一样。其实,婶娘不像姑妈,舅父等长辈,没有血缘关系。妻子的婶娘当然是我们结婚以后才认识的。一般来说,这种亲戚倘存好印象就不错了,何谈彼此之间的感情?但我与三婶的关系里绝不囿于印象怎样。记得那是一九九零年,我结婚的第一个新年,例行公事般要到双亲的长辈家里拜拜,以示尊敬,也是当地的一种礼俗。我作为新姑爷儿,初次到叔丈人家串门,拘谨就自不言说了,那是一定的。可是三婶的自然朴实营造的宽松和谐氛围,很快就打消了我的局促感,犹如回到自己家里一样。后来,在多次的接触中,三婶给我留下最多的是她与母亲一样的慈祥。她把我爱人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当然也把我当成了自己的姑爷儿。每次遇见三婶,总要拉拉家常,说上一会话;每到新年,我随爱人也要去三婶家去看看,了却对长辈的一点孝心。日久天长,对三婶就有了亲人般的牵挂,有时爱人与三婶家人通电话,我在一旁总会情不自禁地问问:“三婶怎么样啊?”

三婶与爱人家凝结的诸多往事,大多来自爱人的叙述:爱人家里兄弟姊妹六人,八口之家就岳父一人在生产队上班。后来,大姨姐辍学参加劳动,略微减轻了岳父肩上的一些负担。可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那是一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月,粮食极为短缺。孩子多的家庭平日里只能依赖蔬菜补充口粮,填不饱肚皮,勉强度日;很多人都面黄肌瘦,营养不良。我上边三个姐姐,听母亲说,她们都曾用手指抿过盆碗,争食残渣剩饭;跟着大人去生产队干农活时,趁人不留意就往嘴里塞苞米粒黄豆粒蔬菜叶。我每每听母亲述说,眼前就会浮现她们挨饿可怜的情景,眼泪便不由自主的流下来。那是个不堪回首的年代,岳父家比其他人家更贫困,因为六个孩子居然有四个孩子在读书。多数农家的孩子读完小学或初中也就了事,可是岳父岳母很重视孩子读书,再加上穷人家的孩子知道上进,结果中考总是榜上有名。越是供不起孩子读书的家庭,孩子却偏能考上,真是阴错阳差,弄得父母悲喜交加。这样一来,家里的经济负担就可想而知了。父母经常顾了这个孩子,却顾不上那个孩子。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只能权衡利弊以解燃眉之急。有的孩子没有学费,借钱的地方都没有啊!俗话说:穷在街上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啊!借个话表达,没有谴责谁的意思,或许我们自己有时也这样,这就是人性。况且那个年月,穷人居多,哪有余钱可言。听妻子说:每到开学来临之际,心情就忧郁上了,忐忑几日之后,便去问爸爸上学的学费安排了没有。爸爸说你问你妈妈吧。妈妈也是一脸的无奈,久久无言以对。穿戴破衣啰嗦,吃饭只能就咸菜,饥一顿饱一顿,连温饱都尚难解决,学费怎么会有保障呢?每到此时,妻子说自己免不了在开学的头一天晚上开始沿街徘徊......记不清徘徊了多久。翌日,只能去三叔家。到那里,不用开口,三婶就会给钱:10元或者15元。这一个学期的学费就这样解决了。三婶家有三个孩子,与妻子姐妹年龄相仿,他们也在读书,再说城里花钱的地方更多;三叔一个人挣钱,生活也很拮据。可三婶把侄女都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省吃俭用拼命地打零工挣钱,真的难为她了。在妻子姐妹读书的几年里,这样的接济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好多次。妻子每每说起这些事,就泪流满面......三婶管妻子姐妹的事很多很多。哪个侄女感冒了要接到她家;衣裤破了,动员自家的孩子让出自己的衣裤,匀着穿。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想起过去,如今报答三婶再多都不算为过......

三婶没读过书,但她非常 宽容善良。无论是她帮过谁,有怎样的奉献,她自己从来不说;对方就是没有回报,她也是默然无语,从不要求他人什么,对人一如既往,就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三叔兄弟姊妹六人,加之晚辈就几十人,彼此之间生出隔阂或有过结都在所难免。可三婶是真正的和平使者,在亲属家族之间,她总是无私斡旋,努力消除隔阂,使这些亲属家族能够和谐相处。

三婶是个极普通的人,但是她有一颗美丽的心灵:善良宽容,付出无所求。出殡的日子,街坊邻居来了不少人,更多的是年龄大的老人,他们都来为三婶送行。人群中很多人都在落泪,多数都是陌生的面孔。在城市的楼群里居住,彼此之间往来甚少,别说不是一栋楼的,就是一个楼口的也常常是擦肩而过。这样一位平凡的老人,居然受到这么多人的尊敬,大出我们亲属的意料。与我同桌进餐的一个陌生人说起三婶,神情黯然,低声细语:“这个老海太太心眼好使,我们听说了不能不来!”一个人能在他(她)死后,除了亲人之外,还能有人为她流泪......这样的人就是好人。“好人”的定义是很难界定的。国学大师季羡林说过:“在为自己考虑的同时,还能为他人考虑,这就是好人。”三婶离我们而去了,她的脚步渐行渐远,不久就会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但她的音容笑貌却永远会铭刻在我们的心中......

她的善良感染着我们,我们也会将其传递给熟悉和不熟悉的人们 !

【编者按】小说语言亲切自然,结构合理,把“三婶”这个好人形象刻画的极为成功,表达了作者对“三婶”的无限感激与怀念,如果在艺术表现上再有所加强会更好。 【沈水编辑:听琴观月】
上一篇:旅游随笔
下一篇:我从北方来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2068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