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作家协会主办
2019年6月18日 周二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散文
怀念我的奶奶
日期:2019-03-23
来源:盛京文学网
作者:马晓春
点击:353

在生命的旅途中,人生的一瞬间,最难忘的、最怀恋的,便是我那慈祥善良的奶奶了。至今,还常常梦见、惊醒……

我的奶奶活着该有八十多岁了,可惜十多年前她就撒手而去。当时,听到她病危的消息时,我却没感到非常悲哀,以为还是平时的食道病(后恶化为食道癌)犯了。当我和叔叔从临夏赶回家时,看到奶奶躺在炕上,一口气在喉咙里一上一下时,一下子惊呆了。她吃力地睁开眼,慢慢抬起手,示意我们坐下。听说几分钟前她还念叨我和叔叔,可能是在等着见我们最后一面吧,她用一口气支撑着。果然,见到我和叔叔之后,她就溘然长逝了。全家人哭喊着,只觉得天昏地暗,意识全无。不一会儿,我从悲怆声中惊醒,突然间感觉到:我再也没有奶奶了,再也得不到奶奶的关爱了,真后悔没有早点撇开工作回家陪她,她生着病我也只是回来看一眼就走,我一下子嚎啕大哭,泪如泉涌……

我的奶奶虽然失聪,但她是一个非常坚毅善良的人,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家妇女。平凡、卑微,岁月的尘沙早已斑驳了她的生命轨迹,以至于几乎没人去在意她的出生年份。  

从小就爱听奶奶讲“那过去的故事”,奶奶出生在宁夏回族自治区海原县一个富裕人家,家中有布店等产业,是当地有名的首富。奶奶是家中惟一的女儿,颇受宠爱,以致于太祖母将嗷嗷待脯的奶奶,包裹在了当时别人不敢奢望的虎皮大衣,造成了奶奶的失聪。奶奶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少女后,太祖父、太祖母便将手脚勤快、憨厚老实的马集村伙计我的爷爷招为上门女婿,不久又生下了我的父亲。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太祖父病逝后,无依无靠的太祖母和奶奶,变卖家产跟爷爷投亲至他的家乡——康乐县胭脂镇马集村。据说,当时带走的货物有一汽车之多。为防止国民党军队的盘查和土匪的抢劫,这车货物绕道西安后拉回了康乐。可惜这些家产的下场却实在叫人哭笑不得:爷爷染上了**的恶习后,从偷卖东西到明目张胆变卖,这自然引起太祖母和奶奶的责怪,于是矛盾不断升级,很快将家产败光。看到家徒四壁的情景,爷爷毅然抛下太祖母、奶奶和尚不懂事的父亲、叔叔,去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另立新家。爷爷出走,他的家人归罪于太祖母和奶奶,狠心的将祖孙四人赶出家门。无助的太祖母带着奶奶,去找时任县委副书记的舅爷,争得一处常年漏雨的生产队饲养棚落脚。后来,又被生产队队长赶来出来。为争个可固定生存的宅基地,太祖母遭受了亲戚们的白眼,听够了村里人的恶言,受够了风餐露宿。上苍怜惜苦难人,最终在县上工作队的过问干预下,盖起了简单的土坯房。

奶奶认得很多字,当我上学练字时,她还喜欢站在旁边认字——她指着一个字问:这是不是某字?我说是,然后又挑几个简单的字让她辨认,她大多能认出来。闲暇时,她总是给左邻右舍的孩子教识字。以致于后来,她还教三、四岁的女儿认字。

世事就是如此,对于不服输的人,困难、艰辛、生活中的悲剧,总是安排好了似地在不断等着她,仿佛一次次地在考验。可是,直到逝世,这个从来都被考验合格的人,也没得到一丁点奖赏。

爷爷抛下奶奶那年,他们最大的孩子我的父亲十二岁,最小的孩子我的叔叔才几岁。一家老小的生活一下子落在了太祖母、奶奶孤苦伶仃的娘俩肩上,日子如何可想而知。

多年后,奶奶向我比划着讲述那段往事时,总是打着“苦”的手势在感叹。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太祖母和奶奶所能做的只有拼命种地,东家借粮、西家借吃。我想,晚年奶奶食道得疼厉害,与那时候吃粗粮、啃树皮,有很大关系。

不幸已经约好了,它们排好队鱼贯而来折磨我奶奶。我的奶奶虽然穷,日子过得艰难,但她也知道上学的好处。她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两个儿子身上,尽力让他上学。父亲为使叔叔上学,抛下学业做起了油坊“套包”。而叔叔确也争气,成为村里为数不多的考上中学的人。从一名工人成长为干部,担任过林场场长、临夏州政府驻那曲办事处主任、州科协副主席、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县政协副主席。

奶奶的小女儿,也就是我的姑姑,常年带着幼小的我放牛、割草,带弟妹,做家务,最终嫁给邻村老实巴交的姑父,家中至今一贫如洗。姑姑的家境,成为奶奶逝世前割舍不下的牵挂。

太祖母和奶奶在时常揭不开锅的情况下,“求爷爷告奶奶”借钱相继为父亲、叔叔完了婚,将姑姑嫁出门。然后是照顾孙子孙女、外孙子外孙女,三个儿女的十个孙子辈一个不落。这就是我奶奶的劳碌命。可是,吃了一辈子苦的奶奶,到底享了多少儿孙福呢?

俗话说:“爷爷奶奶的大孙子,父亲母亲的小儿子”,在孙子辈中,奶奶无疑最疼我,可能由于是大孙子的缘故吧。打从记事起,我便与奶奶形影不离、朝夕相处。弟弟妹妹们当然也不跟我争。记得有一次,奶奶将亲戚带来的罐头分给我和弟弟妹妹们吃,奶奶让其他几个孩子分吃一块,而我一人独吃剩下的一瓶。这事让弟弟妹妹们说了我很多年,现在偶尔聚会时,还会说起。然而,他们并不因此和奶奶有隔膜,相反每个人都爱奶奶,因为奶奶对每人都很好;对我,只是更好而已。

在吃方面,奶奶给了我很多记忆,总的来说,就是奶奶把她自认为最好的食品(那时,刚参加工作的叔叔偶尔带来罐头、糕点之类)都锁起来,几乎留给了我。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在和孩子们玩时(包括和弟弟妹妹们),她背着手走过来,到我身边站定,我悄悄地把手伸到她背后,拿走她手心的东西。   

在心灵深处,奶奶带给我很多的自责,上小学二年级的夏天,奶奶拿着一根冰棍,在教室外敲打玻璃,让我出来吃冰棍。这竟然引起全班同学的哄堂大笑,我愤怒地瞪了她一眼,示意她赶快回家。可她却躲在一旁,默默地等着我下课后,将冰棍塞给我,然后,灰溜溜地走了。这件事,至今想起来仍心痛不已,内疚懊悔年幼无知和任性无情。

到了奶奶晚年,我长成小伙子,当兵退伍参加工作、成家立业。她把好吃的食物都留着等我,有时候拿给我时,食物都发霉了。每到周末,她总是在村头张望,念叨我怎么还不回家?回家后,她给我端上色味俱全、香气扑鼻的炒面片,将炕烧得暖暖和和,晚上还时不时给我盖被子。

除了吃,奶奶给予我的悉心照料,让我现在回忆起来也无限温暖、泪眼汪汪。打从记事起,我就一直跟着奶奶睡,直到我结婚的前一天。幼时,母亲要带我去外婆家,我却坚决不肯,气得她打了我一顿。我躺在炕上一边哭,一边说:“我要奶奶!”喋喋不休,不屈不挠,闹了很久。奶奶知道后,还和母亲大吵大闹,把我抱了回去。

写到这里,我得向父母亲表示歉意。因为,我的情感天平,一直都倾向奶奶,在她们婆媳发生龃龉时,我也从来是偏向奶奶。一位母亲,最爱她的儿子;但她的儿子,却最爱奶奶。某种程度上,这是对一位母亲最大的残忍和不公。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奶奶对我来说,是一种幸福,是一个情结,是一场梦幻,是一起神话。她也许只是像所有慈祥的祖母对待爱孙那样待我,但是老天注定那些点点滴滴的爱恰巧都落在了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教会我最美好的情怀:好学、勤奋、善良、坚韧。

不知不觉,奶奶老了。她渐渐不再下地干活了,只是守着叔叔的老宅。村人都说奶奶享福了,只有我知道奶奶生活得并不如意。

我说过,她是一个自重、要强的人,这表现在家庭生活中,直到去世之前,她始终自己做饭、独自生活。她比划着说,这样自由,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除了自己不愿多烦扰儿孙,她又没有其他生活来源,这几乎注定了她的拮据。

到了晚年,奶奶的零用钱主要是父亲、叔叔给的。曾在一次不经意间,我得知奶奶甚至还从自己可怜的零用钱中,省出一部分接济贫困的姑姑。这自然引起婶娘的不满,于是,夫妻之间,婆媳之间,妯娌之间,时常发生矛盾。

这些矛盾一直持续到奶奶生命的最后几年。那几年,奶奶饭量突然减少,时常呻吟心痛。于是我和父亲、叔叔带着她去了省城兰州医院诊断,确诊为食道癌。这晴天霹雳的诊断结果,使我们如雷轰顶,悲痛欲绝。回到老家,当奶奶硬撑着、笑容满面走下车时,许多人以为诊断错了。刚上炕,她就一下子瘫倒了……

在奶奶看守老宅的那几年,她独自生活,自己做饭,孤独无比。那时我真的很希望奶奶能和我一起到县城租住的房子生活,可奶奶就是舍不得离开老宅。我真想向所有人宣布:奶奶以后由我来赡养。奶奶由此也不用再受一点点委屈、再遭一点点罪了。不就是没有人做饭吗?我做;不就是没人守家吗?雇人看……可惜,奶奶没让我实现哪怕一个心愿,就去了。

最大的遗憾便是未能完成奶奶最后的心愿:到她的老家宁夏回族自治区海原县去看看,给太祖父上上坟。总以工作忙,旅途累为由,一次次让奶奶的希望化为泡影。现在回想起来,毅然内疚不已。

奶奶去世后十多年中,我时常梦见她。有时候一个人独自无事发呆时,也会想起她,想着想着就能流泪。

真的,对于我的眼泪来说,奶奶就是一道闸门,哪个念头对其轻轻一碰,泪水就能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如果我将奶奶带到县城租住的家中生活,如果我早点带她体检诊断,如果坚持给她做了支架**……这么多如果之所以是如果,都是我的大意疏忽酿的大错!

前些天,我回老家在奶奶的土炕上坐了一会儿,仿佛觉得奶奶就在身边,泪眼模糊的我恍惚中又回到了与奶奶相依相偎的幼年......。我又去了趟奶奶的坟地,坟前杂草丛生,荒芜凄凉,心酸不已,我一边祈求伟大的真主赐予她乐园,一边心中默语:奶奶,孙儿来看您了。十多年了,孙子未能像当初期许的那样出人头地,生活平淡,碌碌无为;但在每个庸常的日子里,我都十分想念您!

【编者按】问好作者,感动您的真情表达,作品详尽的讲述了奶奶的一生,其实这不仅仅是奶奶的一生,也是一个时代的印记。作品不仅完美的刻画的奶奶的肖像,也展现了奶奶的品格。将我与奶奶的感情完全的表现。推荐阅读。感谢长期以来的支持,这里因您而精彩。【大山社团编辑:昆仑】
上一篇:少年旧事——后山
下一篇:春暖花开
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验证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个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您是第5013553位访客
网站总编:白小易 | 顾问:月关 | 监督:齐世明 卢盛娟
版权所有:盛京文学网辽ICP备13012217号-1 | 网站邮箱: sjwxtougao@163.com|业务联系QQ:1310738699 | 创作QQ群号:(点击链接加入)
联系电话:024-22855595
声明: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合法授权网站,站内资源均归原作者所有,且言论与本站立场无关。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他用。如您发现侵犯了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处理!
技术支持:海东科技